影评-1)《阿凡达》中的圣经符号

在看《阿凡达》之前,我刻意回避了影评。从朋友只言片语的更新中,知道这是一部很精彩的3D片,知道这部片子花了5亿美元,知道有人调侃阿凡达是2009年最牛钉子户。精神层面的,不过是落入俗套地讲人的贪婪、诡诈、自私。所以一开始我对这部影片没有什么太高的期望,纯粹是当作消遣,甚至想在爆米花和可乐中给自己一个极好的放松。

但是影片一开始我就发现我可能错了。随着剧情发展我越来越感到影片中有一些超乎世界的观念和符号,而它们,于我的经验而言,来自于《圣经》!我一边看一边提醒自己,不要过分解读。可是后来我认识到,我的一些看见,不是过分解读。所谓过分解读是在一个点上展开太多。基督徒有时容易给别人留下偏执的印象,仿佛《麦琪的礼物》中提到的那样,怎么干什么事情都要祷告一下,都要“属灵”一下。当然,旁人的眼光并不是左右我们行事为人的准则。但有时我还是会提醒自己,要体谅其他人的感受。我之所以说我不是过分解读,是因为《阿凡达》中的确有一些符号,可以在《圣经》中,得到呼应,找到答案。

如果您是基督徒,如果您也想看《阿凡达》,我建议您在看过之后再来阅读我这篇影评。因为我实在不想让我的看法为您形成一个先入为主的框架。有时我们的意识形态是很容易受到先入为主的概念所影响的,而这种影响,绝不取决于我们的意志或者选择。

下面我以一个基督徒的视角,简单谈谈这部影片中的《圣经》符号:

1. 圣树所在地就仿佛犹太人的至圣所。而圣树的种子,则代表圣灵。

2. 神的呼召与拣选,与个人凭信心的回应

有一首赞美诗是这样唱的:“他召我又救我,用他赎罪宝血。他爱了我又召我,要全身心献给他。”——我曾经奇怪为什么这里两次出现“他召我”,后来发现这首诗写得极妙!两种“召”其实是不同的。我以为,第一个“召”,是神的拣选,主权在神;而第二个“召”,是人的回应,决定权在人。

使Jake免于Neytiri毒箭的,是一粒飘落在剑上的圣树种子;使Neytiri决定带Jake回家的,也是突然飘临Jake上半身的仿佛水母一般的圣树种子。圣灵的工作往往是极为奇妙的。这一切仿佛都在暗示:Jake是被拣选的,而他需要的,则是凭着信心的回应。
他对于Navi人的认识,正如他自己在实验记录中所说,是逐步加深且投入的。有许多事情是他凭着肉眼和一个人类的理性所无法理解甚至参透的,所以他唯有凭着信心去重复Neytiri教他的各种“野外拓展项目”,也是凭着信心去了解甚至理解,Navi人的世界,他们的价值观,以及,他们的神。

最后大难关头的时候,Jake一个人走到圣树前,跪下,将自己与圣树相连,说的第一句话是:If you are really there(如果你真的在)… 而那时,他已经做了许多在Navi人眼中的大事。很多被神拣选的人,最初对于神的的概念都是不甚清晰的。但往往是在凭着信心回应之后,在越来越认识神,才越来越认清这位呼召他的神,究竟是谁。有一句话说得很好:We believe so we understand, not we understand so we believe (我们因为相信而明白,而不是因为明白而相信)。

凭信不凭眼见,才是面对生命的正确态度。

2. 谁是外邦人?神是谁的神?

最初Navi族是不准外邦人接近他们的至圣所,即圣树的;当然也不会接纳一个“梦游者”。可是后来,他们接纳了Jake,并为他举行仪式,宣告他成为族人的身份——这仿佛是一场在众人面前宣告的洗礼。甚至,他们最后允许外邦人Grace躺在圣树前,接受医治,尽管Grace临终还在说:哇,我要带走些这里的植物样本。

虽然Grace没有活过来,但是她最后的话十分值得回味:I see her, I’m with her now (我看见她,我现在与她同在).Navi人的神之前并不为Grace所知,她也关心Navi人,但仅是出于她的专业精神,出于她的一些“环保概念”。她可能仅是在那一刻,在自己最为软弱最为无力的那一刻,才明白了什么是伟大,什么是超越,什么是神。

独一的真神,究竟是谁的神呢?难道是某个族群的上帝吗?难道是犹太人的上帝吗?难道是文士法利赛人的上帝吗?难道是白人的上帝吗?难道是富人的上帝吗?难道是品行稍好的人的上帝吗?难道是自称为基督徒人的上帝吗?

不,这位上帝,是全人类的上帝,全宇宙的主宰。耶稣,为每一个人死,爱每一个人,要医治每一个人。

3. 取死的肉身,重生,与复活的新生命

基督徒被很多人嘲笑的地方有时不单是他们的行为,而是他们宣告的信念。

“基督徒相信耶稣是童女玛利亚所生”——喂,有没有搞错,处女怎么能生孩子?不合逻辑,不尊重科学,迷信!

“基督徒相信耶稣为了世人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且三天后复活,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边。”——喂,不要太离谱哦,死人怎么可能复活?谁见过死人复活?

“基督徒相信永生,相信死而复活,相信在新天新地的时候自己将有一个崭新的身体。”——喂,这纯粹是扯淡了。你还要复活?啊哈哈哈,你太搞笑了。你怎么知道你能复活?还是谁复活过告诉你了?

这样的嘲笑,在每一个基督徒的生命中,都是不少见的。如果处女怀孕生子、如果耶稣复活,如果人有永恒的生命——都是谎话与妄想的话,那为什么还有着那么多人愿意为此附上生命的代价。若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名利,有谁愿意为天大的笑话和谎言去附上自己的生命呢?——怕只有傻子和疯子了吧。那么基督徒岂真是傻子疯子吗?这个,你可以去问问每一个真的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他现在的生命光景如何,他可能会告诉你——我有平安如江河。他可能还会告诉你很多关于生命的事情。因为耶稣来,是要叫人得生命,而且得的更丰盛。

如果一个人不相信超越的能力与奇迹,他便很难理解超越于这个世界的问题,很难理解生死、痛苦与罪恶的问题。

Navi族人相信每个人都有两个生命,都会重生。

《圣经》也告诉我们人若不重生,不能见神的国。在《约翰福音》中记载着耶稣与尼哥底母谈重生的故事。尼哥底母是一个法利赛人,是犹太人的官。尼哥底母问耶稣说:“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岂能再进母腹生出来吗?”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我说:‘你们必须重生’,你不要以为希奇。……”

谈到生,必离不开谈到死。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在巩俐演的《漂亮妈妈》中,她试图让耳聋且年幼的儿子明白“爸爸死了”,于是她买了虾,煮了给儿子,告诉他,这是“死了”。但是儿子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儿子说:“爸爸红了。”妈妈说:“爸爸死了!!”儿子更倔强地说:“爸爸红了!!!”

死究竟是什么?那只虾安静地躺在那里,红了,也是人死的表征吗?《圣经》告诉我们,亚当和夏娃犯罪,使罪进入了人间。而“罪的工价乃是死”,于是人类的肉身从生下来便是一个取死的过程;于是人因为罪而与上帝隔绝,堕落到一个地步,甚至要疯狂地辩论“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神!”。

Jake的肉身令他绝望,那孱弱枯干的小腿与发达的上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当他经历了灵魂的洗礼,他领受了新的生命,进入了新的世界,也有了新的身躯。

4. 联结的生命

Navi族人很注重联结。无论是他们驾驭灵鸟,还是各种灵兽,都是用他们的发梢仿佛插销般与动物联结。而最让我感叹的,还是Navi人作为一个整体的联结。他们的生命都是联在一起的。这使我想到《圣经》中说,基督徒彼此互为肢体,感于圣灵,联于基督。而基督,亦是我们的元首。“肢体虽多,身体却是一个。”而且一个肢体损伤了,我们便都有损伤;一个肢体软弱了,我们便都软弱。Navi族人的联结,Navi族人在灵树前彼此合一地祷告,是值得基督徒深思的。

族人与灵树的沟通,也是需要联结。正仿佛耶稣所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离了我,你便不能做什么。”

5. The Lord will provide.

影片中在Jake的一次大患难时Neytiri说到:Eywa will provide.(艾华女神会亲自预备)这使我想到《创世纪》22章14节,亚伯拉罕给那地起名叫”Jehovah Jireh”,即”The Lord will provide(耶和华神会亲自预备).”

6. 以少胜多的战役

Navi族人号召其他生活在潘多拉星球的人们,组成了一支约2000人的军队,没有武器,最后确战胜了具有强大武装的敌人。这样以少胜多的故事在《旧约》是很多见的。原音很简单,敬畏神的人万事求问他,神就与他们同行,并将敌人的性命交在他们手中。

《诗篇》20章第7-8节:“有人靠车,有人靠马,但我们要提到耶和华我们神的名。他们都屈身扑到;我们却起来,立得正直。”

7. 什么是背叛?

Colonel最后身着“变形金刚”头戴氧气面罩在潘多拉丛林中对Jake最后一番讲话是:“清醒吧!你这个叛徒!”

我想Navi人仿佛是基督徒,而Colonel则代表这个世界。基督徒是蒙恩的罪人,是被神光照,看清自己的罪恶,且悔改重生,获得新生命的人。但是这个世界有时就是会在一些抉择与关口控告我们,并且试图利用私欲与诡计使我们偏离神的道。一个人看清自己和这世界的罪恶,选择用《圣经》的道理来过活,选择以基督的心为心,选择尊重公义良善全能父神的主权——这在他之前的朋友圈中,在他之前的家人眼中,甚至是在他的老我眼中,都是一种背叛!但是这种所谓背叛,恰恰是弃恶从善。从前以为至宝的,现在看为粪土!

《路加福音》14章26节耶稣说到:“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 这句话乍一听来,耶稣怎么这么不和谐?难不成他是爱的强盗?

安慰我们的,是大卫的诗篇,“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我们一生中,没有什么好处,是在神以外的。神的道是我们的焦点。当我们焦点错误的时候,就算我们再想爱我们的父母朋友,就算我们再宣称我们对他们的爱是何等海枯石烂,我们与他们的关系还是有着太多太多的问题与死局——这是因为我们不爱吗?这是因为我们离了爱的源头,我们不会爱。

一旦我们依从神的话语将焦点对准了《圣经》,一旦我们与神的关系好了,我们才有可能与别人建立正确的关系。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翰福音》1章4节。

我在这部影片中还看见许多其他的《圣经》符号,比如最后Neytiri驾驭的黑色野兽(很像地球上的大型猫科动物),终于在她面前臣服,仿佛臣服于但以理的狮子。比如大灵鸟Toruk,角色仿佛摩西,带领Navi人走出了悲伤时代。比如家园树的被摧毁,仿佛法利赛人眼中弥赛亚的形象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所“摧毁”。比如挑选灵鸟的山,竟然叫做“哈利路亚山”……

以上是我趁着记忆尚新鲜,所记录的观看《阿凡达》时的思考。我不知道《阿凡达》的编剧们是否有着任何基督教的背景,但至少从这些符号中,我猜测他们对于《圣经》是有一定认识的。如果不是,我则要惊叹这种重合以及他们思维的深度!

我眼中《阿凡达》中的《圣经》符号,或许真实存在,或许不存在,但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最重要的是,《圣经》是真实存在的,《圣经》的道理是屹立万代的。纵使天地都要废去,神的话,却不会有丝毫更改。所以即便这种联系不存在,也不妨碍我们讨论关于生命的事情。不妨碍我们探讨谁是真神?谁是耶稣?什么是圣灵?什么是重生?什么是死亡?什么是复活?什么是联于基督?什么是基督里的新生命?

愿神祝福他自己的话语!愿神的平安临到你!

============================
如欲转载请标明出处:http://zihona.com/20100111/1658.html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