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anuary 2010 · Comments Off on 价值观之战-4)性丑闻——谁有唾弃的权力? · Categories: 价值观之战, 瞎琢磨 · Tags:

通常检验我是否伤心的指标,是我的食欲——即便重感冒,倘若心情好,仍旧有食欲;但若是真伤心,便真的没有食欲。

我今天非常沉重,没有一点儿食欲,而我今天想说的,是性欲,是两起近期分别发生在北大和清华的性丑闻——清华C语言门,与北大催情药门。

近期一个在清华BBS上由“男主人公”自爆的“C语言门”一石激起了千层浪。我受过一些新闻学的训练,知道凡是报道,尤其是在如今连屏幕前是人还是狗都难以分辨的互联网上,对于一切信息,都要做“Transparency”和”Varification”的测试。但我如今不是一个新闻记者,我更没有小报记者的天分,我也没有途径去客观并且neutral point of veiw去了解整个事件。但是我尽了我的努力最大程度地从各方面收集并筛选了这起性丑闻的信息。

简短来说,就是一个清华文科女学生,为了完成C语言作业,不惜和一个陌生的清华C语言高手发生性关系(即为“劈腿”)以做交易。该女生的男友从某途径知道这件事后(他如何知道也是一个复杂的故事,太难分析,且不是最关键的问题,在此省略),在清华内部的BBS上将这件事曝光,且以第一人称的身份将其哀痛与震惊表达了出来。他不仅披露他和该女生已发生性行为,同时还将该女生的照片、学科演讲的视频等私人内容公布于众,已示愤怒。不久,就有那高效率的人用人肉搜索出了该女生的详尽个人资料,也同时把这位不幸男青年的背景公布出来——如果资料是真实的,这名男生曾经以全国物理奥赛一等奖的身份保送清华,而该女生亦是一名享受报送资格的外语学校的学生。

清华的保送资格——在中国,不用赘述,我们也可以想象他们的聪明程度,可以说,在成绩方面,他们绝对是佼佼者。

于是只要在网上搜索“清华C语言门”,我们便会得到大量具备细节的信息,我们甚至可以从该女主角被曝光出来的照片上看清她是双眼皮还是单眼皮。

于是广大网民又有了话柄,有了笑柄。可以肆无忌惮地,心身愉悦地,义愤填膺地,义正词严地,毫无保留地,慷慨激昂地抨击,唾弃,鄙视,嘲笑……

而此刻,似乎没有人在意他们的眼泪。当人们或抨击或嘲笑或哀叹地时候,心中没有对他们的爱和怜悯,有的是沾沾自喜,有的是对自己的道德优越感。

同样,今天我还看到一起近日发生在北大的“催情药”门。一名北大男生将前女友以“互相剪指甲了断情愿”的借口骗到某居所,然后灌下自己准备好的日本性素,即催情药,随后待药力发挥作用后,两次强奸前女友。前女友事发后将此事哭诉给了现男友,并报警。而她与现男友开始交往的时间,是与前男友分手的前两个礼拜……

清华与北大,是无数中国学生与家长眼中的圣地,是终极梦想,是人生成功的保险箱——他们这样想,纯粹是出于成绩的角度,然而从来没有人,敢把成绩和道德,和素质联系在一起。

今日无论从什么渠道得知,都可以获悉就算在清华北大,大学生出去“开房”(即发生行为性)已经不是什么禁忌或值得大惊小怪的事——然而在我5年前离开清华的时候,“性”的开放程度,还是绝不能够和今日相比的。如今,谈恋爱早已不局限于同性之间——而且,绝对没有你评价的份儿;你若是评价,便是不够宽容,不够人文关怀,不够国际视野,不够资格。

我感到很心痛。上述两起性丑闻,令我对于中国的教育更加忧心忡忡。我当然不是在以偏概全,不是因为出了这两起事件,便开始对中国教育有微辞。就像广大无知者无畏的网民,出了清华门事件,便说“学历越高的女人越贱”——这叫做以偏概全,这样的评论叫做没水平,所以是灌水。我对中国教育失望,是通过十几年亲身的经历,与外国经验的比较(当然没有完美的教育),以及自身抽离的思考,再加上近些年不断看到的教育界腐败、官僚、龌龊、灌屎教育的猛料,才得出此结论。

这两则发生在中国北京两所相隔不远的最顶尖学府的性丑闻,使我联想到中国教育的失败,以及人们对于性丑闻的反应。今天我心里很难过,若是一口气谈完两个问题,实在太过折磨,所以我今天先不谈中国教育如何失败这个论题,我说说面对性丑闻——你我谁有资格唾弃?

差不多两千年前,在耶路撒冷,也有一起公众性丑闻事件。当时犹太的文士和法利赛人将一个行淫时被捉的女人带到耶稣面前,叫她在众人之中站着。然后对耶稣说:“老师,这女人是正在犯奸淫的时候被捉到的。摩西在律法书上命令我们把这样的女人用石头打死。那么你怎么说呢?”

耶稣没有做声,弯下腰在地上画字。他们不断催问他,耶稣直起腰来说:“你们中间谁没有罪,谁就先拿石头打她!”

于是发生了最为戏剧性的一幕:看热闹的众人,原来充满道德优越感的众人,从老的到小的,一个一个都走开了。只剩下耶稣一人和那女人。耶稣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任何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这是我最喜欢的圣经故事之一。耶稣问这个女人,“没有任何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是的,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谁也不能定谁的罪,因为我们全都是罪人!真正有资格定罪和论断的,只有绝对公义圣洁的主。没有资格给别人定罪的人呱呱叫,然而真正可以定罪的主,却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日在网上呱呱叫的众网民,高效疯狂执行人肉搜索的众网民,义愤填膺极尽嘲笑谩骂定罪之能事的众网民,有谁又能在自己的罪过面前坦然呢?可能他的罪不是奸淫,但可能是偷窃,可能是诡诈,可能是欺骗,可能是仇恨,可能是嫉妒,可能是自私,可能是贪婪……当有一天我们的罪全然曝光在圣洁的大光中,我们岂是还能站立呢?我们岂是还能说“你看那行淫时被捉的女人,我就没有”?

“正在行淫时被捉的女人”,短短几个修饰语,却道出了无尽的羞辱。什么叫正在犯奸淫?她不是赤身露体吗?她处于什么身体状态呢?她什么表情呢?她可能在说什么呢?——无尽的可能,然而就是这正在犯奸淫时一切想象的可能,铸成了她极大的羞辱。所以她被带到众人面前,站在中间。不论老少,只要是穿着衣服的,都可以唾弃她,职责她,谩骂她,甚至可以用石头打死她。

但是,且慢!我们之中谁是没有罪的,便可以先用石头打死她。如此,你我还不快些逃跑?我们在其他方面的罪,可能比这奸淫还要见不得人!

我此刻最关心的,是这两起性丑闻的当事人。我不认同他们的行为,但是我非常牵挂这些大学生。尤其是清华C语言门的女主角,几乎所有个人信息都被曝光,她今后如何在清华生活下去?她的心灵需要医治,需要饶恕,需要更新——谩骂的人,你是出于爱吗?爱这个人岂不比评价她的对错更重要吗?

做一切事情,若不是出于爱,都如同鸣的锣,响的钹。我若是在北京,我也许会去找到当事人。我愿意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陪他们一起走过,没有论断,没有指责,就是陪伴和接纳。

在这样的事情面前——你我,谁有唾弃的权利?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