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奢侈的东西,是时间5)清华,又一年春天

我不知道这是谁写下的句子:

走着走着, 就散了, 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 就累了, 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 就醒了, 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 你不见了, 突然我乱了。

每次回京出差,如果时间允许,我一定会去清华转转。上一次是去年12月,我一个人回清华,后来写了清华,又一年冬天,附上了很多的照片。很多人说我拍得不错,我想,这正是因为我在其中倾注了很多的感情。

哪里有回忆,哪里就一定有感情。这是我不久前说过的,我今天仍旧这般笃信,仍旧不论那感情曾经为何,已然为何,又将要为何。

每年都会见到春天花开的人,未必真的懂得欣赏和珍惜这刹那芳华。我这个若干年没有在5月回过北京的人,尽管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春天,倒是很雀跃于含苞待放的矜持与姹紫嫣红的酣畅。

特别是清华里的花,我都记得。

你是否知道如何分辨桃花与樱花?

又如何分辨连翘与迎春花?

遍地盛放的二月兰:

杜仲:

银杏:

白丁香:

紫丁香:

炮桐:

各种姿态:

海棠:

去年12月也取过的景儿,我愿意守候,一棵树的四季:

对望,哪怕是两重天:

小伙伴儿:

记得当年军训的时候要接受很多“不合理要求”,比如不给充足的时间洗澡等等,其实我已经算快了。那天我们班女生匆匆淋浴时,都觉得时间不够了,有人干脆涮了一下。当时我一边洗,一边打了主意,我出去后要截自行车!我不信没人给我一个free ride.所以我就很认真地洗完,穿好迷彩服。出去后,就算是百米速度也跑不回宿舍了。我就在东区澡堂子门口开始招手,专找男的下手。结果一招手就停了一位。我说:师兄你好!我军训赶时间,你可以带我去紫荆5号楼吗?他说:上来吧。我就上去了。他那时大三了,机械系的。我也没问他叫啥,因为我并不感兴趣。后来也没有联系过,压根就没看他长什么样儿。

今天下午的北京可以把人热死。我一路走到紫荆,照了最后的照片,看了看表,父母在东门接我,我是肯定走不回去了。于是我故伎重演,又想截车!我站在东操旁边,看见几个从宿舍楼出来的男的,有的还和我有目光对视并微妙地表现出一丝关心和好奇。但是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荒唐了。不过我转念一想,我怕的究竟是什么呢?就算被拒绝,那又如何?于是我像打车一样招手,嘎嘣停了一辆。我是这么说的:你是学生吗?他:是。我:问你件事儿,我赶时间去东门,你载我一程行吗?他:上来吧,没问题。于是我就上去了。

原来这是一个大一的生物系的学生,上海人。不过在考虑转去心理系(原来清华有心理系了)。哇,这回我们便有了一些共同话题。我说我因为工作的缘故可以接触到一些心理学和辅导学相关的资料,如果他需要,我可以提供给他。并且我自己也是转行想去学这方面的,很理解他,很支持他。

最后快到东门了,我问他要去哪儿,他说今天天气好,就是要从东门出去转转,去趟北大,再从西门进来。

我这次看清人家长什么样儿了,也留了联系方式,我明天回港就发些资料给他。

我在北京没有自行车了。下次我去清华,我还打算截车,我觉得这招很可行。

这个春天我很幸福。我再次闻到了丁香,再次看到了碧桃。我知道我们都是走着走着, 就散了, 回忆都淡了;看着看着, 就累了, 星光也暗了。再次相见,可能只是道一声:好久不见。但是我仍旧珍惜岁月中像鳞片一样的感动和悸动,以及那些悲恸或是言不由衷……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