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令我感到很幸福7)如此中医,如此这般

一周以来,我终于经历一次完整的睡眠,不用一宿被无休止的咳嗽折磨,更不用咳醒两三次,干痒难耐。

我经历过两次大不舒服,都是先看西医,不管用,转看中医,最后好在中医手里。一次是08年的湿疹,一次是这回的寒咳。中医究竟有多大的功劳,其实我很难讲。这就好像夏天买了一瓶冷饮,怎么拧也拧不开,顺口递给旁边的人帮忙,只一下,就开了。要是熟人呢,通常也不会夸他力气大,反而会说,我都拧半天了,其实松了。

上次湿疹真是生生要命的玩意儿。去了玛丽医院,就给我往屁股上打了针抗敏的,开了点药,吃了就好些,过一会儿又发出来。后来去楼下看了一个专治痔疮的中医——现在想来我真是有点儿乱投医啊!墙上全是各式各样的痔疮照片,彩色的。人很奇怪啊,要是我健康的时候看到这些,我肯定会吐的。但是我浑身起着湿疹,也就没什么心情去恶心了。要是痔疮都能拿中药给治好了,更何况我这红疹子呢?中医不是讲究经络相通吗?结果,给我一诊断,就一句话,我就信了他。他说:“你里面热得不得了!”的确,那个时期因为一些人闹心,还很窝火呢!竟然就窝出病了。结果大戒口,每天只能吃寒凉的菜。后来好了再见着肉,简直两眼发出悠悠绿光。

这次是西医诊断我为寒咳,照例开了咳嗽水,消炎药。我吃了三天,不见好,越来越辛苦。我的老板是个能人,什么都要出众,连生病都是,专生那些疑难杂症,凡人治不好的。所以他认识很多神医。他见我咳得实在厉害,就托他的神医介绍了另一个神医给我,离我家还算近。

我颠儿颠儿就去了。这个中医不太讲究,草药满地,而且出去不锁门。他周六下午三点开,我两点五十就到了,一推门,就进去了!一个人没有,我正要去洗手间,一个很可爱的白白的老头儿进来了,也没以为我是贼,倒是我,脸刷就红了。然后我说我是××神医介绍来的。他笑着说:他自己怎么不医你?接着就把脉,看舌苔,问的问题跟西医差不多。我说自己不方便煲,他说10港币一副,他帮我煲。当天喝了一副,带了一副走。

又酸又苦,难喝至极。喝了两天,没见好,夜晚无法睡安生觉,我对于人生徒生许多感慨。在家经常自言自语:“人生啊!”;“人生就是这个样子”云云。后来我心里就琢磨,什么神医!神医医不好我,最后还是得神医我!前文提到的鳄鱼汤,我当然也试了,照样没什么神奇的疗效。可能有,但是我得照着一只成年鳄鱼的份量来,我可能连一个指头的份量都没喝足。

第二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一个和蔼的声音:“啊学生仔,你感觉点吗?好D吗?”哇,原来是中医老头儿打来的!天啊!医生居然会给病人打电话!竟然不是追债!我很感动,但是实话实说:“好辛苦啊……晚晚咳醒,仲严重咗添!”他很急促地嘱咐我:“今日再来!”

下班以后我又颠儿颠儿去了。他的诊所人满为患。一见我,马上拉我坐下,再次确定我没有好转后,竟然很赌气地说:“哼,喝了我出手的两剂药竟然还没好!” 然后又把脉,看舌苔,还拿出了听诊器在我后背听了听。后来说:“你把这第三剂喝下,明早打电话告诉我。”说罢带我出去,我一看,又给煲好了一杯,还有一杯竟然装在了一个小保温瓶里,让我带走。其实我自己带了瓶子去,但此举令我十分感动!

我注意到他对待其他病人也很友善,笑眯眯的。今天早上我感觉明显好转!而且一宿没咳!一上班就给他打了电话,他约我明天再去复诊。

这样的医生令我感到很幸福。这样的医患关系竟然令我觉得如此陌生,却如此温暖。

这次寒咳我必须远离一切寒凉的东西。反而那些容易上火的倒是不怕。我已经有快一个星期没有吃过水果和蔬菜了。虽然我真的很喜欢吃肉,但是我此刻非常非常垂涎脆生生水汪汪甜丝丝的水果,以及各样味道平淡却多汁的蔬菜。

不知生病是不是真的反而令人对幸福十分敏感。我睡了一个完整的觉,在清晨的阳光中醒来,看着满床的狐狸、熊、企鹅、猪、老鼠、松鼠……我感到人生如此幸福!

我看到凤凰木抖擞着自己的惊艳,蓝花楹矜持着自己的一抹幽兰,火焰木又像小碗般像天空要起了饭;我看到海边奔跑的云,镶了金边的云,缀了红晕的云,黑的仿佛一哆嗦就会滴水下来的云;我看到远处的山,阴天像水墨画,晴天像油画……如此这般,都令我感到幸福。

谢谢这个动人的5月——我以咳嗽赞美过他。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