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6)愿赌服输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当普希金为了爱情与丹特斯决斗而失败,我相信他可能会想起自己的许多诗,但是在弥留之际,他也许不会吟唱《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生活没有骗他,是他自己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决斗,并且,愿赌服输。

有人愿赌,但却到死也不肯服输;有人服输倒是容易,但却永远无法说服自己去赌。

在今天的福建路上,有着堪称鼓浪屿最优秀的建筑群,游人如织。路过福建路32号时,你便知道自己来到了“黄荣远”堂,好家伙,又一个漂亮的大宅子!就在海天堂构对面!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它原本的主人,是菲律宾华侨施光从。在一次海上旅途中,黄荣远与施光从闲来无聊,便玩牌打赌。两个男人在海上闲来无聊,其实可以干许多其他事情。但是他们还是选择了玩牌打赌,可见真是十分无聊。打赌的话,其实可以赌很多东西,但是这两个无聊的男人,一个赌自己的别墅,一个赌自己的船队。可见,物质都是身外之物,而且一定没有女人贴心。否则,为何不是自己的二姨太赌对方的小老婆?

最后施光从输了。让我佩服的是,他真的把别墅让给了黄荣远。就算许多人愿赌的这种态度为旁人所诟病,但是愿赌服输,就很爷们儿气了!但不要忘了,无聊之中赌个别墅,赌个船队的人,也不是凡人。要是真赌不起的,无聊马上会转为紧张,恐惧,小心翼翼,于是玩牌打赌的念头会随即灰飞烟灭的。

我绝不是在鼓励赌博,而且退而欣赏一种拿的起来放的下的姿态。事到临头,就算是一时糊涂,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就是一幢别墅,让就让吧!——我说得简单!其实我仿佛在出口恶气!这阵子看三毛的作品较多,看那个《五月花》,讲荷西怎么被汉斯夫妇和杜鲁医生压榨,在我心中着实憋了一口气。很多人说荷西很爷们儿,满脸大胡子,潜水工程师,死心塌地爱三毛。但是正如三毛所写,因为失业的恐惧,几近丧失尊严地卖命……如果《五月花》是纪实文学,那么很难说最后荷西的死和汉斯断手断脚后重新让他回去干有没有关系。至少,三毛在书中说,她是说服了荷西要回台湾的,她是不想屈服于追讨工资的恐惧下的。我倒是经常“说书的掉泪,替古人担忧”,心中不爽,可想到施光从愿赌服输,心中倒觉得颇为敞亮!

有一些事情,我愿意赌,也服输,比如赌个吃喝。有一些事情,我不愿赌,但肯服输,比如爱情。还有一些事情,我不愿赌,也不服输,比如我这一辈子。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愿意赌,但不肯服输的,其实,还是爱情。为什么爱情出现了两次?

哦,这是一个太复杂的话题……不如还是看看陶立克式大圆柱吧!

别墅左右并不对称,三楼左侧是一个中式的亭子,却仍旧以陶立克圆柱支撑。

欧式钢花条纹:

转到别墅后面去:

现在的黄荣远堂是演艺学院的办公室。

听说每天都有许多人专程来这里拍摄婚纱照。在这样的地方拍婚纱照,会不会令男人感到很有压力?还是自然风景好……

祝你们的爱情矢志不渝:

多么温馨的一幕: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