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的倒下3)中国精英在往哪里去?

今天是我近半年来遭受SAT(Scholastic Aptitude Test美国学生的“高考”)轰炸的最高峰——我指心理上,现在还久久不能平静……

近半年来,我频繁地接待来香港考SAT的亲朋好友,学弟学妹,甚至昔日同学。以致于我对于若干考场颇为熟悉。今天我陪伴了一位来香港考SAT的高中学妹度过了一个Sat after SAT.虽然我们一路都在游览,虽然我一路都在盛情款待她吃喝,然而,我认为谈话的气氛是沉重的。这个学妹来自俺们高中的第一实验班,她高二就获得了全国数学联赛一等奖,然而,她并没有任何轻松的神态,而仍旧非常紧张。她说,她们班有半个班的学生,今天在香港考SAT。

很讽刺的是,我今天在地铁上听到的一家三口的对话。儿子来自北京市某重点中学(他的谈话内容中有涉及),今天也是来香港考SAT,他兴奋地和父母谈论着目前美国前20的大学都要考核什么。他说:“哎,现在申请真难,美国他们不怎么看分儿了,反而看重社会实践。”然后他接着说:“我们上届谁谁谁,成绩不怎么样,后来就是因为去了中国某山村支教了一个月,结果去耶鲁了!”他妈接着说:“那你们班内奥运火炬手肯定没问题吧?”他说:“是啊。”她妈说:“真讨厌。”然后他妈接着跟他爸嘀咕,中心思想是,要通过关系给儿子在暑假找一个去穷乡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找一个实习或支教的机会。他们相信,这样的话,就可以在“社会活动”一项中脱颖而出了!

这番谈话传递的思想再次在我和学妹的对话中得到证实。我问学妹打算报哪儿,她说,她没戏。我很惊讶,你可是数学小超女哦!啧啧,太厉害了!她说:“可是我没有参加过社会活动。现在SAT考个高分并不难,但是美国不认。可能中国人考得都太高了,而且在简历上经常造假,所以很多社会活动都不算数。”她又提到,上一届有个学生会主席都没有被录取,我很惊讶,学生会活动不算吗?她说,被录取的,是一个每年都去美国参加一个什么夏令营的同学,最后她总结说——得有背景,得有钱。

我感到很悲哀。我想社会活动,或者类似香港学校的“义工”,都是以无私奉献,真诚爱人为出发点的。我相信,既然国内现在很多的高分学生都苦于没有“社会活动”而进不去美国的大学,一定会有那聪明的机构,比如新北方,专门找一些鸟不拉屎的地方,成立个啥基地,让这帮孩子去实习,但是他得会吹——这个不用担心,中介都相当地会吹,真是那种你放了个屁就说你下了个蛋的吹法。

我是想说,聪明的中国学子,一定不会在“社会活动”一项中落后的。毕竟一个人的居心,可以被粉饰,可以被美化。正如我今天在地铁遇到的那个男孩,很明显,他没有掌握做义工的要义,只是把“义工”作为一个砝码,一个手段。

更为讽刺的是,今天的SAT作文考题,大意是说,如今Courage(勇气)一词已经被用澜了,如果一个人做任何事都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让自己更好,那么他的行为算不算Courage?

这真是一个大大的讽刺!

她还告诉我,目前大部分同学都会选择中介来帮自己搞申请。中介费,据她说,是5万人民币。天啊!5万!然后她还说,这次考试是跟着新东方来的,周五晚上到,周六上午考试,周日早上走,收费四千多人民币。

我听了之后,感到很震惊。但是她说,即便收费高,大家仍旧趋之若鹜。简言之,出国的市场,是大大大大的!

俺们高中有个SAT和A-level的班儿,那些娃就是冲着出国去的。一个学期的学费就4万人民币,就这样,仍旧是人满为患,竞争激烈呢!天啊!我真是大大地震惊了!国人到底有多么的有钱?

今天一天,她与我的谈话内容大致是竞赛、课外班、自主招生、高考、SAT、出国、去清华学什么专业、毕业后怎么出国、出国、出国、出国、出国……

我今天度过了非常压抑的一天!我甚至感到很眩晕!

中国的精英,小到十几岁的高一高二学生,都已经在一门心思想着出国了!而大一些的精英,也都在忙着出国!

这使我联想到近日在网络上看到的若干文章:

比如来自南方周末的文章《多少精英正在移民海外,他们寻求什么》提到:

“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已成为新世纪移民潮的主力军,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移民输出国。高端群体、庞大数量和趋势化发展构成了不容忽视的问题:中国正在经历全球化的新阶段。”

文中还提到,“他们在寻求什么?”:

优质的教育、健康的环境、安全的食品,规范的法律、甚至身份的象征,都对移民们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来自Solidot的一篇名为《中国人才流失》的文章提到:

CNN报道,根据中国社科院的一份报告,1978年到2006年之间,在国外学习的超过100万中国留学生,在毕业后有超过70%没有回国。2008年有大约12000名大陆学生申请到香港的大学学习。一位到香港学习的大陆学生表示,他们感到十分幸运,他们可以在这里自由的获取信息,他说“获取信息的自由是一种需要,是一项特权”。中**国**政**府**承诺香港回归之后将保持现有政策五十年不变,换句话说在2047年前香港是信息的唯一自由港湾。香港大学的中国分析专家David Bandurski指出,希望自由获取信息的学生和教师并不是持不同政见者,而他们正逐渐成为主流。

我想这些观察还是比较真实的。我过去高中的同学,有相当一大批目前在国外。我不知道具体的数据,但是去年年底的大型校友聚会,我们年级出席的人不到1/5,其余的大部分都在海外。而清华,则更是越来越名副其实的留美预科班了。

未名空间号称海外华人第一门户。其中有一个永恒的热门话题,就是回不回国。昨天我看到一个名为“不回国的11理由”,是这样写的:

1. 脏, 天上脏, 地上脏, 人也脏。 电线干上全是性病广告。摩托,助动车尾气没
有处理就出来了。
2. 上不了很多网站, 能卡的全卡了。 电视不能看。 包括很多广播, 刊物。
3 犯罪率高。 小偷小抢小骗到处都是。 农村也这样了。
4. 计划生育。 老子生小儿要老婆同意不够, 还要DANG批准。
5. 所得税高。而且很死。
6. 质量好一点东西比这里贵。进口税高,
7. 买路钱太多太贵。
8. 房子小。 连乡村都住鸡窝了。人住的太近,容易矛盾。
9. 枪枝对我们顺民禁止,坏人照样搞的到。警**匪**一家, 尤其小地方。 小民受欺负就
只能自杀,没法自卫。
10. 工作论资讲辈太厉害。 面子太多不会对付。
11.国内个个练的精灵,防备心理特强, 一出门就如临敌境。一松懈马上被骗。
12. 吃,喝要特别小心。 防备里面有毒。 奶毒, 地沟油,酒里菜里农药。
13. 需要跟**政**府**打交道的机会太多, 哪里衙门都一样烂和懒。
14. 炒股来回费用太高。 股不能烧。 钱不能自由出入。 不知道人家银行贪污钱怎么
出到加拿大的。
15. 养狗老是被人打死, 不是民工干的, 就是**政**府**干的。

优点:

1. 人工便宜。请人卫生,烧饭。 但家小,放个外人在家也麻烦。也有偷的。
2. 有些文化历史气息的东西。 这里看不到。
3. 父母不能来的话回去可以照顾。

此篇一出,再次遭到网友热议。

这又使我想到刚才看到的一个buzz:

“**中**共**只是一个代号,中国的现状每个人都有责任。一边在骂贪污腐败,一边在考公务员;一边在骂黑心开发商,一边买房后则希望房价疯涨;一边在宣扬民主,一边称异见者为五毛;一边在骂**共**产**DANG**,一边在写入DANG申请书;一边在骂国有垄断企业,一边在找铁饭碗……”

多么的真实!这也是我目睹的现状!多少人都是披戴着虚伪的正义,在自私和利益外面粉饰一层皮!不要骂贪官,也许你不并比贪官好,只是你没有机会或胆量罢了!

我认为,选择不回国的人,完全没必要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政治的理由。其实,坦诚地说,国外生活就是安逸,就是自由,就是省心;死乞白赖好不容易离开了中国,就是不想回去受罪了——咋不行?追求幸福,是人的权力。

然而,我亦感到非常地悲哀——人人都往更幸福的地方飞去,那么谁来照顾那些不幸福的人民?谁来提升不幸人民的生活素质?中国的精英,首先精在为个人谋福利——然而为个人谋福利并不是一件坏事,只是不能一辈子都只为个人谋福利。

有机会的,有能力的,有钱的,有权的,有势的,都去西方极乐世界了,那究竟是谁在治理中国呢?

我既然敢写这样的文章,就是因为我很清楚我若只为自己而活,在北美安逸,我会很不安。我的根在中国,不管她如今是个什么德行,我的根在那里,那里有着许许多多的需要!有许多忧伤的灵魂需要安慰,有许多的冤屈需要伸张,有许多的不公义需要制止,有许多的沦丧的道德需要重建。

昨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希望我们不要走在经济的大路上,越来越健忘,越来越冷漠,越来越活得不像一个人。

愿我今日的文字,不成为日后为后人诟病的笑柄。

中国人,你在哪里?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