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何以堪

今天上班时间我收到旺财她妈,大保险家M的电话,问我是否方便说话。我心想,大保险家百忙中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不能忙过她啊。M开门见山地说到:“旺财在你家附近做绝育。这个,那个。”我马上明白了,让她麻利儿把地址给我。

接到电话后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非常喜欢旺财,我非常厌恶医院。旺财第一次月经的时候,她妈发了毒誓:我一定要让这成为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这个!后来果然发现旺财开始渴慕恋爱,毫不掩饰自己的生理和心理需要。没想到,她妈动手这么快。

我心里非常忐忑。一想到旺财受的苦我就想掉眼泪。医院说探望时间是晚8点到9点半。我7:59分准时出现在宠物医院。一眼就看见了旺财,正在打点滴。

我走过去蹲下身。她明显认出了我,想挣扎着起来,但是可能伤口太疼起不来。我让她闻了闻我。中途她好几次想起来或者变换姿势,但是我可以看出来她很痛。她直勾勾地看着我,仿佛噙着泪。我只能说:明天你妈就接你回家!

旺财一直皱着眉头。这时护士说医生来了,是个英国人,我询问了一下旺财的情况,医生说:She’s fine. 我说我感到她很疼。医生说:我觉得她那个姿势很舒服。我心里说你那是胡扯。

旺财看到我总是蠕动腮帮子。我突然想起来巴甫洛夫实验。亲爱的旺财,原谅小姨吧,竟然在你这么痛苦的时候还不忘试验你一把。平时旺财听到“Sit!”就会乖巧地坐下,然后等着吃三文鱼。这次我也想看看她的反应,便对她说:“Sit!”只见旺财的后腿很努力地扒了几下,拼命吞咽口水,还吐舌头,发出呜呜的声音,真是太可怜了!其实我本来要带些零食给她的,但医生不让她吃东西。

在旺财旁边是一只老狗和它的家人。男主人是西方人的模样,却讲一口地道的广东话。夫妇俩在地上铺了个毯子,大型圣伯纳德狗把头枕在男主人腿上,样子很平静,很虚弱。我问它是怎么了。男主人说,它要死了……神情凝重,不住地叹气。夫妇俩不停地抚摸老狗,还跟它说话:你想不想回家追猫猫啊?我的椅子给你留着,你要上去坐啊。我们还要一起回家啊!老狗一直闭着眼睛,后来稍微睁开些,但是眼睛里分明有眼泪……

我实在觉得自己难以忍受这种气氛。安慰了旺财几句,跟她道别,她一直看着我离开,我心里真是难过。出了门我马上打电话给M小姐,让她快点儿接旺财回家!

这是我们旺财平时的样子:

无可避免的,我从伤痛中的动物想到伤痛中的人;由去世了的动物想到去世了的人……虽然街道明光闪耀,车水马龙,我却抑制不住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

但也往往是在这个时候,信仰的亮光,复活的盼望,永恒的生命,才显得那么真实和宝贵。人生其实就是虚空的。死亡并不可怕,难的是如何活下去。感谢上帝在我年幼的时候拣选了我,给我在耶稣基督里的平安,给我今天的力量和明天的盼望。

我时常想,只有认识死,才能知道如何活。对于死亡的概念和信念,往往决定着我们生活的态度。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