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这种食物,我流过哈喇子,很多在外的北京孩子也流过。据我所知,还不单是北京孩子流,西安孩子也会,比如撒拉同学。这种食物,叫做——香椿!

哦,我相信现在很多在电脑前的北京孩子已经开始频频吞咽口水了。既然作恶,我就一不做二不休,我不仅要提这个香椿,我还要在这么一个大晚上把香椿摊鸡蛋的图片贴上来。还得强调:我刚吃完,北京头茬儿的香椿芽儿,倍儿香!我妈给我从北京空运来的!吃完一口又一口,一口一口又一口!

香椿中,有着太多童年的记忆。这种味道穿透力极强,每次一闻到,简直就不知身在何方了。

我没有在香港见过卖香椿的。美国有吗?

我三姨家住在香山脚下,她家有一棵香椿树。每年我最快乐的事情之一,就是在春天爬上她家高高的围墙,站在一个脚掌宽的高墙上摘第一茬儿的香椿芽儿!手里挎一个塑料袋子,揪最嫩的。不一会儿就摘了一大袋子,然后扔下去给大人,交待一半炸香椿鱼儿,一半做香椿摊鸡蛋!然后我再千辛万苦地下去。我站在高墙上的时候,通常眼里只有香椿。但是有一次,有人从墙外面走过,彼此议论说:“谁家孩子这么胆大,也不怕摔死。”——我这才四周环视,抬头看见西山山脉,低头——我的妈呀!这么高!原来这墙这么窄。当时年幼的我在心里想:我妈妈怎么如此放心我呢?要是将来我有了孩子,我就不敢让她这样!但是我同时又觉得这样做其实非常安全,并且我喜欢新鲜刺激的事情。这也奠定了我之后做事的一些风格。

香椿是我久违了的美食。我真没有想到,在这个春天,我竟然吃上了香椿!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更加令人因为幸福而眩晕的是,我妈妈还带来了她亲自去京郊苗圃里挖的荠菜,这是一种野菜,味道独特,营养丰富。她为我做了荠菜羊肉馅儿饺子。我当晚的感觉,像小时候过年一样,长大了过年都没有那么快乐过。这种幸福给我的感觉甚至不太真实。

我竟然吃上了香椿摊鸡蛋和荠菜馅儿大饺子!

哈哈,馋死你们!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