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闹的美丽

香港今日大雨。

中午我冒雨出去散步,结果在静谧的山间小道,与一对夫妇不期而遇。这对夫妇叫做红嘴蓝鹊,美丽到让人称羡。

红嘴唇,黑领巾,白坎肩,红皮鞋,蓝披肩,关键是人家的曳地长裙(尾巴),黑底白点。不在发情期,也这么漂亮!

但是美丽的红嘴蓝鹊有一个遗憾,就是叫声非常粗犷嘈杂,简直可以算是山野间的噪声,更不用和声音婉转动听的鹊鸲比!我看过几次红嘴蓝鹊和鹊鸲打架,好嘛,不开口,仿佛一个绅士,一开口,马上变地痞了!虽然如此,我还是非常欣赏他的美丽,甚至是羡慕!我也想搞一套他的衣服来穿穿。

说起喧闹的美丽,今天我还有一个经历。今日放工较晚,坐上小巴后,竟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一个舞台。因为车上有两个内地来的女孩,仿佛说相声一般,一个说,一个捧。但是她们的嗓门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大!全车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她们的每一句每一个字!我坐在车的最后,却一个字都没落下全听见了!

她先是向全车人介绍她的身世,她很大声地跟另一个女孩说:“我爸爸是49年的农历11月24。你爸爸呢?”对方说:“12月的,比你爸爸大。”“啊哈哈哈!胡说!比我爸爸小!”于是全车人都知道她们爸爸的年龄了。

过了一会儿这个大嗓门女一号儿又说:“我爸爸,哼,死酒鬼!就知道喝酒,喝完了叨叨叨叨叨。”——我觉得她做出了一个很生动的诠释。这时候开始有许多人回头注意她俩,但是她丝毫不为所动。

接下来又说(几乎是嚷嚷):“我前几天和我男朋友给他买了一瓶金酒。哎呀中国人孝顺嘛,不过烟我是不买的。我爸爸太爱喝酒了,我就骗他,说这是药酒,一次一小盅,否则会中毒!”捧哏的那个发出了持续的,振幅一致的,爽朗的,具穿透力的笑声:“嘎嘎嘎嘎嘎嘎。”女一号接着说:“你猜他说什么?他说还是你二姐好。我说好什么好,我给你买金酒多贵啊!我爸说,你二姐的量多!”“嘎嘎嘎嘎嘎嘎。” 我也笑了。我觉得如果私下和这两个人聊天,应该挺欢乐的。但是在小巴上,我不免觉得有些尴尬。

不一会儿她又打电话给朋友:“阿玲,你在哪里?观塘?观塘在哪里?你回家了?你不是要去逛街吗?你去九龙塘?”

……

诸如此类,一路上,全车静悄悄地,仿佛观众一般,倾听这二位女士的“self-disclosure”。其实我真的不想知道那么多关于她家里的一切,但是她哇啦哇啦非常大声地全说出来了。

最后下车的时候,我很犹豫是不是要善意地和她说一声,在公众场合是否可以调低音量。但是我终究没有鼓足勇气。还是那句话,如果是私下,我相信她是一个表达能力很强的,甚至很吸引人的朋友,但是在公众场合,实在令周围的人感到有些不舒服。

文中图片来自:http://www.hudong.com/wiki/%E7%BA%A2%E5%98%B4%E8%93%9D%E9%B9%8A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