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目繁华何所依4)街道的灵魂

回头看,过去的两个月,过得实在辛苦,前一阵子甚至开始失眠,一下床就困,一趟下就精神,也不知道为什么。躺在床上想这想那,快想出一本小说了,可就是睡不着。睡着了,也总是醒。好不容易对床有感觉了,想睡下去了,也听见闹钟响了。感觉挺折磨的……

这几天算是可以喘口气了。作为放松的一种,很想努力把许多年前的许多游记写完,算是一种回顾。上一篇写上海的游记,还是去年,写到田子坊的气味博物馆。今天接着写下去。

说到这个田子坊,我并不是特别迷恋。其实这与北京南锣鼓巷的经营理念和方式有些相似,算是旧瓶装些新酒,有的还是洋酒。不是胡同四合院,却是脱胎于四合院,又中西结合了的石库门建筑。如今这里什么新鲜玩意儿都有,酒吧餐厅也特色得一塌糊涂。后现代主义也如滔滔江水,在旧弄堂里翻滚着。这一切,并不需要去田子坊才有的看。

很多café和异域餐馆,价钱也很不便宜。还有许多的特色小店和主题小店。有的的确精致,很有心思;有的则是过度商品化,我估计和祖国各大旅游景点是同一进货渠道。

有些照出来,还是很漂亮的。所以看游记,千万别全信照片。

这熊猫也不错,攀登社会主义阶梯呢。

这是一纯手工小店。我买了两幅老板娘亲手做的号称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耳环。结果我一戴上上班,同事马上就问:“这么奇怪,是你自己做的吧?”

得瑟真是一个非常形象的词汇。

但是正如介绍我去那里的上海同学所说,这里看得见现代,也可以看见古旧,比如居民早起在街上刷马桶,比如杀鸡,比如拉家常……我觉得,正是这些才使得生活有了灵魂。如果只是这些所谓的创意小店,我未必会去第二遍。所谓创意,无非是通过制造与众不同才实现商业目的罢了。但是田子坊里正是有一些原住民,他们不管咖啡馆努力把自己打扮得多么优雅多么恬适,仍旧和几十年前的习惯一样,当街洗马桶,杀鸡,拉家常……正是这种文化间的冲突,使得这条街有了更大的看头。

因为不喜欢吃鸡,我很少买鸡,所以没怎么看过杀鸡。不过我站在这个穿着大背心子花格裤衩的男人背后,目睹了他杀鸡的过程。我不想打扰他,所以只拍到了这么一张不是很清楚的。要说创意,我看他杀鸡的过程就挺有创意的。

不知老爷爷给孙子唱的是东方红还是双节棍。

安静的民房:

我小的时候听大人说,啤酒和白酒不能搀着喝,容易醉。如今我在田子坊看见的,就是茶,咖啡,啤酒,白酒,连同一些鸡血,都给搀一块儿了。它究竟是什么味儿,我也不知道。只是在田子坊游览之后,我很想回北京牛街,来一碗豆汁儿(不是豆浆),痛痛快快地喝下。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