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與廣東話3) 發音的笑話

去年我在機構開了一個內部課程,教授普通話。我發現,對於港人來說,發音的難點主要在於「zh/ch/sh/z/c/s/j/x」。比如「自己、知己、諮詢、設施、喜歡」等等。我將這些難點詞語結合一些課程內容造句,編了一篇小短文,作為口試題目,難倒了不少同事。這篇短文雖然毫無文學價值,但是如果把其中出現的每一個字都讀准,對於普通話的學習有著非常積極的作用。

這個普通話班吸引了很多同事參加。其中一位是我們部門的同事,雷厲風行,俠肝義膽。有一次我在她身邊路過,她剛好拿起話筒,非常熱情地用普通話說:「喂,你找死(sǐ)?」然後談話繼續。我估計對方肯定知道她是想問「你找誰(shuí)」。那時我和她還不熟,就偷笑著離開了。不知後來又有多少人送上門來「找死」。後來我又發現,同事們還普遍混淆兩個廣東話發音接近普通話卻迥異的詞。若是被國內來的朋友聽到,簡直不知道我們是一群從事什麼職業的人:「用我這個卡可以打劫(dǎ jié)!」「最近有沒有打劫?」「我買這件衣服的時候打劫」……殊不知,我們本是好公民,只不過在說「打折(dǎ zhé)」。

還有一位同事是培訓大師,面容親切,言辭懇切,令我有如坐春風的感覺。有一次和她去北京參加培訓,她一張口,不得了!她笑容可掬地說:「下面請大家把自己的成長妓女(jì nǚ)拿出來!」底下一片愕然。我慌忙上前糾正:「請大家把成長之旅(zhī lǚ)拿出來。」培訓大師還沒有聽出分別,我低語到:「你剛才說的是成長妓女……」事後我們提起這個事情,都開懷地哈哈大笑。她還繼續分享說,之前在突破的一個營會上,一位導師用普通話對國內來的朋友說:「讓我們玩一個都是騙徒的遊戲。」在座的眾人雖感好奇,卻躍躍欲試。「都是騙徒(dōu shì piàn tú)」,居然還有這麼一個遊戲!紛紛讚歎香港的培訓工作就是先進,有奇招!後來說著說著他又開始拿拼圖,大家紛紛領悟,原來他說的是「都市拼圖(dū shì pīn tú)」。

提到發音的笑話,大家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有一個同事分享說她有一個非常正派的朋友,一次去臺灣出差,在酒店前臺大聲詢問:「請問哪裡有妓院(jì yuàn)?」服務員禮貌地回答:「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裡不提供這種服務。」後來他在萬般窘迫中,學會了正確的發音,原來他想問的是「捷運(jié yùn)」。

我也想到一個朋友,有一次在用普通話介紹自己的時候說:「我是香港理工大學繁殖(fán zhí)系的。」我與其他幾個內地生頓時感到很新奇,「繁殖系」都教些什麼呢?他見我們的表情很異樣,就又解釋說:「繁殖系是香港理工大學很出名的。」我們紛紛點頭。同樣是在他後來的談話中,我們發現他學的為何與繁殖沒有一點兒關係呢?結合上下文,反而和「紡織(fǎng zhī)」有關。追問之下,果然如此。如果不澄清的話,那幾位國內來的學生帶著錯誤的資訊回國分享,從此「理大繁殖系」的名聲可就傳出去了。

備註:其實,在我們學習廣東話的過程中,同樣鬧了許多笑話。感謝身邊港人對我們的包容忍讓和耐心的指導!至於我學習廣東話的笑話,詳情可參見我的新書《港漂雙城記》。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