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封面故事:总有一片繁花

香港公园的中央喷泉附近,在花坛边上站着两棵相邻的树。一棵叫做人心果,一棵叫做无忧树。我站在她们中间,一边是人心,一边是无忧,那么我这个存在,岂不成了两者的鸿沟?

缤纷,是一家花店的名称,位于太子道西,专门兜售永不凋零的美丽。它门前路口马路的两侧站着两棵高高的木棉,这个雨夜,她们争先恐后地从树的高处跳落,只为死前看一眼这缤纷里住着的假花究竟有多美艳。木棉,你不甘心吗?

在香港的第一个春天,我沿着蒲飞路走上港大黄克兢平台。路过河东夫人堂,便看到木棉这红色的大花整朵地坠落。我曾经在树下站了好一阵子,纳闷被花砸中究竟痛不痛,甜不甜。可惜她如馅饼一样总是坠落在我的附近。这样一个在树下等着挨砸的小女孩,那时候还不知道木棉,其实就是听过许多次的“攀枝花”。木棉花的确令我感到惊诧,在北京我从未见过这么爽利,这么壮实的花。第一次见到满地木棉,我竟然一时反应不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每年春天,我都等待木棉花开。这个时节坐巴士则非常享受,远远的,便可以分辨出那一树的火红。木棉,总是有着超越其环境的特性。若是留意,便不难发现这条火红的柱子总是会比周围的植物要高一些——也可能是我目中无他吧。

港大西闸口和主楼前,各有一棵凤凰木。无一例外的,也是开红色的花,但却是如汪洋一般翻滚着,她的到来比木棉要晚。站在昔日黄克兢平台上,便可以俯视这一团火海。凤凰花的鲜红搅拌在我的血液里,我甚至想在她面前跳起舞来。六年前的5月,是我在香港最艰难的时节。海子说“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而我那时的安慰,除了天空,便是这总有定时的繁花。主楼旁的火焰木,飘逸灵动的宫粉羊蹄甲,孙中山台阶旁高大梦幻的蓝花楹,港大东闸口大片的杜鹃花海,还有这挺拔的木棉,燃烧的凤凰……默然无语中,她们低声吟唱着:万物都有定时。

传道书
3:1 凡 事 都 有 定 期 , 天 下 万 务 都 有 定 时 。
3:2 生 有 时 , 死 有 时 。 栽 种 有 时 , 拔 出 所 栽 种 的 , 也 有 时 。
3:3 杀 戮 有 时 , 医 治 有 时 。 拆 毁 有 时 , 建 造 有 时 。
3:4 哭 有 时 , 笑 有 时 。 哀 恸 有 时 , 跳 舞 有 时 。
3:5 抛 掷 石 头 有 时 , 堆 聚 石 头 有 时 。 怀 抱 有 时 , 不 怀 抱 有 时 。
3:6 寻 梢 有 时 , 失 落 有 时 。 保 守 有 时 , 舍 弃 有 时 。
3:7 撕 裂 有 时 , 缝 补 有 时 。 静 默 有 时 , 言 语 有 时 。
3:8 喜 爱 有 时 , 恨 恶 有 时 。 争 战 有 时 , 和 好 有 时 。

……

每年春天,我都在香港盼望着一片繁花,她们从未辜负过我。今晨我看到附近的凤凰木还是秃枝,但是我却怀抱确据两个月后我的血液必要随她再次沸腾。

这,可能是在未来几年中,我在香港经历的最后一个春天,也可能不是。主宰命运和花期的,都不是我。但是无论我今后在哪里,每年春天,我都会想到这几棵忠实而坦诚的大树。她们已经长在了我的心里,所以无论我在哪儿,仍旧相信:总有一片繁花。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