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铁线旺角东至沙田是我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在大围站和沙田站的中间有一些工业区的旧楼。其中一面墙已经充斥了没什么水平的初级涂鸦。在这面涂鸦墙的尽头,赫然写着两行大字:“I FUCK THE WHOLE WORLD”(我×全世界,或我咒诅全世界)。三年前我第一次看到这面墙,心中一惊。究竟是什么人,才想要×全世界?最不希望发生的一种可能,就是He has been fucked by the whole world.换言之,全世界都曾经负了他。

无论是雨天,晴天,冬天,夏天,1000多天,每天路过这个站,我都看见这句话。渐渐就麻木了。直到大约两个月前,我依旧站在火车里,习惯性地观望这句话,但是!我发现黑色的FUCK被人改成了红色的LOVE!这句话变成了I FUCK LOVE THE WHOLE WORLD!(我爱全世界!)

时隔三年,又令我一惊!这是同一个人写的吗?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被全世界爱了?所以来爱全世界?而此时最不希望发生的一种可能,就是《发条橙子》的悲哀。 或者,改写的人与我一样天天看这句话,只不过他看不下去了?

无论如何,这是一次革命性的变化!只是希望,这不是一次强迫性的变化,而是经历了忧伤、医治,原谅后的生命更新和光明的迸发。

其实,谁又不是一边被这个世界辜负,一边又从其中领取温暖;一边咒骂这个世界,一边在唾弃的口水中看到自己灵魂的不堪。但是,即便如此,我们还选择爱吗?

(我争取给这面墙拍一张照片。)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