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都以“知识分子”自诩,所以可以毫不脸红地酸腐,知识分子嘛。一直以来我也以为我的同学们都是知识分子,所以我总是觉得有些事情他们不应该做,比如同学聚会开始争着结账因为单位可以报销。我们同学自己聚会,关你单位屁事,为什么要你的单位买单,让全国纳税人为同学聚会买单?还有一事我百思不得其解,就是喝酒。

这次回京和一些上了道儿的同学见面,问及工作如何,普遍感到待遇不错,就是畏惧外出吃饭,因为得陪领导喝酒。喝酒的风气和做法,已经超越理性范围了。小小一个酒杯容纳的,不仅是一杯酒,而是太多本不应该由酒来承担的角色和意义。比如一个在喉舌机构工作的历史系硕士毕业的同龄人,每次采访完了,必须喝酒,每个领导三杯,喝到烂醉为止。有一次他搪塞说不喝,结果旁边的领导不高兴了,一边给自己扎针打胰岛素一边说:“你看,我连糖尿病都不怕继续喝,你还喝不喝?”——真让人哭笑不得,你不要命了,我就要陪葬?还有一个人去追帐,如今欠债的是爷,追帐的是孙子。欠债的设宴,跟讨账的说:“我不是欠你1300万嘛,10万一杯,你能喝多少杯我就还你们公司多少钱!”结果这三个代表公司上下讨账的人就愣是一杯10万喝出了1300万。——这TMD还有逻辑和理性可言吗?这是不是疯人院在人间?!还有一个同学说,她爸是老家县城的一个小学校长,因为小学要扩建,去政府申请一块地皮,结果政府官员就在饭桌上拿出一个大杯子,倒满了白酒说:“你要是一口气都喝下去,我就把地给你。”结果同学她爸就把酒都给喝下去了。——苍天啊!

喉舌单位的同学说,经常在酒桌上看到烂醉的领导。酒醉后干什么的都有,丑态百出,简直和尼禄时代的罗马帝国很像啊!他经常跑地方,也经常听到哪个领导因为喝酒太多喝死了——但是这对于活着的没有丝毫警示作用,医生越不让我喝,我越拿命来喝,以此显示我的诚意。对此我相信任何正常人都表示难以理解,唯有打心眼儿诚恳地说一句:“喝吧,尽情地喝吧!喝死算!”

是什么诱发并助长维系着这种勉强、丑陋、放荡、反智的酒文化?为什么尊贵的人,要用酒精来代替真诚无伪的沟通和创新的思考?为什么内心的诚意要表现在外在的酒精上?既然都是勉为其难甚至冒着风险才能表达诚意,那么为什么一定是喝酒?为什么不能是吃辣?就跟电视节目一个美国大胖子那样四处挑战最辣的食物?完全可以在饭桌上摆上超级辣椒,墨西哥的超级辣椒让人吃了有一种嘴里爆炸的灼烧痛楚。为了表达诚意,为什么不吃辣椒呢?为什么不灌辣椒水呢?为什么不看谁吃的最辣就跟谁谈生意呢?如果不用辣椒,用蟑螂也可以。从厕所地沟里生逮一些蟑螂,官员们凑在一起,看谁敢吃,看谁吃得多,谁就有诚意。“你要是吃10只蟑螂,我就批你一块地,我就给你1000万,我就跟你做生意!”——从本质上来看,逼人喝酒,逼肝硬化的人喝酒,逼人醉酒,和逼人吃超级辣椒,逼人生吃蟑螂,有什么不同呢?

同学说:“你不是想回来当记者吗?别以为女的就能逃过一劫。你知道嘛,男女都一样,女的更能喝!”我说我完全没有酒量,他还不信,说一看我就能喝酒。我有些生气。我的美国同事Lisa来京和一些大学教授吃饭,饭桌上教授的博士学生也劝酒,一开始她还稍微喝几口,后来又被勉强喝酒,她就在饭桌上怒了,发飙了。我为她叫好!在文明社会,谁也不能逼谁做违反意愿和理智的事情。如果在饭桌上有人逼我喝酒,那就别怪我发飙了,我对这个问题积聚的愤怒,其爆发程度,我劝诫还是不要有人来试探的好。

其实我想对那些官员说几句:你们这么喝酒,其实背后也有难处,你们上了道儿了,身不由己了,还不都是为了家人孩子(或者你心爱的情妇)过得好吗?可是你们知道吗,你们的孩子看见你们这样糟践、作践自己的身体,心里是非常非常痛苦而难过的。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