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那个年代的小朋友,在冬天的时候都会在羽绒服或棉袄的袖口上戴上套袖。此举虽然可以避免弄脏袖口从而减轻大人洗涤的麻烦,但是套袖实在太不美观了。除非是那些花色、材质、长短都非常特别而搭配的。但是话说回来,连洗的精力都没有,谁还有那闲心缝制时尚美丽的套袖?

不过,我从小便很抗拒这个聪明的发明,妇女的福音。我常常一出门就给摘了。因为我就是想不明白,每天处在暗无天日的保护状态下的原装袖口,它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它的干净美丽何时才能重见天日?

还有一件事情我很抗拒,就是给遥控器缠上一层保鲜膜。我真的觉得贴上膜儿的遥控器跟一具裹尸似的。贴膜儿干嘛用呢?到头来这样电器最干净漂亮的配件就是一个几乎崭新的遥控器,但是更新换代的时候,谁会因为貌似崭新的遥控器就卖个好价钱或者继续使用呢?遥控器在出厂时所具备的按键触感、那种令人感到“专业”的黑色外表,那种握在手中严丝合缝的操控感——都被几层裹尸布给毁了!

无论是原装袖口还是帅气的遥控器,当它们被过度保护后,它们的原本面貌便从此消失了存在的意义。虽然可以一尘不染可以历久弥新,但是这种不能以真我面对世界的保护,保护到最后,便连“来世界真正走一遭”的经历都被剥夺。

我要当一个拒绝套袖的袖口,我要用我自己的眼睛看这个世界,我要勇敢地暴露在尘埃和摩擦中;我要当一个拒绝缠上保鲜膜的遥控器,我要用我的本色尽忠我的使命。就算我最后丢失了芳容,磨去了锐气,但是这才是我存在的目的——和这个世界无伪地相遇,并献上我的最好。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