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

我终于有了一只猫。

她叫妞妞,系中华田园猫,雌性,五岁,已绝育,做过肾结石手术,上床和人睡觉是她的终极梦想——不过这可不是她的全部简历。妞妞还是一只见过世面的猫,她坐过飞机。

作为一个内向的人,我很享受独处时光,自己倒像是一只猫。当了记者后,独行侠气质愈发明显。一个人住,养了不少花花草草,房间一个窗子可以看到日出,另一个可以看到日落,视野开阔。

突然有一天,一位不算生也不算熟的朋友问我:“能拜托你养一只猫吗?”我想也没想,不能。

但朋友并没放弃,他说了不少这猫的好话,我只“呵呵”。不过,他最后说的一句,彻底征服了我:“She’s a total sweetheart.”就这一句,深深打动了我,“我养。”

妞妞是朋友在南京时领养的。之后从南京搬家到上海。朋友去了美国,在北京给妞妞找了一个新主人,妞妞自己坐飞机来了北京。北京新主人去接她的时候,笼子上都是血,怀疑是惊恐抓挠所致。

妞妞命不错,主人都爱她,无论方式对不对。去美国的主人给她养成了钻被窝和人睡觉的习惯,从此一生对床有着无限向往。第二个习惯是天天吃罐头少喝水,吃出了肾结石。北京新主人自然也爱她,为了安抚手术后的妞妞,各种好吃的伺候。

最近北京新主人要怀孕,虽然他们只有每天坚持吃两斤新鲜的猫屎才有可能得弓形虫病,但是他们的父母不听劝,担心新人健康,执意要求把妞妞送出去。这才有了一开头朋友问我“养猫吗”。

当我看到妞妞的时候,我迷惑了,我不能判断这究竟是不是猫,如果是,这是我见过的最胖的猫。不下20斤!对于妞妞这个名字,我一开始觉得不大气,想偷偷改叫“牛牛”,但是当我看到这只来自江南的猫小姐时,觉得妞妞这个名字非常好。

新主人还带来了她的一切家当,包括她超级大的猫窝,这只肥猫在她的豪宅里甚至可以打滚。主人依依不舍地走了,妞妞紧张地目送他们离开。又一次离别,又一次易主,只是她不会讲话,不懂吟诗。

在那么几个安静的瞬间,看着猫窝里战战兢兢的她,我有些手足无措。我的生活中多了一只猫,从此同一屋檐下两条鲜活的生命。我是这么想,有点儿像新妈妈的感觉?

妞妞的美国主人和北京主人都告诉我,根据过去的经验,她需要一至两周适应新环境,可能会经常躲在猫窝或者角落里。但很遗憾,他们太不了解妞妞了。当晚,妞妞对我的抚摸毫不抗拒,发出猫特有的呼噜声。甚至,她开始短暂地仰躺在地板中央,摊开一身的肉。她也很快找到了窗台上一个最佳位置,可以从高层俯瞰风景,可以有窗帘的遮蔽,可以暗中观察一切。

第一个夜晚,我有点紧张,素来知道妞妞绰号“钻床狂魔”。关灯时我看了看,她在猫窝里,没有动静。随后的黑暗和安静令人不安。果不其然,平地惊雷一般,我感到一个20斤的肉弹弹了上来。“绝对不能上床”是我的底线,随即呵斥,她下床,回归安静,再蹿上来。就这样,不下10个来回。

第一个清晨,我被舔醒。睁开眼,看到妞妞一双大眼睛,长长的胡子,非常好看。她开始变幻叫声,用头蹭来蹭去,在我身体两侧跳来跳去。看了下表:04:30。

曾经以为,坚持原则对我而言并非难事。“绝对不能上床”是铁律。但很快,我开始迷恋上这个小猫叫醒我的温柔。她有时会推我,有时会舔我,更多的时候是用头蹭来蹭去,伴随哼哼唧唧的声音。妞妞有着丰富的叫声,每种叫声的含义都不一样。

我开始为此烦恼。完全杜绝上床,便也没了这醒来的温柔。如果放任她上床,我的卫生标准又过不去。和一位兄长倾诉烦恼,他很果断地说:“动物就是动物,人就是人,动物就是不能和人睡觉!”

在养猫这件事上,我们产生分歧。我告诉他在看过一篇介绍猫表达爱的14个举动的文章后,幸福地发现妞妞非常爱我。但兄长说:“吃饱了撑的。”他还追评:“宠物不就是好吃懒做!”

我想,与他有共鸣的人,不在少数。

但是,自从妞妞来到我的生命中,我发现不是她好吃懒做,而是我好吃懒做;不是我在照顾她,是她在帮助我。在某种程度上,她成了我的镜子,照出我过去的自私和狭隘,照出我的随心所欲不受约束,原来我并不懂什么是完全的付出和负责。

如果认真地对待另一个生命,如果承诺负责,便会发现,负责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我要惦记她的吃喝拉撒,惦记陪她玩,惦记不能太晚回,惦记不能太晚睡,惦记给她如厕后擦屁股(由于太胖舔不到),惦记怎样给她减肥……

妞妞仍旧肥胖,仍旧对床充满渴望,仍旧过早叫我起床,仍旧有时会将我抓伤。但是这个面团一样的小猫已经成了我心头的温柔。

妞妞叫醒我的每个清晨,都是那么可爱。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