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动物也不可欺骗

每次从后面抱住妞妞,她都弓起屁股开始挣扎,知道肯定没好事。可不,剪指甲、看兽医、洗澡,这三件她最深恶痛绝的事情,都是以被从后抱起开始的。

与大多数猫一样,妞妞恨极了洗澡,全程撕心裂肺地哭号,每当这时候我都庆幸她不会说话,否则我怀疑那些叫骂一定挺不堪。另外值得庆幸的是,我是最靠边的住户,不会扰民,也不会让别人听了误会我在虐猫。

妞妞有好多叫声:好奇、要饭、埋怨、亲昵、害怕、爽、不爽、发飙,每种都不一样。她发出的很多声音我并没有在别的猫那里听过,挺神叨的。在浴室里,她的嗓门极大,声音像极了“妈哎!”

她的备孕主人告诉我,这么多年,每次洗澡上刑后,都给她一个梦寐以求的罐头以作抚慰。他们嘱咐我:“洗澡后你千万记得给她罐头吃!”我嘴上答应得好,心里另有主意。对于把她养得这么胖的前主人们,我颇有微辞。在我看来,我最造福妞妞的做法,就是给她减肥。她的前主人们给她一半减肥猫粮一半正常猫粮掺着吃,理由是“她不喜欢减肥猫粮”。这种迁就令我暗中恼火。

妞妞来了我这,什么爱吃不爱吃,每天只有减肥猫粮,而且分量逐日递减。前几天她的旧主人看到她后感慨:“瘦了好多!”我暗喜。除了饮食,我千方百计诱使她运动,提供了很多玩具给她,不过她完全没有兴趣,包括高科技产品Sphero。结果她不喜欢,我爱不释手。我从研究她的注意力入手,发现她喜欢观察鸟类。终于,我发现了一款玩具,认为她没有理由不喜欢。果然,一打开包装,她就hold不住了。用这个手动控制小鸟,我天天逗她上蹿下跳。每次吃饭前,也拿着饭盆满屋溜达,让她跟着我多走几步。

更有甚者,我还把她旧主人送来的好多罐头,都给了同事家的三花猫丑丑。在减肥的主体思想指导下,洗澡后吃罐头?没门儿!不过,为了让她有个盼头,洗澡的时候的确说了“忍一下,洗完了给你罐头”。

洗完后的妞妞钻回窝舔毛,过了一会走出来,对着我喵喵叫。我指指她的小餐桌:“有吃有喝,猫粮满满,你还要啥?”就这样,她过一阵子就来我脚前蹭几下,用渴求的眼神看着我,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时间来到了晚上9点。她的饭盆还是满满的,一口猫粮没动,这在以往是没有发生过的。她在猫窝里不出来,看上去有点不开心。

我想到自己经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也会想吃好点儿安抚下。更何况妞妞,洗澡时声声不间断哀嚎了10多分钟,还被羞辱洗了好几下屁屁,那可是她的禁区。这么糟糕的一天,她就盼着能吃口罐头吧(估计还有晚上钻被窝)?再者,如果我不给她,我是不是在欺骗她呢?绝对是的。

于是我把猫粮倒回桶里,起身开柜门拿罐头——我把这些好吃的都束之高阁了。正在这时,妞妞突然从窝里蹿了出来,这只肥猫还跑了起来。我很惊讶她怎么知道我的心理活动?

终于,在等了一天后,妞妞吃上了约定中的罐头,尽管我只给了她半盒。什么是狼吞虎咽,什么是大快朵颐。

饱餐过后,她不停地吐舌头舔嘴,一脸的满足。也许,她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爽约,一天的绝食,就是为了等待这“应许之罐”。狡猾的是我,甚至连一只小猫也想骗。

谁也不可辜负。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