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把妞妞逼得快要说人话了。我的确是一位虎妈。

这些日子我一直感到焦虑,因为妞妞太胖舔不到屁股,所以屁屁是很不干爽的,幸好毛够长,所以不会蹭得哪都是。最关键的问题是,她学会了在我睡着后偷偷摸摸上床。她的窝在我床边,我每天熄灯和她道晚安,她都乖乖走进窝里,假寐。过那么几分钟,她判断我睡着了,就窜上床来。一开始我只是发现她早上总是在我枕边,以为她为了叫我才上来。直到有一天我失眠,发现了她的小阴谋。

双人床,总有地方给她睡,她也总是靠着边睡,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早上看到我醒来,就做好一种进退皆可的姿势,如果我慈眉善目,她就继续赖着,如果我稍有愠色,还没张口,她就逃之夭夭。

于是我格外在意她的屁股。我想到的方法就是积极减肥,每天擦拭和定期冲洗。

在积极减肥上,我运用了多种方法,包括发明了一套折返跑联练习操。在沙发上将靠垫背后支起,形成一个屏障,将她最喜欢的飞鸟玩具藏于其后,并在空中旋转,抛掷床上,这样她除了在床和沙发之间折返跑,还要分别蹿上床和沙发并蹿下。由于太胖,她每次跑两个来回就累趴在地上。没有强度达不到训练的目的,决不能趴着!我就启动她最害怕的吸尘器逼她再起来。

除了折返跑,还有吸毒减肥法。木天蓼会令猫感到兴奋,妞妞会抱着木棍来回翻滚,动作非常激烈,可以瞬间燃烧卡路里。于是每天吸毒两次。

再者就是节食减肥了。过去她的主人太不像话,把一只年轻貌美的猫姑娘养到20斤。一只猫20斤!这是什么概念呢?在我这里,每天只喂40克减肥猫粮,从此无缘罐头,我还特意买了个秤。吃不饱她会各种要饭,各种叫,各种蹭,我一概置若罔闻。

在擦屁股方面,哎,哎,我还给谁擦过屁股呢?!她高度戒备我触碰她的私处,我想尽各种方法,最后只能霸王硬上弓。当她放松地躺在地板上,我就藏好湿纸巾在手心,假惺惺去爱抚她,从头到脖子,到肚子。说时迟那时快,马上翻开该部位快速擦拭。当然这时候她往往就蹬腿反抗并企图逃跑了。此时便可以揪住她的尾巴再擦几下。最近我发现,当她在窝里睡觉的时候更好操作,因为她会往窝里躲,正好与我形成合力,擦得更加彻底。

在洗屁股方面,真是要了她的亲命了。我想到的招数是,用一个留有头部空隙的套子给她固定住,只有头部在外,身体在一个封闭的口袋里。我抱着她去厕所——我早已准备好吹风机、毛巾、沐浴液、水温也合适。但在这个过程中她往往会吓尿了,literally,真的就尿了。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与之伴随的,是一声声凄厉的“妈哎!”

我不为所动,按住屁股开始冲洗。她虽然狠命挣扎却无力抗拒。我一边洗一边念叨,我还给谁洗过屁股呢?还是一个屁滚尿流的屁股?妞妞喊的嗓子都快哑了。

我该抠的也抠了该洗的也洗了。吹干,解开套子。妞妞自己就会把套子甩开,逃命一般冲出厕所。我再收拾一地猫毛。

在我的精心调教下,妞妞瘦身明显,3-5斤是有的。我身边养猫的朋友不少,他们听说我的育儿经,都喊我“虎妈”。反思我对待小动物,我是很强权的。做该做的,没有借口。在完成目标之前,不考虑她的感受。她原来的主人在我看来完全没有原则。都那么胖了,还因为怕她不喜欢吃减肥猫粮而迁就,还喂罐头。我则强硬地执行减肥猫粮,并数量递减。

她主人交代每次剪完指甲啊,洗完澡啊,都要喂个罐头安抚。在我看来这不可理喻。我觉得妞妞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肥胖,如果她瘦了,可以舔到屁股了,那么我们可以一周吃一次罐头,甚至可以天天钻被窝。看到将来的赏赐,没有什么理由不在今日努力减肥。

其实,养妞妞的过程,很像当妈妈。我是一个怎样的妈妈呢?爱和负责是不用说的,光是玩具我就买了好几种,最后才判断出她究竟喜欢什么。我更是变着花样陪她玩耍,我设计的折返跑真是非常经典有效。

但是,在我眼中的原则问题上,我非常强势,不考虑她的感受,只做该做的。真理有余,慈爱不足。

另一方面,这可能也反射出我对待自己的态度,在一些事情上,我不肯放过自己。这几年,我格外勤奋而努力。如果说过去我是一个多愁善感感情丰富的人,那么这几年,我的性情是发生了一些变化,理性占上风,甚至罔顾自己的感受,只顾低头赶路。

一方面这和一些人生经历有关,一方面这也是成熟的一个过程。

希望妞妞原谅我的粗暴,希望我能够更好地爱她,希望我在养妞妞的过程中预备自己成为一个好妈妈。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