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每个周末我都会自驾去北京周边的大山里玩耍。

今天我背上了萨克斯,将导航定位在门头沟区沿河城古村。到了之后,大失所望。如今是个村就搞农家乐,但是徒有形式没有内涵,家家户户一式一样,靠什么吸引游客?我实在没有看出沿河城村有哪里好。反倒是垃圾遍地。河岸附近修得不错,有风景,有凉亭,有秋千。但是走近一看,仍旧遍地垃圾。

沿河城附近还有一个景点是一线天,导航上没有这个地方。当地人指了一条四公里的土路,都是石子儿。走了一半,空无一人,下起了小雨,差点放弃。最后抵达时,赞叹不虚此行。就在险峻的山谷,我拿出萨克斯,第一次自由自在地吹奏,不用悠着劲儿担心扰民。原来在空谷里的效果这么好。不知道附近村民是不是闻声躲进了防空洞。

无论如何,这令我非常享受,看来我要常常进山。

我喜欢驾驶。在操作机械上面男女的确存在差异。我甚至可以判断前方是否是“女司机”,并自信水平在“女司机”整体水平之上。今天在驾驶时,我突然意识到,司机和副驾对于危险的感知是不一样的。有时司机觉得好险,副驾不曾察觉;有时副驾大喊小心,司机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当然感受与现实并不完全相符。人生的许多经历也是如此,谁承担后果,谁有权抉择。

回京路上淅淅沥沥下了雨。在国道109上看到一列骑行者。他们活力四射,闪耀着青春的光芒。车队最前端插着一面旗子,原来是北大自行车协会。我有几个朋友也曾是车协会员,骑车去过许多地方,不知现在是否仍旧热爱。我摇下车窗,向外伸出大拇指。我比他们最小的,要大十几岁。突然想起,今天是高考。

“我是空谷的回音,四处寻找我的心,问遍溪水和山林,我心依然无处寻。”——《空谷回音》,一首我很喜欢的赞美诗,道出人生。

我一直在努力认清自己,但我怀疑有些在寻找自己的过程中失去了自己。越在意的,越得不到。纵然思考的多,但知道没必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沉默,学会了雪藏真情。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