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调查记者后我常常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或者说我有时选择不让自己有太多情感。

这是一个令我无比悲愤、失望的社会,我对于这个行将就木的体制丝毫没有信任和希望。

北京经历严重雾霾已经四天。我要怎么形容呢?我每天不敢拉开窗帘,就在对面的楼也看不见。PM2.5连续爆表,局部地区超过1000。当PM2.5超过1000微克/立方米时,就空气颗粒物浓度而言,已基本相当于著名的1952年伦敦烟雾事件的污染浓度。

无法呼吸,头痛难耐。此次雾霾极值出现时间为北京时间11月30日18时左右,恰逢巴黎气候大会开幕。出席会议侃侃而谈的某国领导人,不嫌丢人吗?

就在这样极端恶劣的天气之下,段子手无耻地踊跃着,麻痹着人们的思考和行动。戴口罩的人还是很少。楼下幼儿园、小学、中学的课间操音乐照样响起,刺透雾霾。中国人,一直就不是注重卫生和健康的民族。他们心中持守着信仰:信中医得永生。

最让我气愤的是官僚的嘴脸。刚才我接到一个环境记者的电话,她是我的好朋友。“你有时间吗,我能和你说5分钟吗?我今天哭了好几回。”原来,她今天冒着这么恶毒的雾霾,跑去某部委开记者招待会,但该会都是喉舌和奴才媒体参与,听话极了。年轻记者因为不在备案名单上,被负责人辱骂:谁让你来的?要么你滚蛋,要么通知你来的那个记者滚蛋。在座的肯定有给你通风报信的,他是谁?

不让录音,不让听会,不停地辱骂,年轻记者说:“我的眼泪就在打转,他为什么这样训我?”

为什么呢?因为他是中国的官僚。中国的官僚不对人民负责,不对真相负责,只对主子负责。他们满脑子思考的都是“政治正确”和“不出事”。他们心中若有半点追求真理的心都无法在其位置上安稳。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呢?

我也曾经怀着幼稚的假设,认为他们有一丝公仆的心,认为他们有逻辑,认为他们可以沟通,认为他们有一丝怜悯之心——事实证明,是我图样图森破。我也被部委官僚辱骂过,我也被苛待过。只因我想知道真相,只因我在为受压迫的人讨说法。

我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奴役我们的人。醒醒吧,不要对他们报以幻想。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