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什么?

如果一个人活着,从来不问自己想要什么,或是在麻木中忘记了自己想要什么,却拼了命地去追,去赶,那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和可怖吗?

一个人活着,无可避免要回答两个问题:

1.耶稣是谁?
2.我是谁?

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取决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

路加福音18:41记着说,耶稣问:“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如果有一天,耶稣问你:”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你如何回答?

你我是否还记得自己最初踏上人生路时的憧憬,好奇,梦想,与勇气?

如果一个人日复一日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却又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那他很容易就质疑自己所做的事情,继而,就一定会质疑他的人生。

人活着到了一个阶段,不能不去想意义,在这个问题面前,物质是苍白的。

好比我问你想要什么,最终极的答案一定不是物质!你信不信?

也许有人说:你个傻子,我需要钱!!!

不,你不是要钱,你渴望的,是钱背后的东西:可能是想甩去你童年贫穷的自卑;可能是害怕不确定,想用钱去买一份安稳;可能是利用钱去挣得人面前的尊严和地位……

也许有人说:我需要家。

其实,家的概念绝对不是那一幢可大可小的房子,而是活在这屋檐下的人,你的爱人,你的至亲骨肉。说到底,是需要爱,与被爱。

也许有人说:我需要性。

拜托,那也一定不是你终极的诉求。我不相信这世界有谁会纯粹为了性而性。说到底,是需要安全感吗?认同感吗?是爱吗?是发泄吗?是装作不在乎只为了让自己好受些吗?是征服吗?是力量吗?是妥协而换取吗?……

人最深处的需要,一定不是物质。

但是人们偏偏发了疯地在追求物质。

我很坦白我有着强烈的口腹之欲,在饮食上极尽奢侈。但每当我饕餮完一顿大餐,总是会尴尬地笑笑:其实饱了的感觉,都是一样的,撑着的感觉,都是令人生厌的。或者说,一碗云吞面和一份龙虾芝士面吃到最后带给我的感觉是差不多的。

原来工作的地方每个人都像上了发条一样,“快滴啦!”“没时间吃饭啦!”“周六周日都要加班啦!”“没得睡啦!”,每每停下发问:“做不完有两个原因:任务不合理,我能力差。既然你也认同不是咱们能力差,那为什么每次的任务都很难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没时间想这么多啦,快滴做完啦。没有办法啦。”——我偏偏要想,而且还要一直想一直想!盲目又麻木地拼命赶路,只是从来不问何为自己的前路!

我就是要一直问一直问:你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

在这个问题面前,每个人都要诚实,没得糊弄,没得妥协,除非真想游戏自己的人生——谁打心眼里说:我不在乎?

不,你我都在乎。

我曾经就是闭着眼读完了大学,我以为我没有选择,我十分痛苦地在绝对不适合我的专业里面挣扎,我想过转系,但最终我放弃了。那时候,还不太懂得选择,根本不懂人生,其实,我曾经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还以为自己很懂。不懂装懂,就是这样懵懵懂懂。

高三的时候,觉得自己特成熟,特有想法——其实那是瞎掰,特幼稚,特天真——但我不是在说这不好。我的意思是,那是一个既缺乏引导又绝对无法无师自通的年龄。

很多国外的朋友二十六七和我一起读大学,我心说:早不好好学习,荒废这么多年吧。其实呢?一个瑞典大哥就说:为什么那么着急上大学?我没有接触社会以先,我如何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喜欢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么急着要上大学呢?如果学一个自己一点不喜欢的专业,怎么办呢?我高中毕业以后去了很多国家,打了很多工,我终于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了,所以我要来读大学,得到最好的专业训练。

为什么我们一直要不断地重复地被人定义着,然后一批批赶着鸭子上架呢?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

高三的时候,你若问我:你想要什么?我那时可能会给你很多答案,但也许不是最真实的,因为最真实的,我并无能力洞察。

学校教育应该让孩子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而不是清楚地知道别人最想要什么。因为父母的期望,同学的期望,老师的期望,社会的期望,往往不是自己内心的期望。为什么要被别人的期望定义,束缚呢?

一直以来有一个潜规则仿佛一个桎梏牢牢套在莘莘学子脑袋上:

要有美好的人生,一定要有好学历,以此方才可以攀登高成就的社会阶梯;然后一定要有高收入;然后强强联合推出一个婚姻;一定要让自己成为受人赞许和注目的对象……人为了追求这种“美好人生”,不惜不断地拼命地与人竞争,比较,付上一切代价。中间夹杂的是,各种伪装的嫉妒和看不起,自卑和骄傲的轮替。

谎言!

这是一个大谎言!

美好的人生的中心,一定不是自我。如果是,那只是一个漩涡。美好的人生,一定不是依靠财富、学历以及地位获得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往往会在关键时刻显得那么轻薄,救不了命,当不了饭吃,得不到安慰,解决不了问题。

获得美好人生的前提是,认识自己是谁,知道自己人生的意义,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在前进的道路中不断校正自己的目的地,不被琐碎与庞杂弄瞎了眼,迷昏了头。

信仰很虚无吗?信仰很虚幻吗?信仰是人造的安慰吗?

每个人活着,都是因为信。没有看见明天,但是我们都在为明天计划着,早上的事务,下午的安排。其实谁确定地知道自己下一秒还能活着呢?但我们还在这样活着,都是因为相信有明天——可是你认真想想,到底有没有明天,本是我们无从也不能回答的问题。

所以每个人活着,都是基于自己的一套信仰。比如你信有明天,你信没有上帝,耶稣没有复活——这也是一种信仰。

然而偏偏有一群人信这个世界有上帝,而且还是一位好上帝,创造天地万物,绝对公义,美善;还信耶稣死里复活,并且宣称亲身经历耶稣的医治和更新;还信罪得赦免,还信永生哩!

不同的信仰,对于自己是谁的答案迥异。

我们怎样活着,取决于我们认为自己是谁;我们对死的认识,决定着我们活的态度。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