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明白我很同意他说的很多话

我有一位高中同班同名同姓的男同学。在高中有许多因为同名同姓而闹出的好笑的事情。

然而我们并没有如大家所愿般有什么浪漫的故事——甚至一丁点儿都没有过。在高中,他有他的故事,我有我的故事,然而我俩没有交集。

不知为什么我们那时候经常拿清华热能系开涮,说那个是烧锅炉系。他好像就报了清华烧锅炉系。我妈曾经说过两个XX(指我们的名字)一起去清华,多么有意思。然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差了几分,没能烧上锅炉。

后来他复读了,去了南方一间很不错的大学。

后来在大学里,他有他的故事,我有我有的故事,我俩仍旧没有交集。

但其实我们彼此都为能有这样的高中同班同名同姓同学而感到高兴(有书面资料为证)。

如今他也要去那传说中的美国读书了。他写了这么一篇日志,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他同意转载。但是我真的很明白很同意他说的很多话。
~~~~~~~~~~~~~~~~~~~~~~~~~~~~~~~~~~
期待着临走的这一天,期待着新生活,期待着离开。然而,等真到了这一天,又是多么的不舍。

我不是一个愿意闯荡的人,安安稳稳的生活也许才是我想要的。出国,一条不归路。有时会想,人干嘛要这么累,一生,快快乐乐的多好。为什么要出国呢。放弃了太多,友情,亲情,爱情。也许直到离别的前夕,才发现,这熟悉的一切是那么的可贵。为什么要有舍弃,这个世界要是完美的,该有多好。

对于未来,我并不害怕。对现在的我来说,忘记曾经的过去,走出来,才是最让我难受的。我以为我能走出来,撕了写了一半的信,那一刻止不住的眼泪,我明白,忘记,很难。人最宝贵的是什么,我觉得,是最美好,也最痛的回忆。

一厢情愿而已。

该走了,以后联系就不方便了,联系方式留在这儿吧。谢谢弟兄们的关心和帮助,谢谢曾经的同学,也谢谢你能开导我,谢谢!不管人飘向何处,心里有你们,就觉得踏实。
~~~~~~~~~~~~~~~~~~~~~~~~~~~~~~~~~~

原来我与他的很多细腻都是共通的。

今后他在美国,我在香港,他有他的故事,我有我的故事。我希望他的故事可以精彩,我为他祝福,我祝他平安。

默默与你干杯,为你践行。与众多老同学干杯,与高中干杯,与往日干杯。

一旦有一天你不能很快说出高中毕业已经多少年了,不能很快说出每一个人的外号儿了,开始真正明白什么叫时光荏苒了,——恭喜你,时光只可能越过越快。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