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的倒下-1)东西德,与回归后的香港?

朋友送了我一袋龙眼干,是台中雾乡同林村产的。今天带到了办公室,给了同事一颗,这个同事一开口,我顿时惊讶。她打开壳说:“啊,几好哦,好肥!” 用“肥美”形容龙眼干的,也只有香港人吧。在当今人类社会中,通常不把“肥”与“美”放在一起说。于是你用“你瘦了”与一个女人搭讪,就等于说“你漂亮了”,她绝对不会想其实你是关心她的代谢,是不是贫血了?是不是消化不良了?等等。

我不是这样的女人。我觉得女人一定要丰腴,我是深谙“肥美”个中深意的。所以我在享受贴秋膘这一愉快的活动。

吃了10颗后,我突然想起来,龙眼干,是不是很上火?然后我一查,果然,说是吃多了会流鼻血。进而再看它的功效,原来有“平思虑”。意思是说,思虑过重的人,可以吃龙眼干顺气,平神。

我倒过来想,如果我吃多了龙眼干,又怕上火,可不可以多进行“思虑”这一活动,继而消耗掉龙眼的威力?

我看可以。所以今天来想想柏林墙的倒下,与回归后的香港。

1989,是个多事的年代。对很多人来说,1989是个里程碑,是个转捩点,意义非同小可。对我,亦是。但我今天想到的,是柏林墙倒下后的柏林和回归后的香港——这二者有联系吗?

一个国家拥有自由和民主并不是必然。城市,完全可以成为掌权者手中的试验工厂。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下。于是1990是快乐的一年,1991年,是痛彻心扉的一年。东德与西德,没有了看得见的墙,却立起了很多很多看不见的墙。

任何一方,哪怕带着一点点的骄傲,一点点的看不惯,一点点的优越感,一点点的控制欲,都无法真正包容另一方。而一个眼神的杀伤力,有时是无穷的。

而最可怕的是两种意识形态之间的较量。思想的倾轧,是多么的残酷!那么除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个社会,有没有第三种治理方法?——就算有,我相信一定也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句“中国特色”,仿佛几分戏谑,却偷梁换柱,高深莫测。

西德人习惯一种被呵护的自由。那是一种被骄纵被惯出来的自由,又仿佛橱窗里的自由。当柏林墙倒下的时候,西德人为东德人欢呼。但困境是,究竟什么才是自由?对一个从来没有自由过的人讲自由,等于白说。不要恨铁不成钢,如果一个人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拥有哪些权利,从来没有享受过他应该有的权利,那么他怎会有被剥夺权利的感受和痛苦?天生瞎眼的人,无法明白光明。要有人开他的眼睛,而不是放录音机,讲述光明的故事。

然而究竟什么才是自由?西德人所践行的就是自由吗?个人的自由与集体的自由可以兼容吗?什么是统一?堕落后的人类,究竟有没有可能靠自己的力量实现统一?“一”,是一个怎样的困局!扪心自问,“合一”,靠着人类自己的力量,是何等大的一个天方夜谭!

东德人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汽车其实是西德人眼中的垃圾。西德人看到东德虽贫困,但是没有失业与通涨这回事。一位原先在东德剧院上班的演员说:“之前我们一直想做一些事,而不是得到一些。但是现在(1991年)大家都忙着赚钱。”

作为一个在香港的北京人,我经常会抽离出来看香港与北京社会。不是我故作深沉非要抽离,而是双重的身份使得我不得不抽离。

回归的香港,10年了,身边仍有人在怀念英国的统治——亲妈不都是慈爱的,后妈不都是恶毒的。香港已经进入了后殖民时代。我深深感到香港人身份感的缺失,无尽的迷茫。就在今天,我听到一个香港朋友说:“非常怀念过去英国统治的岁月。不像现在,过去至少对于英国统治没有意见。”另一个香港人说:“既然回归了,就向前看吧。英国本土很注重历史,但是英国人在教育我们的时候,不提历史。”

要香港人爱中国,首先要告诉香港人,什么是中国。他们无法爱一个模糊的,遥远的,甚至有几分畏惧的概念。

有的香港人说自己是过去的西德。我想他们不是。过去与他们分开的的确是社会主义,但是他们忽略了,那不是东德的社会主义,而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是“有中国特色”这一暧昧不明,高深莫测的词,香港人,如何能明白呢?

也有香港人觉得自己是过去的东德。看到内地经济的飞速发展,看到内地富翁在香港买楼,担心有一天内地的富翁把香港买下来,然后跟香港人说:你们跳海去吧!我想他们也不是东德。毕竟香港同样有着太多被百般呵护的自由。

身份感,历史感的缺失,使得人心像浮萍一般。又仿佛断了线的风筝。后妈走了,非常想念。亲妈来了,又怕又恨,又不得不从零开始,培养感情。

或许,讨论回归后的香港究竟是过去的西德还是东德,本身就是一个谬论。柏林墙倒下后,西德人若想全盘接管东德人,改造他们的思想,教他们自由,教他们资本主题;或者东德人企图以故有的意识形态征服西德人,这样做,无疑是在人心竖起更多的柏林墙。人,以人的方式,用人的思想意识去压倒令一批人——既残酷,又可怜。

看得见的墙固然可怕。但是人与人之间,其实已经是多么的隔绝!人心与人心之间,有着多少道封锁严密的柏林墙!

纵观历史,人类靠着自己的方法,永远无法实现“合一”。

“一”的真正概念,在天上。三位一体的上帝,用他儿子的宝血,亲自拆毁人与神之间的墙,人与人之间的墙,夫妻之间的墙,仇敌之间的墙。

歌罗西书1章20节:“既然藉著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祂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

以弗所书2章14节:“因祂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真正的合一,在基督的宝血里。只有将老我与他同钉十字架,同死,同复活,才能同得荣耀,同进永生。

神的话充满能力。福音本是神的大能。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合一,只能在基督里寻见。

除他以外,别无拯救。
除他以外,别无出路。
除他以外,别无合一。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