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门与痛苦

冲门的意思是,当地铁门正要关上或是正在关上的时候,远远望见,飞奔而来。如果你没有见识过冲门,你便不算来过香港——我这么说是有道理的,是有文化内涵的。

在冲门者眼中,仿佛这是绝望中通向希望的最后一班车;仿佛这是化粪池通向大海洋的最后一班车;仿佛这是失败通向成功的唯一一班车……拼了命,也要进去!而现实是,下一班可能只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后。但是关门的提示音“滴滴滴”仿佛是号角,这种紧张的气氛仿佛在说:“快冲啊!”冲进去的人可能被门夹得生疼,但是绝对有一种成功的,终于赶上了的快感与成就感。然而忽地,又仿佛陷入了很深的虚空——这又如何?没有赶上,那又如何?

在香港生活的人,早已习惯了deadline,早已习惯了为了数条deadlines去拼命。

今日心情非常低落。看到无数的人冲门,我感到很好笑,仿佛看戏一般。我继而想给HK MTR写封信,建议他们把门做成锯齿形状的,或者在门缝中间刷上油漆。这样一来,我以为冲门的人会减少。

但马上我又很厌恶我这种抽离和理性。我是谁呢?我岂是比他们都好呢?

我的人生此刻陷入了一种很大的痛苦中。我从来不觉得人不应该受苦。我倒是觉得人应该为受苦而感恩。人的成熟与觉醒绝对与受苦成正比。受苦不一定是吃糠咽菜,挨打下监,缺胳膊断腿。与一种价值观对抗,与自己罪性的老我对抗,接纳不堪的真我本相,爱我的仇敌,宽恕得罪我的人,在不想爱的时候仍旧去爱——这都是受苦。

原来我们都是受苦的人,只是每个人的苦不一样罢了。学会感恩去面对一切,真的好难好难。

我初一的时候开始思考人为什么要活着。最后我的结论是——人生没有意义。倘若人在这世界上仅是存在几十年,实在是没有意义可言。想到这里,我感到很绝望。我真的是初中的时候就开始觉得人生若没有永恒,便没什么意思。

但是我高中的时候信了耶稣。我很惭愧曾经我的软弱可能令一些人跌倒。但是我现在发自内心地希望一生都跟随耶稣,也将我的生命摆上。

今晚听唐崇荣讲道,约翰福音12章27节至36节,句句说在我的心上。

不了解耶稣受了何等大痛苦的人,便不能爱他更深。一句“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道出了多么深重的忧伤!我也是在昨晚,在很深的痛苦的中,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然而耶稣在后面没有说“救我脱离十字架”,“救我脱离彼拉多”,而说的是:“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父啊,愿你荣耀你的名。”

侍奉上帝的人,就要效法基督。我难道不应该为着这许多痛苦的时候而感恩吗?

在痛苦中的人既喜欢自怨自艾,又喜欢比赛冠军——我是最痛苦的人!最孤独的人!你们都不了解我!这样的痛苦,受之无益。有一种假设说人生来应该一帆风顺,万事亨通。然而这不是真相。人享福不是必然的,受苦才不是偶然。但是受苦的意义不是要自怨自艾,不是比赛孤独,受苦是为了更认识基督,更亲近基督,更像基督。苦难的时刻,才是彰显天父荣耀的时刻。

我已得着了人间的至宝,就是耶稣基督。即便我如何软弱,如何不堪,如何在罪中打转,我都认定了——活着,就是为了基督。在一切的事上,定睛仰望耶稣。我仍旧觉得痛苦,但是我深信耶稣都知道,他陪在我身旁。

这样的踏实,这般有福的确据,都在乎耶稣,我一生的信仰,我永生的盼望。

耶稣真真切切是通向神的唯一一班车;真真切切是死亡通向永生的唯一一班车;真真切切是绝望通往希望的唯一一班车;真真切切是罪恶通向圣洁的唯一一班车。这样的一班车,应该冲门。趁着还可寻见他的日子,快来冲门。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