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港情深5)我们离公民社会有多远?

龙应台写过一本书,很久以前的了,忘了叫什么名字,其中有一篇是谈《我们离公民社会有多远》。

其实在我看来,香港相对而言已经很“公民社会”了,然而,越是对于自己权利敏感而警醒的地方,越是可以表达对于自身权利诉求的地方,就越觉得自己的权利还远不够。

回看过去在大陆所受的教育,我觉得非常遗憾的欠缺之一,是没有接受过“公民教育”,取而代之的,是“思想政治”,是政治考试前人人调侃着无聊却从那时起就学习熟练地说假大空的,废话。

我想,也许是因为“公民教育”太过敏感,在一个连“长春”都变为了敏感词的国度,如何谈公民教育呢?因为谈到公民,说到底,是权利。的确公民对于社会有着权利和义务,然而归根到底,是权利当先的。而且,不应该是一味教导个人为集体服务,恰恰相反,一个国家,一个政体,或者说,一个集体,要把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当人,要首先为其中的成员考虑,维护他们的权利。

很不幸的是,在天朝,诸多权利是被阉割的——不仅没有了功能,甚至还碰不得!比如我就必须称呼它为天朝,比如我们都没有权利将许多话明说,比如我们普遍没有啥自由表达不满意和不同意。取而代之的,是“大会一致同意”,并“达成了广泛共识”。所以韩寒的出现,令许多人出了一口恶气!我很喜欢韩寒,然而我认为韩寒热恰恰表明我们这个社会的不健康。其实他只不过有能力和些许的自由说出了一些很多很多人都想说的话,只是他们没有韩寒讲话的机会。如今韩寒出名了,国际关注了,河蟹他的风险也大了许多,所以他才能说许多别人想说却不敢说的话。然而,为什么别人不敢说?然而,为什么我们只有一个韩寒?

我认识一个非常可爱的读四年级的香港小妹妹。今天我看到她的一本叫做Science(科学)的书非常精彩,全英文,全彩色,张张图片都很精彩,有动物世界,有植物,还有许多其他的内容。我非常想借来一看,只是她最近要用。我继而问她平时都有什么课啊?她说有一门是“社会”。我就又问,社会课教什么啊?她的回答令我感到很惊奇:

“我们现在在学女性地位,过去还学过儿童权利公约贪污”。

我听罢吓了一跳。好家伙!9岁的孩子,学“女性地位”,我就问了问教什么啊?她说:教一些出名的伟大的女人。我又问她对于“儿童权利公约”记得清楚吗?她看来是很清楚作为儿童都有什么权利,三十几条。还说她最喜欢第31条,“儿童有娱乐的权利”。最不喜欢第29条“儿童有受教育的权利”。最后我问她这个“贪污”讲什么啊?她说是讲香港历史上的贪污案例,要引以为戒。

联想到内地某小学生描述自己的梦想时说“长大做贪官”,我一时有些语塞。

我不知道如今在北京四年级的小朋友都学什么。就算是有类似的这个啥社会课,教的难道是三个代表和谐社会?我打算问我的同事借一些他们小朋友的课本,好好研读一下,恶补一下我二十多年来关于“权利”是啥的亏欠!

不久前我在某北京朋友的新浪微波上看到一张照片,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贴着一张A4纸,白纸黑字写着:“不要停车,今晚砍树!” 这使我联想到一件伤心事……

香港大学图书馆前曾经有一个参天大树,四十多岁的树龄,是一棵石栗。去年某个星期五的夜晚,我从团契回家,走下中山阶,怎么觉得那么奇怪。原来!石栗被锯了!只剩下木头桩子,周围围了起来。我的脑子顿时嗡的一下。要知道,我们大家对于这棵树,是很有感情的!我赶紧跑下去看,只见那里也贴了一个告示,写的非常动情。大致内容是:我们感到非常难过,这个树伴随了我们四十多年。但是它长了虫子,随时有倒下的危险。我们尝试了一切办法希望不砍倒它,但是最终无能为力,这也是我们非常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我这样用中文一转述,那种悲伤和不忍并没有充分表达出来。在那样一个夜晚,望着被锯的石栗,凉风习习,看到这样一封充满了感情的信,实在是叫人有落泪的冲动……

过了不久,我又看到那里种了一些乔木,很矮,很难看。我心里有点儿气,这不是糊弄人吗?又跑下去看。只见又有一个告示,大致内容是:“你现在看到的不是最终要种植的树木,只是暂时的过渡而已。我们打算种一棵××(我忘了名字,还标注了拉丁名字),是什么属什么种……”看过之后,方才颇感安慰。

我想,这便是我非常欣赏香港的地方。我不敢说它对待一棵树都这么有感情,对于人就更有感情啦。但是我当真觉得,倘若一个社会对于砍一棵树对于生活在其中的人可能造成什么样的情感困扰都考虑得如此体贴细腻,那么其他事情,可能也会相对多的照顾到人的感情,和权利。

比如雨天会在地铁口和居民楼入口放置“小心地滑”的标示,并且有喇叭广播。比如随便一个楼都要定期开业主大会,那天我回家,看见晚上要开业主大会,商议的议题是什么高空管子掉了责任谁负,还有一些其他看起来芝麻大点儿的事儿。但是这些都令我很感动,就是芝麻大点儿的权利,也要维护,也要民主投票出一个结果。

最后要说,我绝不是说香港现在就是一个公民社会的楷模啦!我只是想说,千万不要肤浅到只看经济指标。很多人说:“香港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上海北京都要超过它啦!有的东西在上海买的着,香港还未必有呢!”

看一个社会是不是发达,不要仅看它的高楼大厦,说句调侃的话,在许多权利面前,GDP算个屁!

那要看什么呢?看它的排水系统,看它的灾难预警和处理系统,看它最穷的人活得怎么样,看它对待移民的态度,看它的自由市场里卖什么以及收摊儿后的清洁程序,看它的书店卖什么书,看它的头版头条是什么,看它的市民感冒咳嗽是不是自觉戴口罩,看它的媒体有什么批评政府的声音,看它的校车安不安全,看它的汽车站和火车站的秩序,看它的医院贵不贵……看它的市民是不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有哪些权利?

让人民知道自己有哪些权利并赋予其这样的权利,不一定就代表着暴动,造反和起义。一个社会若总是压制个人的权利,是绝对不可能和谐的。

所以我们现在只是河蟹社会,且仅是初级阶段而已。

注:台湾高考中有一大块是“公民与社会”,感兴趣的可以去网上搜来看看。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