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离开港岛三年的我故地重游,并拜谒了屈地街公厕——这个在过去一个历史阶段内重要的思想启蒙圣地,并追忆曾经苦思于其中的某位现已隐居的先哲。先哲每逢在各社交平台发布哲思,地点必显示为“屈地街公厕”。自从先哲那个以后,我已经有半年没有再见过他于其中的思考了,先哲本人更是很少见到。那个的威力很大。

先哲曾经是红极一时的享誉港大团契内外的“港大搬家队”的灵魂人物,没有之一。而这支搬家队,是我有生以来遇到过的最强的搬家队,没有之一。那魄力,那骁勇,没见过第二份的。

昨日在该思想启蒙圣地,我翻出先哲在港大搬家队各主力因为这个那个原因纷纷退出的凄凉光景之际,写下的旧日工作总结和回忆,在这苍白的文字中,可以稍稍一瞥这支队伍的各种彪悍。谁用谁知道。

=====================================

在无数同工、新朋友的长期关注与信任之下,港大搬家队已被训练成为一支全天候全地形的特种部队。虽然大部分主力成员选择了结婚、拍拖、求学等等不靠谱行为来加速丧钟的敲响……但时至今日,我们至少有以下创举,不可磨灭:

1、不使用任何现代器械,携带冰箱/洗衣机、床等大件持续行进6小时以上,并能中途攀登45度的斜坡近一小时(即西环山市街,OMZ)。

2、搬家过程已无须业主亲自到场,只需业主在office一个电话,搬家队即可在晚10至12点间任意时段完成集结,将物品由指定位置搬至无论多远的任意地点。其中技术亮点包括拆卸/重组床、书架等(如果你的床站不稳,还可以帮忙搜集碎木头垫底)。

3、无论是否繁忙时段,无论搬家公司是否有人听电话,我们可以从任何存活的人类身上获取Van仔(即小货车)的信息,其中包括——管理员大妈、清洁大婶、路人等诸多友邦人士,中途附赠传福音一次服务。

4、搬家队除了吃饭以外不收取任何酬劳,在必要时,还可以代为宴请业主的室友腐败一餐,附赠强制传福音一次听W(即先哲)讲话一小时以上服务。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