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文嚼字-1)牛肉面大王感同身受

虽说我以为自己的语文水平不低吧,可是我不爱老给人挑错儿。但是现在,有几个成语的滥用趋势已经直逼正统,甚至有取代原意的劲头儿。错误重复的次数多了,难道就能变成正确吗? 不可以,吧。 今天晚上我去鸟巢和水立方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回家后看CCTV4演台湾赈灾的画面,其中有一个台湾牛肉面大王免费做牛肉面给灾区人民送温暖,采访时的最后一句话是:看到这么多人关心台湾灾民,我真是感同身受…… 哇,在这个语境听到感同身受,我大为震惊,难怪很多人告诉我说台湾人的礼仪和对于传统文化的持守甚至好过大陆。再多说一句,我对于台湾人很有好感,我的台湾朋友超多无比。话说回来,这个台湾牛肉面大王对于成语“感同身受”的使用,才是正解! 当年高考那几科,我唯一着迷的就是语文。我一直是个语文迷。语文课代表当了十好几年。下面这些成语的解释,是根据我高考时的标准。其实我也知道语言是在不断发展的。只不过我始终觉得错的就是错的,不论错了多久,有多少人错。 感同身受:心里很感激,就像自己亲身领受一样,一般是替别人致谢。但是现在的用法统统是和感激无关的。 还有一个经常用错的成语是:痛定思痛。原意是:悲痛的心情平静后,回想起来,觉得更加痛楚。然而现在的用法通常没有觉得更痛的层面,反而是取了字面意思,好像是仔细反省错误一般。 另一个则是:不以为然。人们常常把不以为然和不以为意搞混。不以为然是说不认为是对的,然而不以为意的意思则是不当回事儿。 还有空穴来风:比喻消息和谣言的传播不是完全没有原因的。而现在满大街错用的意思是小道消息纯粹是瞎掰。 七月流火:天气渐渐凉了。错误的意思是七月这叫一个热啊,天都跟下了火似的。 另外正一个音: “口角”的“角”,应该读作jué,不是jiǎo。 习非成是,要不得。 台湾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我也想去宝岛看看。 撒拉等你从米国回来咱俩整一圈吧?

Read more

动态

佐敦庙街一带是香港犯罪率很高的地方。 黄、赌、毒是三个携手并肩的好朋友。 几年前我初到庙街一带时,觉得很诧异:好家伙,色情淫秽场所的广告为什么可以如此大幅,如此嚣张地悬挂于街头?在佐敦道上,有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子,写着该颜色场所的名字,非常大,非常抢眼。而且最强奸眼睛的是,广告牌子上一左一右分别有两个穿着如肉铺上的肉一样的女子。我甚至不愿意用性感形容她们,因为有时性感是美丽的,但是无论是她们不成比例的半球还是眼神所流露出来的YD,都令我觉得,很恶心。 最恶心的是,广告牌子的下方写着:招呼独特,无所不能。 我有时在佐敦上班。每天下班在佐敦道上等970,看到的就是这个卖肉牌子。 我曾经跟我的相机商量要不要照下来,抨击一下。看惯了真善美的相机说:你照也行,但是照完了镜头立马自碎。 ——对不起各位,我要去吐一下。 ======================================= 今天我再次来到970车站。站定后,迟疑了一下。咦?肉铺子换招牌了!那两个女人不见了,相反,出现的是两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穿着像是空姐,也像机场大巴的客服员,或是一些餐馆的服务员。只见她俩:头戴帽子,身穿西服,一红一篮,抹着口红。不仅穿得多,连脖子上都扎着小围巾哩!一改往日肉铺的作风!怎么着,改白领俱乐部了?再一看,名字没有变,介绍也没变,仍旧是,赫然几个大字:招呼独特,无所不能。 这就叫做:动态。 看它日后如何72大变身。与时俱进听说过吗?不不,这是营造和谐社会。 我又于相机商量说:哥们,咱照一个留底?相机说:虚伪的丑恶也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此篇含绿坝过滤词汇。请家长陪同青少年阅读。因为我国的青少年,见着流血就要暴乱,见着低胸就要强奸。)

Read more

人间没有免费的午餐,尤其在金融海啸

在香港亲身经历了两个骗局。但是非常感恩的是,我不贪,所以我都没有被骗。 贪婪是一切上当受骗的源头,时刻谨记:在商场上绝对没有免费的午餐。 骗局一:加装有线电视机顶盒 上个月有一天晚上我去一个好朋友家做客(在香港做客到23点也不算晚,因为睡得晚)。22:30我正要走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进来后很职业地说自己是什么cable公司的,呜哩哇啦说了一堆,然后朋友的同屋似乎是被说服了,要交钱,然后敲门问朋友要不要。我们随即出去,我一看那个人就没有好感。好朋友不会讲广东话,我就帮着盘问一下。我首先请他出示证件,哟嗬,还真像模像样有个证儿,而且穿着制服一样的衣服。 我问他:你再说一遍,交什么钱? 他说:香港政府马上要更换cable线,以便可以收到CCTV,到时候换个机顶盒要4000港纸。现在大厦委托我公司给住户办,今晚交2000,给你们加装机顶盒。 我说:那如果我不想看CCTV,不想加装机顶盒呢? 他说:如果你不加装机顶盒,那么一周内你什么电视也看不了了。 我说:既然是香港政府的要求,那政府怎么不通知我们呢?政府不能强求市民做事啊。 他说:可能通知了你不知道吧。 我说:那他们通知不到市民是他们的失职,不是我们的责任。 推销员马上把焦点转移到钱上面,叽里呱啦用训练有素的嘴和神情描述他们的公司多么专业,多么无私,服务多么周到,价钱多么合理,而且用推销技巧不断造成急迫感和危机感,企图快速骗到钱。 我打断他说:谁允许你这么晚到住户家里来的? 他说:我公司是大厦委托的,今晚挨家挨户加装机顶盒,现在你们只需交2000港纸。 我说:那我要问问大厦管理员。如果我今天不交呢? 他说:那你们下周就看不了任何电视,而且下周政府给你们装,你们要出4000港纸。 我说:我不信香港政府会这么做。看不了我们不在乎,反正平时也不看电视。你再不走,我就报警。 他终于逃了。面不改色,理直气壮,仿佛我们是一群不可理喻的人,不理解他的用心良苦。 后来我也走了,到楼下问管理员,管理员说他正盯着这小子呢,我问他大厦委托的事儿,他说根本没有,也要考虑报警。 回到我的大厦后,发现我们电梯处赫然张贴着一张告示,就是在说要提防这个骗局。香港政府和大厦绝不会委托他们家家安装机顶盒。

Read more

也谈我家楼下的各种山寨

最初听到这个词,以为是“土”的意思,的确我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对于流行文化非常的老土,跟不上潮流,并且甘心跟不上也罢。过年回家的时候听到我妈用了几次山寨,我还是以为是“老土”的意思,也没人纠正我。后来凭着高超的悟性,终于在语境中领悟了。 今天我主要谈谈我家楼下(主要是德辅道西和皇后大道西)的种种山寨行为。反正也要搬走了,人之将走,其言也真。 既然山寨是一种针对“假冒”积极而诙谐的表达,我就觉得“山寨”之于“假冒”一定要有其高超之处。肯定的是,“假冒”不一定“伪劣”,好比都是说顺了嘴,但“思想”不一定是“政治”,对吧。所以,“山寨”的诙谐和高超,应该体现在“创新”上面,即可以带给人新的灵感,新的体验,新的希望。如果只是在形式上模仿个八成儿,内容上又不竭力追求,那么不足以称之为“山寨”,干脆直呼“假冒”。 有一个“山寨”就特别好。我前几天看到一个报道说,某农民从垃圾堆里捡来了废弃的模特放到田间当山寨稻草人,效果奇好。图片上鲜活地躺着俩赤裸男女,一人一块地界儿。只见那女的生得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黄毛儿,黑眼儿,血红的唇,被拦腰一截,胸前的曲线是那么的突兀,仿佛随时可能射出暗器。只见那男的生得是:奇丑无比。而且在赤裸的胸膛前,还系了那么一条细小的小黑领带。 农民自豪地说:这对山寨稻草人的震慑力是极大的。鸟兽杂禽通通避而远之。是啊,您别说鸟兽了,就我一瘦弱女子,猛然挨您家田地看见这个,也是要吓得够呛啊。 不过呢,这就是成功的山寨,优秀的山寨。一来废物利用,二来与时俱进,用发展的眼光看禽兽的惧怕,从而打建那和谐的田间社会。 我家楼下也有很多的山寨,不过,我不愿意称之为山寨,更愿意直呼:假冒! 还记得我大学的第一个室友是一个新加坡的小姑娘,非常的善良可爱(对她的美好回忆今天就不继续了)。有一次谈到北京的美食,我说起了糖葫芦,她说:难吃死了。我说:你确定你吃的是糖葫芦?她说:在新加坡吃的,叫“正宗北京糖葫芦”。我说:怎么做的?她说:不是很新鲜的山楂外面裹厚厚一层糖浆,特别黏。天啊!每一样描述都不符合真正北京冬天的糖葫芦,它居然敢说自己是“正宗”!!!气坏了我。后来我有一次跟她说:你们那儿的星洲炒米一定很好吃吧。她说:我们那儿根本没有这种东西。我说:那为什么香港很多茶餐厅都有星洲炒米?她说: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离家不远的各种消费阶层的餐馆都被我自豪地试遍了。我先来谈谈那低端的假冒。 在香港很多小店打着“京沪菜式”的名义招摇撞骗。若是沪菜呢,无非是弄个小笼包,蒸素饺。若是京菜呢,就蒸个大包子。有经验的人呢可能知道,这南北方的面食是大不一样的。在这里没有我概念中的“面条”,我现在仍旧不喜欢吃南方的各种面条,但是我已经可以凑合着吃了。那个号称什么京啊香的饭馆,蒸出的大包子绝对不是北京人能蒸出来的。无论如何,它也脱不去南方面食的底子。所以吃着的感觉,就是不伦不类。至于小笼包子,只是在形式上模仿了一下,不就是冻馅出汤嘛,至于口感,实在没什么特别。 最离谱的就是“担担面”。很多茶餐厅都喜欢做“担担面”,但是我总是怀疑他们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担担面”,或者,怎么可以没有见过就根据想象乱来。我在楼下吃过的最离谱的担担面,一丁点儿辣味没有,就是一碗煮挂面!放点儿葱花儿芝麻——嘿,它愣说自己是担担面哩!可以说,在诸多号称自己是做“川菜”的茶餐厅里,我没吃到过一回哪怕像点儿样子的担担面。 还有一个喜欢模仿的,就是这个锅贴儿。按理说锅贴儿是两边不封口的,而且好锅贴儿还要稍焦且脆,蘸上醋,哎哟,就别提多香了。我楼下有几家号称**大王的锅贴儿店,说白了,就是一锅锅煎饺子,而且特油,特腻,一个饺子就3勺醋才不觉得太糊嗓子眼儿。 看到很多香港人坐在煎饺子馆,挂面馆,吃着想象中的正宗“锅贴儿”,“担担面”,我真是觉得哭笑不得。如果他一辈子没去过四川北京,可能觉得这两样就是这个味道了,可能后来自己开馆子,也尽力模仿这想象中的味道。但是,却不忘记起名为:正宗担担面。 不过,这假冒锅贴儿馆子里有一样山寨,就是酸辣汤。其实,这个酸辣汤的味道已经和传统的没什么联系了。它更是一种又酸又辣的汤,而不是真正的“酸辣汤”。这里面什么都有:木耳丝、肉丝、猪肚丝、笋丝、猪皮、鸡蛋,有酸有辣,倒是比正宗的还要好吃。这就是一个前进了的假冒,所以我称之为“山寨酸辣汤”。 很多人说香港是个美食天堂,哪里的美食都有。是的,这话不错,如果以一顿饭人均HKD100-300的标准看,是能吃上极为正宗的东西,好比我试过的各国菜系,国内各派菜系。“假冒”生存的空间,往往是人均HKD10-30的地方。但是呢,这并不能成为容忍假冒的理由。我还是觉得,名副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如果想做担担面,但是根本不知道担担面是什么,不如叫做:自家面。好比我去四川,看到四川人多以“怪味儿”冠名,什么怪味儿鸡、怪味儿鸭脖、怪味儿小龙虾,怪味儿锅盔……超多的怪味儿。我觉得这是一种诚实。自己做出了一个吃的,味道还说得过去,想糊口自己做个小买卖,又没有什么心思起名,干脆,就怪味儿吧——食客都理解,也不会追究。但是,如果你非要张冠李戴,就很惹人诟病了。 所以,我衷心地建议楼下那些假冒的小吃店,不要叫自己“正宗”,因为在最不正宗的东西上冠以正宗的名义,等于是在骂它。不如就老老实实的,正如香港人习惯的方式,叫做“招牌”,比如招牌锅贴儿,招牌包子,招牌面。你叫招牌,是你自己的事儿,谁也管不着你,你谁也没招惹,连我这种较真儿的食客都不会跟你过不去。或者,如果你真有本事搞出了创意,搞出了味道,就把“正宗”换作“山寨”吧。 出名,不一定要靠已有的名声。认同,不一定要靠已有的流行。简简单单,做你自己,做你自己的南北面大包子,油腻煎饺子,水煮挂面条。

Read more

难忘的一件事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琢磨一件事。 夜已经很深了,雨还在下,衬托一下我的心情,铺垫到此。 我想我这个年代的人在小学的时候对于“弱智证明”都不陌生。学校给班主任传达一个任务:班上成绩不好的同学要去北大医院开弱智证明。 看似如此平淡的一个事件——却在我脑中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现在想来,我是应该大笑呢?还是大哭呢? 不,我分明感到强大的愤怒! 真狠毒啊!真阴险啊!真龌龊啊! 当时我们班上开回来弱智证明的有:某某,某某,和某某某。那时我感到阵阵心惊:若他们都是弱智,我岂不没有智。某某那么的机灵,上树摘槐花儿,还分给我吃,那么的活泼,就因为成绩不好,怎么就成了弱智呢? 现在才明白,这是时间跟我们开的一个大玩笑。我不知道这些“弱智”们在哪儿,但时间一点点证明给我看,究竟谁是真正的弱智。 这件事对我刺激非常大。年幼的我对于这个举动有着一股莫名的恐惧,我觉得它的背后有一些特别复杂的东西,是我所不能参透的。 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件事的。

Read more

钱是怎么没的

最近奖学金的账户大乱——别介啊,正是我用钱的时候,兑换克朗,往返机票,单反相机…… 往常的住宿费学费都不用自己交,这个学期不知道为什么,频频给我寄账单——第一个学期的住宿费我自己交了,但是上网一查询,怎么第二个学期的又debit?我第二个学期在瑞典啊!还有大笔的,唯独我的学费从这个学期起多出一万。这都是在干什么啊~~ 后来问清楚了,原来finance dept把我当成交换一年的了。我一想,也不能赖他们,一年那个是首尔大学的offer,他们的信息没有及时更新。可是这个学费可就逗了。我有contract在手,不能随便涨吧。这个学期我无非无关痛痒地在系内转了curriculum,难道要多交那么多钱?不问不知道,一问,人家说:係wo, 帮你adjust!  如果不问呢,这一万就这么没了……… 还有HSBC的信用卡。平白无故收年费。我打了个电话质询:点解今年开始收年费?对方马上说:係lar,但係可以帮你adjust.寄个账单,就debit, 一个电话,都没费什么口舌,两张卡六百块的年费又credit回来了。这都是什么道理呢? 钱险些就这么没了……两个不到5分钟的电话,帮我挽回了10,000+600+4894.5 港币!

Read more

牛奶的味道

化妆品对于我来说是个很模糊的概念——懂行的请在我工作前给我扫扫盲。一瓶子某个妹妹用着过敏而给我的强生婴儿润肤露,用了一年还没用完……养颜护肤,就全靠食补了。每晚进食红枣,牛奶蜂蜜,其实也不是为了美容,就是喜欢那个感觉和味道。夜沉下来的时候,仿佛一场雨,台灯,就是一把明光的伞,罩在这把伞里看看书,呷着杯子里的热气,模拟家庭的温暖惬意。 不同牌子的牛奶味道真是大不相同。这里可以买到的内地的牌子仅是蒙牛和伊利。当蒙牛不降价的时候,我就喝子母,两者的价钱此消彼长,如此往复。这一交替着喝,口感的差别可就体现出来了。如果喝了蒙牛再去尝子母,那么后者简直淡如水了。蒙牛给我的感觉,就一个字:香,太香了。那种香浓,仿佛能勾人的魂儿;但是子母的那个味道呀,别说不仔细闻,就是仔细闻,也还真闻不出来。 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味道上巨大的差别?牛的饲料,杀菌方法,还是因为添加了什么东西?

Read more

丽质还是丽制?

有的时候去女同学那儿串门儿,看到一堆瓶瓶罐罐,这个水儿,那个霜,往哪儿涂的都有。昨天我和一位学姐交谈,当她得知我很少用化妆品的时候特别差异。并且吓唬我说:如果你现在不用,将来再补就晚了。就好比土壤,深层次的营养跟不上,表面怎么补也没用了。哎呀呀,骇人听闻。 为什么我身在一个买化妆品护肤品质优价廉的地方却从来不买呢?因为我抵制这种化工产品。我用什么东西之前都要看成分表。但是护肤品从来不写清楚具体用了什么及其用量。我觉得,让我把不知什么成分的化工产品往脸上涂非常可怕。我相信自然的力量。上帝造我们女人的时候,也没有造出化妆品让我们用啊?我相信自然养生之道。比如我生活尽量规律,睡眠充足,天天喝蜂蜜,每晚进食大枣,经常运动,心情舒畅……护肤品,到底应不应该用啊? 买东西吃之前,我也先看成分。有的食品,除了味道强化剂,稳定剂,防腐剂以外没什么东西了。看看其营养列表,除了钠还是钠,吃多了真不好。所以,我宁愿啃黄瓜,也不买那些解决一时口舌之快的东西。吃饭的时候呢,炸的熏的腌的不论多好吃,我也只是意思一下。 美丽究竟是天生天然的还是制造出来的呢?女人什么时候应该用护肤品呢?请高人为年轻的小狐狸解答。 BTW,这几天小狐狸更加贤惠了,积极提高厨艺。煎鱼的时候经常会把皮弄破,我请教了高人,有的说用姜处理一下鱼皮,有的说用柠檬汁处理。据我臆断,用柠檬应该更有效,酸可以保护蛋白质不受油锅迫害,至于事实怎样,待我今晚一试!

Read mor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