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灾区社工探访记录 2)微笑的花朵

上文提到过社工在汉旺这个社区陆陆续续开展了很多针对妇女/儿童/老人的社区服务。

对于儿童,这里有小学英语学习班;课外活动室;图书馆和阅览室。孩子们非常喜欢这里。他们非常喜欢照相,而且都是把最灿烂的笑脸露给我。

周一的清晨,汉旺中学在举行升国旗仪式,那天国旗下的发言是:《雷锋,我们想念你》,其中与时俱进地提到了“80后90后如何面对地震”,听来感觉很是复杂。

鲜艳的红领巾:

志愿者们给当作活动室的板房粉刷一新,画上了各种活泼可爱的图案,真是煞费苦心。而板房区的孩子们也非常喜欢到这里来。这个小姑娘特别有意思,起初写作业是歪着脑袋的。我就给她看我的眼镜,问她有什么不同。她说:一个特别薄,一个特别厚。我说对,这就是因为我小时候(包括现在)也喜欢斜着写字,所以两个眼睛度数差了这么多。于是我把她的头摆正,她虽然不习惯,但是很努力地在保持标准的姿势。多漂亮的小姑娘,真是可爱!

这个小伙子组词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出“硬”还能组什么,我就提醒他说:“硬汉”!尽管他才三年级,但是非常腼腆地笑了,仿佛我在夸他,然后非常满意地写下了这个词。他作业的正确率极高,我就夸他说以后你一定特有学问,他又腼腆地说:嗯,非常可能。

这是灾区的一个简易幼儿园,他年纪虽小,却已经懂得帮忙搬砖。他右手提的是一块对于他来说不轻的转头:

绵竹市板房区的清平小学:

孩子,你还要笑着走一生

如此的恬美,像个天使。这是她的午饭

这个小姑娘的妈妈在她三个月大的时候永远地离开了那个贫穷的家,哪怕地震也没有回来看望过她。她的爸爸并不用心待她,却以“老了没人说话”为由拒绝将她送给真心要收养她的人家。她就像一个皮球一样,在邻居与亲戚家中被踢来踢去。我们去幼儿园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其他的小朋友大声地说“阿姨她没有妈妈!”——“没有妈妈”在她幼小的心灵中被一遍遍地强化着。她的脸上没有笑容,跟别人没有目光交流,非常的寡言,对于旁人没有信任。我们帮她从别的小朋友那里抢来一个摇马,她方才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其实她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小朋友!

这个幼儿园的厕所是一个充满内容的大粪桶加两块摇晃的木踏板。初闻,初看,都会令我感到难易抑制的恶心。在使用的时候,我几次难以掌握平衡险些出事。真不知这些可爱的小朋友是如何如厕的。照片就不呈现了。

社工做的事情可以很大,却也可以如此的细微。的确,坚持便后洗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一个小孩子画的《我生命最重要的四件事》

第一件:有一次,我和姐姐把窗子上的纱剪下一块做鱼网,使爸爸妈妈误会了。

第二件:5月12日2:28分,地在颤动着。

第三件:地震后,弟弟在废墟里死了,他还流过泪。

第四件:5月12号地震后死了学校的两个老师。

最重要的四件事,两件关乎死亡。当看到第三件的时候,我的眼泪真的在打转。如此地轻描淡写背后,目睹流泪的弟弟在废墟中死亡,是多么大的痛苦!而他又将如何处理这种痛苦?

面对相机时孩子们笑得那么甜,哪怕只是一瞬间。可是他们作为地震幸存的人们,从各个倒塌的家园迁到这片板房区,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凉!这片社区有几百个孩子在地震中截了肢。我们探访的一户小姑娘的右臂没有了。她的妈妈屡次当着我们的面说她以后是个累赘。而她则表现出不正常的积极与乐观。

还有许多的儿童问题无关地震。比如当地高离婚率带来的破碎家庭,以及许多的留守儿童和从未见过父母的儿童(非婚生)。许多孩子完全没有卫生习惯。鼻涕从来是反复地吸着,或用袖子抹去。灾后心灵的重建,需要社工的参与。这里有着巨大的需要。

地震是一个悲痛的契机,使得志愿者深入灾区首先参与了物质的重建。那么他们现在看到的,则是更加艰难的心灵重建。他们花了很多时间挨家挨户探访了整个板房区,了解了每一户的情况和需要。周一的时候给行动不便的老人派发了台湾捐赠的坐便器。下一步如何切实有效地展开儿童和妇女的社会工作(其实男人同样需要),现在成了汉旺区社工们讨论和关注的热点。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