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Decem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价值观之战-2)Who is the girl I see · Categories: 价值观之战 · Tags:

我再次确定,生病和疼痛可以使人活得深刻。

最近我一直在苦苦思索一个问题:人的价值究竟是什么。我怎样看待我的价值,将决定我如何过这一生,决定我人生的方方面面。

过去很喜欢《花木兰》的那首主题曲。同一段歌词,之前喜欢的原因是:感觉在这个世界有时保持真实会很受伤,有时仿佛必须学会一些虚假。故此生出这样的感叹,与歌词很有共鸣:
I am now In a world where I have to hide my heart
And what I believe in
But somehow I will show the world
What’s inside my heart
And be loved for who I am

There’s a heart that must be free to fly
That burns with a need to know the reason why
Why must we all conceal
What we think How we feel
Must there be a secret me I’m forced to hide

但今日的我却觉得,不要说社会有时不喜欢真实,连我自己,有时也不敢面对真实。Who is the girl I see, staring straight, back at me. When will my reflection show, who I am inside? (我所望,那是谁?凝视我,目光颤。镜中像何时能呈现,我究竟是谁?)

过去很希望活得真实,仿佛活出真我便是一切,仿佛不受各种捆绑桎梏便是自由。但如今我发现,当我可以活出真我时,可能更加痛苦。因为我的本相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丽,那么纯洁,那么善良——真我的种种丑恶种种冷漠种种贪婪种种不堪,真实到一个地步,我竟然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

人在欺骗别人面前,其实首先欺骗的,是自己。

谁又真的了解自己呢?谁看自己不是仿佛拿着铜镜揣摩,模糊不清呢?

若有一天耶稣把我的真相指示给我看,虽然他仍旧可以那么温柔,那么慈悲,那么宽容——希望那时的我,不要觉得太过惊讶,与羞愧!

Who is that girl I see
Staring straight back at me
Why is my reflection someone I don’t know
Must I pretend that I’m
Someone else for all time
When will my reflection show
Who I am inside

~~~~~~~~~~~~~~~~~~~~~~~~~~~~~~~~~~~~~~~~~~~~~~~

聆听Reflection: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SnXTH88AHqM
tudou: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lNA7Zrj6VFI/

07. Decem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价值观之战-1)从《圣经》的观点看《蜗居》 上 · Categories: 价值观之战, 信仰 · Tags:

在展开价值观之战之前,我首先引用庄子《齐物论》中的一篇:

“即使我與若辯矣,若勝我,我不若勝,若果是也,我果非也邪?我勝若,若不吾勝,我果是也,而果非也邪?其或是也,其或非也邪?其俱是也,其俱非也邪?我與若不能相知也。則人固受其黮闇,吾誰使正之?使同乎若者正之?既與若同矣,惡能正之!使同乎我者正之?既同乎我矣,惡能正之!使異乎我與若者正之?既異乎我與若矣,惡能正之!使同乎我與若者正之?既同乎我與若矣,惡能正之!然則我與若與人俱不能相知也,而待彼也邪?”

译文是

假如讓我和你辯論,你勝了我,我不能勝你,你真的就對了嗎?我真的就錯了嗎?我勝了你,你不能勝我。我真的就對了嗎?你真的錯了嗎?那些觀點有的情況下是對的,有的情況下是錯的?那些觀點都是對的,那些觀點都是錯的?我和你相互之間並不能徹底弄明白。人本來就受到他自身觀念的蒙蔽,那麽,我們讓誰來糾正呢?讓與你意見相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你一致,怎麽能指正呢?讓與我看法相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我一致,怎麽能指正呢?讓與我和你意見都不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我和你都不同,怎麽能指正呢?讓與我和你的看法都相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我和你都一樣,怎麽能指正?那麽,我和你和別人全都不能相互透徹瞭解,還要守著那立場嗎?

庄子提出的问题,今日还要再提。否则一切的讨论,仍旧回到庄子的疑问——谁对谁错,究竟谁说了算?如果谁说了也不算,那么我们何苦发表这些意见?

庄子没有机会认识耶稣。孔子也曾感慨“朝闻道而夕死足矣!”。很难想象,如果他们二位得闻真正的天道,又会写出怎样的著作!

《蜗居》在国内遭到热议。不论是讨论小三,还是房价,或是反腐,抑或是露骨的台词——众说纷纭,正如以上《齐物论》所言,人本来就受到其自身观念的蒙蔽,那么,我们让谁来纠正谁呢?很难想象,在一个唯物论的体系中,道德究竟从何而来?一个不承认有神的地方,又为何要推崇道德?人若是进化而来,那么道德是怎么产生的?什么是道德?有没有绝对的道德?

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说:”若无上帝,孰不可为?”的确。如果没有上帝,没有绝对的道德,公义,和审判,我们为什么要讨论海藻的作为是不是道德呢?为什么还要争论海藻和宋思明到底是不是真爱呢?

的确,在没有上帝的地方,的确没有绝对的道德,也就没有公义。所以在无数的热议中,这样的评论非常多见:

1.海藻为什么不可以和宋思明在一起?他们是真爱。
2.小贝凭什么要海藻跟他一辈子?他拿什么娶她?他没有钱,怎么对她负责任?
3.宋思明这样的男人谁不爱?有钱就是可以搞定一切。
4.我要是海藻,我也爱宋思明。
5.我就是海藻,我身边也有着这样一个男人。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6.什么年代了,婚姻不是必须的。

什么是真爱?什么是婚姻?——同理,如果没有上帝,人类为什么要有婚姻?谁来定义真爱?

如果说尚且有人鄙视郭海藻第三者的行为,那么几乎没有人质疑她和小贝最初的同居。只是:同居和第三者,如果用《圣经》的角度看,难道不都是奸淫吗?也许有人说:“这说的就过了。俩人相爱,未婚同居,有啥不可以?”对,如果没有上帝,那么我们一群地上的人,随便怎么说都可以,随便怎么做也都行。反正好赖就几十年,撒手人寰,也不知去向。如此,也便没有意义;如此,为何需要道德?

但是这世界有一位圣洁的上帝。但是这位上帝亲自启示给人他的准则——绝对的道德标准,就是《圣经》。《圣经》告诉我们说,凡是看见妇女心里就起了淫念的,就已经是犯奸淫了!诸位男人,这样的标准,是不是令你心虚?婚姻中的性,就是祝福!婚姻外的性,一定是咒诅!未婚同居,既然是没有结婚,那么在一起做着结婚了才干的事情,当然也是婚姻外的性!也许有人说,不见得吧,婚姻外的性一定是咒诅吗?如果你问问过来人,如果他/她够诚实,你一定会听到他内心的痛苦。性高潮不是性的全部,高潮过后,往往是无尽的痛苦。性是一种太特殊,太刻骨铭心的关系。性是神专门为夫妻设立的,本是为了二人更好地合一,享受一体的美妙。但是如今,人们已经把性亵渎得面目全非。性关系仿佛将两张纸黏在一起,为的是让他们合一,没有缝隙,成为一体——这本是夫妻应该达至的境界。或者说,这种强力的粘合,并不是为了分开而设计。也就是说,一旦紧紧黏在一起的两张纸分开时,那么无论哪一张,都不再可能完整,一定有着另一张的什么,也一定把自己的一部分永远地留在了另一张纸上。不在乎不代表不疼痛;不承认不代表不存在。性是二人结婚时,造物主为他们预备的一份厚礼。但是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这份厚礼,宁愿在偷偷摸摸中,在恐惧中,在随随便便中,将这份空前的大礼随意地拆开。才发现,不在合适的时候打开,非但不是厚礼,反而是无尽的痛苦。

唯有在造物主所定的范围之内,才有真正的自由。

什么是婚姻?为什么要有婚姻?

《创世纪》二章已向我们说明,什么是婚姻:

22 耶和華 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
23 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
24 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
25 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並不羞恥‧

人类的第一首情诗,如果你读得懂,那是多么的美妙:“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丈夫应当如何爱妻子?

《以弗所书》第五章28节:“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

遗憾的是,多少人不但不爱妻子,却深深地伤害妻子,因为他感觉不到,伤害他的妻子,就是伤害他自己。宋思明连自己的妻子都不爱,他能一辈子爱海藻?他知道什么是盟约吗?如此男人,只会在不同的女人间游走。享受着种种高潮,兴许还有,种种性病。

妻子应该如何爱丈夫?

《以弗所书》第五章23节:“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

当一个妻子真的把丈夫当头来看待的时候,她便会惊讶自己的鼓励给她男人的力量,也必惊讶自己的顺服带给他男人的改变。因为男女本是这样造的。在很多女性为头的家中,总是可以看到许多不健康的地方。

什么是爱情?

《雅歌》第八章6-7节:
“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

如此,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什么是性——这地上有一派学说能给出比《圣经》更好的答案吗?

人啊!回转吧!回到造物主那里,与生命的源头接通!认我们的罪,接受耶稣的救恩,欢迎圣灵来引导我们重新做回“人”应有的样式,“人”被创造之时已设定的样式!

愿神怜悯我们!愿神的慈爱和恩典不离弃他所造的!

=============================================
声明:
1. 若转载此文,请注明转自http://zihona.com/20091207/1561.html
2.《齐物论》译文选自:http://www.eywedu.com/zhuangzi/4e《还吾庄子》沈善增/mydoc59.htm

28. April 2009 · Comments Off on 你想要什么? · Categories: 价值观之战, 信仰

如果一个人活着,从来不问自己想要什么,或是在麻木中忘记了自己想要什么,却拼了命地去追,去赶,那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和可怖吗?

一个人活着,无可避免要回答两个问题:

1.耶稣是谁?
2.我是谁?

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取决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

路加福音18:41记着说,耶稣问:“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如果有一天,耶稣问你:”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你如何回答?

你我是否还记得自己最初踏上人生路时的憧憬,好奇,梦想,与勇气?

如果一个人日复一日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却又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那他很容易就质疑自己所做的事情,继而,就一定会质疑他的人生。

人活着到了一个阶段,不能不去想意义,在这个问题面前,物质是苍白的。

好比我问你想要什么,最终极的答案一定不是物质!你信不信?

也许有人说:你个傻子,我需要钱!!!

不,你不是要钱,你渴望的,是钱背后的东西:可能是想甩去你童年贫穷的自卑;可能是害怕不确定,想用钱去买一份安稳;可能是利用钱去挣得人面前的尊严和地位……

也许有人说:我需要家。

其实,家的概念绝对不是那一幢可大可小的房子,而是活在这屋檐下的人,你的爱人,你的至亲骨肉。说到底,是需要爱,与被爱。

也许有人说:我需要性。

拜托,那也一定不是你终极的诉求。我不相信这世界有谁会纯粹为了性而性。说到底,是需要安全感吗?认同感吗?是爱吗?是发泄吗?是装作不在乎只为了让自己好受些吗?是征服吗?是力量吗?是妥协而换取吗?……

人最深处的需要,一定不是物质。

但是人们偏偏发了疯地在追求物质。

我很坦白我有着强烈的口腹之欲,在饮食上极尽奢侈。但每当我饕餮完一顿大餐,总是会尴尬地笑笑:其实饱了的感觉,都是一样的,撑着的感觉,都是令人生厌的。或者说,一碗云吞面和一份龙虾芝士面吃到最后带给我的感觉是差不多的。

原来工作的地方每个人都像上了发条一样,“快滴啦!”“没时间吃饭啦!”“周六周日都要加班啦!”“没得睡啦!”,每每停下发问:“做不完有两个原因:任务不合理,我能力差。既然你也认同不是咱们能力差,那为什么每次的任务都很难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没时间想这么多啦,快滴做完啦。没有办法啦。”——我偏偏要想,而且还要一直想一直想!盲目又麻木地拼命赶路,只是从来不问何为自己的前路!

我就是要一直问一直问:你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

在这个问题面前,每个人都要诚实,没得糊弄,没得妥协,除非真想游戏自己的人生——谁打心眼里说:我不在乎?

不,你我都在乎。

我曾经就是闭着眼读完了大学,我以为我没有选择,我十分痛苦地在绝对不适合我的专业里面挣扎,我想过转系,但最终我放弃了。那时候,还不太懂得选择,根本不懂人生,其实,我曾经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还以为自己很懂。不懂装懂,就是这样懵懵懂懂。

高三的时候,觉得自己特成熟,特有想法——其实那是瞎掰,特幼稚,特天真——但我不是在说这不好。我的意思是,那是一个既缺乏引导又绝对无法无师自通的年龄。

很多国外的朋友二十六七和我一起读大学,我心说:早不好好学习,荒废这么多年吧。其实呢?一个瑞典大哥就说:为什么那么着急上大学?我没有接触社会以先,我如何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喜欢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么急着要上大学呢?如果学一个自己一点不喜欢的专业,怎么办呢?我高中毕业以后去了很多国家,打了很多工,我终于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了,所以我要来读大学,得到最好的专业训练。

为什么我们一直要不断地重复地被人定义着,然后一批批赶着鸭子上架呢?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

高三的时候,你若问我:你想要什么?我那时可能会给你很多答案,但也许不是最真实的,因为最真实的,我并无能力洞察。

学校教育应该让孩子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而不是清楚地知道别人最想要什么。因为父母的期望,同学的期望,老师的期望,社会的期望,往往不是自己内心的期望。为什么要被别人的期望定义,束缚呢?

一直以来有一个潜规则仿佛一个桎梏牢牢套在莘莘学子脑袋上:

要有美好的人生,一定要有好学历,以此方才可以攀登高成就的社会阶梯;然后一定要有高收入;然后强强联合推出一个婚姻;一定要让自己成为受人赞许和注目的对象……人为了追求这种“美好人生”,不惜不断地拼命地与人竞争,比较,付上一切代价。中间夹杂的是,各种伪装的嫉妒和看不起,自卑和骄傲的轮替。

谎言!

这是一个大谎言!

美好的人生的中心,一定不是自我。如果是,那只是一个漩涡。美好的人生,一定不是依靠财富、学历以及地位获得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往往会在关键时刻显得那么轻薄,救不了命,当不了饭吃,得不到安慰,解决不了问题。

获得美好人生的前提是,认识自己是谁,知道自己人生的意义,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在前进的道路中不断校正自己的目的地,不被琐碎与庞杂弄瞎了眼,迷昏了头。

信仰很虚无吗?信仰很虚幻吗?信仰是人造的安慰吗?

每个人活着,都是因为信。没有看见明天,但是我们都在为明天计划着,早上的事务,下午的安排。其实谁确定地知道自己下一秒还能活着呢?但我们还在这样活着,都是因为相信有明天——可是你认真想想,到底有没有明天,本是我们无从也不能回答的问题。

所以每个人活着,都是基于自己的一套信仰。比如你信有明天,你信没有上帝,耶稣没有复活——这也是一种信仰。

然而偏偏有一群人信这个世界有上帝,而且还是一位好上帝,创造天地万物,绝对公义,美善;还信耶稣死里复活,并且宣称亲身经历耶稣的医治和更新;还信罪得赦免,还信永生哩!

不同的信仰,对于自己是谁的答案迥异。

我们怎样活着,取决于我们认为自己是谁;我们对死的认识,决定着我们活的态度。

以下转载自一位在四大工作的CPA,自以为他所描述的非常真实,相当真实,无比真实。青少年请家长陪同阅读,以免受惊。

引言

大家想唔想去Big 4做呢? 大家認為在Big 4 工作四五年容易嗎? 大家想不想知道Big 4實際的工作環境呢? 筆者曾經在Big 4工作過一段時間,在那裡的生活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在那裡工作你可能要犧牲很多事,包括你的朋友,甚至你所愛的人。你往往要每星期一至日不停工作而又沒有OT payment。你又會遇到很多A字膀的經理,同意Partner又唔care你的死活。他們只有不斷去push你完成工作,但又不給你足夠的同事去做。這樣只有一個結果﹕不斷又不斷的長期工作!

這就是現實

時時都有人問做Audit是否需要OT? 在香港做AuditOT看來是必然的。很多人說,食得咸魚抵得渴,但是否這樣是必然的? 美國的大企業比香港的上市公司規模何只大幾倍,為什麼在外國的Auditors不用OT那麼夜? 很多人認為在香港沒有那一個行業不用OT。不錯這是事實,但很多人都沒有想過在香港做Audit不是每天只是OT兩三個鐘,而是每天OT七八個鐘! (Audit有分peak seasonslack seasonPeak season大約是由二月到七八月,但因人而異。Slack season就大約是九月之後。在Peak season很多時每天都會工作至12am,有時會到2-3am甚至同頂。筆者曾經試過由二月開始星期一到星期日不斷每天工作兩三個月而沒有一日休息。更甚的是辛苦到偷偷在洗手間嘔吐! Slack season就比較得閒,很多是可以準時走或OT兩工個鐘。) 我認為在香港OT是可以的,但要每天OT七八個鐘絕對不可以接受! 個人認為每天長時間OT是不必要。我們是人不是機器。一個人是不能長時間工作而不需要任何休息的。作為一個文明社會,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現在香港的社會是十分奇怪,好像返回從前工業革命時大財團剝奪工人的時期。要知道在很多歐美國家都有勞工法例去保障工人,但香港的勞工法(僱傭條例)對保障員工絕對是十分是有限。加上會計界是沒有自己的工會,而HKICPA(香港會計師公會)除了每年收取會費更改會計準則之外,完全沒有做過任何事去保障會計師長時間工作的問題。筆者曾經收過HKICPAemail關於會計師長時間工作。Survey就做了,但究竟個會做過什麼去保障會計師能夠過一些正常生活? 另外,很多在會計師工作但還未考完會計師考試和相關經驗或從事會計工作(Account Clerk)的僱員都得不到保障而俾僱主剝削。一來他們還沒有相關資格去入HKICPA,二來香港的會計界立法會功能組別是只有HKICPA會員才能夠選,所以他們根本沒有人去代表這一班人去爭取他們應有的利益。是否因為他們不是會計師就不需要保障他們呢? 這絕對不是一個文明社會應有的態度! 曾經有某些Big 4為了減少員工的怨氣,推出一系列的「舒緩壓力」的活動,使員工能夠「Work Hard Play Hard」﹑「Balanced Life」,有些還上電視老闆和員工與眾同樂,甚至宣稱如果員工放工後繼續工作會命令他們回家而不用OT工作。做這些做那些無非是想話俾街外人或有志投身會計行業的人看,但根本上一切一切都沒有改變! 那間宣稱如果員工放工後繼續工作會命令他們回家而不用OT工作的Big 4,員工一方面要偷偷地摸黑在公司工作,另一方面還要怕公司排員去捉他們在公司工作。這是多麼荒謬! 根本的問題是如果你間firm沒有足夠的人力物力就不要接那些垃圾job。接了返來又不能夠給予足夠人手,到頭來苦的只是員工。雖知道Big 4的老闆從來都不care員工的死活,最care只是工作能否完成。在Big 4員工的turnover十分是高,你唔做大把人做。由於這些原因所以Big 4老闆根本不需要關心員工。你有你死,最要緊是你要交到file。有些經理因為老闆抱有這些態度,他們對自己的手下自然抱有同一態度。例如一個job明明需要一個星期去完成。他們有心不在星期一去book你出job,反而在星期三,book少兩日節省兩日staff cost但要完成工作時間是一樣,變相是員工要星期六日返工來完成工作! 可以話厚顏無恥! 完全是披著專業人士的狼!

最高工時可行嗎?

有些人說會計師是一門專業,專業就是長時間保持高效率工作。那些人不顧自己的身體不要緊,但有些人絕對認為健康是無價的。前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美國業務主席兼行政總裁奧基利(Eugene O’Kelly)正處於事業頂峰,五十三歲的他統領「四大」屬下規模最大的業務,日理萬機,呼風喚雨。在全無先兆下,醫生告知他患上末期腦癌,只餘約一百 天壽命。奧基利和他的太太於是合作撰寫《Chasing DaylightHow My Forthcoming Death Transformed My Life》這本書,紀錄他步向死亡的經歷。奧基利在同年9 月去世,距離他知道患癌正好約一百日。另外,有一批在會計師數工作的人是沒有選擇的權力的,那就是剛入行而要拿工作經驗的人。HKICPA規定考完QP(HKICPA的會計試)還要有三年的工作經驗才可以入會做會計師。對於這群沒有任何bargaining power的一班新人,他們受到僱主的剝削是最為嚴重的。所以筆者認為如期等那些大公司自律或給予他們機會做些門面功夫,不如立法制定最高工。至於一星期工作幾多時間,一個月又工作幾多就不在這文章討論範圍。至於最高工時可行嗎?我認為限制一星期工作多少比較難執行,但限制一個月工作多少都可以說做合理。反而我覺得最難推行的是很少人願意企出來去指控那些無良僱主,在香港很多人實在是習慣了做被人屠宰的一群。

在大陸工作的情況

在你打算去Big 4工作之前,你有沒有心理準備去大陸工作兩三個月呢? 如果你一個唔好彩公司排你去做IPO (Initial Public Offering),你可能需要在大陸工作一段很長的時間。不要以為在大陸工作會很開心(雖然有時都有例外),你可以有時間去約漂亮的美女,很多時在大陸工作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你每天大約8:30am起身,之後就會一路工作到10:00pm – 12:00am 或更晚。你除了在client的工廠工作之外,其餘時間就是在酒店訓,個cycle不斷重複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在大陸大部份時間都是六日工作(如果那裡有些名勝星期日有可能有得去玩或觀光),但是不要忘記你所簽的contract是五天工作的! 你不要以為你有法例給予你的權力去claim OT。如果不是經理準許你claim,你會被其他人埋怨你去做這些愚蠢但合法的要求。另外,其他人會認為你claim OT是因為工作效率不高!在大陸工作有一樣不是很方便的地方是你很有可能要同其他同事一齊住在同一間房一段很長時間。堂堂大公司去出business trip要同事屈在一間房,你話成何體統! 如果你是男仔又是剛入職的junior,你很有可能要同比較高grade的同事住同一間房。可能你會想同住一間最多是比較唔方便,作為男仔這些都不是太有所謂,但這些想法就大錯特錯了! 很多時當你辛苦工作由client度返來,你只想快些沖涼之後去睡。但由於你的同房是比較高grade,他返到酒店都還要工作,而很多時他還需要你在client工作完畢,返來hotel幫他做這些做那些,十足十一個「啊四」一樣! 當然如果你同那team人十分夾,工作又開心的,那就作別論。有時出job的時候都很開心的,你會「八」到很多關於你公司的事情。例如︰那個同那個一齊﹑那些manager衰﹑那些partnersdQ」很麻煩但如果你同自己不喜歡的人一齊去大陸出job幾個月,那些感覺真是生不如死,心裡不是味兒,有種像坐監一樣的感覺!當然去大陸出job都有得著,你可能有機會增廣見聞,例如︰一些大工廠的作業情況等。但是除了這些,你所學到的並不一定可以幫助你的career如果你不想上大陸工作。不過當你打算入會計這行,你都要有上大陸工作的準備。大多數關於會計的工作(Accounting in commercial field)都需要上大陸的,因為現在多數會計部會設在大陸的工廠內。曾經見過一個client,全個會計部都在大陸,在那裡工作的會計從業人員每天搭公司安排的旅遊巴由香港日日去深圳返工,之後每天搭返車回來。當然香港還有一些不用上大陸的工,包括internal audittaxationcompliance…大陸的會計制度同香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很多公司都沒有完善的internal control,這意味著作為核數師你需求花大量的時間去審核這些公司的賬目以確保它們的年報是「true and fair」。但就算你做了大量工作,這些公司都存在著很大的風險同問題。這些job行內叫「鑊job! 沒有人想做這些「鑊job」的,一來你要花很多時間去抽sample做多些testing,在人手不足下要完成這些工作絕對不容易。另外,最主要原因是無論係怎樣做,做幾多testing都沒有太大用,這些「鑊job」風險實在太高,很容易就「爆鑊」! 你會問為什麼這些「鑊job」風險那麼高d partner點解要接這些job? 一來工作不是他們做,他們當然唔care。二來,在四間大firm不斷競爭,他們接這些job是想擴大market share! 作為staff這些都不打緊,最大問題是在Big 4工作有一樣野叫做「continuity」。當你完成一個job,下一年開job很大可能會揾返你。為什麼呢? 因為你曾經在這client工作過,你對這個client的運作比較熟識,所以會快些上手。如果你作為junior而第一年就這麼「好彩」接到這些job來做,那就「恭喜」你,因為明年做這個「鑊job」但同時你會比現在高grade,意味著你的責任同工作量會比現在更加之多!

新人入Big 4要注意什麼?

新人入Big 4是要十分小心。正如其他大公司一樣,那裡有很多辦公室政治,有很多人都是十分自私的。有很多seniors喜歡有一大班「小朋友」跟班,排場十足。他們很喜歡留其他同事工作到很晚以顯得他們地位超然。有些因為就來有「機會」promotemanager,所以有一班人一齊工作得很夜而顯示自己十分勤力工作。新入職的會計新鮮人就要非常小心,得罪這些「小人」對你將來的前途有很大影響。對於自己工作完畢提不提前走就自己執生啦其實為什麼要這樣小心呢? 原因很簡單,出job很多時都比較悶。悶的時候怎樣打法最好呢? 很自然就是講別人的是非。Seniors book人工作當然就希望找些工作態度好的同事,正常地就會問問其他人。所以新入職的會計新鮮人一做得唔好﹑工作態度差﹑所謂問一些愚蠢的問題﹑放工準時走,以至於著得比較性感﹑著的比較明貴等(就算這些並不一定是事實),都會一個傳一個,很快全個department都會知道。那麼會有什麼下場呢? 下場是這位「可憐」的小朋友就沒有人願意book,終日Idle沒有job出。你的下場可能是要在office做一些filing工作,做一些跑腿,或做一些沒有人願意工作的「難job」,好的工作自然沒有人會找你做。正所謂「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各位會計新鮮人切記小心!

考完試還要不斷update?

曾經有個朋友問我,會計不同IT,知識應該不用時常去update? IT的很多時一有一個新版本推出時就要從前學過,但會計應該不會有這一種情況? 我當時都不太好意思答佢原來會計都會時時轉,讀完考完都要不斷update。其實我真的不明白會計準則(Accounting Standards)有什麼必要年年都轉,每年都加些「花晨」改這些改那些。耍知道公司的年報最重要的是給users去比較今年同去年的差別。年年去改會計準則就失去了給users比較的價值! 一間公司原本是虧損的,但因為改了會計準則突然使佢轉虧為盈。當然並不是每個user都有專業知識去解讀這些密碼,如果沒有專家協助,年報對他們來說不但沒有意義,而且有誤導性的。筆者時常懷疑每年改會計準則的必要性。是否因為會計師公會收了人家會費所以每年要做這像樣的給人看呢? 這些就不得以知?

專業中的專業? 什麼是專業操守?

會計師是四師(醫師﹑律師﹑工程師﹑會計師)之一。究竟會計師是否如HKICPA所言是十分專業呢? 在我個人看,行內人不是十分看重什麼專業操守的。一間公司的財政報告是否如核數師報告所言「reasonable assurance as to whether the accounts are free from material misstatement.」呢? 是否能夠真實反映一間公司的財政狀況呢? 行內有一種術語叫做「放飛機」,就是說核數師沒有check原本應該要check的事,但在working paper說自己做了同check了。在人手不足同時間緊迫的底下,「放飛機」是十分普遍的。每一個人都想在OT了六七個鐘之後早些返屋企休息,樣樣都check不足當然返屋企無期,二來OT六七個鐘又沒有錢收,每一個人都希望快些完成工作。「放飛機」有大放有小放,有些就算看到有問題都會說沒有問題,用另外一個samplereplace。這就是audit! 這就是讀了三四年大學,考完會計師試同埋有三四年工作經驗的工作,試問讀了那麼多書為了什麼? 「放飛機」最終影響的都是不能真實反映一間公司的財政狀況。

會計工作的前景?

很多人都認為就算在Big 4的工作是這樣辛苦,在那裡工作捱了四五年之後出來一定平步青雲,但這些都是言之過早。雖然當你打開份報紙你會發現很多工都要Big 4’s experience,但當你去interview時他們就會懷疑你的工作能力。因為你在Big 4工作,他們認為你沒有足夠的commercial experience,你所懂的只是局限於一些關於核數的知識。真是他媽的,什麼都是他們講哂! 自然如果你在Big 4Audit Department (Assurance)到工作,你所學到的知識是相當局限的。除了那些會計同核數知識之外,你對稅務的知識是十分有限的。為什麼呢? 最主要原因是在大公司工作,很多工作都分工很細。Audit department就只會做audit而不會做其他。雖然在核數過程中都會做一些關於taxation的,但這些都只是皮毛。筆者認為稅務的知識是十分重要。大多數朋友都只是對稅務的問題有興趣,例如點樣可以交少些稅,多過會問你關於會計的treatment。其實,很多時對於老闆來講,會計部是一個支援性的部門多過一個懂賺錢的部門。他們認為開源節流是會計天經地義的責任,但是當公司賺錢時會計部想有Bonus都沒有,一切功勞都屬於sales department所以一般在Big 4工作三四年的人,通常都會找一些關於internal audit的工,因為如果要去commercial工作,一般要接受很大的salary cut,所以很多都不大願意接受。除了去commercial同做internal audit,做完audit之後可以做什麼呢? 可不可以自己開CPA firm? 在香港總共有大約六萬個會計師(考完試同有三年的相關經驗),但只有大約三千個持有執業資格,為什麼呢? 原因很簡單,原因很簡單,就是自己開CPA firm是十分困難的。CPA firm面對的競爭非常大,細firm又驚大firm搶人,沒有人去工作,想接job都難。另外,CPA firm面對最大的問題是一些「不太正當」的會計諮詢或顧問公司,如著名的「Lx會計」。法例上規定只有執業會計師(CPA with Practice Certificate)可以從事核數工作,在公司報表簽名。但這些所謂的會計諮詢公司走一些法律灰色地帶幫客人提供會計、核數、報稅、公司秘書及成立有限公司的諮詢服務,然後找一些有執業資格簽核數師報告。在集團式經營和沒有監管的情形下,其他小型的CPA Firm都很難競爭的。到目前為止HKICPA都沒有什麼辦法去阻止這些會計諮詢或顧問公司。

後記

最後想講一講寫這遍文章的目的。對一些很想半途轉行的人如IT,很想說給你們聽這行的苦況,轉行前要三思。對於那些打算大學選修會計的同學,想他們知道不要儘信Big 4 Road showpromotion campaign。會計這行並不如HKICPAACCA在電視宣傳般那樣好景或專業。另外並不一定中五畢業出來都可以做到會計師。現實是現在有太多的會計師同埋有嚴重的underpaid! 工作時間長與工資名不副實。工作得不到普遍老闆的尊重,同時要面對很多上司的壓力。另外,在一些亂七八糟的大陸公司,會計師往往要面對很多風險。很可能有來自上司的壓力去做假賬,財務總監因做假賬而入獄時有所聞,所以大家在打算加入會計這行之前要三思同做多些research,瞭解多些這行才決定。

Alan, CPA 11.08.2006

 Retrieved from http://leehangkei.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20761看不懂广东话版中文的可以去以上连接看英文版的。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