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观之战-2)Who is the girl I see

我再次确定,生病和疼痛可以使人活得深刻。 最近我一直在苦苦思索一个问题:人的价值究竟是什么。我怎样看待我的价值,将决定我如何过这一生,决定我人生的方方面面。 过去很喜欢《花木兰》的那首主题曲。同一段歌词,之前喜欢的原因是:感觉在这个世界有时保持真实会很受伤,有时仿佛必须学会一些虚假。故此生出这样的感叹,与歌词很有共鸣: I am now In a world where I have to hide my heart And what I believe

Read more

价值观之战-1)从《圣经》的观点看《蜗居》 上

在展开价值观之战之前,我首先引用庄子《齐物论》中的一篇: “即使我與若辯矣,若勝我,我不若勝,若果是也,我果非也邪?我勝若,若不吾勝,我果是也,而果非也邪?其或是也,其或非也邪?其俱是也,其俱非也邪?我與若不能相知也。則人固受其黮闇,吾誰使正之?使同乎若者正之?既與若同矣,惡能正之!使同乎我者正之?既同乎我矣,惡能正之!使異乎我與若者正之?既異乎我與若矣,惡能正之!使同乎我與若者正之?既同乎我與若矣,惡能正之!然則我與若與人俱不能相知也,而待彼也邪?” 译文是: 假如讓我和你辯論,你勝了我,我不能勝你,你真的就對了嗎?我真的就錯了嗎?我勝了你,你不能勝我。我真的就對了嗎?你真的錯了嗎?那些觀點有的情況下是對的,有的情況下是錯的?那些觀點都是對的,那些觀點都是錯的?我和你相互之間並不能徹底弄明白。人本來就受到他自身觀念的蒙蔽,那麽,我們讓誰來糾正呢?讓與你意見相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你一致,怎麽能指正呢?讓與我看法相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我一致,怎麽能指正呢?讓與我和你意見都不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我和你都不同,怎麽能指正呢?讓與我和你的看法都相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我和你都一樣,怎麽能指正?那麽,我和你和別人全都不能相互透徹瞭解,還要守著那立場嗎? 庄子提出的问题,今日还要再提。否则一切的讨论,仍旧回到庄子的疑问——谁对谁错,究竟谁说了算?如果谁说了也不算,那么我们何苦发表这些意见? 庄子没有机会认识耶稣。孔子也曾感慨“朝闻道而夕死足矣!”。很难想象,如果他们二位得闻真正的天道,又会写出怎样的著作! 《蜗居》在国内遭到热议。不论是讨论小三,还是房价,或是反腐,抑或是露骨的台词——众说纷纭,正如以上《齐物论》所言,人本来就受到其自身观念的蒙蔽,那么,我们让谁来纠正谁呢?很难想象,在一个唯物论的体系中,道德究竟从何而来?一个不承认有神的地方,又为何要推崇道德?人若是进化而来,那么道德是怎么产生的?什么是道德?有没有绝对的道德? 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说:”若无上帝,孰不可为?”的确。如果没有上帝,没有绝对的道德,公义,和审判,我们为什么要讨论海藻的作为是不是道德呢?为什么还要争论海藻和宋思明到底是不是真爱呢? 的确,在没有上帝的地方,的确没有绝对的道德,也就没有公义。所以在无数的热议中,这样的评论非常多见: 1.海藻为什么不可以和宋思明在一起?他们是真爱。 2.小贝凭什么要海藻跟他一辈子?他拿什么娶她?他没有钱,怎么对她负责任? 3.宋思明这样的男人谁不爱?有钱就是可以搞定一切。 4.我要是海藻,我也爱宋思明。 5.我就是海藻,我身边也有着这样一个男人。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6.什么年代了,婚姻不是必须的。 什么是真爱?什么是婚姻?——同理,如果没有上帝,人类为什么要有婚姻?谁来定义真爱? 如果说尚且有人鄙视郭海藻第三者的行为,那么几乎没有人质疑她和小贝最初的同居。只是:同居和第三者,如果用《圣经》的角度看,难道不都是奸淫吗?也许有人说:“这说的就过了。俩人相爱,未婚同居,有啥不可以?”对,如果没有上帝,那么我们一群地上的人,随便怎么说都可以,随便怎么做也都行。反正好赖就几十年,撒手人寰,也不知去向。如此,也便没有意义;如此,为何需要道德? 但是这世界有一位圣洁的上帝。但是这位上帝亲自启示给人他的准则——绝对的道德标准,就是《圣经》。《圣经》告诉我们说,凡是看见妇女心里就起了淫念的,就已经是犯奸淫了!诸位男人,这样的标准,是不是令你心虚?婚姻中的性,就是祝福!婚姻外的性,一定是咒诅!未婚同居,既然是没有结婚,那么在一起做着结婚了才干的事情,当然也是婚姻外的性!也许有人说,不见得吧,婚姻外的性一定是咒诅吗?如果你问问过来人,如果他/她够诚实,你一定会听到他内心的痛苦。性高潮不是性的全部,高潮过后,往往是无尽的痛苦。性是一种太特殊,太刻骨铭心的关系。性是神专门为夫妻设立的,本是为了二人更好地合一,享受一体的美妙。但是如今,人们已经把性亵渎得面目全非。性关系仿佛将两张纸黏在一起,为的是让他们合一,没有缝隙,成为一体——这本是夫妻应该达至的境界。或者说,这种强力的粘合,并不是为了分开而设计。也就是说,一旦紧紧黏在一起的两张纸分开时,那么无论哪一张,都不再可能完整,一定有着另一张的什么,也一定把自己的一部分永远地留在了另一张纸上。不在乎不代表不疼痛;不承认不代表不存在。性是二人结婚时,造物主为他们预备的一份厚礼。但是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这份厚礼,宁愿在偷偷摸摸中,在恐惧中,在随随便便中,将这份空前的大礼随意地拆开。才发现,不在合适的时候打开,非但不是厚礼,反而是无尽的痛苦。 唯有在造物主所定的范围之内,才有真正的自由。 什么是婚姻?为什么要有婚姻?

Read more

你想要什么?

如果一个人活着,从来不问自己想要什么,或是在麻木中忘记了自己想要什么,却拼了命地去追,去赶,那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和可怖吗? 一个人活着,无可避免要回答两个问题: 1.耶稣是谁? 2.我是谁? 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取决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 路加福音18:41记着说,耶稣问:“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如果有一天,耶稣问你:”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你如何回答? 你我是否还记得自己最初踏上人生路时的憧憬,好奇,梦想,与勇气? 如果一个人日复一日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却又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那他很容易就质疑自己所做的事情,继而,就一定会质疑他的人生。 人活着到了一个阶段,不能不去想意义,在这个问题面前,物质是苍白的。 好比我问你想要什么,最终极的答案一定不是物质!你信不信? 也许有人说:你个傻子,我需要钱!!! 不,你不是要钱,你渴望的,是钱背后的东西:可能是想甩去你童年贫穷的自卑;可能是害怕不确定,想用钱去买一份安稳;可能是利用钱去挣得人面前的尊严和地位…… 也许有人说:我需要家。 其实,家的概念绝对不是那一幢可大可小的房子,而是活在这屋檐下的人,你的爱人,你的至亲骨肉。说到底,是需要爱,与被爱。 也许有人说:我需要性。 拜托,那也一定不是你终极的诉求。我不相信这世界有谁会纯粹为了性而性。说到底,是需要安全感吗?认同感吗?是爱吗?是发泄吗?是装作不在乎只为了让自己好受些吗?是征服吗?是力量吗?是妥协而换取吗?…… 人最深处的需要,一定不是物质。 但是人们偏偏发了疯地在追求物质。

Read more

转载:你想在Big 4工作嗎?

以下转载自一位在四大工作的CPA,自以为他所描述的非常真实,相当真实,无比真实。青少年请家长陪同阅读,以免受惊。 引言 大家想唔想去Big 4做呢? 大家認為在Big 4 工作四五年容易嗎? 大家想不想知道Big 4實際的工作環境呢? 筆者曾經在Big 4工作過一段時間,在那裡的生活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在那裡工作你可能要犧牲很多事,包括你的朋友,甚至你所愛的人。你往往要每星期一至日不停工作而又沒有OT payment。你又會遇到很多A字膀的經理,同意Partner又唔care你的死活。他們只有不斷去push你完成工作,但又不給你足夠的同事去做。這樣只有一個結果﹕不斷又不斷的長期工作! 這就是現實 時時都有人問做Audit是否需要OT? 在香港做Audit,OT看來是必然的。很多人說,食得咸魚抵得渴,但是否這樣是必然的? 美國的大企業比香港的上市公司規模何只大幾倍,為什麼在外國的Auditors不用OT那麼夜? 很多人認為在香港沒有那一個行業不用OT。不錯這是事實,但很多人都沒有想過在香港做Audit不是每天只是OT兩三個鐘,而是每天OT七八個鐘! (Audit有分peak season同slack

Read mor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