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May 2010 · Comments Off on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6)愿赌服输 · Categories: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 · Tags: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当普希金为了爱情与丹特斯决斗而失败,我相信他可能会想起自己的许多诗,但是在弥留之际,他也许不会吟唱《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生活没有骗他,是他自己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决斗,并且,愿赌服输。

有人愿赌,但却到死也不肯服输;有人服输倒是容易,但却永远无法说服自己去赌。

在今天的福建路上,有着堪称鼓浪屿最优秀的建筑群,游人如织。路过福建路32号时,你便知道自己来到了“黄荣远”堂,好家伙,又一个漂亮的大宅子!就在海天堂构对面!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它原本的主人,是菲律宾华侨施光从。在一次海上旅途中,黄荣远与施光从闲来无聊,便玩牌打赌。两个男人在海上闲来无聊,其实可以干许多其他事情。但是他们还是选择了玩牌打赌,可见真是十分无聊。打赌的话,其实可以赌很多东西,但是这两个无聊的男人,一个赌自己的别墅,一个赌自己的船队。可见,物质都是身外之物,而且一定没有女人贴心。否则,为何不是自己的二姨太赌对方的小老婆?

最后施光从输了。让我佩服的是,他真的把别墅让给了黄荣远。就算许多人愿赌的这种态度为旁人所诟病,但是愿赌服输,就很爷们儿气了!但不要忘了,无聊之中赌个别墅,赌个船队的人,也不是凡人。要是真赌不起的,无聊马上会转为紧张,恐惧,小心翼翼,于是玩牌打赌的念头会随即灰飞烟灭的。

我绝不是在鼓励赌博,而且退而欣赏一种拿的起来放的下的姿态。事到临头,就算是一时糊涂,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就是一幢别墅,让就让吧!——我说得简单!其实我仿佛在出口恶气!这阵子看三毛的作品较多,看那个《五月花》,讲荷西怎么被汉斯夫妇和杜鲁医生压榨,在我心中着实憋了一口气。很多人说荷西很爷们儿,满脸大胡子,潜水工程师,死心塌地爱三毛。但是正如三毛所写,因为失业的恐惧,几近丧失尊严地卖命……如果《五月花》是纪实文学,那么很难说最后荷西的死和汉斯断手断脚后重新让他回去干有没有关系。至少,三毛在书中说,她是说服了荷西要回台湾的,她是不想屈服于追讨工资的恐惧下的。我倒是经常“说书的掉泪,替古人担忧”,心中不爽,可想到施光从愿赌服输,心中倒觉得颇为敞亮!

有一些事情,我愿意赌,也服输,比如赌个吃喝。有一些事情,我不愿赌,但肯服输,比如爱情。还有一些事情,我不愿赌,也不服输,比如我这一辈子。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愿意赌,但不肯服输的,其实,还是爱情。为什么爱情出现了两次?

哦,这是一个太复杂的话题……不如还是看看陶立克式大圆柱吧!

别墅左右并不对称,三楼左侧是一个中式的亭子,却仍旧以陶立克圆柱支撑。

欧式钢花条纹:

转到别墅后面去:

现在的黄荣远堂是演艺学院的办公室。

听说每天都有许多人专程来这里拍摄婚纱照。在这样的地方拍婚纱照,会不会令男人感到很有压力?还是自然风景好……

祝你们的爱情矢志不渝:

多么温馨的一幕:

25. May 2010 · Comments Off on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5)追梦的人 · Categories: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 · Tags:

西班牙的高迪是我最喜欢的建筑师——无论是那鲜艳的色彩,仿生的形状,还是足够大胆的设想——并且,不仅设想,还实践过,而且,还在继续实践着!2007年去看巴塞罗那圣家教堂时,它离完工还远。等它终于,终于完工的那年,我还要去,我还要爬上那个十字架的顶端,再次俯瞰下面的那片殷红。“这个城市的白天是蓝色的,城市是红色的;夜晚则正相反”——曾经有个人这样评价这座城市,于是我便无法忘记了。

再去看圣家,是我这个平凡的人对于伟大追梦者的一种致敬。当这个百年梦想以繁复至极的形式华丽地呈现之时,我作为看到美梦成真的后人,想要见证这份感动,并且代代相传。

我所拥有的最致命的浪漫,便是做梦,且无法拒绝。我深深相信,梦想可以改变世界。那么,我这样一个爱做梦的人,看到鼓浪屿的八卦楼,心中便不会觉得林鹤寿有那么傻,反倒对他生出许多的同情,以致几分敬意。这座奇思妙想宏伟非常的建筑,其实本应是林鹤寿的杰作。它与八卦无关,但是因着其红色顶部有八道棱线,塔楼八面开窗,台基又是八角形,民间便称其为八角楼,后来叫着叫着就成了八卦楼。以讹传讹,便是如此。

八卦楼始建于清光绪33年,由救世医院院长郁约翰负责设计。这座建筑杂糅着巴勒斯坦、希腊、意大利和中国的诸多建筑元素——有人说他是胡来,且慢,如果八卦楼最后完工了,如果林鹤寿最终没有破产,那么谁敢说,八卦楼不会被后人评为世界建筑奇迹,引得游人争相来参观呢?哪里会有今日的落寞?

八卦楼的红色圆顶是模仿世界上最古老的巴勒斯坦阿克萨清真寺的圆顶;周围82根圆柱则承袭公元5世纪希腊海拉神庙的大石柱风格;柱间的横梁则与雅典的赫夫伊斯神庙相似;走廊下的青石花雕刻则是中国风格;内部通道是被罗马教堂所采用的十字形对开风格……

然而兴建这座楼却像一个无底洞一样,不,简直是一个黑洞,迅速地吸吞掉林鹤寿的钱财。他为了这座楼掏空了所有的钱,变卖了家产,以楼房压债,向银行借贷——历时13年,这个巨大的梦渐渐变成一个一触即碎的肥皂泡。然而林鹤寿没有伸手碰破它,他选择了离开,像一个王子一样来到鼓浪屿,却像一个乞丐一样,一走,便再没有回过鼓浪屿……

许多后人很刻薄地批评他,甚至是指责他,以他为笑柄,说他“钱财比脑子多”。我并不想为他辩护,我只是想说,对于这样一个执着的追梦人,能不能为了他的浪漫,有那么一点点怜悯。

就算是一个傻子,看见自己的万贯家财一点点消散,也不能不为之所动,但是他为何继续了13年?我想那一定是因为他的梦想,他一定无比憧憬建好的八卦楼——也许他当时想的名字更为美妙。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他的预设和判断,对当时的林鹤寿来说,他的心在哪里,他的钱财也在哪里。他的钱财当初若没有耗尽,现在又去了哪里?然而今天,我们至少有个八卦楼,尽管很少人问津,但是在一个安静的午后,它也许只是你一个人的。

至少我去的那天,在人烟稀少的鼓新路43号,只有我一个游人,和这座楼,在安静中,我给予所有追梦的人以我最诚挚的敬意……

在这张椅子上休息后,我便起身前往八卦楼。

没什么人烟的鼓新路:

这张是最后上房拍的,几声快门的时间,腿上被蚊子咬了无数的包:

穹顶:

石柱:

林鹤寿当年从台湾为了躲避日本人而来到鼓浪屿,兴建自己的梦幻城堡。没成想,当自己落魄离开后,这座宏伟的大楼,还是落在日本人手里。1924年,日本人在八卦楼上挂上了“旭瀛书院”的牌子。战后八卦楼作为“敌产”被收,用作厦门大学文学院的新生远,后来又成了“鹭江美术学院”,还当过电容厂的厂房。文革期间则用来关押本地产的“牛鬼蛇神”……

八卦楼在1984年被定为博物馆。胡友义先生是风琴博物馆的创办人。现在它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风琴博物馆。

镇馆之宝,高10米,产自1872年。仅是安装3000根音管就要一年半的时间。我去的时候正巧碰上有人在练习演奏。那声音庄严肃穆,充满了敬畏:

古老的风琴:

风琴上的装饰:

后院:

摇摇欲坠的大树菠萝:

掉在地上,咧出满肚子的香甜。这是我最喜欢的水果,等等,我总不至于与蚂蚁争食吧,可是,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在八卦楼上可以眺望鹭江对岸的厦门市:

事已成定局,历史永远无法假设,更不必假设。一个人在八卦楼,视野所及,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却听到了时而铿锵时而坚定的风琴声声。如此,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要谢谢林鹤寿和郁约翰,谢谢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谢谢林的执迷不悟,这是一份他所不能消遣,却遗留给后人的浪漫……

Spring Break,一个旅游的季节。米国的同学纷纷驱车四处乱窜,看得我好生艳羡。复活节,我又要一个人去旅行啦!这是一个我从未去过的城市,暂时保密。

鼓浪屿是一个很勾人的地方。我竟然总是想要再去!不过下次,我争取不一个人去。鼓浪屿真的太棒了,适合收拾心情,适合休养生息,适合安静独处,适合面对真我。去吧!去吧!

继续写去年的游记,鼓浪屿上的故事。

================================

曾经的菲律宾出了很多有钱的华侨,许经权是其中之一。

许经权祖籍晋江,幼时贫穷。16岁时去菲律宾谋生,筚路蓝缕,其卷烟买卖后来发展为菲律宾第一家烟纸厂——3B烟厂(西班牙语的Bueno,Bonito,Barrato,即为好,美,便宜)要是广东话呢,就是“又平又靓”烟厂。沾了19末在菲律宾美国和西班牙打仗的光,3B发了大财。

发了财娶了媳妇的许经权反而更加孝顺,将老母从晋江接到鼓浪屿,还修了这个“番婆楼”,其门楼是鼓浪屿上最大最高的。其他有看头的门楼,还包括海天堂构、金瓜楼、四落大厝等。

至于为什么叫“番婆楼”,众说纷纭。一说是许母的儿女非常孝顺,一天到晚给老太太买高级服饰,一个劲儿往“洋”里捯饬。结果街坊四邻一看,哟,哪里来的“番婆”!就管这楼叫番婆楼了。还有一说,就是当年房顶上有一个外国女人雕塑,所以叫“番婆”楼。1959年一场台风把这牌楼刮掉了,所以才有了后来关于名称的演绎。

历史究竟由谁而写。

许经权为了给老母解闷,特意在院子里搭了戏台请人演木偶戏。许老太就在番婆楼各种繁复的装饰中,在布偶戏的热闹中,在鸦片的云雾中,度过了她的晚年——很难讲她这是不是幸福。

安海路36号,番婆楼的门楼

漏窗上刻有蕉叶和佛手。这窗的线条和感觉很像巴萨高迪设计的米拉公寓。

番婆楼的二楼便是Air夫妇的咖啡馆“花时间”。要说他俩是怎么放下城市的工作跑去鼓浪屿开咖啡馆,也是一段佳话。至少我现在没有他俩当初那种浪漫和潇洒。

有一扇窗户都快掉了。

在番婆楼上可以望到的:

番婆楼和旁边的民居。你觉不觉得,在鼓浪屿上居住,是一件挺神奇的事情?

到了这么安静这么有意思的咖啡馆,当然要喝一杯。可以毫无防备,毫无挂虑地看看天,看看地,看看猫。咖啡是一种有趣的东西,它里面至少有800多种味道,每一种单闻未必好闻,甚至可能恶心,但是混在一起,简直绝配!闻到咖啡的香味,就知道这东西实在是个恩典。在鼓浪屿的某个下午一个人喝杯咖啡,哪怕没有爱情,却是很有心情。

番婆楼附近的一些景物:

.
.

.
.

.
.

不知这是怎样一种恨。不论哪一种恨,都是不该存在的。恨不恨的,其实只是一种选择。

14. Septem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3)猫眼,永远的深邃 · Categories: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 · Tags:

我非常喜欢猫。我想养只猫,并深信它会带给我很多灵感与启发。

虽然没养过猫,但是我对于猫却有很多的回忆……这背后的故事很深广,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需要反复说:让过去的,都过去吧。

猫,不需要关注,不能被讨好,不谄媚,不附和,不干预。猫无论做出怎样的动作,都是轻柔优雅的。猫睡觉的时候最可爱,那是完完全全的不设防,与敞开,它可以尽情享受在自己的梦境中,那般投入。

如果下次去鼓浪屿,我想我会只带两本书:《圣经》,和《泰戈尔诗集》。

今天刚好读到这篇,送给鼓浪屿上的猫。这感觉那么微妙,那么贴切:

    我不明白你如何看待我或者你在门口等候谁。
    闪电炫迷了你守望的眼睛。
    我怎样才知你能看到站立在昏暗中的我?
    我不明白你会如何看待我。
    白昼已尽,雨水停歇。
    我离开你花园尽头的树荫和这草地上的坐处。
    天色昏瞑,光上你的门吧,我去了。
    白昼已尽。

gly.cat5

gly.cat2

gly.cat4

gly.cat3

IMG_5199

gly.cat6

13. Septem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2)邂逅,藏爱 · Categories: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 · Tags:

A good traveler is one who does not know where he is going to, and a perfect traveler does not know where he came from.一个好的旅行家决不知道他往哪里去,更好的甚至不知道从何处而来。——林语堂

住在鼓浪屿的日子是悠闲惬意的。这真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在龙头路上人群摩肩接踵,仿佛来鼓浪屿与去很多地方一样:是看人的。但是鼓浪屿的奇妙就在于,刚才还是熙熙攘攘,但只消小小的转身,稍微走几个弯路,便可以进入一片鸟语花香,世外桃源中。毕竟一日游喜欢的景点有限。毕竟鼓浪屿真正的魅力不止在于黏在导游舌头上的几处。

午睡后我决定八卦楼。安海路是一条很安静很美丽的小路。就在这小路的尽头处,我看到了一幢大庄园,许多高大茂密的植物层层叠叠将这幢建筑物遮起。我在它门前停住了脚步。

安海路4号
IMG_5358

Yang.gate

他家的柱子:
Yang.pillar2

Yang.pillar

这种庭院深深的感觉对我有着很大的吸引。我知道很多私人院子不能擅自进入,比如许家园,我蹑手蹑脚在门前观望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条恶犬,对着我狂吠——狗仗人势,很真实。又比如黄奕柱的别墅,早给大门紧闭,哪里是我等凡夫俗子进得去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往里走。从大门到别墅,路旁两个花园,种满了植物,有我认识的白兰花,清幽的香气在院中飘扬;有鸡蛋花,黄白的小花儿散落一地,还有结了果实的释迦和一种不知名的植物。这等气派的院子,谁是主人呢?

Yang.eggflower

Yang.shijia

Yang.look

走到大堂,竟然男人出来迎接,寒暄几句,方知这里是杨家府,主人住在海外,被人租下,用作旅馆。哦是这样!我连说我之前怎么不知道有这地方,否则一定不住别处。这位男掌柜的接着说:我们的确做广告不多,不想把这里搞得太商业,就想最大程度保留这别墅的原汁原味。他讲普通话和台湾人一个腔,嗲嗲的,但在那种阳光中听来却觉得很温馨,很舒服。他逐层为我介绍,并允许我上顶楼拍照。

Yang.notice

Yang.box

这地砖与在海天堂构里面看到的一样,而海天堂构的地砖是当年从马来西亚一块块运过来的。由此推断,这些红白相间的地砖可能是当年最流行最时髦的装饰品吧。
Yang.stair

IMG_5299

在楼顶看到的风景,日光岩和金瓜楼:
Yang.rgy

隔壁的别墅和不远处的八卦楼:
Yang.bagua

楼顶的秋千,在傍晚随着凉风一起摇曳,这是童话的意境吗?后来得知,旁边这座宅子也是杨家的。
Yang.side villa

原来,杨家的这处宅子现在叫做“藏爱”,是一个旅馆。我真的很感谢这个旅馆主人租下了这里,否则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有机会在此等府邸住宿,除非当丫鬟,然而我又不肯,除非嫁入豪门,然而我又不愿,除非闹革命,然而我又不忍心。

从藏爱出来后转到了旁边的一个别墅,哦,原来还是杨家园,只不过现在是东方鱼骨艺术博物馆。只有我一个人进去参观,正好撞见鱼骨艺术家林翰冰。非常欣赏他,为着他奇特丰富的想象力,为着他的童心,为着他的灵感——真的很喜欢他的作品。鱼骨艺术,之前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原来不同鱼的不同骨头,还可以做画,可以组成巴黎时装展,可以组成老鼠过大街……非常推荐这个小小的博物馆,可以带你进入奇妙的想象之旅。

在博物馆的门口看到关于杨家园的介绍:
“杨家园,建于1913年,为旅菲华侨杨知母兄弟所建,杨家园的四幢别墅,每幢特点各异,其中这幢忠权楼最气派。杨家园建有一个科学的供水系统,按不同的水源分不同用途,楼房的底层建有避弹室,这在鼓浪屿所有建筑中很罕见。”

藏爱的名字起得真好。原来有些爱,真的只能藏起来,或者,权衡之下,还是藏起来为妙。我想我还会再去鼓浪屿,而我下次去,一定去住在这个杨家园。

30. August 2009 · Comments Off on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1)你未必知道的中国之最 · Categories: 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 · Tags:

鼓浪屿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中国最早的富人岛。
中国最早的汽水厂。
中国第一张养狗证。
中国最早最长的海底电缆。
中国最早的现代足球场。
中国最早的保龄球馆。
中国最早的西式打虎队。
中国最早的现代幼儿园“怀德幼儿园”。
中国最早的全日制学校。
13国领事馆,比上海同期多5个。
18所教会学校。
第一次提出“如有殴打或残酷家畜等者,必须拘捕究办”。
在20世纪三十年代,鼓浪屿兴建的洋楼有1014楼。
戴笠在鼓浪屿的谍报网络率先破译即将偷袭珍珠港的情报。

曾在鼓浪屿住过的名人有:
周淑安(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
卢憨章(拼音和标点之父)
马约翰(中国现代运动先驱)
李清泉(菲律宾木材大王)
黄奕柱(印度糖王)
林文庆(新加坡贤哲)
李光耀
秋瑾
林鹤年
林尔嘉
辜鸿铭
蒋介石
汪精卫
尼克松
宋子文
郑成功
巴金
许斐平
林语堂
丰子恺
鲁迅
……

在鼓浪屿的每一天,都是那么神奇,那么美妙,面对每一幢庭院深深,若真能穿越时空思考一个世纪以前的是是非非,便是一次次的惊心动魄,知觉与直觉的对撞。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