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听见了吗?

今天我们来到一位传道人的家里做客。他们有两个可爱的儿子,老大2岁5个月,老二3个月。我和父母纷纷感叹没有见过这么好带的孩子。他们夫妇一直坚持运用《圣经》原则自己带孩子。老大五周就可以睡完整的觉,现在更是自己睡一个房间。对于父母的管教非常顺服,不吵闹,不骄横,惹人喜爱。(不过,即便见到如此可爱的宝宝,也还没有打消我不要孩子的念头……) 晚餐非常丰富,有酱牛肉、焖海虾、鸡肉炖海带、西蓝花以及凉拌菠菜。祷告后,老大坐在儿童用餐椅上自己吃饭。可是他吃了一口,就皱着眉头说:“辣的!辣的!”他爸爸听了,马上否定他:“这不是辣的,爸爸没有给你辣的东西。”老大没说话。又吃了几口,他用更大的声音说:“辣的!辣的!”这时他妈妈又来否定他:“不辣,只有菠菜是辣的,妈妈没有给你。”小孩脸上表露出一些困惑,继续吃。又吃了一口,他快要嚷出来了:“辣的!辣的!”她妈妈说:“不辣,真的不辣,妈妈做酱牛肉的时候,一点儿辣都没有放,怎么会辣呢?”我们也跟着起哄,劝他赶紧吃饭,一桌子5个成年人,否定一个小宝宝,用权威告诉他:“不辣!” 在他又一次申诉后,他爸爸醒悟:也许勺子是辣的?因为那个勺子不是从碗橱里拿的,而是从一个碗里。他尝了一下,“哎呀,真辣!”他妈妈也尝了一下,果然很辣!原来,这勺子是用来舀朝天椒辣酱的。往凉拌菠菜里放的时候他妈还跟我说:“这辣酱可厉害了,一点儿就够。”结果,那勺子被拿去给他儿子吃饭了。 这给了我们一个极大的经验教训。我们听见他说辣,可是谁也没真的听见他说什么。纷纷用我们的经验和权威来否定他。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你我身上发生。连多听一句下文都不肯,就急于否定别人的感受,忽视别人的需要,而这一切的出发点,就是你我自己的经验判断。难怪《圣经》告诉我们,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 听见了和听懂了是两回事。学习聆听,也是一辈子的功课。

Read more

全民造假

高考结束的当天晚上,我来到华西某县城的一所中学内。之前答应过这里的学生,我们要迎接他们出考场。走进教学楼走廊,我发现每个班的同学都伏案狂写。我心里纳闷,这不都考完了吗,还写什么? 一个和我感情深厚的高三女娃见到我就跑出来,手里还拿着那份白色的单子。拥抱过后我赶紧问她,写啥呢?她说:“胡编呢,写简历,头疼死了。”我一看,好嘛,敢情是每个同学三年的档案,包括每一学年的自我鉴定和教师鉴定,各科成绩,还有体检内容。一共5-6页。我问她:“全都一次性填写?”她说:“对,谁管啊,都是现编的。”我翻了翻每一学年的“教师鉴定”,问她:“这也是你们学生自己写?”她说:“对啊,所有内容都是我们学生胡编的,最后老师签字盖章。” 我又翻到体检那页,密密麻麻项目倒是不少。刚要问这些数据也是瞎编的?就看见在低压一栏赫然写着“120”。我问她:“低压120,是你自己编的吧?你知道低压120意味着什么吗?”她马上问我:“那多少是正常?”我很犹豫,我又没有给她量过,怎么能就这样告诉她正常值。之后又看到很多体检项目,逢数据就瞎编,逢指标填写就写“正常”,最后学校盖章。她不停地说:“嗨,谁管啊,谁给我们真量啊。” 盖章意味着什么?不是意味着权威,意味着公信力吗? 之后她开始磨我帮她写些鉴定。我一看,通篇都是不知所谓狗屁不通的大废话:“热爱祖国,热爱党,拥护政府,热爱班集体,团结同学,热爱老师,上课积极听讲,下课认真完成作业……”我问她:“这些真的是你三年表现的坚定?这些说的是你吗?”她说:“不是我,管它呢,反正写够一页就行了。哎呀你帮我编一些。”我说:“如果我是你,这些套话我一句也不说。我认认真真为我自己写鉴定。我拥抱创新,我独立思考,我具有批判精神,我不是对于上面的一切决定都无条件拥护。我要写出我是谁,而不是他们要我成为谁!”结果女娃不耐烦了:“哎呀你这个人不现实的。到时候找工作人家看简历,一定要有热爱党热爱政府热爱祖国,你那么写没人要你。”我继续问她:“那人人都写热爱党,万千简历都一样,他怎么知道人的真心话是什么?” 最后女娃感到与我讨论很无趣,把简历交了。但是老师说她写得少,竟然给了她一份样本,让她抄。里面的话,我读来倍感熟悉,却又荒谬到令我窒息,令我在心里狠狠骂了几声****!这一类思想的流毒,为什么至今还要钳制学生?青少年的特点是什么?什么是对一个青少年最负责任的鉴定?他们经历了苦难的洗礼,他们有着心中的爱与恨,痛与梦。他们有困惑,有质疑,有追求,有梦想。为什么在个人简历和鉴定上却要写下扭曲媚上的标准答案?! 终于,她抄完了,满怀完成任务的喜悦,跑跳着把这份对于她这个人三年的鉴定和纪录交上去了。孩子啊,你对自己都不当回事儿,还要期盼着别人也拿你当回事儿吗?外界越不拿你当人,你就越要拿自己当人看!不仅做人,还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为她感到惋惜,竟然一丝抗争都没有,就这样被淹没了。 在我无限愤怒哀愁的时候,我又得知,其实在很多偏远的县乡,高考作弊是绝对存在的。有一个朋友甚至和我说,她高考的时候,全班同学和老师都逼着她交出英语试卷,让同学抄。但是她拒绝了,同学们就骂她,说她自私,说她不会做人。结果她发挥严重失常……后来我和一位记者朋友交流,他说他们已经做了一期揭露高考作弊的节目,但是囿于影响太过恶劣,容易激起公愤,不利于打造和谐社会,上面就把节目给和谐了。 全民造假。 谁是全然无辜呢?若我们心里都有诡诈,若我们行事为人不全然正直无伪,我们谁有资格指责地沟油、毒奶粉?若死后真无审判,孰不可为?为什么要选择诚实?人心,为什么要选择诚实?

Read more

不敢随便说爱

我看了电影《失恋33天》。这网络文章写得挺好。这电影挺有意思,演员演得都不错。 然而我还是觉得——我更喜欢纪录片,够真实。《33》这样的小文艺所描述的,虽然是在北京,但是完全不是我们日常接触的北京。什么都那么华丽丽,干干净净,漂漂亮亮,高高雅雅的。可现实生活哪里有那么多华丽丽?更多的是不堪,肮脏,无奈,是不想面对的真实。 对于这种过分美化了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了以后竟然觉得很不舒服。难道我已经出于工作性质接触的是北京草根底层而渐渐改变了口味?这其实没什么不好——拉我回到生活的本相,没有那么多华丽丽,撇开浮云,更多还是艰难过日子。生活是一段夹杂着短暂兴奋时刻的乏味的过程,然而我们并不是只为了那些兴奋点而活,所以必须学会等待和忍耐,甚至享受其中。当然这很难。 好久没有谈论过关于爱情的话题,因为我不敢。年轻人总是喜欢信口开河。恋爱中的许多誓言,成了,就是美好回忆,可以津津乐道;分了,就是谎言,那些“永远”一文不值!如此说来,我说过慌,也听过谎言。那些“永远只爱你”,“永远不离开你”,唯有落得在真正的永远中无地自容,无比尴尬……两个曾经最心有灵犀最可能成为知己的人,因为踏出那一步,便没得回头,形同陌路;没有了永远的爱情,只有永远的遗憾。在爱情中人们最喜欢许诺永恒,但是偏偏这种永恒最为脆弱。在最不懂得爱情的年纪,却遇上最好的爱情——要么是祝福,要么是遗憾。 分开了,还是形同陌路的好。“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还想怎样,还能怎样。如果不忘记过去,我们就根本无法继续走下去。 再也不敢随便说爱,再也不敢随便许诺永远。生活已经让我学到了这残酷又宝贵的一课。所以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如果你听到我说:“我爱你”,请你一定相信我。

Read more

往死里吃!

我有一个朋友,从国内高校毕业后去了美国读博士。平时也不会做饭,凑合吃,寄托就是周末可以去吃一次略有些贵的自助。用他自己的话说:“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前者是饿的,后者是撑的。他还有一句名言,就是“往死里吃!” 这句豪言壮语听得我有些胆战心惊。我暗自琢磨,“往死里”如何如何通常都是很负面的经历,比如“往死里打”,“往死里整”……我没有见过“往死里”跟正面经历的,比如“往死里爱”,“往死里饶恕”……所以我便觉得,这个“往死里吃”,听上去更像是“往死里吃耗子药”。但是我这个朋友,却次次都要“往死里吃自助餐”。 有一次我问他这样吃法会不会胃痛,他说“何止是胃痛!有一次还上吐下泻呢!”就是这样,每次去吃自助,他还是管不住自己,“往死里吃”,要吃回本儿来!我很同情这个朋友,更同情他的胃。我想他要是早点儿找到一个老婆就好了,天天吃点儿正常的饭菜,让他的胃过一个减负、和谐,以胃为本的生活。 很多人吃自助餐都想“吃回本儿来”——其实所谓的“本儿”,也未必就是那个价钱,更是一个心理需要。我觉得比平常多吃一些本无可厚非,但如果到了贪婪,毫无节制,甚至疯狂地“往死里吃”的地步,就需要停下来想一想了。我暗自想,在自助餐厅,面对种类丰富的美食,是一个操练“节制”的良好机会。很多吃下去,其实并不是我们需要的,或者并不是最精华最主打的。而是看见什么都就摆在眼前,唾手可得,于是起了无边的贪心,恨自己没有100个胃!古罗马的达官贵人不就是不停地吃,不停地吐,然后接着再吃吗? 我还想到了大自然。其实对于很多动物来说,自然环境仿佛就是一个公开的天然的自助餐厅。随便吃,还不用付钱!不过难度就在于这些食物不是摆在面前的,要自己去找。如果有一天,我们把无数种类的肉放在狮子面前,它不用自己去蹲坑狩猎,它会不会也“往死里吃”呢?其实我是想知道,在自然界,动物有没有贪婪? 虽然我希望我这位孤单的博士朋友快点儿找到会做饭的老婆,但是我暗暗觉得,就算他每天都吃老婆的私房菜,如果有机会去吃自助餐,他可能还是“往死里吃”。因为这背后,根本就不是味道的问题。 自助餐厅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了解人性的地方。不是了解别人的人性,仿佛我不是人。(我不久后会去一间颇具规格的自助餐厅吃饭,届时我一定好好了解我自己一下,看看我里面有“节制”没有。)

Read more

喧闹的美丽

香港今日大雨。 中午我冒雨出去散步,结果在静谧的山间小道,与一对夫妇不期而遇。这对夫妇叫做红嘴蓝鹊,美丽到让人称羡。 红嘴唇,黑领巾,白坎肩,红皮鞋,蓝披肩,关键是人家的曳地长裙(尾巴),黑底白点。不在发情期,也这么漂亮! 但是美丽的红嘴蓝鹊有一个遗憾,就是叫声非常粗犷嘈杂,简直可以算是山野间的噪声,更不用和声音婉转动听的鹊鸲比!我看过几次红嘴蓝鹊和鹊鸲打架,好嘛,不开口,仿佛一个绅士,一开口,马上变地痞了!虽然如此,我还是非常欣赏他的美丽,甚至是羡慕!我也想搞一套他的衣服来穿穿。 说起喧闹的美丽,今天我还有一个经历。今日放工较晚,坐上小巴后,竟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一个舞台。因为车上有两个内地来的女孩,仿佛说相声一般,一个说,一个捧。但是她们的嗓门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大!全车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她们的每一句每一个字!我坐在车的最后,却一个字都没落下全听见了! 她先是向全车人介绍她的身世,她很大声地跟另一个女孩说:“我爸爸是49年的农历11月24。你爸爸呢?”对方说:“12月的,比你爸爸大。”“啊哈哈哈!胡说!比我爸爸小!”于是全车人都知道她们爸爸的年龄了。 过了一会儿这个大嗓门女一号儿又说:“我爸爸,哼,死酒鬼!就知道喝酒,喝完了叨叨叨叨叨。”——我觉得她做出了一个很生动的诠释。这时候开始有许多人回头注意她俩,但是她丝毫不为所动。 接下来又说(几乎是嚷嚷):“我前几天和我男朋友给他买了一瓶金酒。哎呀中国人孝顺嘛,不过烟我是不买的。我爸爸太爱喝酒了,我就骗他,说这是药酒,一次一小盅,否则会中毒!”捧哏的那个发出了持续的,振幅一致的,爽朗的,具穿透力的笑声:“嘎嘎嘎嘎嘎嘎。”女一号接着说:“你猜他说什么?他说还是你二姐好。我说好什么好,我给你买金酒多贵啊!我爸说,你二姐的量多!”“嘎嘎嘎嘎嘎嘎。” 我也笑了。我觉得如果私下和这两个人聊天,应该挺欢乐的。但是在小巴上,我不免觉得有些尴尬。 不一会儿她又打电话给朋友:“阿玲,你在哪里?观塘?观塘在哪里?你回家了?你不是要去逛街吗?你去九龙塘?” …… 诸如此类,一路上,全车静悄悄地,仿佛观众一般,倾听这二位女士的“self-disclosure”。其实我真的不想知道那么多关于她家里的一切,但是她哇啦哇啦非常大声地全说出来了。 最后下车的时候,我很犹豫是不是要善意地和她说一声,在公众场合是否可以调低音量。但是我终究没有鼓足勇气。还是那句话,如果是私下,我相信她是一个表达能力很强的,甚至很吸引人的朋友,但是在公众场合,实在令周围的人感到有些不舒服。 文中图片来自:http://www.hudong.com/wiki/%E7%BA%A2%E5%98%B4%E8%93%9D%E9%B9%8A

Read more

好问题

2011月5月《南方人物周刊》的封面是:2011青年领袖。 最吸引我的,是人物周刊对每一位“青年领袖”的提问,这几个问题的背后,其实是一个人,乃至一个社会的核心价值观: 1. 你对自己的现状满意吗? 2. 对你今天取得的成就,有什么心得? 3. 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4. 你对这个时代有什么话不吐不快? 5. 你觉得你的同龄人最大问题是什么? 6. 你认为什么样的人称得上是有“领袖气质”的?你的同龄人中够得上青年领袖的还有谁? 7. 责任和个人自由,你最看重哪一个? 8. 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一部电影? 9. 你觉得什么是最重要的?

Read more

论断太多,判断太少

有时我会觉得,人与人相处,难免论断多,判断少。 论断几乎是本能的反应,所以被误解是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的命运。论断做起来非常容易,甚至大快人心。论断别人,只需要关注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件事情,一个眼神,或是一段话,甚至一个时期的表现。所以论断的根基往往只是一个点,而论断的过程,则可能是一场不错的心理宣泄(Catharsis),可以把自己对于这个人的所有看法,所有意见,所有苦毒,所有偏见——什么都可以说出来,成为对这个人的盖棺论定。 相反,判断则比较认真而严肃,需要一个清醒而宽容的大脑。判断看到的,绝对不是点,也不止是线和面。对一个人的判断,需要明辨,需要知道他的过去、现在甚至是未来的计划和变化方向。做判断之前,个人的主观色彩要降到最低。而出发点,不再是个人情感的宣泄,而是试图从他人的角度去理解他人的问题,并且要结合他的历史和成长背景。做判断的时候,不仅要对他人有同感,更是要对自己的行为模式和情绪反应有认识。判断的基础,其实是知己知彼,并且通过放下自我去理解他人,看对方是一个整全的人,不是一个个割裂的碎片。 论断与阴暗是闺密,而判断则是成长的益友。 这是我对自己的反思和鞭策:多些判断,少些论断。

Read more

话佐料

我讲话的时候不是很习惯加入话佐料。我觉得话佐料还不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一点儿也不可惜! 有时我看到别人讲话太多的话佐料,会感到不是十分舒服。甚至有一些佐料,我都不理解是什么意思。比如“的说”——这是什么意思?表达了什么感情?比如“我吃饱了的说”,“很有趣哦的说”,“我不会哦的说”……我看了简直起一身鸡皮疙瘩。这一口一个“的说”,说什么呢? 还有就是“那”,一口一个“那”,简直成发语词了!那我就……那觉得……那如果这样……那……那……那什么那啊! 有一个敷衍的词汇也令我感到不是很舒服:“呵呵”。有时甚至是在谈论严肃的话题,突然对方来一个呵呵,我就傻眼了。我觉得“呵呵”内涵非常丰富。人在高兴的时候是说哈哈、嘿嘿、嗷嗷!呵呵,通常带着一丝无奈、敷衍、将就的成分。 最后就是“嗯”。这个成结束语了。每一句话之后,都加一个“嗯”。 那我就总结一下,嗯。那这些话佐料真是太烦人的说~~呵呵,那我只是对事不对人的说,嗯。那我还是觉得说话最好不要带话佐料的说,嗯。那,之后,嗯,那我就先酱紫的说,嗯。 ——这样说话,不嫌牙碜吗? 备注:此番言论纯属我的个人观点。本人充分尊重每个人选择说话方式的自由。不要因为我这几句牢骚而更改了您的说话方式,不值当的。我的观点和认识都非常有限。

Read more

蚂蚁收尸为哪般?

今天我吃饱了撑得观察蚂蚁。这是一种体型较大的黄褐色蚂蚁,腹部是一粒棕色的小圆球。我看它们忙忙叨叨,显得非常焦虑。我突然想起来,曾经我在一个土地上观察蚂蚁,然后踩了蚂蚁一脚,但是我抬脚后它们都毫发无伤,继续百忙。于是我想蚂蚁都有本事着呢!不怕踩! 令人发指的我,在吃饱了撑的这种状态下,又向蚂蚁伸出了罪恶的脚,不过我没有想伤害它们,就是给它们创造一些逆境。没想到,我再一抬脚,就悲剧了。我轻轻踩了一只,竟然给踩死了!我也很吃惊。 这时我看见有一只蚂蚁急速地在它战友旁边徘徊,一圈,两圈,三圈……它足足转了近十圈!最后,它竟然开始尝试举起战友的尸体!我趴在地上静静地看,只见它不停地变换姿势,又拉又拽,有几次,它用后腿使劲爪住地面,前面的腿用力拉这个身体略微嵌入地面的蚂蚁(我太残忍了),它因为太使劲而使身体倾斜得厉害,如果一松手肯定一个大跟头!它这样生拉硬拽了好几回,终于把战友举起来了!然后又着急忙慌地跑了,跑入乱草堆,我实在很想知道它去哪里。 当时给我感动的啊。我这叫一个后悔。我脑中想起了梁祝,想起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我在想死去的是不是它的老公啊?一家之主被无情的我杀害了,它们妻儿老小,哎,真是祸从天降,灭顶之灾!不过我渐渐从梁祝的音乐幻想中清醒过来,在蚂蚁的世界中,成天百忙的都是工蚁,哪里来的爱情! 于是一个更罪恶的念头在我脑中产生了,而且还披上了科学的外衣,带着一股妖气。我想:为战友收尸,究竟是这只蚂蚁的独特行为呢?还是群体性的特征?实践出真知,我不做实验怎么行呢?科学实验讲求的就是通过观察建立假设,然后通过实验验证假设。 终于,在科学的幌子下,我的屠杀计划展开了。我溜达到一片蚂蚁特别多的墙根底下,踩死了一片蚂蚁。然后静静地趴在地上等待。不一会儿,大量的蚂蚁涌现在屠杀现场,它们每一个都竭尽全力地拉扯同伴的尸体,然后举起,不知去向。很快,它们便打扫干净了地面,连一个蚂蚁尸体渣滓都没有!我看得目瞪口呆,相信如果我手中有一部可以记录微观世界的摄像机,这将是非常好看的纪录片。蚂蚁的动作夸张而有力,一丝不苟,全力以赴。 蚂蚁为什么要帮同类收尸?它们搬着同类的尸体,究竟要去哪里?难道它们也有一个墓地?或者它们……拿去当食物? 我感到非常好奇。 除了养猴子,我的另一个梦想是养蚂蚁。蚂蚁和蜜蜂是令我非常着迷的两种神奇的动物。对于蚂蚁和蜜蜂,我还有一个很深的疑惑,就是工蚁和工蜂的境遇那么悲惨,它们为何不起义?皇后的日子简直奢侈糜烂,工蚁和工蜂比人类社会的农民工还惨。它们为何不反抗呢? 我太残忍了。蚂蚁和蚂蚁的亲戚们,请接纳我的道歉,千万不要来我家找我算账!我很后怕!

Read more

GRE 写作考试后的一些思考

关于怎么准备考试,每人有不同的学习方法,比我会考试的人多了去了,实在轮不上我多说什么。但是却有一些问题,启发了我的思考。 1. “誓言随便写写就行了” 这是很多人告诉我的原话。他们对于考试前的那张宣誓,带着非常不在乎甚至嫌麻烦的口气。那段宣誓中提到,我充分尊重这份试题的保密性,不会泄露。当然很多人考完了就泄露,考前也是看前人泄露的所谓机经。但是他们还是飞快地抄了一遍誓言,然后庄重地签字。 我对于这种随便的态度感到很诧异,连宣誓都随便,还有什么不随便的吗?一个人的签字,岂是可以闹着玩儿的? You have my word. – 这句话,究竟还意味着什么?我们重视一个GRE的分数,难道远远多于我们是否诚信? 这令我感到非常忧思。 2. “GRE前面的那个调查胡写一下就行了,不要浪费时间。” 我理解的确一项项的填写调查非常麻烦。但是因为麻烦我就可以胡写吗?写我住在阿拉巴马州,学的是农业?反正都是A开头,我就瞎填呗! 我们重视速度,难道远远多于诚信吗? 3. “GRE作文不要谈政治,宁可谈美国国内的事例,也不要谈中国,绝对不要谈政治和宗教!” 这是清华化工男在我考试前苦口婆心教育我的。他知道我有这个毛病。我问他哪儿听来的,他说是新东方老师说的。我问他新东方老师哪儿听来的,他没回答。说是经验总结。 今天我遇到的问题是历史人文类的。但凡我们谈论历史,肯定多少与政治沾边。我痛痛快快写了许多针砭时弊的内容,对于中国目前对很多有悖于普世价值的事情做出了回应。当我与化工男交流此事的时候,他大为紧张,眉头紧锁,甚至有些动怒。他告诉我,我完蛋了,不能写的,我都写了。他继而教育我,这是学术考试,不是政治考试,你提那么多中国的事情干嘛?

Read more

查理的压力

在所有的新闻中,我最喜欢看的是动物新闻。与人类新闻不同,不但没有眼泪悲伤,还多是欢乐与希望。 这几天我被一则新闻吸引,暗地里振奋了好几天。想来总是觉得好笑。不过笑过之后,我又有了新的一些想法。 这则新闻是说,在爱尔兰都柏林附近的一个叫做霍斯(Howth)的港口,人们常常喜欢买一桶鱼喂食海中的海豹。其中,有这么一只叫做查理Charlie的海豹,他通过观察和模仿,学会了人类招手的姿势。于是在一群海豹中,他便格外抢眼,不停地向人们招手,还左右手轮换,非常可爱。所以游客便不停地向查理扔鱼,也会继续和他招手。一天下来,查理吃到的鱼是其它海豹的几倍! 在Youtube观看Charlie The Waving Seal的时候,除了看到查理招手,还经常看到的一个画面,就是查理的伙伴出于妒火,狠狠地攻击查理。多数都是愤怒的猛扑袭击他的头部。但是中招的查理不一会儿还是会探出头来,继续招手。 这非常值得人类深思!我们人有着许多古话: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其实说的都是一个意思。然而,查理,作为一个先驱,领跑者,有什么错误吗?他为什么要为自己的聪明、悟性、勤奋付上挨打的代价呢?而其它的海豹,自己没本事,为什么还要嫉妒有本事的查理呢?那些海豹想到的,不是为什么查理有鱼吃,而是单纯的查理吃鱼多!他们连观察分析并模仿查理的觉悟都还没有,可见他们和查理的差距是多么巨大!其实,一旦他们明白查理为什么吃鱼多,便也可以为自己制造更多的机会。比如可以鼓掌,可以鱼跃,可以点头,可以扭屁股……可以做许多吸引人类欢呼的动作。更甚者,可以两两结伴,共同进行表演。这样得到的鱼就更多。 但是他们不懂。他们只知道羡慕、嫉妒、恨。最后就是一看见查理吃鱼就怒不可遏,上前攻击! 查理的压力,可能也是许多人的压力。在这个世界中,我们需要查理,但是我们身边却有着太多查理的同伴。 最终我还是要问:为什么查理要为自己的悟性、智慧、进取和坚持付上挨打的代价?

Read more

将手头儿的爱情进行到底

《将爱》,香港没的看。于是今天一早我去深圳看了这部电影。坐在我左边的是一对儿,坐在我右边的是另一对儿。左边的女孩一坐下就把纸巾拿出来了,掏出来一张,然后递了一张给她旁边的男士。我差点儿说:你也递我一张呗。 但是当电影开始的一刹那,我就意识到其实我不该来看。果然由始至终,我都非常平静,尽管那些经典的情歌,无论是《好久不见》,是《谁》,还是《等你爱我》,都曾经令我心里非常不平静。 今天的我心中抱着一个强烈的信念:相见不如怀念。我深知对于许多人和事,是根本不用也不能相见的;而怀念,是最好的处理方式。所以我很后悔来看了这部电影,其实有什么可看的呢?还不如让那时的文惠和杨铮永远地留在我的脑海里,连同他们的纯真与年轻。 我非常欣赏在第二个故事中杨铮对文惠说的话:“我们都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们了,还能怎么样,还想怎么样?”——这句话道出的是不能再真的真实。文惠与杨铮,本是不需要相见的。同学聚会,也犯不上八卦些旧人旧事。都已经过去了,还能怎么样,还想怎么样? 我心中的问题反而是:将谁的爱情进行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将杨铮和文惠的爱情进行到底呢?他们都已经结过婚,为何不是将他们各自婚姻内的爱情进行到底呢?12年过去了,记忆中的初恋情人早已是面目全非,岁月沉淀下来的,究竟还能有爱情的几分味道呢?第一个故事他们走到一起了,所以上演了一出看似悲剧的喜剧。然而后面两个故事都是他们没有走在一起的各种纠结,告诉我们的是,有些爱情,还真的没办法进行到底。 我觉得片中最感人的是一对对真实恋人说的话。 最后我再次肯定这个想法:相见不如怀念。别轻易牵手,也别轻易分手。若是已经分手了,就自己把手揣兜儿里悄悄蓦然回首吧,千万别再去找补!既然分开了,那就继续自己的精彩。提过去的那些,有什么用。问人家“你过得好不好”,关你屁事。 将你手头儿的爱情进行到底,就已经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啦!而且没准儿更美妙!

Read more

我是谁

在中大上课已有两个月,与我一起上课的绝大多数是香港的中学老师。所以我也被称呼为老师,就是“阿Miss”——原来被称呼为“老师”的感觉还挺良好的。我并不太觉得生理上辛苦,只是心灵感到很震撼。这个课程教我们面对心灵,在辅导他人心灵之前,首先要面对的,是自己的心。 很多矛盾纠缠,并不是表象的问题,归根结底,不是怎样,而是为什么。也许我们并不是要知道怎样活,而是我们为什么要活。我究竟是谁,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如果我回答不了自己,我永远搞不定自己。 Carl Rogers年老时曾说过一句话:“我一生所面对的受导者(client),绝大多数都是既想努力做回自己,又最怕做回自己的人。”这句话仿佛一颗子弹。 我发现一直以来我对于真我的认识都很肤浅。我并不如我所想象的那样认识我自己。所以我近期感到很难写下有关思想的事情。因为我尚未将之系统化。最近很喜欢做梦,也很珍惜做梦。原来梦是这么神秘、有趣、无限的东西。也开始在每天早晨记录自己的梦。月尾回顾,我还是感到震撼,无以言表。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一首歌,叫做Reflection,是电影花木兰的主题曲: Look at me, You may think you see Who I really am, But you’ll

Read more

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

《渴望》和《北京人在纽约》,是我最喜爱的两部连续剧。小时候跟着父母瞎看的时候,其实未必看得懂。就记得渴望里老吃饺子,台词是:“吃饺子吧,省事儿。”可是我从那时起就觉得包饺子不省事儿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就暗下决心,等我有一天长大了,一定要再看几遍。 20多年后的今天,所渴望的内容,实现了吗?今日的刘慧芳,又在干什么呢?别也挨家里炒股了吧? 还有几个疑问,真是太揪心了: 1. 为何慧芳不和大成好? 2. 为何若男不嫁给黑皮? 3. 为何郭燕不好好和王启明过日子? 哎!人生啊! 《渴望》歌词写得真好,发自肺腑,回味无穷: 悠悠岁月 欲说当年好困惑 亦真亦幻难取舍 悲欢离合 都曾经有过 这样执着 究竟为什么? 漫漫人生路 上下求索

Read mor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