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高兴,突破出版社与“首尚文化”电子书店合作,将推出《港漂双城记》繁体字版。至于其他网上销售平台,如Apple iTunes, Anddroid, Nokia Store, Microsoft Window Mobile等,将于三四月开始有售。

另外,“首尚文化”将于今年二月初在三藩和洛杉矶进行连串书籍推广活动。《港漂》有幸成为其中重点推荐的一本。主要希望进入各大学的华人社区进行推广活动。不过很遗憾我目前没有看到任何我也可以同去的机会……(虽然我出于一些私人缘由非常想时不常就去美国一趟,最好一周一次……)

不知道我这个小小的博客是否有来自三藩和洛杉矶的读者?若有,小作者诚邀您届时去捧捧场哦!

电子书的到来,大大方便了我们的阅读体验。过去有香港境外的朋友问我如何可以买到书,这下好了,买电子书吧!

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有个事情还是想声明一下:此次出书,全赖突破机构赏识。版税归突破,本人并不从中盈利,也并无稿费收入。作者买书使用作者折扣。有朋友以为我有大把的书可以派,特此声明,还望您支持突破机构!)

分享会海报和网上报名留位:
http://www.breakthrough.org.hk/chi/cityu-talk/

作为港漂,你对于这个城市是否有许多话不吐不快?作为香港人,你对于港漂这一群体是否有许多好奇?

在《港漂双城记》中,我提到了一些作为北京人对于这个城市的观察和反思。但这只是蜻蜓点水,相信在每一个港漂心中,都有更加精彩的双城或多城故事。何不一起分享下?

2012年2月15日,星期三,下午3点至5点,在城市大学邵逸夫图书馆,邀请你一起来参加《港漂双城记——走出中国,何去何从?》讨论会!届时本书作者赵晗和突破机构总干事、城市大学校董梁永泰博士会一起做客讨论会,与大家一同探讨诸多话题。希望通过我们这群人的“香港经验”看两地社会的异同,反思个人及群体身份,并生命的定位,再展望个人前途与国家未来的关系。

在两小时中,梁永泰与赵晗会彼此提问,最后会有时间与台下师生互动。

囿于城大图书馆场地限制,此次活动名额非常有限,报名只能先到先得!

感谢您的支持!盼望您的参与!

《港漂双城记》Facebook页面:
http://www.facebook.com/GangPiao

各位读者:

感谢你们对于小作《港漂双城记》的支持、鼓励和反馈!

我建立了一个《港漂双城记》的Facebook页面,希望这里可以成为一个交流的平台。绝不仅是谈及这本书,更希望这本书是一个开始,是一粒种子,点燃更多的沟通和对话。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内地生来港读书,越来越多的内地人在港工作,那么在这种融合和碰撞之下,生活在疾速发展的内地与回归后的香港的我们,同为中国人,彼此有着怎样的思考、迷茫和交流?在这个急剧动荡的社会,我们对于身份、意义、梦想,又有着怎样的彷徨和追寻?

欢迎你在此页面与我,与大家有更多交流!

目前此页面已经设有一些问答题,诸如:

“你对于香港有归属感吗?”

“如果你拿到永久居留权,当被问及你是哪里人时,你会如何回答?”

“你来香港最大的震撼是什么?”

“你的梦想是什么?”
……

同时也即将有我们”港漂”来港后的新奇见闻、学习广东话的趣事、在香港的思考等。

希望听见你的声音!也愿意有更多港人听见我们的声音!

愿我们成为香港的祝福!期待你的关注和参与!

想Like一下?Facebook地址:http://www.facebook.com/GangPiao

非常感谢!

Zihona
2012-01-03

处女作问世20余天来,陆陆续续收到不少读者来信。情真意切,令我非常感动!

  • 北京高中同学,也有移民经历,大帅锅(高、高知、单身、超赞!欲购从速!):
    如饥似渴的囫囵下你的书,字字都在提醒我,无常才是世界的本面目,而我就是要在无常中去寻找恒常。谢谢你对自己的真实面对,给我勇气和信心。你的经验投射到我身上,会引起我同要的挣扎和思索。这本书很好,如果有更多的人,特别是附中的师弟师妹们看了,应该会目前的路径有截然不同的未来吧。这是我最近看到的第三本很有启发的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做出电子版的,或者授权某个网站连载,我认为是很好的传播方式。

  • 湖北港漂,香港中文大学学生,大美女(不幸已婚):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6164480100xmkb.html

      亲爱的Zihona,

      今天在深圳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漫漫等待中读完了你这部小书,有些文章在博客上看过,有些则是头一次读。

      读的过程中有两次想要掉眼泪。

      一是你讲从会计师行辞职之后的一段“信心道路”,和昔日的同学聚会,大家仿佛都是那么前途万丈,只有你还在等待一份报酬微薄的工作,一位同学大方帮你出了饭钱,你出去海边望着灯火璀璨的中环流下泪来。那是你原本拥有的,也是你稍稍退后一步就可以轻松拾返的,你也知道你为什么放弃,可你还是哭了。
      我想说,我好了解那种感受,在我大三离开学生会来到教会的时候,在我的同伴们都争先恐后的进了体制内的单位的时候,在老公的前室友拿State Security的公务费请我们喝茶的时候……甘愿“限制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实话我并不清楚前路如何,但我知道有些路是一定回不去的。往大了说是神的呼召,往小了说,“因为活在谎言里,根本就不是活着”(王书亚《灰烬中的钻石》),睁一眼闭一眼的活着,是根本不能被接受的。

      但我还是不平衡!我并不需要太多的钱,我只想证明自己有用,而没有前者,我又何其难向别人证明我的价值。和老公说起回家的矛盾心情:为什么我这么一块稀世珍宝,在我妈眼里就不如那些个镀金的破铜烂铁呢?为什么她就总羡慕有一个做份轻松工作、嫁个殷实人家、二十几岁住复式大宅、一家三口开两辆车的咸鱼女儿呢?所幸的是,我也慢慢在上帝里建立我不为他人所动的价值感,我要带着赤子之心有使命感的活着,并为我丰盛的生活骄傲。

      ———————————————–

      另一处是你写到中国的精英往哪里去,离开中国去美国,离开美国去火星?你在景山上看到拆得血肉模糊、建得光怪陆离的北京城就哭了。中国的精英,不是在国外,就是理智的选择成为公共机构里的既得利益者,那么谁来振兴实业改善民生?谁来办社会服务照顾孤儿寡母?谁来做小学老师教导孩子?而我们也无法回避这样的反问“那你为什么不回中国?”

      之前读苏恩佩的《仄径》,我就很惊讶这篇写成于1960年代的稚嫩小说,里面描述的情景与今天的中国留学生(包括神学生)面临的处境竟是如出一辙,而我的愿望、挣扎,也与主人公深有共鸣,只不过港台留学生早我们面对了几十年。哦,成为教授的太太多么好,体面又轻松,美国空气清新物质丰饶、制度又健全,回国有什么呢?除了上帝放在她心里的梦。苏是那么纤弱、那么敏感、那么温柔,又是那么决绝。那种不顾一切燃烧自己的激情,几乎要穿越时空的千山万水,朝我扑面而来。

      我想上帝还是要我回去的。我很欣喜你引用了崔卫平的话“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最近看到这段话爱不释手,给陷入蚍蜉撼大树的无力中的我带来了一丝亮光。

      ———————————————–

      最后说说双重身份。这真是一个绝妙的概念!

      我记得在北大教育学院听过刘云杉老师的一个讲座,提到“教育民主”的问题,大意是:一个人如何在受教育成长为精英的过程中不背叛自己的身份。一个农村孩子,为了升学通往更好的未来,不得不学习跟他的日常生活毫无关系的城市知识,而他所擅长的领域却不被社会承认和珍视。而留学生要在异国成为精英跻身主流社会,是否也一定要选择压抑原来的身份呢?

      拥抱双重/多重身份是一个出路,一个灵感。我突然发现,耶稣,耶稣不就是双重身份的完美典范吗?他既是完全的神,与天父圣灵亲密相交,又是完全的人,完全体察人的悲欢苦乐。我们对自己不同的身份虽然难以两全,却可以力争与每一个身份多一分认同。再者,没有双重身份,我们何以能“知道怎样处卑贱,又知道怎样处丰富”呢?何以“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都得到秘诀”呢?(腓立比书4:12)

      ———————————————

      深圳火车站周边那种熟悉的失序感、带着各色乡音的旅客立刻就能把我拉回一个状态,叫做中国。是的,想清楚了么?如果要回来,这就是我要生活的地方,眼前这些并不可爱的人,就是我要与之认同的人。

    终于,我的广东话到了“三句话乱真”的水平。但若是长篇大论,就一定露陷了。对我而言,学习广东话的终极挑战之一,就是中英夹杂。(其他挑战详见我那即将问世的书。)

    相信对于香港版广东话有一定认识的人都知道,港式广东话区别于广式广东话最大的差别就是中英混用,浑然天成,一气呵成,天衣无缝。终于我沉痛地意识到,为了让自己的广东话更具港味儿,我必须要入乡随俗加入英文!然而我又有一些困惑,就是哪些可以用英文说,以及发音是怎样的。我觉得在一句广东话的叙述中突然出现正规的英文发音是很突兀的。后来的经历的确证实了我的困惑。而聪明的香港人会把英文单词的发音本土化,然后自然流畅地嵌入句子中,听来照样婉转动听,毫无突兀之感。据我的总结,主要的做法是轻音重音化、去“r”化、拖音和变调等。

    1.“轻音重音化”

    “轻音重音化”这一做法在我看来非常有趣。第一次听是一个同事说“佢唔拉key我。”这个“拉key”我没有听懂,就问他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想说的是“He does not like me.”而“like”在句子中则要轻音重音化,变作“likey”。这一观察,在日后的一次点菜中,亦得到了印证。有一次和一位香港朋友去吃我最喜欢的日本菜,我们分别选了S餐和X餐。不一会儿,我的朋友对服务员说:“一个Xee餐同埋一个Isee餐。”我心中暗自重复了两遍这个S和X的港版发音,并暗暗叫绝。如果不是轻音重音化,中英夹杂听起来是非常突兀的。

    2. “去r化”
    “去r化”是我总结的另一个港式英语发音要领。读书的时候,经常需要说“presentation”这个词,而我往往听到香港同学说的,都是“pesentation”,而“print”,更多是“pint”,“r音”不见了!同理,在说“friend”一词时,听上去像是“fend”。

    3.“拖音”和“变调”
    “拖音”和“变调”这一规律是我读书时从同学对于一个助教的称呼中领悟的。这名tutor叫做Christina.“Tutor”中的“tor”的音标本是“tə”,但却被读作了“’tju:ta:”,而“Christina”中读作“nə”的“na”,也被读作“na:”,且必须拖长至4倍发音时间。

    4.“R”、“Z”和“zə”

    在26个英文字母中,香港人有两个有别于世界的独特的发音,一个是“R”,一个是“Z”。刚来香港的时候,经常需要在电话里处理事务,并报上身份证号码。怎么那么巧,我正好需要读出“R”和“Z”。有一次是和入境处打电话,在我说了我的身份证号后,对方重复了一遍,结果我大惊。首先是这个“R”,对方重复的时候,说了一个近似于普通话的“阿搂”,要是用国际音标,就是“’a:ləu”。这是个什么音呢?我自认我读26个英文字母是相当标准的,可是我没有听过这个音啊!我以为她说的是“L”,于是我说:“不是L,是R”。对方又重复:“是啊,是阿搂。”我心里有些急了,“不是L,是R!R for red! Not L!”后来又要告诉她我的名字怎么拼写。我说了“zi:”这个发音,,可是对方却问我是不是“C”!我马上想到,“Z”这个字母,美国人习惯读“zi:”,而英国人习惯读“zed”。于是我马上说,“zed”。这时,对方重复到:“i:’zed”。我当时差点儿晕过去,心说,姐姐,您和我开玩笑吗?“i:’zed”这个合体是个什么东西?最后我没好气地告诉她,是26个英文字母的最后一个!她也同样理直气壮地回复我,“i:’zed”就是“Z”!

    这一读法令我颇为震惊!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经常听到“i:’zed”这个音,这使我确定,香港人的确是用了一个英美合体的音来读“Z”这个字母的!后来每逢需要提及“R”和“Z”,我都入乡随俗读作“’a:ləu”和“i:’zed”,并且从未产生过误会。

    在这里我想提一下我那令很多人觉得奇怪,令许多香港朋友读不准的英文名字。我的小学英语老师曾经给我起了一个英文名字,但是我觉得自己的中文名字不能自己起,已经很遗憾,英文名字为什么还要别人给呢?某天放学我骑车回家时,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把我中文名字中Z,H,N,A,O这五个出现的汉语拼音字母重组一下,岂不成了我的英文名字!但是无论我怎么组合这五个字母,都觉得少了个原音!不如加入一个“I”,正好代表我自己!于是,Zihona,这个我自己给自己起的,可以同时代表我中文名字的英文名字,就这么诞生了!根据我自己规定的权威解释,Zihona的正确发音是:“zə’həunə”。这个名字过去在我的中学时代都可以被同学正确读出。可是来了香港,我惊讶地发现,很多香港本地同学,无法读出“zə”这个音。大多数情况,是读作“si:”。有人把我的名字拼作“Cihona”,甚至称呼为我“Fiona”但是我这个音偏偏就是“zə’həunə”。老实讲,被别人读错名字的滋味并不舒服。不过现在我也已经接受了。

    刚才我提到的“起名”,其实就是广东话中的“改名”。然而“改名”在普通话的语境中,只有一个意思,就是“改变名字。”刚来香港不久有人问我:“谁给你改的名字?”我觉得莫名其妙,答复到:“我从来没有改过名字啊?”后来一些同事去北京做培训,问别人这个问题时,也遇到过同样的尴尬。

    5. 英文是个筐,不会就往里装
    各位想学习港版广东话的朋友,若是一时学不会,莫慌,我送给你一个锦囊,就是:英文是个筐,不会就往里装。但凡是你不会的广东话词语,你就一律用英文代替,记得运用上述变音技巧,包你屡试不爽!我就是这样滥竽充数了好多年,方才练就了中英混杂的这等功力!

    欢迎切磋!祝君港版广东话学习顺利!

    13. June 2010 · 5 comments · Categories: 京港情深 · Tags:

    龙应台写过一本书,很久以前的了,忘了叫什么名字,其中有一篇是谈《我们离公民社会有多远》。

    其实在我看来,香港相对而言已经很“公民社会”了,然而,越是对于自己权利敏感而警醒的地方,越是可以表达对于自身权利诉求的地方,就越觉得自己的权利还远不够。

    回看过去在大陆所受的教育,我觉得非常遗憾的欠缺之一,是没有接受过“公民教育”,取而代之的,是“思想政治”,是政治考试前人人调侃着无聊却从那时起就学习熟练地说假大空的,废话。

    我想,也许是因为“公民教育”太过敏感,在一个连“长春”都变为了敏感词的国度,如何谈公民教育呢?因为谈到公民,说到底,是权利。的确公民对于社会有着权利和义务,然而归根到底,是权利当先的。而且,不应该是一味教导个人为集体服务,恰恰相反,一个国家,一个政体,或者说,一个集体,要把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当人,要首先为其中的成员考虑,维护他们的权利。

    很不幸的是,在天朝,诸多权利是被阉割的——不仅没有了功能,甚至还碰不得!比如我就必须称呼它为天朝,比如我们都没有权利将许多话明说,比如我们普遍没有啥自由表达不满意和不同意。取而代之的,是“大会一致同意”,并“达成了广泛共识”。所以韩寒的出现,令许多人出了一口恶气!我很喜欢韩寒,然而我认为韩寒热恰恰表明我们这个社会的不健康。其实他只不过有能力和些许的自由说出了一些很多很多人都想说的话,只是他们没有韩寒讲话的机会。如今韩寒出名了,国际关注了,河蟹他的风险也大了许多,所以他才能说许多别人想说却不敢说的话。然而,为什么别人不敢说?然而,为什么我们只有一个韩寒?

    我认识一个非常可爱的读四年级的香港小妹妹。今天我看到她的一本叫做Science(科学)的书非常精彩,全英文,全彩色,张张图片都很精彩,有动物世界,有植物,还有许多其他的内容。我非常想借来一看,只是她最近要用。我继而问她平时都有什么课啊?她说有一门是“社会”。我就又问,社会课教什么啊?她的回答令我感到很惊奇:

    “我们现在在学女性地位,过去还学过儿童权利公约贪污”。

    我听罢吓了一跳。好家伙!9岁的孩子,学“女性地位”,我就问了问教什么啊?她说:教一些出名的伟大的女人。我又问她对于“儿童权利公约”记得清楚吗?她看来是很清楚作为儿童都有什么权利,三十几条。还说她最喜欢第31条,“儿童有娱乐的权利”。最不喜欢第29条“儿童有受教育的权利”。最后我问她这个“贪污”讲什么啊?她说是讲香港历史上的贪污案例,要引以为戒。

    联想到内地某小学生描述自己的梦想时说“长大做贪官”,我一时有些语塞。

    我不知道如今在北京四年级的小朋友都学什么。就算是有类似的这个啥社会课,教的难道是三个代表和谐社会?我打算问我的同事借一些他们小朋友的课本,好好研读一下,恶补一下我二十多年来关于“权利”是啥的亏欠!

    不久前我在某北京朋友的新浪微波上看到一张照片,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贴着一张A4纸,白纸黑字写着:“不要停车,今晚砍树!” 这使我联想到一件伤心事……

    香港大学图书馆前曾经有一个参天大树,四十多岁的树龄,是一棵石栗。去年某个星期五的夜晚,我从团契回家,走下中山阶,怎么觉得那么奇怪。原来!石栗被锯了!只剩下木头桩子,周围围了起来。我的脑子顿时嗡的一下。要知道,我们大家对于这棵树,是很有感情的!我赶紧跑下去看,只见那里也贴了一个告示,写的非常动情。大致内容是:我们感到非常难过,这个树伴随了我们四十多年。但是它长了虫子,随时有倒下的危险。我们尝试了一切办法希望不砍倒它,但是最终无能为力,这也是我们非常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我这样用中文一转述,那种悲伤和不忍并没有充分表达出来。在那样一个夜晚,望着被锯的石栗,凉风习习,看到这样一封充满了感情的信,实在是叫人有落泪的冲动……

    过了不久,我又看到那里种了一些乔木,很矮,很难看。我心里有点儿气,这不是糊弄人吗?又跑下去看。只见又有一个告示,大致内容是:“你现在看到的不是最终要种植的树木,只是暂时的过渡而已。我们打算种一棵××(我忘了名字,还标注了拉丁名字),是什么属什么种……”看过之后,方才颇感安慰。

    我想,这便是我非常欣赏香港的地方。我不敢说它对待一棵树都这么有感情,对于人就更有感情啦。但是我当真觉得,倘若一个社会对于砍一棵树对于生活在其中的人可能造成什么样的情感困扰都考虑得如此体贴细腻,那么其他事情,可能也会相对多的照顾到人的感情,和权利。

    比如雨天会在地铁口和居民楼入口放置“小心地滑”的标示,并且有喇叭广播。比如随便一个楼都要定期开业主大会,那天我回家,看见晚上要开业主大会,商议的议题是什么高空管子掉了责任谁负,还有一些其他看起来芝麻大点儿的事儿。但是这些都令我很感动,就是芝麻大点儿的权利,也要维护,也要民主投票出一个结果。

    最后要说,我绝不是说香港现在就是一个公民社会的楷模啦!我只是想说,千万不要肤浅到只看经济指标。很多人说:“香港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上海北京都要超过它啦!有的东西在上海买的着,香港还未必有呢!”

    看一个社会是不是发达,不要仅看它的高楼大厦,说句调侃的话,在许多权利面前,GDP算个屁!

    那要看什么呢?看它的排水系统,看它的灾难预警和处理系统,看它最穷的人活得怎么样,看它对待移民的态度,看它的自由市场里卖什么以及收摊儿后的清洁程序,看它的书店卖什么书,看它的头版头条是什么,看它的市民感冒咳嗽是不是自觉戴口罩,看它的媒体有什么批评政府的声音,看它的校车安不安全,看它的汽车站和火车站的秩序,看它的医院贵不贵……看它的市民是不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有哪些权利?

    让人民知道自己有哪些权利并赋予其这样的权利,不一定就代表着暴动,造反和起义。一个社会若总是压制个人的权利,是绝对不可能和谐的。

    所以我们现在只是河蟹社会,且仅是初级阶段而已。

    注:台湾高考中有一大块是“公民与社会”,感兴趣的可以去网上搜来看看。

    12. June 2010 · 6 comments · Categories: 京港情深 · Tags:

    香港人有一些饮食习惯令我觉得特别逗。比如,爱吃午餐肉和方便面(出前一丁)。

    有一天我在机构的食堂吃早饭,大家围成一圈。我要的是火腿炒蛋多士(toast),其他的同事都要面餐,即方便面。这时一个男同事走过来,望了望我旁边那个人碗里的,说:“哇,好嘢来的哦!”我心想,是什么好东西呀,也看了看,原来是——午餐肉煎鸡蛋方便面——这足以令人称赞和羡慕?真开眼。

    还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事一起去茶餐厅吃饭。有一个同事叫了黑椒牛柳丝炒公仔面(即为方便面),哇,顿时欢呼声一片,好嘢!好嘢!要说我这些同事,差不多全有北美背景,不愁吃不愁穿,啥也都见过,咋就贪恋方便面呢?我真是很不明白。

    最令我感到诧异的是,他们由于太喜爱午餐肉和方便面,非要搞一个组内的“午餐肉大会”,买了市面上6种不同的午餐肉,竟然要一绝高下,民主投票!但是听到这个“午餐肉大会”,我就觉得很是滑稽,但是心里也很期待,看看他们怎么搞……

    同事们分别买了以下几种午餐肉(以下图片为同事Iphone所照):

    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一些文化诧异来。为什么这么说呢?

    左边的三个,分别为韩国某牌,丹麦TULIP,以及美国Hormel——都没有出现任何猪的形象。TULIP还特别压了花纹,很典雅。

    右边的三个,分别为中国出品的长城牌玫瑰味、长城牌火腿餐肉,以及天坛牌火腿餐肉——好家伙!不仅有猪的形象,还一只比一只美艳。特别是玫瑰味的,干脆是粉红色的底,白嘟嘟的大肥猪,透着性感。而长城牌的火腿餐肉(右二),则给这猪涂了一个非常妖艳的粉红色嘴唇,笑死人。

    午餐肉大会主要目的是民主投票选出最美味的一个品牌。由我们的哈佛博士担任测试督导。只见她严格地控制了标签、取样、分盘煎炸(这午餐肉还一定得给煎了吃!),摆盘、上菜、投票、唱票等一系列过程。认真程度令我佩服。

    终于开吃了,吃的时候,是不知道哪个牌子的,分别标注了A-F,最后投票。

    当然还少不了方便面:

    说实话,我当真没什么胃口。但是我的同事一个个如狼似虎(动物园里的),不停叫嚣着:肚饿了!快点开饭吧!可不可以吃了啊?…… 一个个眼露凶光,仿佛要极力控制口水:

    当时还煮了一锅牡蛎,一只只肥美的生蚝,方才令我感到些许安慰。

    评选结果亦显示出某文化现象。

    得票最多的前三名分别为:
    1. 长城牌火腿餐肉
    2. 天坛牌火腿餐肉
    3. TULIP

    除了我认为玫瑰味最好吃,其他同事一致认为玫瑰味最难吃!他们有的说:呢个味道好奇怪!有的说:好似soap(肥皂)味!有的说:简直咽不下去!有的说:好难食!

    哇!怎么会这样?我对他们说,我则认为这个有玫瑰味的午餐肉最好吃!味道最丰富!他们纷纷表示不能理解。最后归结为:文化差异。话既至此,我也不瞒着他们了,我说:我亦非常不理解为何香港人如此喜欢吃午餐肉配方便面。在我的印象中,吃方便面是一件很凄凉的事情……

    图中左上角剩下最多的就是玫瑰味的,尽管我吃了不少:

    饭后,有人表示仍不满足,原来是少了煎鸡蛋。大家继而捉摸,为何还是不满足?突然有人说——点解冇可乐???原来,症结在于,忘了配可乐喝。然后一行人去canteen买了若干Zero回来。

    天啊,这是怎样一群可爱的同事呢?有理由相信,我的许多生活习惯将被逐步改变。

    无论如何,我与他们在一起非常快乐,有团队合作的愉快,有插科打诨的幽默,还有理解支持与代祷。在他们身上,我对于香港文化的理解,怕是升级了好几个水平啊!

    27. May 2009 · 1 comment · Categories: 京港情深 · Tags:
  • 三.法定古籍篇 (Declared Monuments)
  • 我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故写作顺序稍作调试。这篇主要介绍香港(港岛、九龙、新界、离岛)的法定古籍。所有介绍资料和图片均引自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GovHK香港政府一站通。该网站内容详实,图文并茂,分设英、繁、简三种语言。且介绍交通方式。鉴于内地上网河蟹较多,我分区重点推荐并引用如下:

  • 港岛区(摘取部分,详情自于上述网站自行阅读):

  • 1. 香港大学本部大楼

    香港大學本部大樓是該校最古老的建築,一九一○年動工興建,一九一二年落成。大樓宏偉壯觀,以富有文藝復興風格的花崗石柱支撐,頂部矗立著鐘樓,四角則有塔樓。大樓內有庭院四個,其中兩個植有高近九米的棕櫚樹。

    蒜按:古典浪漫,无论晴朗阴霾,韵致独特。本部的陆佑堂,更各种庆典的举办场所,美轮美奂。

    2. 香港大学孔庆荧楼

    孔 慶熒樓是由遮打爵士、佐敦教授及其他人士捐款建成,原用作學生會之用,於一九一九年二月由當時之總督司徒拔爵士正式揭幕。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建築物曾暫作 行政大樓之用,其後於一九七四年改用作高級職員休息室。香港大學為感謝孔慶熒先生家人慷慨捐助,於一九八六年正式將建築物命名為孔慶熒樓。

    蒜按:现为港大音乐系,内部一样典雅高贵,气质不凡。

    3. 香港大学邓志昂楼

    鄧志昂樓由鄧肇堅爵士父親鄧志昂先生於一九二九年捐助建成,作為中文學院之用,建築物因此以他命名。鄧志昂樓為一座樓高三層之平頂建築,外牆鋪以洗水批盪。大樓於一九三一年九月二十八日由當時之總督貝璐爵士揭幕。大樓現為亞洲研究中心。

    蒜按:同行可参观港大其他非古迹景点(只是时间的问题),参阅后文。

    4. 圣约翰座堂

    聖 約翰座堂是本港現存歷史最悠久的西式教會建築物,於一八四七年三月十一日由當時的香港總督戴維斯爵士(一八四四至四八年)奠基,並於一八四九年落成啟用。 座堂曾於一八七三年局部改建。日佔時期(一九四一至四五年)曾用作日本人會所,座堂因此受到破壞。戰後座堂委員會將建築物重新修復開放。聖約翰座堂於一九 九六年被列為法定古蹟。

    蒜按:从上面俯瞰该座堂是个十字架的图案。但内部房顶较为简陋,仿佛工场厂房,做工气质与欧洲教堂相形见绌。是我婚礼的考虑场所之一。


    5. 域多利监狱

    域多利監獄於一八四一年落成,是香港開埠初期最先以耐久物料建造的建築物。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監獄內大部分建築物因受轟炸而嚴重損毀。當局進行修復後,於一九四六年重開作監獄之用。

    蒜按:走过,路过,不要进去坐过。

    6. 中环旧最高法院

    舊最高法院坐落於填海區,屋基由數以百計的杉樹樁組成,於一九一二年一月十五日由當時總督盧押爵 士宣告正式啟用。這座兩層高花崗石大樓,採用新古典主義派的建築風格,地面以愛奧尼亞式石柱環抱。最具特色的是中央部分的三角形山牆,山牆頂部矗立著一座 希臘特彌斯女神蒙眼雕像,用以代表公義。建築物自一九八五年起用作立法會大樓。

    蒜按:位于中环林立的商业大楼中间。旁边还有张国荣坠落的酒店。

    7. 中环都爹利街石阶及煤气路灯

    中環都爹利街的石階約建於一八七五至一八八九年間。四座煤氣路燈置於石階兩端的欄杆上,是本港僅存的煤氣路燈,現仍由原為本港提供街道照明而開辦的香港中華煤氣公司繼續操作。

    蒜按:挺新鲜的。

    8.旧赤柱警署

    舊赤柱警署建於一八五九年,是本港現存最古老的警署建築。警署早期作為港島最南端的前哨站,戰略 地位重要,因此常供警隊及英軍聯合使用。二次大戰期間日軍曾徵用為分區總部,並加建殮房。戰後恢復用作警署,直至一九七四年。後由南區政務處分處使用,曾 用作餐廳,現為超級市場。

    蒜按:不是惠康就是百佳,商业大潮,警署也束手就擒。

    9. 香港大学大学堂

    聳立於薄扶林一山頭上的大學堂是一座揉合了都鐸及哥德式建築風格的華麗建築。大學堂約於一八六一年由蘇格蘭商人杜格拉斯.林柏建成,作為其公司總部及寓所之用,建築物亦因此命名為杜格拉斯堡。法國傳道會其後於一八九四年購入杜格拉斯堡,還將它易名為拿撒勒樓,並進行大規模重建,其中還加建了一所印刷工場。法國傳道會於一九五三年撤離拿撒勒樓,香港大學翌年將之購入,一九五六年正式用作大學男生宿舍及命名為大學堂。

    蒜按:这是我最喜欢的香港大学的建筑,其实是个城堡。但是离港大主楼乘车约30分钟。现为全男生宿舍,宿舍内部构局奇特,木地板,单人间多人间都有。可以看见椰子树和大海。参观University Hall的时候,我第一次羡慕做男人,仅是因为这个建筑。

  • 九龙区(摘取部分,详情自于上述网站自行阅读):
  • 1. 尖沙嘴前九广铁路钟楼

    九廣鐵路英段於一九一○年十月一日通車。尖沙咀火車站興建工程於一九一三年展開。一九一五年鐘樓建成。火車總站於一九七八年拆卸,只留下鐘樓,成為本港的標記。鐘樓高四十四米,樓頂裝有七米高的避雷針。

    蒜按:钟楼旁是星光大道,都观看维港海景。

    2. 九龙城寨南门遗址

    一八四七年,清廷修建九龍寨城,駐兵數百,以加強海防。城牆用花崗石條構築,有六座瞭望台和四道 城門,南門為正門。日佔期間,城牆被完全拆毀,作擴建啟德機場的建築材料。一九八七年政府宣布清拆寨城,於原址興建公園。在清拆期間,曾進行考古勘查,發 現寨城東門和南門的牆基和石板通道保存完好,並在南門原址發現兩塊石額,上刻「南門」和「九龍寨城」等字。 南門遺蹟原地保留,供市民參觀。

    3. 九龙城寨城衙门

    一八四七年,清廷修建九龍寨城,駐兵數百,以加強海防。寨城衙門,原為九龍司巡檢辦公地方,深三 進,二進為公堂,後進為官邸。自一八九九年清朝官兵撤離寨城後,衙門曾被不同的教會團體租用,先後作老人院、孤兒寡婦所、學校、醫務所等用途。一九八七年 政府宣布清拆寨城,於原址興建公園,衙門得以保留並全面復修,成為公園內的重要古蹟。

    蒜按:曾在大学上过一门通识课讲香港的街道,就是参观九龙城寨。这里原来是三不管/黄赌毒地区。建筑都很奇特,私搭乱建,鱼龙混杂。后来香港政府讲这个疖子通通清除,拆得什么都不剩。很多学者颇为遗憾,如果哪怕留下一栋建筑,一楼是牙医,二楼是妓院,三楼是学校,四楼是毒枭……那么无论从历史还是文化社会角度都是不可多得的教材。

    4. 玛丽诺修院学校

    瑪利諾女修會 ( 又名「聖道明瑪利諾女修會」,其原名為「聖道明海外傳教女修會」 ) 於一九二一年來到香港傳教和服務,並於一九二五年創辦瑪利諾修院學校,該校最初是一所幼稚園,校址位於柯士甸道。一九三一年,聖德肋撒堂成立後,學校管理 層認為發展中的九龍塘區是瑪利諾修院學校的理想選址。窩打老道的新校舍於一九三三年開始興建。

    一九三六年五月,當時的香港總督郝德傑爵士 ( 一八八四至一九五一年 ) 為學校主樓主持奠基儀式。翌年,瑪利諾修院學校遷至新校舍,為幼稚園至預科程度的學生提供教育,校舍自始亦成為區內的地標。

    學校運作因二次大戰而中斷,校舍由一九四二至四五年曾改作日軍醫院。主樓旁邊的修院在二次大戰前開始興建,於一九五三年竣工。一九六○年,學校的中學部遷 往何東道 5 號的新校舍,此後,窩打老道學校主樓便一直由小學部使用,而主樓旁邊的修院在一九九七年當小學改為全日制後,亦歸小學部使用。

    於一九三七年落成的學校主樓採用中世紀修道院或學院的布局設計,列柱迴廊圍繞露天中庭。校舍建築群的自由新都鐸風格融合了多種不同的建築設計特色,包括裝 飾派藝術、羅馬式、新喬治亞風格和哥德復興式。禮堂內羅馬式的拱頂天花、面向界限街的麻石階梯、尖拱門、四坡或斜折線形屋頂和建築物正面的塔樓,均是主樓 顯著的建築特色。

    瑪利諾修院學校的布局和一九三七年落成的主樓保存甚佳,多年來並沒有經過明顯的改動或改建,校舍內仍保存著古色古香的裝飾和地台。校內優美的花園和園景,亦提高了該建築群的整體性價值。
    在校方及瑪利諾女修會的支持下,瑪利諾修院學校包括一九三七年落成的學校主樓和修院根據《古物及古蹟條例》於二○○八年被宣布為法定古蹟,並受該條例保護。

    蒜按:美丽动人。九龙有很多漂亮的教堂,详见后文街道篇。

    新界区

  • (摘取部分,详情自于上述网站自行阅读):

    1. 东龙州石刻

    這是本地最早有文獻記載的石刻。王崇熙於一八一九年編制的《新安縣志》有「石壁畫龍,在佛堂門,有龍形刻於石側」的記載。此石刻高約1.8米,長約2.4米,為現時香港境內所知最大的石刻。

    2. 西贡龙虾湾石刻

    此石刻於一九七八年由一群旅行人士發現。紋飾刻於一塊向東的岩石面上。因久經風雨侵蝕,已極之模糊。紋飾呈幾何形,部分狀似鳥獸。但有些學者認為這些紋飾純因天然侵蝕所致,爭論仍未解決。石刻已公告為法定古蹟,加以保護,確保研究能持續下去。

    3. 沙头角镜蓉书屋

    鏡蓉書屋是少數專為教學用途而建的書室,位於沙頭角上禾坑的客家村內,是由該區李姓客家人於清初 建成。初期僅是一所供二、三十人就讀的私塾,至乾隆年間(一七三六至一七九五年)始再行重建,改名為鏡蓉書屋。由於專供教學之用,所以建築頗為簡單但實 用,建築物只有兩個廳堂和閣樓,分別用作課室和宿舍。書屋外形呈長方形,牆身用青磚砌築,屋內用未經燒製的泥磚和夯土作間隔。書屋於一九九一年被列為法定 古蹟後由政府進行全面修復工程,現已開放供市民參觀。



    4. 元朗聚星楼

    聚 星樓是香港現存唯一的古塔。據屏山鄧氏族譜所載,聚星樓由鄧族第七世祖彥通公所興建,已有超過六百年的歷史。這座六角形的古塔以青磚砌成,約十三公尺高。 塔分三層,最上層供奉覑魁星。聚星樓是為了鎮水災及改善地方風水而興建。而聚星樓與青山風水遙相配合,亦可護佑族中子弟在科舉中考取功名。事實上,鄧氏歷 代人材輩出,士人及當官者不計其數。
    聚星樓於二○○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列為法定古蹟。

    5. 元朗大夫第

    這座華麗的府第於清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年)由文頌鑾所建。文氏的先祖自十五世紀已在新田定居。大夫第是本港最華麗的傳統建築之一,並以其精巧的建築裝飾而著名。修葺工程由香港賽馬會資助,於一九八八年完成,現已開放供市民參觀。

    离岛区:略。

  • 26. May 2009 · Comments Off on 京港情深 2)饮食篇 · Categories: 京港情深 · Tags:
  • 二. 饮食篇
  • 尽管我与审计本不该开始,现今缘分亦尽,但我想我的思维中还是会有它的烙印。

    如何看待我对于香港饮食的推荐:请允许我运用两个审计中重要的testing, Understatement->Completeness(完整性)与Overstatement->Existence(存在性)。换句话说,我所写的这些,因为是“我”的推荐,所以一定不全面,我可以担保这些是不完整的。但是我却可以通过“存在性”的考验,也就是说,这些都是我所亲口尝试过的,并且于此分享我真实的感受。

    我并非从事于饮食业,也没有任何conflict of interest,所以我不打算每个菜系给出一家我喜欢的餐厅,这只是一个general information。至于少数我真正推荐的,无论环境、服务、卖相、品质、味道,若你相信我的眼光,可将其视为来港必试。价钱嘛——依个人承受能力而定。

    一年至多回两次北京,春节在五道口,我竟然在清华东门望着5年前没有的那些大高楼站了很久,不知道应该吃什么。后来打电话给我住在北语的大妹子,方知城铁旁边悄然起了一座大厦,里面都是吃东西的,叫华什么,华威?华联?

    我的意思是,我已经不知道如今在北京能吃到什么,或者不能吃到什么了。

    以下这些是我推荐的一小部分,基于我的“在北京不容易吃到的”假设。当然此假设可能有误。无妨。(如果您真有的是钱,也不用劳神看我这推荐,撒开腮帮子来香港吃吧,哪儿贵去哪儿,美食天堂,哪的吃的都有(少数达尔富尔之类的除外),服务还特好。)

  • 1. 香港本地传统饮食类
  • 1) 粉面类 (面底可选:河粉、米线、粗面、幼面、油面、捞面……)

    a. 云吞面:通常是猪肉鲜虾馅儿。不是一堆猪肉裹1/4段虾仁,而是几个大虾仁以猪肉馅儿为连接抱团儿。味道鲜美,弹牙爽口。

    b. 牛腩/牛筋/牛杂面:牛味十足,特点各家不同,但都很浓郁。(首推湾仔谭仄道的华西粉面。)

    c. 丸类面:牛丸、猪肉丸、贡丸、芝心丸、酱爆丸、鱼蛋、墨玉丸、花枝丸、龙虾丸…… 有很多做牛肉丸的都说自家的牛丸掉地上能弹起来——这种表述很让香港人有食欲。

    2) 粥类
    广东粥与北方的不同,看不见一粒粒的米,一锅锅大浆子。把鱼片牛肉放碗地,上面浇上滚烫的粥,就叫“生滚粥”。但是潮州餐馆里的粥就和北方的很像了。这些粥普遍是有料有味儿的,很鲜。

    3) 烧味 我写过很多关于这个的文章,点击这里

    4) 早茶

    很多香港的酒楼在早上6-8点与下午2-4点之间设有“饮茶”。不是光喝茶,而是就着茶吃各式各样的点心。茶可以点:普洱、水仙、茉莉……点心的款式非常多,我经常吃的是:虾饺、烧卖、山竹牛肉、鲮鱼球、肠粉、煎醸青椒、豉汁凤爪、萝卜糕、粉果……

    5) 甜点

    a. 水果类:店铺非常的多,不一定要去许留山。榴莲类的甜点很有特点,回味悠长,让人欲罢不能。

    b. 鲜榨果汁类:街边尽是摆摊榨汁儿的:五青汁(苦瓜、芹菜……);椰汁(旋劈的椰子);甘蔗汁儿;甘荀汁儿;各种水果配搭汁儿……

    c. 奶/糊制品:双皮奶(首推铜锣湾义顺牛奶公司)、炖蛋,炖奶(首推佐敦澳洲牛奶公司)、芝麻糊,杏仁霜,核桃糊(首推正街源记)……

    d. 蛋类:鸡蛋仔(首推北角强记)

    e. 一些意大利法国的冰欺凌球:红枣味、罗望子味、开心果味、金不换(很像风油精)味……

    6) 煲仔饭:主打是腊肠/双肠(腊肠、润肠)煲仔饭、腊鸭腿煲仔饭、北菇蒸鸡饭等……

    7) 海鲜
    :龙虾烧伊面、清蒸海石斑、明虾球、加吉、盲艚、红鲷、青衣、苏眉——若嫌这些贵,街市有便宜的:红杉、乌头、海鳝、海虾、墨斗、黄立仓……

    香港的海鲜多是清蒸或是不怎么浓墨重彩。我想小时候在北京多吃红烧的海味可能是因为这样可以遮去不新鲜的味道。只有真正新鲜的才禁得住蒸的考验。

    8) 补品

    a. 蛇羹(这个在香港很普遍的哩)。味道奇鲜无比,我每个月都喝一碗进补。最棒的蛇羹店是上环的桃园,必须定位。

    b. 龟苓膏。街头处处有。好的五六十一碗,不好的5港币一碗。这可是好东西,无论男女老幼,都应经常服用。现在我已经不习惯吃不苦的龟苓膏了。这个也是每月必补。

    c. 凉茶。街头处处有:五花茶、鸡骨草、夏桑菊、二十四味、野葛根水、感冒茶……

    9)其他粤菜:太多,说不过来,随便点吧。

  • 2.一些南方地方菜系
  • 1) 潮州打冷:大眼鸡、煎蚝饼、卤水鹅、卤水拼盘、萝卜猪红、炒蚬、炒蛏子、瀬尿虾、葱姜辣蟹、冻蟹、冻虾、东风螺……(首推皇后大道西的金兴潮州打冷)

    2) 客家菜:脆皮炸大肠、盆菜

    3) 澳门菜:葡汁鸡、马介休、蛋挞、猪扒包……

  • 3.国际美食
  • 台湾菜:餐馆林立。肉燥系列、面线系列、米线系列……

    越南菜
    :生/熟牛肉河粉、火车头、红酒牛尾、烧虾滨海、香茅猪扒、檬粉……。(强烈推荐湾仔胡忠大厦1层的芽庄)

    泰国菜
    :炒金边粉、芒果/菠萝饭、芋头饭、小食拼盘。(首推北角英皇道的泰国曼谷餐厅)

    印度菜
    :各式咖喱、烤饼(首推皇后大道西的咖喱王)

    新加坡菜
    :Laksa, 肉骨茶

    印尼菜
    :巴东牛肉、虾饼、椰汁饭。(试过一家,绝不推荐)

    日本菜:这个我吃的最多。刺身、寿司、拉面、烧烤……推荐太多,依地区而异。

    韩国菜:这个在北京吃已经很容易了吧,我推荐北京望京的紫霞门。

    以色列菜:中环以色列餐厅。我可以打电话预订。

    欧洲
    : 西班牙/法国/北欧。关于西班牙餐厅,详见我之前所写,点击这里

    汉堡包
    :(首推金钟太古广场Triple O’s——那味道简直不是肯麦所能比拟的。)

    今天就此停笔,全写是不可能的。关于具体地点/价位,可留言继续探讨。

  • 温馨掏心提示

  • 1)很多的茶餐厅都会在门口贴满了报道自己招牌菜式的报纸——乍一看,喲,敢情来对了!其实,可以说,家家都贴着这样的报道。只要给报社出钱,请几个记者来,拍些靓照,一等广告,再贴出来——这根本没什么成本,也没有说服力。看看过去,得了。

    2)很多餐馆都贴着与蔡澜的合影——仿佛他是饮食界的权威,仿佛这意味着品质与味道的保证。其实呢,也看看过去,得了。几乎我无意中光顾的所有餐厅都有蔡澜的推荐。也不知是我眼力好呢,还是蔡澜推荐如今和乾隆爷的题字是一个性质。总之吧,我就曾在他推荐过的餐厅吃出过蚊子,而且服务员说是辣椒粒。好吧,辣椒还长翅膀呢!可能也是因为我这人从来不迷信权威吧。

    大狗要叫,小狗也要叫——这是前苏联某名人名言,不是我的原创。

    好了,交代完吃喝,下篇可以上精神食粮了。

    第三篇我要来谈谈香港著名的教堂。第四篇是关于香港的坟场和名人的墓地。第五篇可能是香港高校景点(我在港大(老巢)、科大、中大都住过)。第六篇可能是消逝的古籍(九龙城寨、送王台、天星码头)。第七篇可能是香港的滩涂、湿地、海岸公园及郊野公园。暂时先这么构思吧。

    我人生的意义之一,就是荣耀神,且享受他一切的丰盛!常常喜乐!凡事谢恩!

    25. May 2009 · Comments Off on 京港情深 1)交通篇 · Categories: 京港情深 · Tags:

    我有两个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分别被各自的才气所倾倒,压得我那叫一个喘不上来气。但是我没有想过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场”与“来电”。后来俩人都去了北大,再后来就成了一对儿。至今,还是不敢想象他们“成了一对儿”,嘿嘿,竟然“成了一对儿”!

    话说这一对儿天仙配要利用暑假来香港旅游,而且还要来看我!我还真是有福气耶!所以我自告奋勇写一份香港旅游计划书。写着写着就觉得这些东西不妨拿出来与大家共享嘛。三姑六姨二舅妈不都知道我现在困难,嚷嚷着要来香港帮我融资呢嘛,一举多得!

    还不是作家呢,写个东西就老搞个啥连载五的,没辙,我的勺叨与年龄是成正比的,所以我当不了传统意义上的诗人。这篇香港旅游计划书也要来个连载不行!

    ===================================

    如若我是香港的过客
    ——我所经历,我所分享

    这是一个我喜爱的城市。

    这里绝不仅是消费与享乐的代名词。

    这里有记忆,有伤痛,有殖民地的烙印——无论是法治与民主,还是从未明朗过的身份。

    毕竟这是写给旧日同窗的旅游推荐,不应变成给香港写鉴定,或是reference letter,或是散文,或是别的——否则简直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之家。

    毕竟香港究竟如何还是要自己体会,本来我应该本着neutral point of view的原则,但既然是我在推荐,又不能免俗地加入自己的情感。

    在香港学习生活了4年,从起初的新奇、雀跃到后来的突兀、疏离,继而发展到厌恶,但最后,在人生的第二个本命年,还是很客观地对自己说:是否已经,离不开香港?对于习惯的东西有时很难评价,但我若抽离出来想想,我喜欢香港。

    注:在香港人的概念中,“香港”特指港岛。在北京人的概念中,“香港”包括“新界、九龙、港岛与离岛”。下面提到的任何“香港”,均沿用北京人的习惯,“港岛”则特指“HK Island”.

  • 一. 交通篇
  • 游客在香港可以接触到的交通方式及其特点分别为:

    1. 双层大巴

    无售票员,在司机处刷八达通卡。港岛区巴士通常无报站(可以说全凭经验/记忆),一些九巴有报站。巴士的预设不是站站要停。下车前需自行打钟,上车前需招手示意司机停车。否则,司机若没有被招手与打钟的方式提醒有人要上下车,他不会站站停。

    2. 小巴

    无售票员,在司机处刷八达通卡/付硬币。无固定站,招手上车,下车前扬声,司机抬左手以示知道。小巴简直是风驰电掣,一定要坐稳扶稳,在港岛区一些山路行驶,颇有小型过山车之劲头。大学时我的法律课老师在解释什么叫做“unreasonable”的时候说:小巴司机在你坐下之前就开车的举动,就是unreasonable.小巴只设16座位,客满绝不多上,不设站位。

    3. MTR

    恩泽无数,无以复加,四通八达。小小的香港,拥有的地铁线要远多过北京(仅强调事实)。使用八达通,或在自动售票机处买票。各种提示语均用广东话、普通话、英文三种语言表述。小技巧——判断何时不应冲门:当车门要关上的时候,依次有这样的言语:广东话——请勿靠近车门;普通话——请不要靠近车门;英文——Please stand back from the doors.然后是紧促的beep:嘀嘀嘀。所以,当听到Please…的时候,还可以进去,但是如果听到了嘀嘀嘀的声音,就不要冲门了。很多次我见人冲门,都想提议MTR将车门设计成锯齿形,或是在门缝处涂上油漆。

    4. 渡轮

    使用八达通,往来于陆地/离岛之间。请紧跟时刻表。上一次我乘坐小轮从尖沙嘴到中环,只用了HKD1.7。

    5. 电车

    单一票价HKD2,只运行于港岛北部。不同人出于不同目的看了《色戒》,其中有一个非常美妙的镜头是女主角坐在雨中的电车上层。电车的时速不会超过40,一说为浪漫,一说为很慢。

    6. 的士

    有一次我和我妈打车,我掏钱的时候我妈特仗义地递给我她的八达通,妈请你!——我苦笑到:妈您还是留着吧,的士不能刷八达通。

    若坐在前排,上车后第一动作必须是佩戴安全带,否则会被检控。我一个朋友家的空调滴水,就被邻居给告了,政府给她下通知单,必须于指定日期前解决,否则……。

    法律不是躲猫猫,绝不是闹着玩的。有时甚至会觉得香港太过法治以至无情,但是再想想,人治方才是最可怕最要不得的。

    7. 自行车

    北京称之为“自行车儿”,香港称之为“单车”,台湾称之为“脚踏车”。同样是两个轱辘,同样是中国人,审视与强调的重点却不同。所以统一才这么难啊!(珍爱生命,远离河蟹,请不要乱发牢骚。)

    很少有人把这个当作交通工具。偶尔会在德辅道西上看见一些铺头里的伙计运运煤气罐、厨房原材料。大多数香港人会去新界踩单车,比如大美督。不过纯粹是一种健身,或者是香港人一种略为“新鲜”的周末活动。

    也有少数爱好骑自行车儿的,比如威震四方的大才女格格,在北大的时候就是车协的,好家伙,那叫一个飒,大半夜的不睡觉绕港岛环行过7周!——此等壮举不是一般人能想并且能干出来的。

    8. 私家车

    游客通常是使用不了这个吧。若是上太平山顶还是别开车的好,两年前停车费一小时HKD40,考虑上通货膨胀,现在是否更贵啦?当然,有钱咱也拦不住。

    9. 雪糕车

    有一种雪糕车,涂得花花绿绿,好像叫做“富豪雪糕”,满世界转悠,看哪儿人多就停哪儿,不停地循环放一个旋律招徕客人。好像是十几块港币一个圆筒,有人说“正!”(也就是特别好吃),也有人说“不好吃”——比如我。

    10. 直升机

    八达通是用不了的。往来于澳门与香港之间。HKD2000,不知算贵否。

    或者就是在香港的深山老林里迷了路,报警请求使用直升机。我就有同学试过眼见着一群警察头上戴着灯从水的另一边游成一队来救援。警察万分惊愕同学是如何深入到了这般奇幻的水中丛林……

    当然,这也不是闹着玩的。也有人试过在深山老林里迷路,打不通电话,就见上帝去了……

    11. 教会车

    这是一种较为愉快地见上帝的方式。来香港的朋友,每周日的早上请在港大免费乘坐我教会的巴士去敬拜上帝,探讨人生真理。

    下一篇我来写写香港的饮食篇——啊哈哈哈哈,这简直是我的拿手好戏,看家本领,顺嘴就来。

    当然,我没有这么肤浅。写完吃喝,就要关心灵魂了。

    06. June 2008 · Comments Off on 如若我是香港的过客 · Categories: 京港情深 · Tags:

    如若我是香港的过客 1)交通篇

    如若我是香港的过客 2)饮食篇

    如若我是香港的过客 3) 法定古籍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