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人看到“傻猪”这个词,会有不同的反应吧。

我后来听说,很多恋爱中的情侣,喜欢称呼对方为“傻猪”,并伴随一系列肉麻的语句。我感到很不甘心,在我的感情经历中,怎么从来没有人叫过我“傻猪”?否则我就不会产生那次误会……

前不久我又到西环故地重游。这是我第一次踏足香港的地方,对它的感情实在不能用语言形容。它对我的影响深刻到一个地步,我以后一定给我家的狗起名叫做西环,SaiWan。西环第三街有一个卖水果的老婆婆,刀子嘴豆腐心,她会挑很好的水果给我,但是在价钱上绝对不让步。几年前我经常去她家买水果,渐渐熟悉,她还会跟我没话找话说。也许我长得比较温柔善良,一如我的内心,哈哈。

有这么一天,我又去买水果,她嫌弃我不识货,没有选她推荐给我的,末了说了一句:“傻猪!”——天啊!傻猪!她说我是傻猪!五雷轰顶!我当时都懵了。回到家,越想越委屈,我几乎要哭了。我觉得傻猪这个名字是奇耻大辱!我脑中想象出一头肮脏的猪,拱来拱去,肮脏也就算了,还很傻!我感到遭受了天大的歧视。再加上我血统里有50%的回族成分,这也是对于民族的冒犯!那一刻我感觉糟透了,香港老太太都侮辱我……

这之后很多很多天我都没有再去她那里买水果。不久后我就搬来九龙住了。一直到很多年后的一天,我又听到一个香港长辈说我“傻猪”,我随即问究竟什么是“傻猪”?她回答,通常带有一种亲昵的怜爱。

亲昵的怜爱——我突然很想念很想念西环第三街的水果奶奶。原来几年前她那声“傻猪”,里面掺杂着太多的怜爱。而我却真的像傻猪一样,误会了她这几年。

如此说来,我真是傻猪。

每天上班,从家门到进入太子地铁站的路上,都有固定的六个风景。加上在一旁观察的我自己,应该算是七个。

每天出门的时候都有管理员大妈亲切的问候:“早晨!”她每天都面带笑容问候每一个住户。有时还会与身边擦玻璃的清洁工大婶谈笑风生。我也会与清洁工大婶打招呼,她每天早上都对我亲切地微笑,脸上那份甜美的笑容仿佛在说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仿佛她从事的职业是天下最令人享受的!我每天早上都非常高兴看到她,她的笑容是我每天的第一缕晨光,无论有没有下雨。

距离我住所步行五分钟以内有五所中学,每天早上,我都看到身着整齐校服的学生或者朝气蓬勃或者萎靡不振地走在上学路上。虽然校服是统一的,但是发型却可以彰显个性。很多男孩路过可以反光的任何平面物体,都要旁若无人地照一照,捋捋头发,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就像这世界最帅的男人一样。我也经常看到手牵手的情侣,或者羞涩或者自然地拉着手上学,无论如何,都仿佛有一朵粉红色的小云彩笼罩在他们头上。这时候的爱情,总是云里雾里的,然而那份感受却又最为深刻而清晰。当初在我头上的那朵粉红色小云,不知在海陆间进行了多少个轮回,也只有在滴水折射的七彩华光中,我才能依稀捕捉到它的身影……

上班第三景,是以各种姿势各种形态陈尸的德国大蠊。这种油光锃亮的大蟑螂,一生哆哆嗦嗦,鬼鬼祟祟,一生不知光明磊落为何物。总是在极度缺乏安全感又跃跃欲试中,在仓皇出逃畏首畏尾中,不知被什么突然结束自己的生命。有时被压瘪的蟑螂尸体被太阳晒干,还会随风翩翩起舞。我想这是它这辈子唯一一次潇洒自如的飞行和舞蹈。如此,便为它高兴。

第四景,是一家五金店的白猫。它每天早上都卧在许多黑灰色的钢条和金属堆放物上,女皇般梳妆打扮。它经常把屁股对着路人,尾巴耷拉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摆几下。我有时路过,会偷偷摸摸它屁股的毛,然而若无其事地走开,再偷偷回头看它的反应——结果我被无情地鄙视了,它根本不理会我这种善意的调戏,根本不理会!我喜欢猫多过喜欢狗。我欣赏猫的独立自主,和一份超然的心态。

接着走,便会看到一对母子,坐在楼梯门口晒太阳。老妪有严重的佝偻病,她无比瘦小,蜷缩在门口,更像一个娃娃。她儿子几乎每天早上都陪她坐着,是个五六十岁的男人,身材高大。很难想象,这具身躯竟来自如此矮小瘦弱的母体。他们不说话,就望着眼前的太子道西,望着这一切的喧嚣吵闹,车水马龙。有时晨光洒在他们身上,会令人觉得很美,很美。有几天没有看到他们,我会很惦记,不知她是不是病了,直到某天又看到他们,才放下心来。

最后一景,是在太子的C2出口。在这个红绿灯路口,几乎有90%的人是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其实这个路口交通非常复杂繁忙,而且车速很快。每天早上我都看到无数,真的是无数人,好像梦游一般觉得自己可以跑得比车快,闯红灯,与汽车赛跑。有西装革履的白领,有赤膊的工人,有大包小包打货的人,有拉着孩子上学的父母,还有许多拄着拐杖的老人。我是一个严格遵守交通规则的人,在一旁看着这些争分夺秒,真的不知说什么好。是不是只有在红灯面前,我们的时间意识才最强,才最争分夺秒?从汽车前面夺来的几分钟,进入地铁后,便马上还给成人奶嘴——我们的智能电话中。

这便是我每天进入地铁之前的上班路上,固定的六个景色。进入地铁后,便是千篇一律,人人掏出自己的智能电话,要么划拉,要么观望,目光呆滞,常常惘然。

06. August 2012 · Comments Off on 普通话与广东话6)嘿,姑娘! · Categories: 京港情深, 港漂双城记

“姑娘”二字,在我听来是一个柔情万种的称呼,远胜过“亲爱的”什么的。极少有人这样称呼我,但每次听到我还会脸红哩。对于这个称呼的偏爱,可能又部分因为罗大佑这个老男人。在他的歌曲中,这两个字常会出现,令我对它有了更加丰富的联想。

然而来到香港,我发现“姑娘”的意思变了。第一次是在医院里,听到人们管护士叫做“姑娘”。我非常诧异。后来得到证实,原来港人很少说“护士”,多数称呼“姑娘”。后来接触了教育培训界,发现学生们管一些慈善机构的社工也唤作“姑娘”。比如林姑娘对我帮助很大,叶姑娘对我说……再后来,我发现原来教会里的女传道人,也是“姑娘”!这三种“姑娘”的使用,是我在北京或者内地从未接触过的。无关年龄和婚姻状况,而且这种称呼的背后是对于善良和心灵的尊敬。

由此我更喜欢这个称呼了!

嘿,姑娘!

05. August 2012 · Comments Off on 普通话与广东话5)锡晒你,爱死你 · Categories: 普通话与广东话, 港漂双城记

我的老板很喜欢听许冠杰(Sammuel Hui)的歌,这暴露了他的年龄。有时大家搭他的车外出吃饭,他老播放许冠杰的歌曲,引来众人嘲讽,啥年代了,还听Sammuel?但是他就是觉得好,不仅他觉得好,我听了也觉得好,歌词好,平实有趣生活化,曲调轻松琅琅上口。结果,我也变成许冠杰的粉丝了。

我觉得这首《锡晒你》才是婚礼歌曲的必备啊!不过不熟悉广东话的人肯定一时难以理解,这说的是中文吗?我来尝试翻译一下。

锡晒你 你乖乖哋我实行锡晒你
【爱死你(或最疼你),你乖乖的我就全心全意爱死你】

俩家都拖到实只手指尾 上去天棚放飞机
【我俩拉着手,紧紧勾住小手指,去天棚放飞机】

锡晒你 驶乜讲我直头锡晒你
【爱死你,啥也不说了我就是爱死你了】

我系屋企带定个影相机 替你攞景瞓响哋
【我在家准备一部照相机,替你取景甚至可以躺在地上】

照顾你 因住冷亲即刻多山张被 买嘢「质」俾你食,郁啲慌死你饿过饥
【照顾你,怕你着凉马上多盖一张被子。买东西塞给你吃,老是担心你饿坏了。】

一於锡晒你 你乖乖哋我实行锡晒你
【一门心思爱死你,你乖乖的我就全心全意爱死你。】

你想搬乜我做你好「咕喱」 冷气机都托得起
【你想搬什么我做你的好苦力,冷气机都托得起来。】

锡晒你 驶乜讲我直头锡晒你
【爱死你,啥也不说了我就是爱死你了。】

我洗衫洗裤又会整几味 跟啲飞仔冇得比
【我洗衣服洗裤子还会做几道菜,跟那些小流氓可不能比。】

一於锡晒你 你乖乖哋我实行锡晒你
【一门心思爱死你,你乖乖的我就全心全意爱死你。】

你想出街我做你司机 送嘢疏爽冇悭皮 锡晒你 一於锡晒你
【你想上街,我做你的司机,送东西大方一点不小气。最疼你,一门心思爱死你。】

如此赤裸裸的爱的表白,一则以喜,一则以惧。不禁要问:“如果我不乖呢?”

Youtube收听:
YouTube Preview Image

今天收到一个同事的邮件,告诉我他在一个叫做“可圈可点”的网站看到了2月15日我去城市大学分享会的记者报道。看罢我很感动。这名记者叫做蔡溢菁,我并不认识她,当天她也没有和我打过招呼,素不相识的记者,如此高水准地还原了那天的讨论内容和流程。不过有一点她误会了;“在中大第一次乘校園穿梭巴士”,我提到的是乘坐23号巴士回港大宿舍,而非中大校巴。不过没有关系。

我自已都没来得及写出内容总结呢!

地址:http://www3.upwill.org/news/daily-news/8380-china
(听说国内打不开,转帖于此)

「我代表中國所有污點」? 港漂趙晗:中港衝突可以是個機遇
新聞 – 今日新聞
週一, 02 20, 2012 03:00 AM

記者:蔡溢菁

「雙非孕婦」問題未解決,「自駕遊」擔憂已來。除了來消費的內地遊客,還有愈來愈多內地學生來港升學及就業,他們被稱為港漂。趙晗正是港漂之一,她在其新書《港漂雙城記》的分享會中表示,近來的中港矛盾對兩地可以有長遠而正面的影響。

在香港找到了自己

趙晗在北京長大、受教育,在清華大學第一年時,被一張在香港的大學招生單張吸引,於是帶著冒險的心態報考,並順利被取錄。自零五年從家鄉北京連根拔起來香港,期間到過瑞典交流。

她主修會計及金融,畢業後投身會計業。但她發現自己完全不喜歡這工作,很快便辭職了。

她在內地的時候不懂選擇,便跟著主流選了有「錢」途的科目。但在香港,她有機會找到她的喜好,更認識自己。相比在內地,她想不到有另類的未來,一切都好像在計劃中,沒有選擇空間。

從小到大被洗腦?

後來她加入了一個非牟利機構,幫助貧窮人,令她開始追求公義,學習憐憫,不再追求個人的成就及榮耀。過去七年,她在香港成長的起跌,讓她更肯定自己的身份,對自己的國家的認知也有突破。

自從來到香港,趙晗習慣在網誌上記錄她的生活點滴,尤其是文化差異。還記得,在中大第一次乘校園穿梭巴士,因為不懂按車鐘過了站。當她發現不妥問司機,反而被司機責備她不打鐘。在內地的公車會有廣播:「下一個站是…請下車。」而且還會說三遍,她沒有「打鐘」的概念卻不被理解。

除了生活的適應,還會被標籤。有時她在公開場合提出一些個人見解,就會有香港人表示驚訝:「你們從小到大不是被洗腦的嗎?你怎會知道一九八九年發生甚麼事?」

「我代表中國所有污點」

有一次在辦工室,同事們叫她一起去吃排骨飯,她說:「我不去了,我覺得排骨飯太多味精,好口乾。」他們便對趙晗說:「你怎會不吃味精,你們不是吃味精長大的嗎?」這類標籤令她哭笑不得。

趙晗坦言,起初這些標籤,令她有種防衞性的憤怒:「我第一個反應是要防衛,因為感覺自己代表中國所有污點,令我帶來非常大的壓力。」當她再想,若她不將這些污點貼歸到自己身上,這種標籤就不會影響她。

她認為,在衆多的中港衝突,香港人有不理智的一面,但同時也可以對中國產生正面的作用。她深深體會,中港衝突是個機遇,讓港人反思並重整社會核心價值。

他們與我毫無關係

趙晗認為,對於「雙非」及「自駕遊」等矛盾,反映出港人自從回歸後,一直憂慮香港會受到強權壓迫、被邊緣化的感受,因此面對內地人有種「失控」的感覺。雖然港人過去對英國及中國都有種模糊的概念,但她深信,香港一直以來的核心價值,就是法治、公義,以及對文化的堅持。

趙晗慨嘆:「香港有今天,其中一個核心價值就是對多元文化的包容。」她明白,香港人對大陸的印象是貪污腐敗、沒有希望,撞死人便跑。但不要忘記,中國走到今天,是經歷過多年的苦難和掙扎,背後留下很多的傷痕。

她認為,早前有內地人帶著孩子在港鐵吃麵事件,有港人表示氣憤按警鐘。對趙晗來說,港人的心態或許是為了維護法治,加上過去其他事件,再看到這位母親的購物袋,已經好反感,因此好氣憤。但當中卻缺乏對人的理解與關懷,當內地人是毫無關係的人來看待。

挑戰中國政制及「拜金」文化

趙晗深信,中港兩地的人若有更多的溝通空間,做法應該不一樣。她說:「試想,那位母親請過你到去她的家,她為你預備過豐富家鄉飯,跟你分享她的掙扎,你還會這樣待她嗎?還是你會對她說:『這位女士,我明白你的孩子餓了,但香港的地鐵車箱是不准飲食的。』」

她深深體會,以接待人的態度對人,會將人與人的關係拉近。若視對方有關係,有血有肉的人,就不會輕易批評。

趙晗深信,中港矛盾對兩地可以有長遠而正面的影響。雖然中國的經濟起飛,但價值觀卻需要重整。若香港是中國的試金石,香港的法治,人權及進取的民主政制,會挑戰中國政制及「拜金」文化。

她希望,自己及所有港漂年青人,除了在香港的有貢獻,當他們回到內地可以作鹽作光,不只促進中國的經濟,還有是人心道德的價值及對信仰的追求。

这是我们今天在城市大学分享会的题目。

我与永泰在图书馆合照,分别是他的书《生命逆转——圣经人物的第二曲线人生》和我的《港漂双城记》。

感谢支持者!

分享会进行中。

早前得知报名人数近150人,其中9成是内地学生,还会有一些记者出席。出乎意料的,当我进入城大邵逸夫图书馆,走进他们古香古色的“会客厅”,竟然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以至于同行的嘉宾梁永泰博士问我感觉如何,我说“挺正常的”,他听后说“那就是不正常”。也许我的不紧张,是因为我所要面对的,是我所熟悉的群体;而我要分享的,亦是我们共同关心的话题。我有一种和家里人说话的感觉,所以心里很平静,很高兴在香港见到这么多内地同胞。

我反复问自己:“我对此次分享会的期望是什么?目标究竟是什么?”我想,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做使人和睦的工作。促进双方的交流,拆除非理智的歧视的墙,让更多的港漂发声,也从而激发更多的对话和交流。我很清楚,终极目的绝不是推销两本书,不是个人表演。其实,这个舞台是属于大家的,这是一次对话,这不是单方演讲。我向上帝祈祷:“愿我高举主的名,荣耀都归主,平安留给我们。”所以带着这些心态,我一点都不紧张。

分享会一开始播放了我的第一部纪录片《五港漂讲港》,记录了5位港漂的感受和见解,特别回答了以下6个问题:

  • 你何时、何处、何因来到香港?
  • 你初到香港最大的震撼是什么?
  • 你喜欢、不喜欢香港的地方是什么?
  • 你对香港有归属感吗?
  • 你怎么看待香港和内地的明天?
  • 你怎么看待越来越多的内地生来港?

    拍摄这部片子是在2011年5月,那时还没有现在闹得正欢的“双非”、“自驾游”、“内地人港铁进食、随处便溺”等议题。但是回头看,其实从受访者的谈话中,已经能感受到中港的张力。这部片子在与会者中引起了非常大的共鸣,可说是抛砖引玉。会后很多人想问我要这部片子,受访者中的4位都同意我放在Youtube上,但是有一位不同意,我一定会尊重她的选择。她们都同意我在分享会上使用,对此我非常感激。

    之后便是在梁永泰博士的串连下进行一系列的对话。我个人感觉这次分享会内容很丰富,特别是听到台下内地学生的感想和挣扎,我同样很有共鸣。今天这个分享会,就最初的举手调查来看,只有一位香港同学参加,他是城大前学生会主席。他也表达了中港互相沟通、消除歧视的重要。

    梁博士(我们机构的领导)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学识渊博,思维深广,跳跃性强。也正是因为这点,有些人会害怕和他对话,因为他喜欢不停问问题。他曾经和我一起去北京拍摄了几部纪录片,我是影片统筹,帮他安排采访,设计行程,记录下北京高速变迁下人心的躁动和挣扎,挺好看。这次拍摄起源于一顿饭,我和他说,我服务北京农民工,经常听人说“北京人不公平,歧视外地人”,但是北京人在城市高速变迁和古迹消失中,同样有身份的迷茫和面对明天的焦虑。结果,饭后一周的某个工作日,梁领导就打电话给我,说“你下周有没有空?跟我去北京拍片!”我简直不敢想象,更不敢想象的是他对我的信任,所有行程由我定。我就动员了包括我妈小学同学在内的诸多社交网络,从下岗工人到高知中产,从50后到90后,都给编排进去了。这件事令我乐此不疲,也一路偷学大导演的拍摄方法……那是在2011年4月,结果回来后,我就照葫芦画瓢也访问了几位港漂,鼓捣出我的一部小型纪录片——说实话,最难最烦的,是加字幕。这也使我正式考虑向纪录片发展!

    要说紧张,我想我昨天晚上是有些忐忑的(以至于连情人节没收到花这样的悲剧都完全漠视了)。毕竟现在这么多棘手的议题,不知届时会不会遇到太过尖锐的问题。后来有同事提醒我,“最后发现最尖锐的问题永远是永泰问的。”——这真是预言!果然今天最大的挑战来自这个聪明绝顶的上司。

    不过他的问题都非常有趣,也很有深度,我回忆一下,分享如下:

    1. 香港与内地的异同反映什么不同的价值观与人生观?
    2. 为什么人喜欢将许多人和事典型化(stereotyping)?
    3. 是否离开家乡才开始认识自己?
    4. 人生可否有第二曲线,甚至更多曲线?(第二曲线的意思是,在人生进入瓶颈时,有超越的曲线;在低谷中,可以飞跃进入更灿烂的人生)
    5. 来港之后对人生的重整有何帮助?
    6. 此次的中港冲突,对于双方可否成为一件好事?
    7. 内地学生对香港大学生有何贡献?
    8. 香港的大学对中国未来发展有何贡献?
    9. 香港应该保持独立还是融入中国?
    10. “一国”与“两制”,哪个更重要?
    11.你觉得自己是北京人,还是香港人,还是中国人?
    12.我能做一个离开中国而爱中国的中国人吗?
    13.将来你会去哪里?继续留在香港?去国外?回国内大城市,还是你那仍旧贫瘠的家乡?
    14.你人生的至终归依何在?

    ……

    坦白讲,这些问题真是不容易回答。但是我很喜欢这种讨论,这些问题,我们每个港漂都可以想想。也不拘于港漂,任何离开中国的中国人,都不妨思考一下。

    今天仅是记下分享会的一些流水账,相信具体感悟和反馈,要发酵几天才能出来。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 03. February 2012 · Comments Off on 《港漂双城记》电子书三藩湾区分享会 · Categories: 港漂双城记

    很感恩,我的新书《港漂双城记》已经有了电子版。我的书有电子版啦!http://www.handheldculture.com/Detail/Book/1528/
    刚刚收到公司信件,通知有关在湾区分享会的事宜。很遗憾我不能出席,希望以后有机会!

    各位老同学,如果你正好在三藩,也有兴趣,欢迎前去捧场!席间会放映我拍摄的第一部纪录片《五港漂讲港》——这绝不是最后一部!

    ==============================================

    電子書「首尚文化」將於二月九日在三藩市灣區舉行一次分享聚會,推廣電子閱讀的樂趣,並以《港漂雙城記》一書所探討的課題——國內學生在港升學及生活的掙扎,還有文化差異帶來的衝擊、面對前路的躊躇與反思等等,與參加者一同交流。

    歡迎在灣區的你和你的友好出席參與,詳情如下:

    Date:Feb 9, 2012 (Thur)
    Time:8pm-10pm
    Fee:$10/person including drinks
    Venue:
    Verde Tea Espresso Bar
    47954 Warm Springs Blvd
    (between Camphor Ave & Hammond Ave)
    Fremont , CA 94539
    (510) 657-8061

    另外,「首尚文化」亦在 Milpitas Square (Feb 8 & 10) 及 Chinese New Year Street Fair (Feb 11-12. 10:00am-5:pm, SF China town)設有展覽,歡迎到場參觀。

    非常高兴,突破出版社与“首尚文化”电子书店合作,将推出《港漂双城记》繁体字版。至于其他网上销售平台,如Apple iTunes, Anddroid, Nokia Store, Microsoft Window Mobile等,将于三四月开始有售。

    另外,“首尚文化”将于今年二月初在三藩和洛杉矶进行连串书籍推广活动。《港漂》有幸成为其中重点推荐的一本。主要希望进入各大学的华人社区进行推广活动。不过很遗憾我目前没有看到任何我也可以同去的机会……(虽然我出于一些私人缘由非常想时不常就去美国一趟,最好一周一次……)

    不知道我这个小小的博客是否有来自三藩和洛杉矶的读者?若有,小作者诚邀您届时去捧捧场哦!

    电子书的到来,大大方便了我们的阅读体验。过去有香港境外的朋友问我如何可以买到书,这下好了,买电子书吧!

    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有个事情还是想声明一下:此次出书,全赖突破机构赏识。版税归突破,本人并不从中盈利,也并无稿费收入。作者买书使用作者折扣。有朋友以为我有大把的书可以派,特此声明,还望您支持突破机构!)

    分享会海报和网上报名留位:
    http://www.breakthrough.org.hk/chi/cityu-talk/

    作为港漂,你对于这个城市是否有许多话不吐不快?作为香港人,你对于港漂这一群体是否有许多好奇?

    在《港漂双城记》中,我提到了一些作为北京人对于这个城市的观察和反思。但这只是蜻蜓点水,相信在每一个港漂心中,都有更加精彩的双城或多城故事。何不一起分享下?

    2012年2月15日,星期三,下午3点至5点,在城市大学邵逸夫图书馆,邀请你一起来参加《港漂双城记——走出中国,何去何从?》讨论会!届时本书作者赵晗和突破机构总干事、城市大学校董梁永泰博士会一起做客讨论会,与大家一同探讨诸多话题。希望通过我们这群人的“香港经验”看两地社会的异同,反思个人及群体身份,并生命的定位,再展望个人前途与国家未来的关系。

    在两小时中,梁永泰与赵晗会彼此提问,最后会有时间与台下师生互动。

    囿于城大图书馆场地限制,此次活动名额非常有限,报名只能先到先得!

    感谢您的支持!盼望您的参与!

    《港漂双城记》Facebook页面:
    http://www.facebook.com/GangPiao

    各位读者:

    感谢你们对于小作《港漂双城记》的支持、鼓励和反馈!

    我建立了一个《港漂双城记》的Facebook页面,希望这里可以成为一个交流的平台。绝不仅是谈及这本书,更希望这本书是一个开始,是一粒种子,点燃更多的沟通和对话。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内地生来港读书,越来越多的内地人在港工作,那么在这种融合和碰撞之下,生活在疾速发展的内地与回归后的香港的我们,同为中国人,彼此有着怎样的思考、迷茫和交流?在这个急剧动荡的社会,我们对于身份、意义、梦想,又有着怎样的彷徨和追寻?

    欢迎你在此页面与我,与大家有更多交流!

    目前此页面已经设有一些问答题,诸如:

    “你对于香港有归属感吗?”

    “如果你拿到永久居留权,当被问及你是哪里人时,你会如何回答?”

    “你来香港最大的震撼是什么?”

    “你的梦想是什么?”
    ……

    同时也即将有我们”港漂”来港后的新奇见闻、学习广东话的趣事、在香港的思考等。

    希望听见你的声音!也愿意有更多港人听见我们的声音!

    愿我们成为香港的祝福!期待你的关注和参与!

    想Like一下?Facebook地址:http://www.facebook.com/GangPiao

    非常感谢!

    Zihona
    2012-01-03

    处女作问世20余天来,陆陆续续收到不少读者来信。情真意切,令我非常感动!

  • 北京高中同学,也有移民经历,大帅锅(高、高知、单身、超赞!欲购从速!):
    如饥似渴的囫囵下你的书,字字都在提醒我,无常才是世界的本面目,而我就是要在无常中去寻找恒常。谢谢你对自己的真实面对,给我勇气和信心。你的经验投射到我身上,会引起我同要的挣扎和思索。这本书很好,如果有更多的人,特别是附中的师弟师妹们看了,应该会目前的路径有截然不同的未来吧。这是我最近看到的第三本很有启发的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做出电子版的,或者授权某个网站连载,我认为是很好的传播方式。

  • 湖北港漂,香港中文大学学生,大美女(不幸已婚):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6164480100xmkb.html

      亲爱的Zihona,

      今天在深圳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漫漫等待中读完了你这部小书,有些文章在博客上看过,有些则是头一次读。

      读的过程中有两次想要掉眼泪。

      一是你讲从会计师行辞职之后的一段“信心道路”,和昔日的同学聚会,大家仿佛都是那么前途万丈,只有你还在等待一份报酬微薄的工作,一位同学大方帮你出了饭钱,你出去海边望着灯火璀璨的中环流下泪来。那是你原本拥有的,也是你稍稍退后一步就可以轻松拾返的,你也知道你为什么放弃,可你还是哭了。
      我想说,我好了解那种感受,在我大三离开学生会来到教会的时候,在我的同伴们都争先恐后的进了体制内的单位的时候,在老公的前室友拿State Security的公务费请我们喝茶的时候……甘愿“限制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实话我并不清楚前路如何,但我知道有些路是一定回不去的。往大了说是神的呼召,往小了说,“因为活在谎言里,根本就不是活着”(王书亚《灰烬中的钻石》),睁一眼闭一眼的活着,是根本不能被接受的。

      但我还是不平衡!我并不需要太多的钱,我只想证明自己有用,而没有前者,我又何其难向别人证明我的价值。和老公说起回家的矛盾心情:为什么我这么一块稀世珍宝,在我妈眼里就不如那些个镀金的破铜烂铁呢?为什么她就总羡慕有一个做份轻松工作、嫁个殷实人家、二十几岁住复式大宅、一家三口开两辆车的咸鱼女儿呢?所幸的是,我也慢慢在上帝里建立我不为他人所动的价值感,我要带着赤子之心有使命感的活着,并为我丰盛的生活骄傲。

      ———————————————–

      另一处是你写到中国的精英往哪里去,离开中国去美国,离开美国去火星?你在景山上看到拆得血肉模糊、建得光怪陆离的北京城就哭了。中国的精英,不是在国外,就是理智的选择成为公共机构里的既得利益者,那么谁来振兴实业改善民生?谁来办社会服务照顾孤儿寡母?谁来做小学老师教导孩子?而我们也无法回避这样的反问“那你为什么不回中国?”

      之前读苏恩佩的《仄径》,我就很惊讶这篇写成于1960年代的稚嫩小说,里面描述的情景与今天的中国留学生(包括神学生)面临的处境竟是如出一辙,而我的愿望、挣扎,也与主人公深有共鸣,只不过港台留学生早我们面对了几十年。哦,成为教授的太太多么好,体面又轻松,美国空气清新物质丰饶、制度又健全,回国有什么呢?除了上帝放在她心里的梦。苏是那么纤弱、那么敏感、那么温柔,又是那么决绝。那种不顾一切燃烧自己的激情,几乎要穿越时空的千山万水,朝我扑面而来。

      我想上帝还是要我回去的。我很欣喜你引用了崔卫平的话“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最近看到这段话爱不释手,给陷入蚍蜉撼大树的无力中的我带来了一丝亮光。

      ———————————————–

      最后说说双重身份。这真是一个绝妙的概念!

      我记得在北大教育学院听过刘云杉老师的一个讲座,提到“教育民主”的问题,大意是:一个人如何在受教育成长为精英的过程中不背叛自己的身份。一个农村孩子,为了升学通往更好的未来,不得不学习跟他的日常生活毫无关系的城市知识,而他所擅长的领域却不被社会承认和珍视。而留学生要在异国成为精英跻身主流社会,是否也一定要选择压抑原来的身份呢?

      拥抱双重/多重身份是一个出路,一个灵感。我突然发现,耶稣,耶稣不就是双重身份的完美典范吗?他既是完全的神,与天父圣灵亲密相交,又是完全的人,完全体察人的悲欢苦乐。我们对自己不同的身份虽然难以两全,却可以力争与每一个身份多一分认同。再者,没有双重身份,我们何以能“知道怎样处卑贱,又知道怎样处丰富”呢?何以“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都得到秘诀”呢?(腓立比书4:12)

      ———————————————

      深圳火车站周边那种熟悉的失序感、带着各色乡音的旅客立刻就能把我拉回一个状态,叫做中国。是的,想清楚了么?如果要回来,这就是我要生活的地方,眼前这些并不可爱的人,就是我要与之认同的人。

    11. December 2011 · Comments Off on 看电影:《寻根》 · Categories: 港漂双城记, 看电影

    時間:2011年10月22日
    地點:北京市東直門香河園路1號Moma 百老匯電影中心(微博:http://weibo.com/bcmoma)
    紀錄片:《尋根》
    導演:白俊江
    時長:62分鐘
    製作年份:2011年
    語言:普通話
    字幕:中文
    國家:中國

    今年10月回京出差,剛好可以趕上我表哥的婚禮。婚禮當晚,我收到鐵蛋兒的短信,說東直門百老匯電影中心有紀錄片看。我一向喜歡看紀錄片,又離家不遠,便穿著參加婚禮的盛裝前去。

    這是我第一次進入北京的這家百老匯。我離開北京的核心生活已經很久了。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其實是個外地人……這個Moma雖說地處二環邊上,但其實,周圍不是一般的荒涼,特別是在肅殺凜冽的夜晚,真跟荒郊野嶺似的,而且打車超不方便。不過夜晚步入Moma,還是很愜意的。特別是它設計的水池和其中的木棧道。黑暗遮蓋了許多不美麗的細節和惱人的真實,卻在一圈圈黃色小燈可愛的光暈下,在深秋的寒意中蕩漾著一絲溫暖。旁邊有個挺文藝腔的書店和咖啡室,我去裡面轉了轉,看到很多人在角落裡讀書,那感覺很不錯。

    這部紀錄片叫《尋根》,講述的是一位家住額爾古納河嘎啦灣的中俄混血瓦西里尋根的故事。瓦西里是人們口中的「二毛子」,母親是俄羅斯人,父親是河北人。父親在去世前對他說:「咱是河北人,老家還有三間大瓦房,一定要​​回去尋找親人,看看自己的老家,尋到自己的根」。從此瓦西里開始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就憑藉這一句話萬裡尋根。可想而知這是多麼的艱難,他無數次的碰壁,但從未想過放棄……皇天不負有心人,最終他在大海中尋到了這根針。他找到了父親口中的「三間大瓦房」。瓦西里形容他的心情:又高興又難受,好像沒娘的孩子回家的感受。高興是因為自己60年來第一次在家裡吃飯,難受是因為這60年自己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根在哪裡。但讓​​瓦西里痛苦了幾十年的心結終於打開了,他像是變了一個人,從前的愁容蹉跎不再,有的是尋著根後打心眼兒裡的開心。瓦西里喝了一瓢老家的井水,感嘆說:「這清涼的水,好像喝了還能長大似的。」——這同樣也是我站在北京景山上的感覺。看到北海的白塔,看到少年宮,就好像自己還能長大似的。

    曾經我以為尋根是老年人的專利。直到自己開始經歷漂泊的人生,才逐漸意識到:沒有根的人,是悲哀的。更悲哀的,是感覺不到根的存在。曾經我以為自己會瀟灑地在北京與香港輾轉,我哪裡也不屬於,我誰也不太牽掛——後來我發現我根本做不到。相反,心裡愈發的空,整個人愈發的浮。今日我得以在香港坦然且熱烈地投入生活,得益於我最終處理了棘手的身分問題。我更認識我是誰,更清晰我的根,所以我才可以更快樂地成長。

    (上文部分内容来自《港漂双城记》后记)

    目前,我的处女作《港漂双城记》已于突破书店开始发售。预计下周将于香港三联、商务等书店有售。

    我的确很想将此书送给感兴趣的朋友们,但是因为版税归给突破,也没有稿费,作者自己并不能免费拿书,一样需要自行购买。定价为港币62元。慷慨有心,财力有限,还望大家理解!

    突破书店地址:

    佐敦店 — 愛書人的小天地
    地址: 九龍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地下(佐敦地鐵站C2出口)

    銅鑼灣店 — 鬧市中的寧靜一角
    地址: 香港銅鑼灣羅素街60號二樓(銅鑼灣地鐵站A出口)

    沙田店 — 進入城市的心靈充電站
    地址: 沙田新城市廣場一期二樓251A

    荃灣店 — 新增服務點飛向綠楊坊
    地址: 荃灣綠楊坊一樓F6號舖(地鐵站C出口)

    村門店 — 青草地.溪水旁
    地址: 沙田亞公角山路33號突破青年村

    多谢支持!

    29. November 2011 · Comments Off on 普通話與廣東話3) 發音的笑話 · Categories: 普通话与广东话, 港漂双城记

    去年我在機構開了一個內部課程,教授普通話。我發現,對於港人來說,發音的難點主要在於「zh/ch/sh/z/c/s/j/x」。比如「自己、知己、諮詢、設施、喜歡」等等。我將這些難點詞語結合一些課程內容造句,編了一篇小短文,作為口試題目,難倒了不少同事。這篇短文雖然毫無文學價值,但是如果把其中出現的每一個字都讀准,對於普通話的學習有著非常積極的作用。

    這個普通話班吸引了很多同事參加。其中一位是我們部門的同事,雷厲風行,俠肝義膽。有一次我在她身邊路過,她剛好拿起話筒,非常熱情地用普通話說:「喂,你找死(sǐ)?」然後談話繼續。我估計對方肯定知道她是想問「你找誰(shuí)」。那時我和她還不熟,就偷笑著離開了。不知後來又有多少人送上門來「找死」。後來我又發現,同事們還普遍混淆兩個廣東話發音接近普通話卻迥異的詞。若是被國內來的朋友聽到,簡直不知道我們是一群從事什麼職業的人:「用我這個卡可以打劫(dǎ jié)!」「最近有沒有打劫?」「我買這件衣服的時候打劫」……殊不知,我們本是好公民,只不過在說「打折(dǎ zhé)」。

    還有一位同事是培訓大師,面容親切,言辭懇切,令我有如坐春風的感覺。有一次和她去北京參加培訓,她一張口,不得了!她笑容可掬地說:「下面請大家把自己的成長妓女(jì nǚ)拿出來!」底下一片愕然。我慌忙上前糾正:「請大家把成長之旅(zhī lǚ)拿出來。」培訓大師還沒有聽出分別,我低語到:「你剛才說的是成長妓女……」事後我們提起這個事情,都開懷地哈哈大笑。她還繼續分享說,之前在突破的一個營會上,一位導師用普通話對國內來的朋友說:「讓我們玩一個都是騙徒的遊戲。」在座的眾人雖感好奇,卻躍躍欲試。「都是騙徒(dōu shì piàn tú)」,居然還有這麼一個遊戲!紛紛讚歎香港的培訓工作就是先進,有奇招!後來說著說著他又開始拿拼圖,大家紛紛領悟,原來他說的是「都市拼圖(dū shì pīn tú)」。

    提到發音的笑話,大家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有一個同事分享說她有一個非常正派的朋友,一次去臺灣出差,在酒店前臺大聲詢問:「請問哪裡有妓院(jì yuàn)?」服務員禮貌地回答:「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裡不提供這種服務。」後來他在萬般窘迫中,學會了正確的發音,原來他想問的是「捷運(jié yùn)」。

    我也想到一個朋友,有一次在用普通話介紹自己的時候說:「我是香港理工大學繁殖(fán zhí)系的。」我與其他幾個內地生頓時感到很新奇,「繁殖系」都教些什麼呢?他見我們的表情很異樣,就又解釋說:「繁殖系是香港理工大學很出名的。」我們紛紛點頭。同樣是在他後來的談話中,我們發現他學的為何與繁殖沒有一點兒關係呢?結合上下文,反而和「紡織(fǎng zhī)」有關。追問之下,果然如此。如果不澄清的話,那幾位國內來的學生帶著錯誤的資訊回國分享,從此「理大繁殖系」的名聲可就傳出去了。

    備註:其實,在我們學習廣東話的過程中,同樣鬧了許多笑話。感謝身邊港人對我們的包容忍讓和耐心的指導!至於我學習廣東話的笑話,詳情可參見我的新書《港漂雙城記》。

    《那些年》这部片子在香港热播。对于高中的那点儿美好小感情,我倒是没啥遗憾,也不再有任何暧昧的动机和时机……暧昧是一场雨,淋病了,就知道这感觉全然不是浪漫,是浪费!

    不过我答应同事,等明年我离开香港时,也自娱自乐拍一套我的《那些年》,专门讲讲我在香港,特别是现在这间公司,经历过的糗事。哈哈,那些年……

    我们影音部门的主播前两天找到我,要我念几段普通话出来。这没有问题啊,我可是普通话专家呢!原来,他们电台搜罗了《那些年》里面的一些经典台词,然后让同事用普通话读出来,最后播放我这标准的示范。放在Youtube后,主播问我听罢“有没有笑死”?我说“没有笑死,吓死了。”虽然化妆品奢侈品店的销售小姐讲普通话越来越好,但是我所接触到的更多港人,普通话还是停留在这种“攞命”的状态。

    准备好了吗?来听听我同事的“攞命普通話”吧!

    “人生本来就有许多事是徒劳无功的啊!”

    YouTube Preview Imag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