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荣讲座总结摘要:婚前爱与性之得胜秘诀

唐崇荣牧师在去年(2010)6月19日举办了“婚姻家庭中的基督宝座”讲座,他同时介绍说,会于2012年举办另一场讲座,探讨基督徒如何面对婚前爱与性的问题,比如很多人问及的自慰等问题。在去年的讲座中,唐牧师一开场就提到,人类现今所面对的最大的危机就是:真爱离开人间。“爱”被滥用,却丧失了其真正的意义。 在刚过去的周日,2011年5月15日下午2点至9点半,唐牧师再次于香港会展中心举行讲座,题目就是“婚前爱与性之得胜秘诀”。 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此次精彩讲座的DVD和书籍。我此刻仅是凭着不完全的记忆和笔记做一些重点摘要和总结。欢迎同去的弟兄姐妹看过后查缺补漏。 开篇总原则: 1. 真理永存 2. 神恩典浩大 3. 人通过经历个人困难达致神所预备的果效。 谈论性问题的总原则: 1. 谈论性的态度比性的内容更重要 2. 在谈论性与婚姻的问题时,比恪守何种伦理准则更重要的是,深知人在上帝面前的“尊贵的身份”!一个人只有认识到自己的尊严和尊贵,才可以脱离卑贱的生活。 3. 性欲是神的恩赐和恩典。上帝创造的是有性欲的男女,通过享受完成性交任务。 4. 邪情私欲是罪恶;正情正欲是恩典。 性与婚姻的《圣经》总原则:希伯来书13章4节:

Read more

斜路黄花

与其说是人生如戏,不如说是戏如人生。究竟哪个更具戏剧性,更具启发性,更精彩,更悲怆……我想戏剧,终究还是比不上人生。 第一次看到话剧《斜路黄花》的故事介绍,我就被深深吸引了。老实讲,单看这个名字,我是完全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以香港基督徒革命者与东华、保良士绅儒商的关系为经,以本土策动的1930“大明顺天国”革命事件纬,以中、上环的斜路为背景,重现百年前香港人在中国革命洪流中的血泪、挣扎与仁心。 香港的中、上环,于我而言就是北京的北四、二环,是我自以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然而就在中、上环的斜路,曾经有着哪些仁人志士,他们有着怎样的信仰或思想背景,又在辛亥革命中,贡献了哪些力量?这些好奇令我对于这部话剧充满了期待! 这部话剧分为15场,构思很巧妙,并且叙事的暗线很多,实则不易安排。 1. 枪声 1901年1月10日 2. 决志 1903年1月10日 3. 相遇(上)1903年1月21日 4. 瘟疫 1896年6月26日 5. 议反 1901年9月26日 6.

Read more

我的拯救,在何方?

2009年12月25日,圣诞节的晚上5点钟,我们的车在北京南城一条车流量非常高的高速公路上抛锚。一行四人不得不站在马路上的中央,在瑟瑟寒风中,等待救援。那天正好在首体和工体都有著名的演出,入京车辆非常多。虽然放了警示牌,但在这寒冷的深夜中,奔向欢腾的车辆还是要在离我们米100左右才开始减速。我从未想过危险可以离我如此之近,而我,深深地期待着拯救。是的,我脑中出现的词语,是“拯救”。 因为那一天,我人生第一次去了一趟监狱,车恰恰是在回程的时候出了大问题。回京出差的时候,两位在大学工作的心理咨询师朋友邀请我以其学生的身份一起去一间北京的戒毒所,他们接受监狱的邀请给戒毒人员做心理治疗,我则全程负责拍摄。那是一个监狱,是一个严管的禁区。我在北四环坐上了他们的车,一路向南开。可以明显地感到繁华似乎在身后退去,而我们,在寒冷中,进入一派荒凉。车开了好久,我不知道北京还有这等地方。天阴沉沉的,我的心情却很复杂。监狱仿佛一个孤岛,又仿佛一座城,顽固地立在灰黄色的地上。接待我们的狱警原来是心理辅导员出身,为人热情和善——我有点儿感到惭愧,为何之前完全没有想过用“热情和善”来形容狱警。 我们把身上所有的通讯装置都交给了他们。一道厚重的铁门渐渐打开,展现在我眼前的,仿佛一个无人区。为了防止越狱的犯人有躲避的地方,几乎没有种树,视野非常开阔。我们去活动室等他们,我心理非常紧张,最后又去了一次厕所,认真地整理了衣服——我刻意穿了一件非常传统非常保守的高领衫和长裙,我把衣服的边边角角都整理得非常贴位,力求无法引起任何幻想。整理完毕后,我在走廊突然听到齐刷刷的跑步声。一队剃了头发穿着囚服的男人跑了过来,我马上跑进教室。后来女犯也来了。他们仿佛机器人一样,听命令做事,动作整齐划一。在他们好奇地打量我的时候,我方才在他们的眼神中嗅到了一丝人的味道。 辅导员很温柔,设计了许多的活动。末后的一个环节是画出自己的心意卡,并分男女组设计一个图案。他们的生活经验是那么的丰富,办法是那么的多,如果不是在监狱,我一定觉得他们就是邻居家的叔叔阿姨。最后他们要讲出自己的新年愿望。几乎所有人的愿望,都是和重返家庭有关,也恰恰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眼中没有了木讷,没有防备,没有厌倦;有的是温柔,是悔恨,是落泪连连。有一位母亲含着泪说想念自己的儿子,丈夫在监狱,自己吸了毒,孩子没有人照顾,在亲戚家受苦。有一个小伙子在北京一所高校拿到了研究生学位,但是却已经是6进戒毒所。他的才华和睿智展示在他的举手投足间,但也一定有什么蒙住了他的心眼。还有一位中年男子,激动地对辅导员说:“您肯定以为我们就是人渣,没用了。但其实,我们也有善良的一面。” 没有人能拒绝爱。当这份爱是来自父母和孩子,就令人无处躲藏。然而他们却又深深伤害了,甚至伤害着身边最爱他们的人,同时也是在伤害自己,且无力解脱……我一边拍摄,一边悄悄流泪。 罪恶,深深长在人心里的罪恶,是何等的牢固,何等的顽强!我们所愿意的善,不去做;我们所不愿意的恶,反倒要去做。而且往往是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却由不得我。我们都是罪恶的奴隶,被关在罪恶的监狱中。那一天,我看到的,是人类共同的悲哀,和深深的罪行。省察我的内心,无论是苦毒,是恼恨,是嫉妒,是诡诈,是自大——这些罪都深深扎根在我的心里,我也仿佛坐牢,心灵的牢。 因为是圣诞节,狱警允许我们唱一些圣诞歌曲。我带着他们唱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然而他们在那里不能够知道Christmas是什么,也不知道Christ是谁。我把歌曲翻译成了中文,把good tidings we bring,to you and your kins翻译成:为你和家人,带去好消息。我最后说:愿真正的好消息,有一天传到你和你的家人!祝福你们!狱警说,他们在唱歌和接受我祝福的时候,一个个终于都笑了。

Read more

基督教与儒、道、佛5)韩伟:什么样的宗教我不要

(一)崇拜的對像不清楚,或沒位格我不要 一個宗教其崇拜的對象若非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宰–上帝, 那種宗教我 不要. 世界上有一些宗教, 其敬拜的對象有的是風, 有的是火, 有的是蛇, 有的是狐, 有的是已逝的人, 有的是活著的人, 有的是魔鬼( 註一 ). 有 的是未識之神( 註二 )……這些宗教我不要. 孔夫子對宗教的的態度也是這樣的, 他的”

Read more

基督教与儒、道、佛 4)陈耀南:从中国传统文化到基督教

作者简介:   崇基中文系,中大學士,港大碩士、博士。曾任英華副校長、理工高級講師,港大教授。日本京大人文研、台灣中興、中正教授。現居澳洲。著作有《晨光清景》、《鴻爪雪泥袋鼠邦》、《平生道路九羊腸》、《從自力到祂力》、《信仰的拔河》等等。 ==================================== 從中國傳統文化到基督教 若要在二千多字以內講述超過二千五百年的“中國傳統文化”(“甲”),並且要引渡到二千年從零到世界最大信仰體系的“基督教”(“乙”),除了綱領式的提要之外還有其他辦法嗎?   論題的方式是從“甲”到“乙”──為甚麼可能?因為兩者都是:   1. 關乎人生;   2. 人類思想,行為的價值核心;   3. 尋找平安,幸福,喜樂。   為甚麼需要?因為“甲”與“乙”的差異是:   1.“有神?”與“有神。”;   2.“多神”與“一神”;   3.“靠人”與“靠神”;   4.“自力”與“祂力”。   前者走不通──從個人到國家,民族都如此,所以要迷途知返,從人的道路回到主的道路(參舊約耶利米書二:13;與以賽亞書五五:9)。這需要一點解釋。   中國自古並非沒有“崇高創造”觀念,“上帝”一詞即出自詩,書兩經,可惜缺乏希伯來式的“純真獨一”信仰。中國的“人本”,“人文”思想,把“神,人,鬼”的三級關係建構成人間“王室官吏──平民百姓──罪犯賤民”層次的投影,彼此互通,而又充滿了實用,功利的意味。以作為文化核心的儒,道,佛三家思想來說:儒者秉承孔子之教,“敬鬼神而遠之”,“盡人事以安天命”。既“敬”而又“遠之”,不親也不愛,這“敬”就必然流於利用,虛文;所謂鬼神,也就等同於可以賄賂,唯名利權勢是慕是聽的,正面反面的各級黨國幹部了。老,莊的“神”,是哲學化的,抽象化的“道”。人以心向道,就可觀賞逍遙,無滯無待。老子第二十五章對“道”的描述,當然有一點約翰福音首章的趣味,但是他們所說的“道”既不是有意志,有愛心的“人格神”,我們也就不必穿鑿比附。比附道家,襲竊儒佛,綜合種種原始信仰的道教,神靈體系龐雜紛亂,來歷不明,大可欺惑下愚,卻不容易吸引上智──有時上智也會利用它而聚集下愚,造勢以利己吧!上智下愚都易於歸心的佛教,最初由印度教脫胎而出,以“明心見性”為覺悟解脫的原動力,不講創造主宰,很有“無神論”的意味,但是他們承襲了印度傳統的“業報”,

Read more

基督教与儒、道、佛 3)齐宏伟:为什么我们总是走不进信仰

作者简介:齐宏伟,1972年生于沂蒙山区,1998年毕业于南京大学比较文学专业。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研究领域为基督教与中西文学。 ================================== 我不是为了信仰而理解,而是为了理解而信仰—安瑟伦 笔者近日把林语堂《信仰之旅》和古罗马奥古斯丁(354-430)的《忏悔录》翻出来一起读。一读之下,发现林语堂的“信仰之旅”其实未必就是在谈信仰,虽然他已受洗加入基督教且打着信仰旗号来言说。 学理探讨与生存体验 两本书都写本人的信仰历程,而二人所信的都是基督教,应有许多共同之处。但在阅读中发现二者差异极大。最大的差异就是:《信仰之旅》本质上是学理探讨,而《忏悔录》则是生存体验。 当然,前者并非没有生存体验,比如林语堂谈到当年在厦门时一位女传教士认识他,和他分离了半个世纪后,仍能用“我童年的乳名来称呼我”,这使“我”感受到一种真正的“基督教精神”。[1]后者也并非没有学理探讨,比如关于恶、时间、记忆等问题,这些探讨属于人类理智迄今为止最深刻的探讨之列。然而,哪怕奥古斯丁探讨纯学理问题其实还是围绕着生存体验来谈。像他讲到自己信仰追求过程中曾受摩尼教影响很深,认为善、恶二分,“存在着恶的本体”,[2]二者斗争,当恶胜利了人就会犯罪。后来奥古斯丁终明白自己所以选择这种学说是因它为一己堕落提供了方便。恶是善的亏缺,并非属于实体。这种学理探讨仍旧带着强烈的生存体验。 而林语堂叙述遗漏了存在,许多感受性事例也只是感触而已,很难成为生存层面的强烈体验。在《信仰之旅》中,林语堂对各种学说、思潮做出剖析和解释,看出儒家之实、道家之高、佛家之虚和耶稣之光。这一切思潮比较之前,林语堂首先去掉了墨家,因为其影响小;而最后之所以选择了相信耶稣,是因他觉得其境界比其他几家要高。“在耶稣的世界中包含有力量及某些其他的东西——光的绝对明朗,没有孔子的自制,佛的心智的分析,或庄子的神秘主义。”(219页)林语堂的思路是:比较之下发现这是影响最大、内容最好的学说,所以才选择了这种学说来信仰。这样一来,信仰就成了某种集大成之类的东西。 相比之下,奥古斯丁的信仰之旅本质上已和学理无关,因他是叙述和一位活着的神相遇。姑且不论是否有神,是否有一位活着的神之类,起码奥古斯丁认为自己经历到了。有了这份体验之后,奥古斯丁才整理出以前自己所以不信在学理上症结所在。就像一个人跟着游泳书籍学游泳,最终目的不在于比较那种游泳手册写得好,而在于学会游泳本身。也好比一个人同时收到许多封自称是父亲的人写来的信,不在乎谁写得好就是自己的父亲,而在乎自己认出父亲的笔迹、看出父亲的语气。一个人可以有很多师傅,但父亲只有一位。 从根本上来说,林语堂之所以对各种学说一一考察,说到底还是出于某种理智上的兴趣。他“在中国思想的茂密丛林中探索旅行”,“以试图达到某种了解”(43页)。这正是一种希腊精神的体现,其基础是惊奇。林语堂认为自己以前就是基督徒,生命本质上就是圆满自足的,不过看到教会中的黑暗现象和神学教义的繁琐无聊,才进行一场理性冒险宁可自称为异教徒,但是考察一番后还是回到基督教。所以,从一开始就可看出林语堂并没有任何生命挣扎并渴望救赎,他成了基督徒后照样可以很得意的在巴黎夜总会欣赏脱衣舞(27页),没有任何奥古斯丁那样生命转变的迹象。这种眼目的情欲在《忏悔录》中有过多次深沉忏悔。所以,毫不奇怪,林语堂认为自己在《圣经·约翰福音》中读出了希腊思想的实质。 而信仰的基础,按俄国思想家舍斯托夫在《旷野呼告》中的说法是源于绝望,乃截然不同于希腊精神的希伯来精神。奥古斯丁正是带着深深的绝望从生命痛苦的深渊中向神求告。他讲到自己情欲泛滥而不能自控,讲到自己追求功名而时时空虚,甚至有一次他和朋友看到一个醉酒的乞丐飘飘然醺醺然地走过后不禁痛苦自问:求知有何用?既然一生追求的所谓快乐还不如这个乞丐?“我不禁叹息着对同行的几个朋友说起,我们醉生梦死带来了多少痛苦,在欲望的刺激下费尽心机做出如许努力,而所背负的不幸的包袱却越来越沉重地压在我身上,我们所求的不过是安稳的快乐,这乞丐却已先我而得,而我们还可能终无所获。”(99页)一度信奉的摩尼教也不能使他心灵得到真正满足,他日日沉沦,过着放纵情欲的生活。在沉沦中又有沉重的良心谴责。他祷告说,神啊,“我们的心如不安息在你怀中,便不会安宁”(3页)。 这正是丹麦思想家克尔凯廓尔所说的:真理到底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他认为客观性恰恰是真理的敌人,正像群众是个人的敌人一样。一个人在人群中总在表演,只有一个人时才有真正自我之流露。人会在人群中被“平夷”。于是,他认为人生观的根本在于我自己必得做什么而不是从旁冷静观察世界乃至探索出一种所谓的人生观而已。人生观恰恰是人生的敌人。人生其实就是跟世界观和人生观作殊死搏斗。他认为人若是走思辨形而上学的道路,就等同于犯了灵性的自杀。克尔凯廓尔就认为黑格尔只知道怎样“反映”人生,而不能像产婆那样“接引”人生。“诸位听众,你现在是这样生活着,能清楚地,永恒地意识到你是一个单独的个人么?”[3]“好奇研究者对问题感兴趣,但他并非从自身出发怀着无限热切地对自己的永恒幸福与真理相关方式感兴趣。”[4]思辨、群体、解释、推演等正沿着同一条道路使人越来越远离信仰。从《圣经·旧约》先知以赛亚到德尔图良、奥古斯丁、安瑟伦、帕斯卡尔、克尔凯廓尔、舍斯托夫等都强调另一条道路,也就是生命的委身与投入。“雅典跟耶路撒冷有什么相干?”(德尔图良)“理解是对信心的酬报。”(奥古斯丁)“我不是为了信仰而理解,而是为了理解而信仰。”(安瑟伦)“上帝不是哲学家、数学家和思想家的上帝,而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上帝。”(帕斯卡尔) 信仰然后理解还是理解然后信仰?这正是奥古斯丁与林语堂的本质区别所在,也是希腊精神与希伯来精神的基本分野。林语堂不是带着自己的生存裂痕、生命焦灼和生活忧烦来聆听圣言,似是对一群外国人讲讲轻松、有趣的人生哲学而已,认为宗教只不过是一种“高级的理性”(183页)。他认为自己天生是基督徒,一度成为异教徒是因自己不满意于守旧、死板的基督教形式,从而借着叛逆表明自己作为好思辨的知识分子的与众不同。借用刘小枫在《拯救与逍遥》中的表达,林语堂其实和他最崇敬的苏东坡一样,骨子里拥有的还是面对苦难和残缺逐渐冷心和凉心的逍遥精神,而非和荷尔德林那样面对贫困时代和自我灵魂贫瘠的守望、忧心、祷告的拯救精神。也就难怪林语堂的精神探求缺乏稳定的个体生命体验和生存理解以及对生活的实在承载,多的是对各种文化元素的解剖和拆解。哪怕面对基督教,林语堂也是选择自己愿接受的部分,对于神迹、天堂、地狱和预定,统统斥为胡言乱语。甚至他把耶稣和老子当成兄弟。网上有学者讥为“东方不败”。当然这种对文化元素的拆解实在也是中国现当代作家的大问题。 奥古斯丁说:“主,我正在探索,在我身内探索:我自身成为我辛勤耕耘的田地。现在我们不是在探索寥廓的天空,计算星辰的运行,研究大地的平衡;是在探索我自己,探索具有记忆的我,我的心灵。”(200页)于是,信仰不再外在于个我,而是内蕴于个我。 成圣心态与忏悔意识 其次,《信仰之旅》流露的是成圣心态,而《忏悔录》流露的是忏悔意识。 这也是《信仰之旅》对笔者构不成巨大冲击的重要原因所在。中国文化传统中这种成圣意识太强烈,对人本性太乐观,认为人心和宇宙大德相通,“人人可以成尧舜”,只要发挥人的生生大德就可以了。固然,根据张灏在《张灏自选集》中的分析,儒家文化并非没有“复性意识”和“幽暗意识”,但骨子里儒家文化还是一种乐观文化,对人性的无限发挥寄予了殷切期望。 《信仰之旅》正是立足于这样的本位和前提来接受基督教信仰,其骨子里还是一颗中国文化之“心”——“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 “好为人师”、“成圣”情结一直在林的情怀中,须臾不曾离开。林不遗余力攻击基督教的原罪说,认为所谓“原罪”只不过是人的肉体的欲望和本能罢了,认为人类同样有良心的本能,不能说有什么“原良心”吧。“我认为一个人必须有中国人的共有意识,勇敢地接受现世的生活,且像禅宗的信徒一样和它和平共处。”(159页) “我相信在纽约及其其他地方仍有现代及其曾受教育的人可进去及崇拜,而出来时因为有新的接触,觉得成为一个较好的新人,而不是更像一个由于别人的努力而倖逃罪责的被定罪的罪人的教会。否认这种可能等于否认基督徒生活,及基督世界的丰富。基督的奇异之处,不正是他使一个人在他面前觉得自己更好、更有价值而不是罪人吗?”(233页)林语堂有深厚的现世情怀,和基督教的罪观基本上格格不入。他最为崇敬耶稣,也不过因耶稣的人格力量和人性光辉罢了,并没有接受耶稣作为替罪羔羊的代赎价值和耶稣神子的救赎,这对于林语堂的学理探讨来说并不需要。

Read more

基督教与儒、道、佛 2) 龚天民:基督教与佛教有何不同

关于《基督教与佛道儒》这一系列的转载或是原创,我都希望可以尽可能的客观。谈到价值观,无可厚非会有许多的不同意见。我希望不论大家从哪一个立场出发,都不要有任何的优越感。 我曾经想,什么才叫足够客观呢?如今我已经是一个基督徒,那么我选择的文章会不会从一开始就已经不客观了呢? 在此我想举一个例子。我既在清华读过书,也在港大读过书。如果你要问一个人清华哪里好,有什么特色,那么是不是从来没有离开过清华的人,一定比那些离开过清华的人更有发言权呢? 我看未必。正是因为我离开过清华,我进入了另一个体系,我有了比较,当我回头看的时候,我才对于清华的种种有了更为深刻且具体的认识。 我希望我解释清楚了我的意思。谈及宗教比较,从来没有过宗教体验的人未必比有宗教体验的人更加客观。最怕的是一种被灌输,无思想,和盲从。 欢迎讨论,但恕我不接受灌水、谩骂、自恃优越等不妥的行为。 希望我转载的这些文章和讨论,在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有哪怕一丁点儿的帮助。寻找真理的,就寻见!只有真理可以使人自由! ==================================== 下面这篇文章的作者是龚天民,他的简介如下: 龚天民,浙江人,1926年生,1946年归主,1952年毕业于香港信义会神学院,1954年按立为牧师,日本信义会牧师。日本佛教大学文学士(佛教学专攻),日本大谷大学研究院文学硕士(佛教文化专攻),美国信义神学院深造,台湾信义神学院道学士。 基督教与佛教有何不同   1.基督教:相信宇宙间有上帝,只此一位至大至高的主宰。    佛 教:相信缘起论,故原始佛教不信有神,但后来却相信三界中的无数鬼神。      2.基督教:相信上帝创造万物。    佛 教:相信诸法﹝现象﹞因缘生。但不能解释第一因。      3.基督教:相信圣经真理,世人都有罪,由始祖亚当传来。    佛 教:相信人有无明,故有老死等结果。但无明从何因缘生?

Read more

基督教与儒、道、佛 1)唐崇荣谈“新儒学”

很多读者对于基督教与儒道佛之间有什么关系(有没有关系)表示出很大的兴趣。 在我之前接触到的一些人之中,我发现一些高举儒道佛思想的人,其实对于儒道佛是什么根本不了解。甚至有人说,我比较欣赏儒道的思想——这种表述本身就是一个矛盾,儒家与道家,是根本不能相容的。儒、道、佛,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有着完全不同的追求。但是,这些都不敢声称自己是绝对真理。基督教比较嚣张,耶稣说自己是绝对且唯一的真理——他要么是疯子,要么是骗子,要么就是,他说的是真的。 从今日起我会转载或原创一些关于基督教与儒道佛之间的比较和讨论。 我假定读者对于儒、道、佛有着最基础且正确的认识。不会出现“观世音究竟是男是女”,“佛教就是吃素”,及其其他将中国民间宗教与儒、道、佛混杂在一起的种种看法。 当然我的认识也未必全面。我转载的文章也未必十分中肯。毕竟在人口中,很难出现真理。惟愿真理亲自启示人类,将他的道显明。 ================================ 希伯来书查经讲座三十讲 二、在你几回的讲座中曾不止一次提起「新儒学」一词,是否能请你为我们解释一下什么叫作「新儒学」以及它对我们的文化、福音事工上可能有的影响,以及我们在自行进修相关资料的时候,观念上免得有一些的偏差。谢谢。 答:「新儒家」就是继承中国传统、道统里面,把孔子的学说当作中国文化的主流的派系的哲学,叫作「新儒家」。而新儒家的思想就是要继续不断要发扬光大孔子的哲学,而新儒家里面许多重要的思想家,像牟宗三、唐君毅以致于蔡仁厚….等等,还有现在在哈佛大学的杜维明,他们到底是不是还在寻找真理的阶段?我要问的是这个问题,到底是不是在寻找真理的阶段? 那么,孔子伟大的地方是因为孔子一生一世是寻找真理的,所以孔子就说「有一天早上明白道,那一天晚上死,我也甘愿」,「朝闻道,夕死可也。」对不对呢?所以孔子不认为他已经明白了那个「道」;孔子认为人生应当追求那个「道」,因为「君子谋道不谋食」,如果你找的不过是吃的东西,你不是君子。如果你找的是道,而不是食物,你是正人君子。一个伟大的人应当是渴慕真理,如饥如渴渴慕着真理。所以「如果有一天早上我知道这道,那天晚上我死也甘愿。」表示孔子一生并没有找到那个「道」,所以他就讲了一些关于人间的道。人间的道理是什么呢?就是君臣之道、夫妻之道、父子之道、兄弟之道、还有朋友之道。这是人间的「五伦」、「五常」。所以不能讲「天道」,就讲「人道」,这是孔子的思想。 那么,现在孔子的思想的伟大地方,我们就标致他在伦理的范围。所以做人应当怎么样就从人性中间那个冥冥之中神已经给人启示的普遍知识的最高峰的想象,加上个体经历中间体会的那些真理把它结合起来变成一个教导。而孔子自己又很诚实的说,「我是一个述而不作的人」(参:《论语》述而第七)孔子是讲解一些东西,他自己没有作什么。所以他不过是把古人的智能传下来。所以他说,「有一个乡村如果只有五十家,只有十家的话都可能找到像我这样聪明的人。」表示我没有特别聪明,就是普通人。「如果你们看有一个小乡村里面有十五家二十家就可以有像我这样的人,就有了。我没有特别,我不过信而好古。」孔子书里面的「信」不是「信心」的信,孔子书里面的「信」是诚信真实的「信」,就是「我是诚实的,我是好古的。」所谓「好古」是什么?是渴慕能够像古人一样能够有智能,有贤明,唐虞尧舜,这些伟大的先王都是中国人理想界中间最高最高的榜样。虽然孔子的时代、文王、武王都没有了。孔子的时代周朝已经结束了,孔子的时代是春秋战国的时代,是纷乱的时代。所以纷乱时代杀父亲的也有,杀母亲的也有。所以,这样败坏的时代中间他相信应当恢复古人的伦理,所以孔子到底明白上帝的道吗?没有。 那现在孔子所讲的伦理就是要恢复使人懂得古人那些传下来的好榜样,但是新儒家不是如此;新儒家或者现在的孔子学说的专家、哲学家这些人他们就把孔子的学说当作是绝对的真理。因为是绝对的真理,所以就把孔子传下来的道当作是中国文化不可动摇的基础,那怎么办呢?这样,他们就用这种态度来轻看基督教。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是孔教,你是基督教,让我们来比哪一个更好。」那亲爱的弟兄姐妹,这样的意思就表示说「不必再追求了,反正我们已经绝对了。你就宣布你的绝对,我宣布了有我的绝对」,这样,就不可能再打开一个门来等候上帝的启示、上帝的真理,而这样,就没有心要从基督的道里面去学习那些神所赐下的更完美的是什么,这是很可惜的事情。所以我讲新儒家的时候,我说「死要脸,无论如何就是要坚持、持守自己的绝对,结果就关闭了门,不能再打开心门来接受神给中国人更高的启示。」 那么因为中国的士大夫是轻看基督教的,所以许多人,特别是传道人,还有内地会的宣教士就专传给中国那些穷的,因为圣经说「那些智能人既然不要,上帝就拣选软弱的,愚昧的」(参:哥林多前书:1章27-28节),所以传道人就传给笨的。传给那些比较笨的,比较没有学问的人的结果是什么呢?两个副作用:第一个副作用,那些笨人就骄傲起来了,认为「我有天道,你只有人道。」结果,完全不知道孔子学说伟大的地方在哪里,只懂得批评,而且自己作得更不象样,所以更被人家轻看,你明白吗?所以听道听一半,半懂以为懂的最危险的,我告诉你,特别是牧师传道,圣经一知半解就作传道的人,以后的罪要怎么样负担? 我每次讲很想哭,你不要以为我能讲「哇!感谢主,你讲六百人,我讲八百人」,你很骄傲。你讲错了,怎么算帐?你教坏了人,你教错了人,以后使那些人变成不好的基督徒,让有知识的人轻看基督教,福音的大局很难挽回过来,谁要负责? 第二方面。第二方面的副作用是什么呢?就是因为基督徒不象样,引起那些有知识的人轻看。他们没有办法好好为主发光,所以很难挽回。 第二方面的副作用是什么呢?是因为基督徒是在这个层次里面,那么这些人他们就用这个时代那些不能真正代表基督教的人,来当作他们一定是比基督教更高的,就更加骄傲起来。所以这个副作用使新儒家的人就轻看基督教。 另外一个更大的问题,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第二个难处,就是有一些帝国主义,当他们来侵略中国的时候,因为他们背后是基督教的背景,所以中国人就没有办法看出到底中国为什么需要一个这样坏的,用大炮,用炮弹,用鸦片来毒害别的民族的这种人的宗教来做什么?所以我们宁可要我们的宗教,不要基督教,你明白了吗?就是把基督教当作是「冒充的,以基督教,或者外面用宗教的外衣,里面是帝国主义的炮弹来侵略中国的那些人」,所以中国人就更轻看,更抗拒基督教的真理。 那今天我们应当言归正传,真理不分国界,大家说,「真理不分国界」。这个在科学里面大家已经习惯了这句话了,「E等于MC平方」是从哪一个国家发现的呢?是在德国发现的。是哪一种民族发现的呢?犹太民族发现的。是谁发现的呢?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1955)发现的。爱因斯坦是德国籍的犹太人,那么德国和世界打仗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说,「既然如此,凡是从德国来的我都不要,因为德国跟我们打仗,所以我们反对德国,德国的理论都不是真理。」你会这样吗?不会。当中国人研究原子弹的时候,当美国人研究原子弹的时候,他们照样是用了「E等于MC平方」明白吗?所以「真理不分国界」。如果真理不分国界,科学真理不分国界,心灵的真理应当不分国界的。所以你不能说「这是外国来的宗教,基督教,所以我不要,我要保守我们中国孔子的,这样的才是忠于中国文化。」孔子不是这样,你所佩服的孔子打开心门等候上帝的道来到,「朝闻道,夕死可也」,所以新儒家就没有这个思想。这是我对新儒家的一个批判,我相信你已经很清楚明白我的意思是什么了。 以上内容摘自《唐崇荣30讲》http://www.jonahome.net/files/xbls/30.htm

Read more

唐崇荣:神學、護教學、佈道學之間的關係

「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三15) 神學是對上帝的認識,護教學是要我們對信仰負責,對人講出心中盼望的緣由,而佈道學是研究傳揚福音的方法。 神學:認識上帝 聖靈來是為啟示真理、引導人進入真理,所以被稱為真理的靈。當被造的思想受上帝的真理管制,歸向真理時,就叫作屬靈,理性變成了靈性。信仰的產生就是出現在理性忠於真理時,是在人最具理性時所下的判斷。有人抨擊信仰扼殺理性,完全是沒有根據的毀謗。因為人是照著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所以人是唯一夠資格研究神學的活物。上帝啟示真理的途徑有二,第一種就是普遍啟示,存在於自然界和人的本性中,第二種就是聖經。所以上帝的啟示成了我們認識上帝最基本、也是最主要的管道。我們的身份完全是站在領受的一邊,因此順服與敬畏是我們研究神學不可少的態度。 護教學:解釋真理 當真理成了我們信仰的內容以後,便產生了責任,這個負責解釋真理的責任就是護教學,從這個角度來說,神學就是護教學,而護教學的內容就是神學,二者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但是護教學更具備了積極的作用。當異端邪說、錯誤偏頗的神學理論向基督徒進行攻擊時,護教學就要迎戰,保衛我們的信仰不受虧損。 不過,換一個角度看,我們也要感謝上帝興起一些懷疑的人,懷疑若是為了澄清,就無可厚非,有懷疑表示有思想。願意深入探索的人,最後會發現原來我們的信仰隱藏著精密的系統,根本不怕「攻擊」。這種情形就像人體中的抗體的產生是為了保護,生過病的人反而比沒有生過病的人更健康。 護教學經過不斷的攻擊、刺激、磨練之後,愈來愈堅固,成了堅實的堡壘,基督徒在裡面享受了信仰的安全。 佈道學:傳揚福音 當護教學的結論到了「既然真理如此合理,你為什麼不信呢?」這個程度,就是佈道學出場的時機。 傳福音本身就蘊含著「去」的主動性質,「你們要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因此佈道學可以說是具有攻擊性的護教學,它把信仰的內容,正面地、完全地、正式地表達出來。只有攻擊的才會得勝,只要反守為攻,必然勝利在望。 神學、護教學、佈道學互相作用,神學家有護教思想,佈道家有神學知識,而護教學者有佈道精神,這樣教會就會愈來愈堅強了。

Read more

无处安置的幽暗

大体了解别人的人,可以被称为“知己”。人们厌恶惧怕误解,渴望珍惜了解——然而,这个了解也是有条件的。如果一个人全然了解你,那么,你怕是要快快逃跑了。 我们每个人,每一天,都有许多无处安置的幽暗。如果有一台MP3可以收录每个人的所有想法,那简直太可怕了。我们将如何面对那些虚伪,那些诡诈,那些自私,那些贪婪,那些嫉妒,那些假冒为善? 不说别人,如果有一台摄影机,可以将你每天的每一个行为,甚至每一个想法,都忠忠实实收录进去,放给别人看,你敢吗?你自己敢看吗?——我自己的那份,我不敢。 谁敢说自己毫无幽暗,他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许多人的批评非常苍白,因为他把自己放在审判者的角度,并且假设自己无罪。 我们每个人,都被罪恶玷污了。我们亏欠了人,也亏欠了神纯全无瑕疵的荣耀。 我的梦境经常带给我许多的启迪和回味。比如我曾经梦见英雄救美,当然我不出演英雄,然后在深山老林躲避追击,被我的英雄救护,让他抱着我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好不刺激,好不浪漫。然而最后,出来个程咬金横刀夺爱,这英雄被该女色吸引,我眼睁睁目送英雄的离去……醒来觉得郁郁惶惶,怅然若失。 病痛可以令人深刻。我今天又做了一个梦,醒来心有余悸。我梦见一个朋友,跟我说了如下的话: “你以为你是谁呢?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怪不错的呢?你看看你曾经做过什么:你……,你的想法是……;你……,你的想法是……;……;……;……”在梦中,我生生体会欲哭无泪的尴尬与羞愧,他讲出我生命中许多对他人的亏欠,这无处安置的幽暗使得我备受煎熬。 后来我分析为什么会做这个梦呢?今天在教会领圣餐时,背景音乐是《奇异的爱》,其中有一句“怎能如此,像我这样罪人,也蒙宝血救赎大恩”;副歌则是“奇异的爱,怎能如此?我主,我神,竟为我死!”这首歌我非常喜欢,但是今天听,特别特别地扎心。我也真是谦卑思想:怎能如此啊,像我这样的一个罪人,我的罪常在我面前,赤如丹红。但是神竟然如此爱我,并为我死在十字架上!这真真是奥妙!是奇异的爱!后来吃饭的时候,一个姊妹又和我讨论如何能获得“赦罪的平安”,这使我想起另一句歌词“不再定罪,心中除尽忧愁”。 在地上的确无处安置我们的幽暗——这便是耶稣降世被钉十字架的意义,为我们的罪被钉死,为要替我们这不义的而死,为要成为我们的中保,为要拯救我们这些罪人,为要拆毁我们和上帝之前的墙,为要使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圣洁上帝的面前,祈求、感谢,做随时的帮助,并且赐下这个世界所不能给予的平安! 这首《奇异的爱》,深深印在我的生命中,一字一句,都是我的祷告: 怎能如此, 像我這樣罪人, 也蒙寶血救贖大恩? 主為我受痛苦鞭傷, 也為我死在十架上? 奇異的愛, 怎能如此, 我主我神為我受死? 何等奇妙!

Read more

给您拜年:好土、好树、好管家

我很感恩,我很幸福,此刻,我和我的家人,在北京过年。 在此,我首先要给各位读者拜年:祝您在2010年,成为好土、好树、好管家。 为什么祝您成为好土呢?《圣经》中有这样一段记载:(《马太福音13章》) 1 当那一天,耶稣从房子里出来,坐在海边。 2 有许多人到他那里聚集,他只得上船坐下。众人都站在岸上。 3 他用比喻对他们讲许多道理,说,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 4 撒种的时候,有落在路旁的,飞鸟来吃尽了。 5 有落在土浅石头地上的。土既不深,发苗最快。 6 日头出来一晒,因为没有根,就枯干了。 7 有落在荆棘里的。荆棘长起来,把它挤住了。 8 又有落在好土里的,就结实,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 9

Read more

什么令我落泪 5)渴望,千万次的问

有这么四部国产电视剧,我百看不腻:《渴望》、《年轮》、《北京人在纽约》、《我爱我家》。我父母并没有对这些影视剧有特别的爱好,所以我觉得我对于它们的钟爱纯粹是个人的选择。 儿时对于《渴望》没有什么概念,但是那时长辈都在看,串门儿的时候也看。我虽看不出名堂,但是对于主题曲的印象特别特别深刻:“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音乐的魅力在于,它可以单凭旋律和声调来传递情感。那时我暗暗立志,我长大了一定要弄明白《渴望》在渴望什么!对于《年轮》的记忆具体很多,尤其是“美丽的松花江,波连波向前方……”那时我可以看懂这是在说一群插队的同学的故事。我妈插过队,我记得演韩德宝被刺的那集,我妈哭了。有个黑衣人从后面刺韩德宝,然后韩德宝腿一软,然后就倒地了,好像徐克在他旁边儿。我妈看《年轮》的时候老哭,我曾经以为她也有同学被刺了。 现在看来,其中最令我感到心痛并为之流泪的,是《北京人在纽约》。我对于《北京在纽约》的印象可谓最为立体。哇塞,美国!那时候看美国,还真是挺震撼滴~~那时觉得这个阿春,用现在的话说,简直极品啊!我前一阵子看她那时的服饰,仍不觉得落伍,甚至可以说仍旧很潮!那时觉得这个王启明,挺男人的。不过那时年纪小,谈论男人仿佛谈论北极熊一样遥不可及。那时觉得这个David,啧啧,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他为什么要抢人家老婆!那时觉得这个燕子,哎哟,好像挺懦弱的。那时看这个宁宁,倒霉孩子,学坏了。——其实现在看呢,自己当初还真的是看不懂这出戏。 二十多年前《渴望》渴望的东西,今日他们找到了吗?今日的人们又找到了吗?如果《渴望》的主人公活到现在,他们在上演怎样的故事呢?我渴望为《渴望》写续集。 我喜欢在安静的房间,把声音调得大一些,聆听这首《渴望》: 悠悠岁月 欲说当年好困惑 亦真亦幻难取舍 悲欢离合 都曾经有过 这样执着 究竟为什么? 漫漫人生路 上下求索 心中渴望… 真诚的生活 谁能告诉我 是对还是错 问询南来 北往的客

Read more

价值观之战-1)从《圣经》的观点看《蜗居》 上

在展开价值观之战之前,我首先引用庄子《齐物论》中的一篇: “即使我與若辯矣,若勝我,我不若勝,若果是也,我果非也邪?我勝若,若不吾勝,我果是也,而果非也邪?其或是也,其或非也邪?其俱是也,其俱非也邪?我與若不能相知也。則人固受其黮闇,吾誰使正之?使同乎若者正之?既與若同矣,惡能正之!使同乎我者正之?既同乎我矣,惡能正之!使異乎我與若者正之?既異乎我與若矣,惡能正之!使同乎我與若者正之?既同乎我與若矣,惡能正之!然則我與若與人俱不能相知也,而待彼也邪?” 译文是: 假如讓我和你辯論,你勝了我,我不能勝你,你真的就對了嗎?我真的就錯了嗎?我勝了你,你不能勝我。我真的就對了嗎?你真的錯了嗎?那些觀點有的情況下是對的,有的情況下是錯的?那些觀點都是對的,那些觀點都是錯的?我和你相互之間並不能徹底弄明白。人本來就受到他自身觀念的蒙蔽,那麽,我們讓誰來糾正呢?讓與你意見相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你一致,怎麽能指正呢?讓與我看法相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我一致,怎麽能指正呢?讓與我和你意見都不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我和你都不同,怎麽能指正呢?讓與我和你的看法都相同的人來指正,既然與我和你都一樣,怎麽能指正?那麽,我和你和別人全都不能相互透徹瞭解,還要守著那立場嗎? 庄子提出的问题,今日还要再提。否则一切的讨论,仍旧回到庄子的疑问——谁对谁错,究竟谁说了算?如果谁说了也不算,那么我们何苦发表这些意见? 庄子没有机会认识耶稣。孔子也曾感慨“朝闻道而夕死足矣!”。很难想象,如果他们二位得闻真正的天道,又会写出怎样的著作! 《蜗居》在国内遭到热议。不论是讨论小三,还是房价,或是反腐,抑或是露骨的台词——众说纷纭,正如以上《齐物论》所言,人本来就受到其自身观念的蒙蔽,那么,我们让谁来纠正谁呢?很难想象,在一个唯物论的体系中,道德究竟从何而来?一个不承认有神的地方,又为何要推崇道德?人若是进化而来,那么道德是怎么产生的?什么是道德?有没有绝对的道德? 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说:”若无上帝,孰不可为?”的确。如果没有上帝,没有绝对的道德,公义,和审判,我们为什么要讨论海藻的作为是不是道德呢?为什么还要争论海藻和宋思明到底是不是真爱呢? 的确,在没有上帝的地方,的确没有绝对的道德,也就没有公义。所以在无数的热议中,这样的评论非常多见: 1.海藻为什么不可以和宋思明在一起?他们是真爱。 2.小贝凭什么要海藻跟他一辈子?他拿什么娶她?他没有钱,怎么对她负责任? 3.宋思明这样的男人谁不爱?有钱就是可以搞定一切。 4.我要是海藻,我也爱宋思明。 5.我就是海藻,我身边也有着这样一个男人。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6.什么年代了,婚姻不是必须的。 什么是真爱?什么是婚姻?——同理,如果没有上帝,人类为什么要有婚姻?谁来定义真爱? 如果说尚且有人鄙视郭海藻第三者的行为,那么几乎没有人质疑她和小贝最初的同居。只是:同居和第三者,如果用《圣经》的角度看,难道不都是奸淫吗?也许有人说:“这说的就过了。俩人相爱,未婚同居,有啥不可以?”对,如果没有上帝,那么我们一群地上的人,随便怎么说都可以,随便怎么做也都行。反正好赖就几十年,撒手人寰,也不知去向。如此,也便没有意义;如此,为何需要道德? 但是这世界有一位圣洁的上帝。但是这位上帝亲自启示给人他的准则——绝对的道德标准,就是《圣经》。《圣经》告诉我们说,凡是看见妇女心里就起了淫念的,就已经是犯奸淫了!诸位男人,这样的标准,是不是令你心虚?婚姻中的性,就是祝福!婚姻外的性,一定是咒诅!未婚同居,既然是没有结婚,那么在一起做着结婚了才干的事情,当然也是婚姻外的性!也许有人说,不见得吧,婚姻外的性一定是咒诅吗?如果你问问过来人,如果他/她够诚实,你一定会听到他内心的痛苦。性高潮不是性的全部,高潮过后,往往是无尽的痛苦。性是一种太特殊,太刻骨铭心的关系。性是神专门为夫妻设立的,本是为了二人更好地合一,享受一体的美妙。但是如今,人们已经把性亵渎得面目全非。性关系仿佛将两张纸黏在一起,为的是让他们合一,没有缝隙,成为一体——这本是夫妻应该达至的境界。或者说,这种强力的粘合,并不是为了分开而设计。也就是说,一旦紧紧黏在一起的两张纸分开时,那么无论哪一张,都不再可能完整,一定有着另一张的什么,也一定把自己的一部分永远地留在了另一张纸上。不在乎不代表不疼痛;不承认不代表不存在。性是二人结婚时,造物主为他们预备的一份厚礼。但是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这份厚礼,宁愿在偷偷摸摸中,在恐惧中,在随随便便中,将这份空前的大礼随意地拆开。才发现,不在合适的时候打开,非但不是厚礼,反而是无尽的痛苦。 唯有在造物主所定的范围之内,才有真正的自由。 什么是婚姻?为什么要有婚姻?

Read more

基督徒需要什么样的诗歌1)是否觉得羞愧

上上周我在团契领诗。过后许多弟兄姊妹找到我说:你带得太好了!你那些诗歌,真是好听,你哪里找的?我说:我听的诗歌,绝不仅是《赞美之泉》。负责诗歌的弟兄更是说:你要常带,我真是很久没看见这么好的领诗了。 其实,不是我有什么特别的技巧,而是真正伟大的圣乐,自然会流露生命的光辉,自然引人归主,自然有着耶稣的香气。 但是,令我感到遗憾的是,现今很多的诗歌,词义非常的浅薄,内容非常的干枯,曲调雷同,乏善可陈。 我一直以为,无论何事,要把最好的给神。神是轻慢不得的。如果没有能力创作伟大的诗歌,不如不要为赋新词强说愁。古旧的许多诗歌,足以表达当代人的许多情绪,足以满足当代人的情感表达,而且,它们词义深远,很多的诗歌创作于大逼迫,大患难中,但是却是喜乐,却是赞美,却是满有有福的确据——而不是,无病呻吟。 一些诗歌的专辑,听一首等于听了整盘CD,听一盘CD等于听了所有创作。词义浅薄,“荣耀都归你,归你,归你归你!”,“你配得称赞!我赞美你!我赞美你!哈利路亚(唱七八遍)”,“尊贵归于宝座羔羊,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连唱好久个小节)”。他讲得没有错,而且词句也是《圣经》中的,但是,必须思考的是,伟大的诗歌,除了这些情感的表达,还有什么呢?我想那就是对于自身处境的极真实,极清醒,极深刻的反思!还有,就是对于自己罪性和过犯的深深的痛悔,以及对于救恩的渴望和得着后的喜悦。否则,连唱十好几个”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你伟大,你伟大,你伟大,我赞美你,我赞美你,我赞美你”——与“南无阿弥陀佛”唱好几遍,又有什么分别呢? 有很多赞美诗我根本长不开口唱。如果在教会,有人领这样的诗,我就闭口祷告。我怕我的论断得罪神,我怕我因骄傲而犯罪。但是,不是所有以“神”的名义,与“神”的事情沾边的事都会自动成为纯洁无瑕疵。比如罗马教廷,比如十字军东征。神是完美的,但是在地上敬拜他的人,没有一个是完美的。所以不完美的人做出不完美的事——这不会影响神的完美性。 我知道写诗歌的人也不完美,但是我觉得诗歌不宜滥。 词义深刻做不到的话,最起码,语病不应该有。 比如有一首诗歌,其中一句叫做“我心中的喜乐川流不息”——我觉得很不妥。“川流不息”,应该是形容行人和车马像水流一样连续不断。我觉得用“源源不绝”似乎在意思上更贴切。这首歌中还提到“心中的暖流,冉冉升起”——这似乎也不太妥。“冉冉升起”,是慢慢升起的意思。这个暖流,慢慢地升起?我可以想象,但是我觉得这种表达,很业余。 这首歌还有一句意境,叫做”当赞美的音符如雪花飘逸”——赞美,应该是上升的,是上达天庭的;雪花,是从天而降的。赞美的音符如雪花从天下降飘逸——这是谁赞美谁? 还有一首歌,其中有一句是”你舍生命,被拒绝和孤单”——”被孤单”我倒是头一次听。接下来唱到耶稣的死”像玫瑰遭践踏在地,胜过死亡,你顾念我,超乎一切”——既然胜过了死亡,我以为,在词义层面,似乎不需要讲玫瑰啊什么的渲染一种浪漫的情怀。不如回到《圣经》。约翰福音12章24节,耶稣说:“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籽粒来。”若是非要用个比喻,不如用麦子。 有一次团契小组长突然问我,你信主这么多年,有什么心得体会?这个问题我之前没有准备过,但是我说:我觉得有三点特别重要: 1. 敬畏神 2. 感恩 3. 真认识耶稣是谁 我想这就是我这些年信主的一些心得,我看到神的奇妙,经历到神的大爱,我越发觉得神是轻慢不得的。要把最好的给神。所以就算把我最好的青春时光都拿来为主做工,我也愿意,我非常愿意。我们是否按着神当受的敬畏去敬畏他呢?认识耶稣,开启了我属灵的双眼。之前很多事不明白,只有认识了耶稣是谁,才能明白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我死了去哪儿。 诗歌本应多么优美,多么甜蜜,多么深刻,给人安慰,给人信心,给人方向和希望。为主做工的弟兄姐妹,望我们见主那天,都不觉得羞愧,都自认甘心把最好的给了主。

Read more

冲门与痛苦

冲门的意思是,当地铁门正要关上或是正在关上的时候,远远望见,飞奔而来。如果你没有见识过冲门,你便不算来过香港——我这么说是有道理的,是有文化内涵的。 在冲门者眼中,仿佛这是绝望中通向希望的最后一班车;仿佛这是化粪池通向大海洋的最后一班车;仿佛这是失败通向成功的唯一一班车……拼了命,也要进去!而现实是,下一班可能只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后。但是关门的提示音“滴滴滴”仿佛是号角,这种紧张的气氛仿佛在说:“快冲啊!”冲进去的人可能被门夹得生疼,但是绝对有一种成功的,终于赶上了的快感与成就感。然而忽地,又仿佛陷入了很深的虚空——这又如何?没有赶上,那又如何? 在香港生活的人,早已习惯了deadline,早已习惯了为了数条deadlines去拼命。 今日心情非常低落。看到无数的人冲门,我感到很好笑,仿佛看戏一般。我继而想给HK MTR写封信,建议他们把门做成锯齿形状的,或者在门缝中间刷上油漆。这样一来,我以为冲门的人会减少。 但马上我又很厌恶我这种抽离和理性。我是谁呢?我岂是比他们都好呢? 我的人生此刻陷入了一种很大的痛苦中。我从来不觉得人不应该受苦。我倒是觉得人应该为受苦而感恩。人的成熟与觉醒绝对与受苦成正比。受苦不一定是吃糠咽菜,挨打下监,缺胳膊断腿。与一种价值观对抗,与自己罪性的老我对抗,接纳不堪的真我本相,爱我的仇敌,宽恕得罪我的人,在不想爱的时候仍旧去爱——这都是受苦。 原来我们都是受苦的人,只是每个人的苦不一样罢了。学会感恩去面对一切,真的好难好难。 我初一的时候开始思考人为什么要活着。最后我的结论是——人生没有意义。倘若人在这世界上仅是存在几十年,实在是没有意义可言。想到这里,我感到很绝望。我真的是初中的时候就开始觉得人生若没有永恒,便没什么意思。 但是我高中的时候信了耶稣。我很惭愧曾经我的软弱可能令一些人跌倒。但是我现在发自内心地希望一生都跟随耶稣,也将我的生命摆上。 今晚听唐崇荣讲道,约翰福音12章27节至36节,句句说在我的心上。 不了解耶稣受了何等大痛苦的人,便不能爱他更深。一句“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道出了多么深重的忧伤!我也是在昨晚,在很深的痛苦的中,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然而耶稣在后面没有说“救我脱离十字架”,“救我脱离彼拉多”,而说的是:“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父啊,愿你荣耀你的名。” 侍奉上帝的人,就要效法基督。我难道不应该为着这许多痛苦的时候而感恩吗? 在痛苦中的人既喜欢自怨自艾,又喜欢比赛冠军——我是最痛苦的人!最孤独的人!你们都不了解我!这样的痛苦,受之无益。有一种假设说人生来应该一帆风顺,万事亨通。然而这不是真相。人享福不是必然的,受苦才不是偶然。但是受苦的意义不是要自怨自艾,不是比赛孤独,受苦是为了更认识基督,更亲近基督,更像基督。苦难的时刻,才是彰显天父荣耀的时刻。 我已得着了人间的至宝,就是耶稣基督。即便我如何软弱,如何不堪,如何在罪中打转,我都认定了——活着,就是为了基督。在一切的事上,定睛仰望耶稣。我仍旧觉得痛苦,但是我深信耶稣都知道,他陪在我身旁。 这样的踏实,这般有福的确据,都在乎耶稣,我一生的信仰,我永生的盼望。 耶稣真真切切是通向神的唯一一班车;真真切切是死亡通向永生的唯一一班车;真真切切是绝望通往希望的唯一一班车;真真切切是罪恶通向圣洁的唯一一班车。这样的一班车,应该冲门。趁着还可寻见他的日子,快来冲门。

Read mor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