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人们口中一些无疾而终的爱情。

有人说是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有人说是缘分不够;有人忆往昔悔不当初。

我渐渐觉得,没有那么多不可抗拒的造化弄人,还是因为爱得不够。如果足够爱,怎么会放弃,怎么会最终没有在一起。爱就是不离不弃。不过这并不是在苛责谁不愿意去爱或故意保留,而是爱的能力有限,爱自己比爱对方多了一点。

不是说别人,我说我自己。等我终于想明白这些,故人已不再。

朱颜日日惊憔悴
多少离愁谁得会
人事改,空追悔
枕上夜长只如岁
红绡三尺泪
双结解时心醉
魂梦万重山水
觉来还不睡

基本上每个周末我都会自驾去北京周边的大山里玩耍。

今天我背上了萨克斯,将导航定位在门头沟区沿河城古村。到了之后,大失所望。如今是个村就搞农家乐,但是徒有形式没有内涵,家家户户一式一样,靠什么吸引游客?我实在没有看出沿河城村有哪里好。反倒是垃圾遍地。河岸附近修得不错,有风景,有凉亭,有秋千。但是走近一看,仍旧遍地垃圾。

沿河城附近还有一个景点是一线天,导航上没有这个地方。当地人指了一条四公里的土路,都是石子儿。走了一半,空无一人,下起了小雨,差点放弃。最后抵达时,赞叹不虚此行。就在险峻的山谷,我拿出萨克斯,第一次自由自在地吹奏,不用悠着劲儿担心扰民。原来在空谷里的效果这么好。不知道附近村民是不是闻声躲进了防空洞。

无论如何,这令我非常享受,看来我要常常进山。

我喜欢驾驶。在操作机械上面男女的确存在差异。我甚至可以判断前方是否是“女司机”,并自信水平在“女司机”整体水平之上。今天在驾驶时,我突然意识到,司机和副驾对于危险的感知是不一样的。有时司机觉得好险,副驾不曾察觉;有时副驾大喊小心,司机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当然感受与现实并不完全相符。人生的许多经历也是如此,谁承担后果,谁有权抉择。

回京路上淅淅沥沥下了雨。在国道109上看到一列骑行者。他们活力四射,闪耀着青春的光芒。车队最前端插着一面旗子,原来是北大自行车协会。我有几个朋友也曾是车协会员,骑车去过许多地方,不知现在是否仍旧热爱。我摇下车窗,向外伸出大拇指。我比他们最小的,要大十几岁。突然想起,今天是高考。

“我是空谷的回音,四处寻找我的心,问遍溪水和山林,我心依然无处寻。”——《空谷回音》,一首我很喜欢的赞美诗,道出人生。

我一直在努力认清自己,但我怀疑有些在寻找自己的过程中失去了自己。越在意的,越得不到。纵然思考的多,但知道没必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沉默,学会了雪藏真情。

我已经把妞妞逼得快要说人话了。我的确是一位虎妈。

这些日子我一直感到焦虑,因为妞妞太胖舔不到屁股,所以屁屁是很不干爽的,幸好毛够长,所以不会蹭得哪都是。最关键的问题是,她学会了在我睡着后偷偷摸摸上床。她的窝在我床边,我每天熄灯和她道晚安,她都乖乖走进窝里,假寐。过那么几分钟,她判断我睡着了,就窜上床来。一开始我只是发现她早上总是在我枕边,以为她为了叫我才上来。直到有一天我失眠,发现了她的小阴谋。

双人床,总有地方给她睡,她也总是靠着边睡,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早上看到我醒来,就做好一种进退皆可的姿势,如果我慈眉善目,她就继续赖着,如果我稍有愠色,还没张口,她就逃之夭夭。

于是我格外在意她的屁股。我想到的方法就是积极减肥,每天擦拭和定期冲洗。

在积极减肥上,我运用了多种方法,包括发明了一套折返跑联练习操。在沙发上将靠垫背后支起,形成一个屏障,将她最喜欢的飞鸟玩具藏于其后,并在空中旋转,抛掷床上,这样她除了在床和沙发之间折返跑,还要分别蹿上床和沙发并蹿下。由于太胖,她每次跑两个来回就累趴在地上。没有强度达不到训练的目的,决不能趴着!我就启动她最害怕的吸尘器逼她再起来。

除了折返跑,还有吸毒减肥法。木天蓼会令猫感到兴奋,妞妞会抱着木棍来回翻滚,动作非常激烈,可以瞬间燃烧卡路里。于是每天吸毒两次。

再者就是节食减肥了。过去她的主人太不像话,把一只年轻貌美的猫姑娘养到20斤。一只猫20斤!这是什么概念呢?在我这里,每天只喂40克减肥猫粮,从此无缘罐头,我还特意买了个秤。吃不饱她会各种要饭,各种叫,各种蹭,我一概置若罔闻。

在擦屁股方面,哎,哎,我还给谁擦过屁股呢?!她高度戒备我触碰她的私处,我想尽各种方法,最后只能霸王硬上弓。当她放松地躺在地板上,我就藏好湿纸巾在手心,假惺惺去爱抚她,从头到脖子,到肚子。说时迟那时快,马上翻开该部位快速擦拭。当然这时候她往往就蹬腿反抗并企图逃跑了。此时便可以揪住她的尾巴再擦几下。最近我发现,当她在窝里睡觉的时候更好操作,因为她会往窝里躲,正好与我形成合力,擦得更加彻底。

在洗屁股方面,真是要了她的亲命了。我想到的招数是,用一个留有头部空隙的套子给她固定住,只有头部在外,身体在一个封闭的口袋里。我抱着她去厕所——我早已准备好吹风机、毛巾、沐浴液、水温也合适。但在这个过程中她往往会吓尿了,literally,真的就尿了。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与之伴随的,是一声声凄厉的“妈哎!”

我不为所动,按住屁股开始冲洗。她虽然狠命挣扎却无力抗拒。我一边洗一边念叨,我还给谁洗过屁股呢?还是一个屁滚尿流的屁股?妞妞喊的嗓子都快哑了。

我该抠的也抠了该洗的也洗了。吹干,解开套子。妞妞自己就会把套子甩开,逃命一般冲出厕所。我再收拾一地猫毛。

在我的精心调教下,妞妞瘦身明显,3-5斤是有的。我身边养猫的朋友不少,他们听说我的育儿经,都喊我“虎妈”。反思我对待小动物,我是很强权的。做该做的,没有借口。在完成目标之前,不考虑她的感受。她原来的主人在我看来完全没有原则。都那么胖了,还因为怕她不喜欢吃减肥猫粮而迁就,还喂罐头。我则强硬地执行减肥猫粮,并数量递减。

她主人交代每次剪完指甲啊,洗完澡啊,都要喂个罐头安抚。在我看来这不可理喻。我觉得妞妞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肥胖,如果她瘦了,可以舔到屁股了,那么我们可以一周吃一次罐头,甚至可以天天钻被窝。看到将来的赏赐,没有什么理由不在今日努力减肥。

其实,养妞妞的过程,很像当妈妈。我是一个怎样的妈妈呢?爱和负责是不用说的,光是玩具我就买了好几种,最后才判断出她究竟喜欢什么。我更是变着花样陪她玩耍,我设计的折返跑真是非常经典有效。

但是,在我眼中的原则问题上,我非常强势,不考虑她的感受,只做该做的。真理有余,慈爱不足。

另一方面,这可能也反射出我对待自己的态度,在一些事情上,我不肯放过自己。这几年,我格外勤奋而努力。如果说过去我是一个多愁善感感情丰富的人,那么这几年,我的性情是发生了一些变化,理性占上风,甚至罔顾自己的感受,只顾低头赶路。

一方面这和一些人生经历有关,一方面这也是成熟的一个过程。

希望妞妞原谅我的粗暴,希望我能够更好地爱她,希望我在养妞妞的过程中预备自己成为一个好妈妈。

不久前我在北京百老汇影院看了姜文19年前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很多人呼吁在明年20周年纪念的时候搞些活动。那天夏雨和耿乐也有出席。最后的影迷互动时间,我问了夏雨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的人们都特别喜欢追念从前的青春?”世面上回忆青春的主题越来越多,青春戏越来越火。好像最好的日子都在昨天。夏雨回答说我这个问题更像是设问,可能我自己已经有答案。可能是吧。只有今日的无力感和对明日的不抱希望才令我们无比怀念过去了的青春,无论它是否真的那么美好。

在2字头的尾巴上,我最近也开始被人以“致青春”的名义问及最喜欢哪个阶段的自己。我想了想,觉得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自己。是以往的经历塑造了我的今天,使我更成熟,更真实,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更有勇气和力量去实现理想。

还记得20岁刚出头时,怀揣着一份“出走”的心理,我离开北京,前往香港。我那灵敏而好奇的触角伸得好长,四处打探观望。这的确安置了年轻人无以排解的能量,也让我见了不少世面。但是渐渐的我变得浮躁,我以为真正的生活和幸福在别处,在明天,对于“当下”无甚感觉。我午饭想着晚饭吃什么,上课想着放假干什么,在香港想着回北京干什么,和香港的同学在一起想着北京的同学们都在干什么……

真正令我改变的是离开会计师事务所,认真寻找人生方向的那几个月。我曾经在一间NGO做了近半年义工,没有收入,也不知道明天自己往哪里去。有一天我和一个师兄谈及我的苦闷和沮丧,他却说:“珍惜你现在的生活,认真体会其中每一种感受,哪怕是迷茫,纠结,焦虑,认认真真品味其中。以后你会发现,真正的宝藏就在里面。”那是我第一次沉下心来琢磨自己在香港的日子,我学习活在当下,这背后更重要的,是学会珍惜。最好的时光,最大的幸福,就是此时此刻,无论我们正在经历着什么。这样一种认真活在当下的态度,是我在香港学会的,但可能并不意味着只有香港才能教会我。

2005年8月7日我前往香港,2013年8月5日我回到北京。我曾经无数次想过在离开香港之前我会重新去哪些地方,我会吃些什么东西,我会见什么人。对于这个见证了我宝贵青春的地方,离开似乎有些“悲壮”。但是当我真正离开的那一天,我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平静和释然。我并没有突击似的吃喝游走。我很欣慰,我并没有辜负在香港的每一天,因为我学会了天天享受其中,所以便不需要最后矫情的“悲壮”。我享受排队等车;我享受病痛以及与医生的沟通;我享受高房价下蜗居合租的日子,享受发挥才智运用有限空间的乐趣;我也享受青春的那些阴影,那些无法抗拒的荒唐和迷茫。

回望过去的这8年,我感激香港给予了我空间和环境去发现真我。和内地相比,香港社会对于心理健康发展的意识更加强烈。我是在香港才知道抑郁症究竟是什么,知道自己某一时段的特征其实已经构成抑郁倾向;第一次听说“社工”,并且得知社工对于学校、社区和社会来说多么的重要;在香港大家更加关注情绪对于行为的影响,而情绪的背后则可能是家庭和社会的一系列问题。有了这些视角,我解读人类行为的角度不再一样,包括解读自己。我用一年时间在香港中文大学修读心理辅导的专业文凭课程。我有幸遇到了极好的老师,在别开生面的工作坊中我走入自己的过去,走进很多我以为自己遗忘了的阴暗角落。在这些真诚的互动中我更加认识是谁,也学会明辨自己的情绪,做情绪的主人而不是奴隶。我也意识到家庭对一个人的深远影响。我对于健康的概念不仅局限于生理,同时也更加明晰个体情绪问题的成因。这些学习令我的人观发生了变化,我变得更加宽容,对于过去不理解的人和事,有了更多的同理心。

我在香港学会了“寻求帮助”。我看到人性的很多脆弱,无关智力,决心和见识,是一个人难以胜过的。为什么我们不照顾人性的脆弱,却要任性地把它置于险恶中呢?找到一个同行的群体,对我而言如获至宝。我成长最快的时间,就是在上一间NGO工作的4年。这是一个由基督徒组成的培训机构,我在里面体会到舍己的爱。最初我心有防备,不习惯敞开内心的痛苦和伤疤,总是喜欢以强势示人,缺乏安全感。但是这个群体用温柔的爱接纳了我,一点点溶化我内心的坚冰,也用爱倾听我的苦闷,用爱和真理照耀我的人生。爱是拯救世界的唯一方式,而且爱永远不会失败——如果这是理想主义,那么我愿意如此理想一生。这是青春岁月给予我的真正力量,是我所笃信的。

留学可以让一个少年快速成长,但是健康的成长一定不只是肌肉的发达,更有强健的内心。无论你多么聪颖绝伦多才多艺,青春的路上,都需要同伴和导师。只有他们的存在才使得我们的青春得以完全,否则很容易上演为一出闹剧。与找到好学校好专业同样重要的,是找到一个爱你扶助你的群体,与你同行。

最好的时光,绝不是最自我的时光。最好的时光,也不在别处。愿你别蹉跎,愿你别错过。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九月授衣。”

2012年7月的最后一天,对我而言很特别。恰巧这一天我去红馆听了罗大佑的演唱会“恋曲2100”。我想感受什么呢?皇后大道东又皇后大道中?情到深处人孤独?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聪明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姐儿头上戴着杜鹃花?……

这些都曾震慑过我的心灵。但是这天我感受到的极深的触动,却不再是这些柔情、激情、愤情、不了情……恰是一份切肤之痛的亲情。

这次听到了最新版本的《家》,不知道何时会在市面上流通?相比之前的作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8月即将迎来宝贵的女儿,所以格外温柔动情。在2012年,诉说着人类自古的诉求。以下是他不同时期三首描述“家”的歌曲:

家I

輕輕地愛你 輕輕地愛你 我的寶貝 我的寶貝
輕輕地想你 輕輕地想你 我的眼淚 我的眼淚

誰能給我更溫暖的陽光 誰能給我更溫暖的夢想
誰能在最後終於還是原諒我 還安慰我那創痛的胸膛

我的家庭我誕生的地方 有我童年時期最美的時光
那是後來我逃出的地方 也是我現在眼淚歸去的方向

輕輕地愛你 輕輕地愛你 我的寶貝 我的寶貝
輕輕地想你 輕輕地想你 我的眼淚 我的眼淚

誰能給我更孤獨的門窗 遮蓋著內外風雨的門窗
誰能在最後終於矛盾地擺擺手 還祝福我那未知的去向

我的家庭我誕生的地方(我的家庭真可愛)
有我一生中最溫暖的時光(整潔美滿又安康)
那是後來我逃出的地方(兄弟姊妹很和祥)
也是我現在眼淚歸去的方向(父母都慈祥)

家II

每一首想妳的詩 寫在雨後的玻璃窗前
每一首多情的歌 為妳唱著無心的諾言
每一次牽妳的手 總是不敢看妳的雙眼
轉開我暈眩的頭 是張不能不瀟灑的臉

給我個溫暖的陷阱 和一個燃燒的愛情
讓我這冰冷的心靈 有個找到了家的憧憬

緊閉著深鎖的門 聽我琴聲的飄零
打開妳孤獨的窗 莫要轉過去妳的身影
走進妳深藏的夢 誰在無聲的睡眠
點亮妳微明的燈 是張不能不害羞的臉

給我個溫暖的真情 和一個燃燒的愛情
讓我這漂泊的心靈 有個找到了家的心情

多年之前滿懷重重的心事我走出一個家
而今何處能安撫這疲憊的心靈浪跡在天涯

每一首蒼老的詩 寫在雨後的玻璃窗前
每一首孤獨的歌 為妳唱著無心的諾言
每一次牽妳的手 總是不敢看妳的雙眼
轉開我暈眩的頭 是張不能不瀟灑的臉

給我個溫暖的家庭 給我個燃燒的愛情
讓我這出門的背影 有個回到家的心情

家III

这是在2012年7月31日红馆演唱会上《家》,邀我同去的M姐录下了,可以重温。由童声唱出的副歌,甚为凄美。

“……将时光流转或是月圆花好
刻在萤幕之上阳光之下
展翅高飞的人儿离开就此穿越时空告别
就不声不响或许不堪回首绝非不闻不问来告辞

如此相近的人们相处
确只有如此人会懂
那矛盾就与幸福一同天作之合
潜伏存在冥冥之中
……
这不声不响或许不堪回首绝非
不闻不问的揪扯

Refrain:
给我个温暖的,满怀着温暖的
彼此关照的家庭
让兄弟姐妹怀抱父母慈祥的爱
依然成长在心灵

给我个温暖的,满怀着温暖的
不愿纷争的家庭
窗外有蓝天,绿草也如茵
再来点白云

给我些温暖的,体谅而坚强的
彼此保护的心情
但愿成长在日后寒暑狂风暴雨里
有颗不变的心”

听这首歌的时候我脑中想起了远方的一个有故事的朋友,也想起了自己……

不禁泪流满面,不能自已,在2012年7月的最后一天……

今早冲凉时,听到楼下有一个女人在哀哀怨怨地发牢骚。这一听不要紧,时光马上穿越到我的初中年代……

初一时我家从地坛东门附近搬到了北四环外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个地方现在特别繁荣富强,我都不太敢认。但是我初中还是在东城区上学,所以就住在了奶奶家,某国家保密武器制造厂的家属楼,保密到一个地步,我至今也不知道它究竟是造什么的呀?现在回想,那时的日子,简直就是人间天堂!也是在那里,孕育了我日后独立的性格和独处时自律的习惯。我奶奶哪里管得了我?所以我基本上过的是自由生活。自己安排几点睡,几点起,几点回家,几点玩,几点学习。效果非常好!初中三年我的动力和自律都是个人历史上的巅峰,后来鲜有超过那时的。回家路上先在东城区一带溜达,和同学社交,回家吃饭或者路上解馋,晚上先干点儿自己喜欢的,差不多9点开始学习,12点睡觉。这日子过得可美了,成绩可好了。所以我算明白为啥一进高中我就玩完了。高中我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离开东西城安乐窝,我去海淀区开眼界了。离家太远,只能住校。好家伙,8个人一屋,晚上9点晚自习就结束了,10点熄灯。人家9点结束学习,可我是晚上9点才开始学习啊!终于高三的时候我正式和我妈摊牌:你要是还想我能考上啥啥大学,我就真不能蹉跎了,必须每天回家!

人间天堂的日子里,我奶奶家楼下是个小花园,我打小就在里面长大。还清楚地记得在哪棵树下埋葬了我养的第一只小乌龟,并花3元买了一朵玫瑰花,用一片片的花瓣垫在它身下……一到晚上,万籁俱寂。我真喜欢那种静谧的感觉,开一盏微黄的白炽灯,开始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真美好。

然而每天伴随我的,都有几种声音。首先是7点的新闻联播音乐。我奶奶是新闻联播的老牌忠实大粉丝,说什么信什么,我都拿她没辙了。之后是天气预报,中央台的听一次,北京台的也听一次。听完了过半个小时,仍旧无辜懵懂地问我:“明天多少度?”

之后差不多8点,楼下的同学开始拉手风琴。苍天啊!她折磨了我三年,或者说,第一年尤为折磨。我完整地倾听了这位明日之星在与手风琴最初的邂逅阶段是多么的笨拙和羞涩。那时我就安慰自己,有一天她要是拉琴成名了,我一定得去要求点补偿费啥的,或者告诉她,你能有今天,和你楼上同学对你的容忍是分不开的!说实话,我现在一闭眼,或者一到晚上8点,都可以毫不费力地在脑中回放那几首练习曲!!!

再之后我会听CRI News Radio。我学英语算是很早的了,还有私人家教哩。我记得英语老师有一次告诉我:“只要你天天听CRI,你会发现有一天你真的可以听懂。”就是这句话支撑着我,听了许多年。最初我不明白,天天听,天天听,就能懂?我不信。后来我发现,这和《命若琴弦》是一个道理。天天听,是一种坚持和执着,而这份学习的执着带动的,是不可限量的努力和进展,并不是听电台本身。

在晚上入睡前,还有一种声音,起初让我烦得发疯,后来却又听着跟歌剧似的。不知谁家的老太太,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天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骂人。她嘴里的脏话和诅咒的话可以不重复地持续出现长达15分钟或以上。真是强奸我这个纯情少女的耳朵。她怎么有那么多苦楚呢?怎么天下人都负了她呢?怎么她嘴里的每个人都那么可恨呢?每一次我都不知道究竟是她家里人把她拉回去还是她自己回去的。我奶奶在另一个方向的屋子里,听不见。对我而言,这就跟罗密欧在窗户底下呼唤一样。不过我这罗密欧真是太悲催了点。那时我还不知道,原来人生真的可以有太多苦楚和纠结,我还不知道,原来没有原谅和宽容可以令人生更苦楚而纠结。

相比这些声音,有两个则配合着青春期,显得颇为蠢蠢欲动朝气蓬勃。其中一个声音是时令性的,第一次听到我以为是谁家的孩子在楼下花园里哭!我非常紧张啊,这是不是弃婴?结果撩开窗帘,看不到小孩。那声音特别凄惨,然而仔细听,还有一种仿佛被压抑着的强烈渴望。聪明的人一定知道是什么了,可是我那时还真不聪明!结果我问我奶奶,这楼底下怎么老有小孩哭!我奶奶用两个字就道破了天机:“闹猫。” 哦!原来如此!这又是我人生一次伟大而重要的爱情启蒙!原来在情爱中压抑的声音,是像婴儿啼哭一样的……太深奥了……人生啊……

老老实实学习一阵子之后,我心满意足地要睡觉了。但是且慢!睡前还有一款声音不容错过!哈哈,收音机真是个好东西。每天深夜,都有一个节目叫“温馨夜话”,它的广告语是“倾听您的隐忧,抚慰您的烦愁”。啧啧,这两句话,对于青春期的我来说,一听就立马hold不住了。啥是隐忧?啥是抚慰烦愁?结果听得特别认真。什么爱情困惑啊,感情烦恼啊,性生活不协调啊,性功能障碍啊……原来这些就是大人的隐忧和烦愁!得之!不过听到最后我也觉得没劲了,就那点儿屁事儿,一天到晚说。而且我虽然每个字都懂,但整段意思就不太懂了,不过说不懂也懂一些,那感觉就是懵懵懂懂。天啊,这是我第一次披露夜晚收听节目的事情,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话说,这节目现在还有吗?很想再听听哩!

冲个凉,勾起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其实人生每个时期,都可以成为最美好的时光。真的想对自己说一句:愿你别蹉跎,最美的时光,别错过……

我想在你的客厅悄悄点一盏小灯
在你转动钥匙的刹那
不再有长牙的孤寂,躲在黑暗里拥抱你
滚开吧,窒息

我想在你的房间点一盏小灯
温热的光晕映在窗帘上
每当你在楼下抬头望
就好像看见心爱的姑娘
谁说她去了远方

想悄悄看你喝热牛奶
想与你默默对坐,或干脆一起疯狂
哦别说忘了忘了那些疯狂
你看今晚的月光

这小灯够不够亮

(仅以此诗送给我的一位大哥哥,感谢他陪伴我的成长,也祝福他的明天!)

昨天晚上,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离开港岛三年的我故地重游,并拜谒了屈地街公厕——这个在过去一个历史阶段内重要的思想启蒙圣地,并追忆曾经苦思于其中的某位现已隐居的先哲。先哲每逢在各社交平台发布哲思,地点必显示为“屈地街公厕”。自从先哲那个以后,我已经有半年没有再见过他于其中的思考了,先哲本人更是很少见到。那个的威力很大。

先哲曾经是红极一时的享誉港大团契内外的“港大搬家队”的灵魂人物,没有之一。而这支搬家队,是我有生以来遇到过的最强的搬家队,没有之一。那魄力,那骁勇,没见过第二份的。

昨日在该思想启蒙圣地,我翻出先哲在港大搬家队各主力因为这个那个原因纷纷退出的凄凉光景之际,写下的旧日工作总结和回忆,在这苍白的文字中,可以稍稍一瞥这支队伍的各种彪悍。谁用谁知道。

=====================================

在无数同工、新朋友的长期关注与信任之下,港大搬家队已被训练成为一支全天候全地形的特种部队。虽然大部分主力成员选择了结婚、拍拖、求学等等不靠谱行为来加速丧钟的敲响……但时至今日,我们至少有以下创举,不可磨灭:

1、不使用任何现代器械,携带冰箱/洗衣机、床等大件持续行进6小时以上,并能中途攀登45度的斜坡近一小时(即西环山市街,OMZ)。

2、搬家过程已无须业主亲自到场,只需业主在office一个电话,搬家队即可在晚10至12点间任意时段完成集结,将物品由指定位置搬至无论多远的任意地点。其中技术亮点包括拆卸/重组床、书架等(如果你的床站不稳,还可以帮忙搜集碎木头垫底)。

3、无论是否繁忙时段,无论搬家公司是否有人听电话,我们可以从任何存活的人类身上获取Van仔(即小货车)的信息,其中包括——管理员大妈、清洁大婶、路人等诸多友邦人士,中途附赠传福音一次服务。

4、搬家队除了吃饭以外不收取任何酬劳,在必要时,还可以代为宴请业主的室友腐败一餐,附赠强制传福音一次听W(即先哲)讲话一小时以上服务。

28. October 2011 · Comments Off on 隔岸观火 · Categories: 忽忆故人今总老

这次回京出差,感觉很不一样。参加了婚礼;开了会议;分别和京城名校以及打工子弟学校的校长谈了合作项目;见了一些奇人、怪人,甚至可以是将来的伟人;进行了许多教育体制内的深度访谈——心有戚戚……

在这个日渐凛然的秋季,独自一人在北京,在某个熟悉的街头,在某座高架桥上,自然也少不了一份久违了的感伤和追忆。

曾经和你一起燃烧
如今只能隔岸观火

曾经只敢隔岸观火
如今竟真可以一起绽放?

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
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这都是生活的奢侈
我已不再敢

——以此作为我对于此次北京行诸多复杂感情的凭吊

02. July 2011 · Comments Off on Protected: 人像外拍——Sarah · Categories: 忽忆故人今总老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提起这种食物,我流过哈喇子,很多在外的北京孩子也流过。据我所知,还不单是北京孩子流,西安孩子也会,比如撒拉同学。这种食物,叫做——香椿!

哦,我相信现在很多在电脑前的北京孩子已经开始频频吞咽口水了。既然作恶,我就一不做二不休,我不仅要提这个香椿,我还要在这么一个大晚上把香椿摊鸡蛋的图片贴上来。还得强调:我刚吃完,北京头茬儿的香椿芽儿,倍儿香!我妈给我从北京空运来的!吃完一口又一口,一口一口又一口!

香椿中,有着太多童年的记忆。这种味道穿透力极强,每次一闻到,简直就不知身在何方了。

我没有在香港见过卖香椿的。美国有吗?

我三姨家住在香山脚下,她家有一棵香椿树。每年我最快乐的事情之一,就是在春天爬上她家高高的围墙,站在一个脚掌宽的高墙上摘第一茬儿的香椿芽儿!手里挎一个塑料袋子,揪最嫩的。不一会儿就摘了一大袋子,然后扔下去给大人,交待一半炸香椿鱼儿,一半做香椿摊鸡蛋!然后我再千辛万苦地下去。我站在高墙上的时候,通常眼里只有香椿。但是有一次,有人从墙外面走过,彼此议论说:“谁家孩子这么胆大,也不怕摔死。”——我这才四周环视,抬头看见西山山脉,低头——我的妈呀!这么高!原来这墙这么窄。当时年幼的我在心里想:我妈妈怎么如此放心我呢?要是将来我有了孩子,我就不敢让她这样!但是我同时又觉得这样做其实非常安全,并且我喜欢新鲜刺激的事情。这也奠定了我之后做事的一些风格。

香椿是我久违了的美食。我真没有想到,在这个春天,我竟然吃上了香椿!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更加令人因为幸福而眩晕的是,我妈妈还带来了她亲自去京郊苗圃里挖的荠菜,这是一种野菜,味道独特,营养丰富。她为我做了荠菜羊肉馅儿饺子。我当晚的感觉,像小时候过年一样,长大了过年都没有那么快乐过。这种幸福给我的感觉甚至不太真实。

我竟然吃上了香椿摊鸡蛋和荠菜馅儿大饺子!

哈哈,馋死你们!

今天晚上我突然特别的饿,尽管我吃了一顿正经的晚餐。

不能免俗地,我开始疯狂而肆虐地想念北京诸多吃食儿……我觉得此刻我去演报菜名绝对惟妙惟肖口齿伶俐脑筋灵活表情丰富生动活泼……

报菜名报着报着就报到了“烤肉宛”。曾经,“南宛北季”是北京响当当的两个清真馆子。我小时候是很有口福的。这使得我一直都比较馋……换个说法吧,我比较懂得享受食物中的乐趣。“烤肉宛”这三个字,突然勾起了我一段甜蜜而温柔的回忆。我记得小时候每次出去学习或者参加比赛后,我妈都会在附近找个馆子请我。我参加学习和比赛是非常频密的,所以下馆子也很频繁,通常比较多去清真馆子。什么白魁老,烤肉宛,全聚德,三宝乐蛋糕店、东来顺……12岁以前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我有一个甜蜜的童年。然而成长的烦恼还是接踵而至,并令我烦恼了很多年。

地安门对我而言曾经和“集中营”没什么分别。地安门有一个北京市少年宫,我在那里面学形体,跟体操差不多,特别疼。而且回家还要练“蛤蟆功”……有一天晚上我妈把我从集中营接出来,说是要带我去吃“烤肉宛”。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但是我非常喜欢吃肉。但令我左右为难的是,那时我正在换牙,在咀嚼中立大功的大门牙松了好几天了,我已经可以用舌头让它来回打转了,可就是不掉。我又怕痛,每天吃饭都小心翼翼的。我跟我妈说了这个顾虑。她说:“那你只好看着我吃了。”啊!这怎么行呢?每次去那里吃我妈都会点“它似蜜”,她又说:“要不就让它似蜜把你的牙给粘下来?” 我心想,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吧。我还记得我们在地安门总站坐上了13路公共汽车,去北新桥方向。车一直没有开,我体验了一种极大的沮丧!我不停地用牙来回转我那颗已经松动的牙。我暗暗立志,就算我一点儿一点儿咬着吃,我也绝对不能光看着!就在这一刹那,公共汽车轰隆隆地启动了!这个猛然的启动使得我在座位了颠了一下,突然,我嘴里出现了一个异物!我一舔就乐坏了,是我的门牙!我豁着牙对我妈说:“牙刚才掉了!”——真是幸福死我了。

然后我看着夜晚的北京,和我妈并排坐着,奔向北新桥的烤肉宛。那真是幸福无比的体验,虽然已过去了20年……

我很想念那时的北京……

前几天汪峰在北京开了场演唱会。有两首他的歌是我心最爱。一首是《回忆之前忘记之后》,另一首是《窗台》。

今天回了母校人大附中。孩子们都在紧张地进行期中考试,天突然间转晴了,露出了很可爱的蓝色。要知道同样的那片蓝色,衬着紫丁香,曾经是少女年代我那深深的忧郁。

我相信有回忆的地方,一定有感情——虽然感情可以是喜,可以是悲,可以是遗憾,可以是追悔,可以是执着,可以是豁达。

这首《窗台》,是我今天重游母校的心情。“有一天你再经过这儿的天空,请你停下,在我寂寞的窗台”……

窗外那片娇艳的花丛
就像记忆中闪亮的瞬间
墙上那片婆娑的暗影
唤起我心中无尽的思念

你从这离开的那一天
我才知道你就是春天
此刻春天已悄悄地流走
留给我心中无尽的思念

我不知道你是否美丽依然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会回来
有一天你再飞过这儿的天空
请你停下在我寂寞的窗台

远处那片金黄的麦田
就像梦中你我的乐园
桌上那张发黄的相片
唤起我心中无尽的思念

我终于失去你的那一天
我才明白你就是永远
永远就是慢慢地破碎
留下的是不变的思念

我不知道你是否美丽依然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会回来
有一天你再飞过这儿的天空
请你停下在我寂寞的窗台

就算此二者单独都成立,可是它们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解决大问题的地方——食堂:

逸夫楼标志性的红蓝两色:

萍姐口中“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地方(萍姐是我非常喜爱的高中语文老师,尽管她亦说过是唐僧吐出了三昧真火……):

北侧种的是杜仲:

实验楼里的。知道这哥们儿是谁的有奖啊,我打高中就觉得他被画得太遗憾了:

实验楼二楼,这不算什么,我定睛一看,还泡着一个小婴儿和一个人的内脏涅~~过去我咋没好好看过呢?真是,这启蒙的……

这就是对我有着非凡意义的实验楼,的一小半儿:

此乃对我有着非凡意义的一楼阶梯教室。
要期中考试了吧,紧张吧,哈哈哈!

这是一张同样有着非凡意义的地图,其中“爱德华王子岛”是个有故事的岛……

说实话这主楼建得没什么美感,跟个大车间似的。不过学生在高考应试教育面前,的确也像是摩登时代里面的工人——当然我绝不是说那就一定不快乐。

我背后是唯一和我上学时不同了的,宿舍楼。哎,宿舍楼我没赶上,10号线我也没赶上,我没生在好时候啊!

今天我看见有一些同学轻松地溜达,我就冒充老师,很大声地问:为什么不考试?有一个回答:我们不是本部的。我马上反应过来,“哦,考A-level的?”果然。现在考这个A-level,SAT的还真是多啊,我一打听,一百多号人在RDFZ这儿考呢。这张照片就是一考A-level的小男孩儿给我照的。他说其实进入剑桥也并不难,主要是面试,成绩的话,中国学生都能搞定——他那么一说,我那么一听。

后来我就接着问,哪儿人啊,学的怎么样啊,PS写了没有啊,对这儿满意吗?他说数学老师是个非洲的黑人,没有威信,好像不太满意。

后来我又撞上俩考A-level的,我又套磁,那小男孩挺可爱的,我看了看他写的作文,味儿事儿(即也就那么回事)。

随即我又遇见一印度人模样的,我再次套磁,Hello啊,教A-level的吧?哪个subject啊?哦物理。你哪儿人啊?他很小声地说“Sri lanka”,我很尊重很礼貌很amazed地说O Sri Lanka,a …其实我是想说a wonderful place, an interesting place等,因为我喜欢喝的一种茶是那儿产的。不过我怕我太假了,就没说出口。后来我又问了问在这儿enjoy吗?他说挺好,都呆3年了,刚续了两年合同。后来我就跟他微笑拜拜了。

原来现在有钱人的模式,是送孩子进A-level班。不错,这个比高中就送出去对孩子好点儿,我是这么觉得啊,我不懂,我又瞎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许多人热衷于“人大附好还是四中好”的口水战。就连这个考A-level的小孩儿,也问我,“你们那个年代人大附在北京是绝对强势吗?”我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反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呢?”——这背后的心态很值得深思。我觉得这种争论很无聊,很短视。而且我还问他:“你以什么来衡量一间学校的好坏?”他说:“就是考试成绩。”我说,那你是不是在问我,哪间学校更会应试?

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他是哪里毕业,不在于他的文凭,不在于他的同侪是谁,也不在于他做了什么丰功伟绩。一个人的价值是固有的,是内在的,更在乎心,而不是表象。一个乞丐没有价值吗?——这也是深思的问题。

价值观之战,我今天就不多着墨了。

总之,人大附在我心中就是一间学校,有着与“学校”相符的许多属性,我不会把它妖魔化或是神话。它对我而言,特别之处在于它承托了我的青春岁月,是我青涩美妙青春期种种事迹的发生地。或者说,它对我的特别之处其实并不是每年考入清华北大的三位数字,而是一种宽容的陪伴。那里有着我的回忆,所以格外有感情。

其实我还没写完,明儿接着写。不过明儿我要去爨底下村玩儿,可能回来又有新见闻呢。

03. Novem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Protected: 冷冽的清香 · Categories: 忽忆故人今总老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26. Octo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重阳节见闻 · Categories: 忽忆故人今总老

在重阳节这天,香港知名的山上都是人。很多孝敬的儿女给老人买了烧鸡烧鹅叉烧豆腐等美味佳肴,带到山上,烧。于是今天香港警方共接到34宗火警报案。我也看见一家直升机下面拴着干粉灭火包包去救险。

昨天我在皇后大道上看到一些祭祀产品非常有趣。一个个的纸盒子,里面有着纸制的东星斑,大龙虾,虾饺烧卖,日本料理,还有一个最体贴的,连纸制电磁炉都给做好了,还特逼真。里面放了一瓶调料,定睛看:“高级酱油”。于是我陷入了很深的无语中……

今天我去了一个没有很多人去的山。度过了非常美好的一个下午。在爬山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画面!看!这是什么?!
IMG_6456

原来,是三只黄蚂蚁在蚕食一只活的黑蚂蚁!
IMG_6464

后来还发现了这个,他被捉的时候会吐出很恶心的黄水儿:
IMG_6555

来个艺术照,挺英气吧;
IMG_6557

这个蚂蚁见我在照他,频频露出大牙吓唬我:
IMG_6565

下面推出一组与美丽相关的照片:

姹紫嫣红:
IMG_6467

很像水墨画:
IMG_6468

这叫回眸一笑:
IMG_6520

知足者常享福。我非常感恩,非常知足,非常幸福。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