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陪我走,哦厦门-4)万石植物园,那角落里的苏铁

我在这个园子里呆一天都不腻。天天来玩也行。动物和植物,是我看电视的头两大主题。 厦门万石植物园相当气派。大,非常的大。在厦门的时候,经常看着穿红戴绿的导游戴个小帽儿,穿个小褂儿,举个小旗儿,噼里啪啦动着小嘴儿。我虽说是自己玩,但是我听到的知识更加多元而邪乎。因为我的自由度比较大,这个团跟一跟,那个团跟一跟,随便问导游几个问题,他也分不清我是谁,然后我就把他们那一套都学会了。在南普陀寺看建筑的时候我听见一个导游瞎忽悠说:这里是仙山,不论厦门多么热,只要你到这里来,都觉得特别特别凉快。很多人点头称是。不过稍微有点儿脑子的人都知道,再热的天儿,只要进山里,都凉快着呢。 植物园非常大,然而一个导游团都没有!真是难得的清净。我觉得,植物园那里的山才是仙山。心旷神怡体会过吗?没体会过的可以去那儿找找感觉。 这个植物园建于1960年,面积26平方公里,其中植物园区面积2.27公顷,草坪面积1.5公顷,绿地面积213.6公顷。主要的园区有:松杉园、竹径、蔷薇园、新碑林、小桃源、棕榈岛、百花厅、南洋杉草坪、引种驯化区、仙人掌区、玫瑰园、龙眼荔枝园、药用植物区、兰花圃等29个专类植物区。有山有水,还有亭台楼榭,相当美妙。都逛下来得一天,还得坐园内的shuttle bus。步行的话,夏天比较受罪,忒远。 仰视的高度,在一棵树面前,我也可以充分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百华厅。在这里溜达的时候,我第一次萌发想发财买个中国式庭院的念头。之前江南一带的庭院也转得够不够的了,但是每次都跟大拨儿轰一样,看人多过看景。但是来这里旅游的人不多,这院子仿佛给我一个人和蚊子开的,我们彼此都很惬意。我转了又转,发现老祖宗们是会享受。 想想不久后还要回香港的鸽子窝,真让人泄气。 有人捧臭脚说我的照片动静结合,也许还真是耶,看看这张: 狗喜欢四处留下自己的痕迹。很多人也有同样的喜好和满足感。在仙人掌上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角度刻了很多的字,我认认真真看了好些。有表达对爱情的诉求的,有表达思念的,有彰显自我意识膨胀的,还有这么一主儿,如此赤裸裸,如此真情告白:钱。堪称经典! 仙人掌柔嫩的花朵。任何一种锋利和刚硬下,都有着一种脆弱和柔嫩。外强中干,总结了千古的规律与悲哀。 伟岸的仙人掌。是说仙人都长着这样的手掌吗?啧啧,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逛到下午5点多的时候,我已经不行了,腰酸背痛腿抽筋儿。大夏天儿背个摄影包,俩镜头,俩钱包,一证件包,一边享受美景,一边儿防贼。最后不防贼了,专门防暑。还在蔷薇园只给14以下儿童使用的秋千上过了半个小时瘾。真是走不动了。终于,终于,坚持着来到了大门口,这时我看了一眼地图的一个角落,写着:4.苏铁园。 啊。时光隧道,回到了从前。 我内心只有一个声音:一定要去,一定要去,一定要去。我坚持着爬到这片小小的苏铁园,在黄昏的照耀下,格外的冷清,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如此小的院子,如此平凡的植物,如此阴暗的小角落。我对着那小片苏铁,我听得见阳光在我身上走步的声音,我也听得见我心里唯一的声音:Thank you my friend. Thank you

Read more

你陪我走,哦厦门-3)草根堂

每天都有陪我一起走的人。有店老板,有旅客,有学生。很奇怪,一到了厦门,旅客间仿佛都自来熟。“哎,那上面有什么好看的吗?”“今天真热啊。”“可不是嘛,热死我了。” 来厦门前我做足了功课。每一次旅游,我绝不跟团。如今的资讯如此发达,足以使我们愉悦地自己做自己的导游。这几天在鼓浪屿,听见许多导游蜻蜓点水,走马观花,甚至张冠李戴,啧啧,真是不如我哩。今天遇到一帮人,无头苍蝇般乱走,看我拿着地图,就问:这鼓浪屿有什么好玩啊,我们就瞎走瞎逛。我正愁好玩的地方太多,我转不过来呢,听他们这么说,大为诧异。有一位导游大哥,也是外地人,偏说自己因为喜欢鼓浪屿而住在这岛上,给他们做导游。他简直是信口开河,真的是,他每给出一个信息,我就纠正他一个信息,错得那叫一个离谱!他的那帮游客很是佩服我。这位胡说八道的大哥可能有点儿气。后来干脆改我义务解说了,那位大哥就开始在我面前秀他的英语,我说一句中文,他就用有口音的英语说其中的一个名词——这位大哥太搞笑了吧。 还是先不提鼓浪屿吧,说说这个草根堂。那天我想去草根堂吃午饭,没想到大中午的等不来一辆出租车,我就问旁边唯一一个也在大太阳下的女的:怎么坐车去莲花广场那边?她说:你跟我坐车吧,到泰合花园可以倒车。后来我们上了一辆车,刚上,她就说:呀,后面那辆更快,不绕路。我说:那这辆呢?她说:这辆绕很多。但是马上说:没关系的,我们一起看看风景。随后便开始跟我聊。一个劲儿地跟我说她不喜欢一个人旅游。我一个劲儿地告诉她我还就喜欢一个人旅游。我和每一位生活在厦门的人聊天,他们都对于厦门的社会安全度表示出自豪和欣赏。她还接茬儿说:不过你一个人千万别去广州和武汉,你一个小女孩儿(谁见我都叫小姑娘),太危险。我说是是,我在国内的个人行刚刚起步,这不首先选了厦门这个安全的地方。后来我了解到她是一间草本饮食连锁店的店长。有很健康的生活理念,叫什么营养早餐。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是下次再来厦门,可以去她们店尝尝。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我在泰合站下了车,就干脆打了车。这家餐厅做闽北私房菜,很是出名,位于思明区凌香里香莲里26号的别墅内。 我要的都是最经典的菜: 土钵酸辣炝鲜鱿,味道很棒。够酸够辣够美味。 冰镇苦瓜蘸蜜: 我去的有点儿晚了。一不小心,用了香港的午饭时间。后来看见几个小姑娘切苦瓜薄片,嘿嘿,人家才是小姑娘哪! 二楼制作燕肉饺: 二楼餐厅一角: 三楼一瞥: 厕所标志,绿坝过滤: 门口的影子: 这附近还有同安煎蟹和妙香扁食。不过我都没有试。聚众出游的,可以试试。 BTW,我咋发现国内上不了Picasa呢?这又是为啥?得罪Party了?

Read more

你陪我走,哦厦门-2)与第一间咖啡馆的相遇

现在我坐在鼓浪屿琴海庄园的Cafe,这是蒋介石非常喜欢的一处别墅,这里是鼓浪屿最高的旅店。我的写作严重地滞后。难道在厦门,人真的会慵懒吗?若以香港的节奏和速度,厦门人可能会做出更多事情,然而那些“更多”是什么,又到底有没有意义,有什么代价,就不好说了。走在鼓浪屿的街头,没有机动车,没有红绿灯的beep,我突然间顿悟,原来还可以有这么一种生活方式,无论选择什么,人还不是照样活。营营役役,或是慢慢悠悠。鼓浪屿上有众多的传奇。可以说每一栋别墅式家庭旅馆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一个信仰,一个坚持。仿佛一块块拼图,只有组合起来,才是我们对于世界本相理解的一部分,而已。 我想好好谈谈我在厦门体验过的咖啡馆,与各式各样的旅店,哦它们是如此美丽,如此不同。然而我觉得如果我在鼓浪屿为了赶游记而忽略了感受和享受,那绝对是对于鼓浪屿精神的不尊重。我理解中,在意,而不刻意,执着,而不顽固,拼命,而不卖命,是一种很难把握的火候,然而一旦拥有了,便会潇洒,从容,正如我一直希望自己的那样。 不要对我说“鼓浪屿一天就够了,厦门一天就够了,没什么好看的,没有××好,也没有××好”。这样的话,多么没有气质!人与人,一夜情或许足够,而人与城市,绝不是一夜的关系。 很多鼓浪屿的传奇,都是这样开始的:××漫步在鼓浪屿,发现这是自己真正的归属,于是打电话辞掉了工作,在岛上随便找了个工作,然后爱上一个人,或是被一个人爱,于是二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们真的很幸福,有的还拥有了蒸蒸日上的事业。有闺密问我:你会吗?我说:我也喜欢鼓浪屿,但是我不会。因为我还没有那个胆量,因为我还没有学会放手。 其实今天我不打算说鼓浪屿的。这个还要等到以后慢慢写。今天我想说的是前天,在厦门岛内,逛咖啡馆的事情。 前天下午,当我走到夏大西门的时候,我听说,夏大一条街,拆了。 原本我打听到几家不错的咖啡厅,原本我想在烈日的午后去那片冰凉与写意中歇歇脚,想些什么,或干脆什么都不想。 那,怎么办呢?我想起了夏大毕业的同屋提到过的新华都超市,那里或者有吃的?于是在不经意间,我邂逅了这间咖啡厅。 我很不喜欢“小资”这个词。资就资,为什么要小资。能资就资,不能资就不要装资。我不喜欢一种病怏怏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或者在说什么,但是却很陶醉与这种不知道的状态。很多咖啡馆和旅店为了小资而小资,这个就很没劲了。温馨是对于生活体验的结晶,在每一处摆设和布置中,都有着对于生活的理解,而这种理解的深度,是装不出来,也学不来的。 感谢这间咖啡馆,在一个角落中,为烈日中的我,提供了一片阴凉。这是我在厦门遭遇的第一间,很喜欢它。

Read more

你陪我走,哦厦门-1)爱在一眼间

(此篇含有大量图片,打开时间略长,请您耐心等待) 我不知道爱上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只需要一眼,然而我却知道,爱上一座城市,只在眨眼间。 下飞机的第一口呼吸,便嗅到了这座城市的闲适,与温柔。所谓的旅行经验,无非是可以正确地把握警惕与放松的平衡。昨天晚上我的戒备心仍旧很重。打了电话反复确认订房的细节,问清楚了路线及的士价钱,以免的士司机欺生宰我。还小心翼翼地处理很多问题,包括仔细想了钱包的最佳藏身位置。但是我一出飞机场,的士司机就非常热情地帮我把行李放在后备箱,然后很亲和地和我聊厦门人的节奏,厦门的景点儿,厦门人对赖昌星的看法,厦门人的生财方法……于是我觉得自己的戒心过重了,在厦门,也许我只需要一些理性,一些警惕。或者说,在厦门,我尽可以多些浪漫,多些随性。很多时候,自己已经理性得令自己吃惊和害怕。 我很开心,因为我感到很安全。 这是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城市。这种无人知晓的感觉让我无比的放松。不是只有名人才渴望不被关注。熟悉之下,往往是不能言的压力。 从南普陀寺去中山路的车上我遇到一对男女。他们后来为了躲避西晒坐到了我的旁边。那个男的很友好地冲我一乐,看到我手中地相机,便问:你来旅游?我说是。他们问:你一个人?我说是。接着问你去哪儿?我说:我去斗西吃土笋冻,他们说:在中山路下吧,那里更好玩。 于是我就愉快地和他们在一起玩。开始的时候我照旧非常提防,话也不多说,后来我觉得我的自我保护非常傻。有人说厦门民风淳朴,我想这两个人真的也很淳朴,他们甚至连我的迟疑和保留都感觉不到。男的是个理疗师,女的是做美甲的,今天放假,出来玩。男的说曾经去过香港,知道一个人在外面如果问不着路多么辛苦,所以就特别想帮我。我说我想去黄则和,他就带着我去了,一路上不停地给我介绍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到了黄则和,他主动照顾我和他的女朋友,买了沙茶面,韭菜合,花生汤,海蛎煎,还有好多好多。后来我说:我还想吃烧肉粽,他说:别吃了,夏天吃那个容易中暑。他女朋友说:人家没吃过,你买一个。后来他还主动买水,还会递纸巾。——也许我这么说,你也会觉得他别有用心,对不对?他们俩是不是骗子,合伙儿要拍我花子?可是我要告诉你,如果你今天下午在厦门的这条步行街,看到我们三个人,你会觉得我们是认识很久的朋友,那么和谐,那么快乐。吃完了以后我说想买份地图,走出步行街,我忙着照相,突然他递给我一份厦门地图。他女朋友解释说:如果你买要8块,他给你买就2块。 我们一起沿着海边走了走,她突然说这个时间去珍珠湾和白城沙滩应该很漂亮!于是我们三个打车去了白城沙滩,赤脚在黄昏的沙滩上散步。原来他们来自武夷山,在厦门工作了很久。今晨在香港机场我看了我很喜欢的记者Leslie.Chang写的Factory Girls,非常感兴趣。今天看到他们两个,尤其觉得不容易。他非常懂得照顾人,一边走一边提醒:小心玻璃,小心这个,小心那个。我问他说:为什么你这么会照顾人?他说:农村长大的孩子,都这样,从小没人管,自己就会照顾自己了。 最后我们在木栈道上坐了一会儿。我说认识你们非常的高兴。他们说:年轻人就是容易玩到一起。后来执意送我上公车,忙着帮我看坐几路,生怕我上错了。他们目送我上车,连连与我挥手,然后他还指指他的包,示意我注意安全。很久没有挤过那样的公车,没有座位,没有冷气,然而我看着暮色下的蓝天,白云,想着这对如此单纯如此善良的男女,心里特别幸福。 他们究竟为了什么呢?——为什么他们一定需要一个理由才帮助我呢?为什么人与人不能如此简单相爱呢?是什么,使我的心刚硬,是什么,使我不容易相信,不习惯接受陌生人的爱?这是我的城市教给我的,对吗? 人之为人,远离人的定义,究竟有多远? 一个人的房间: 在床上随便地一按: 曾厝垵: 南普陀寺: 夏大的,不是吓大的: 这么美的风景,简直像是度假村 非常非常欣赏这个雕塑,在芙蓉湖西南岸,她在思考,她在表达,她在质疑,她在抗争,然而,却又洒脱: 傍晚,遥望鼓浪屿:

Read more

你陪我走,哦厦门—0)请让我慢下来

一个人的旅行,对于我来说,甚至好过陪伴。过去虽然游历过十几个国家,然而真正意义上完全一个人的旅行,只是在挪威,我甚至不用说话,只要带上我的眼睛,我的心,一切都已足够。原来在安静中,心灵的疆域可以那么广阔,那么美妙。 我需要空间,我需要感受时间。我从来不觉得时间是用来浪费的;然而我也绝不同意时间是全然用来拼命的。想要快是因为追求效率;而不能慢则是出于焦虑。香港是一个超级有效率的城市。在香港生活惯了的人,很难容忍其他城市的闲散和低效。然而效率,真的就是一切吗?每天清晨在黑与白的衣裤间穿梭,一张张行色匆匆的脸,没有表情。在巴士的上层,在雀鸟鸣叫明光初照的日头,出奇的安静。放眼望去,是一颗颗深埋的头,利用最后的时间睡觉——这也是有效率的表现,对吗? 这是一个高效率的城市。这是一个恐惧的城市。这是一个疲惫的城市。这是一个没有空间的城市。一栋栋毫无美感笔直的楼直捅向天空,那是寂寞的申诉,像一捆捆筷子般,立在本不是街道的街道。 我绝不是在批评,越成长,越发现批评的苍白与乏力。这个世界有嘴的地方就有批评,但并不是有手的地方就有作为。我觉得生活是一种平衡。任何极端都是缺乏智慧的。 2009年,依旧从一开头就飞快地冲向2010。它在急什么呢?一年年,为何感觉是在加速?为什么小时候觉得一年年好漫长,成大后觉得时间快到令人眩晕的麻木? 2009年,于我而言是个里程碑。人生第一次,思考我的真我是什么。真我?难道有假我吗?当然有。活在假我中的人,本身是巨大的纠结,所以不可能有平整的喜悦与释放。外表与内在,唯靠真我来平衡。 至少,我不仅明白,并且深信,真我不是被定义的。不被别人的期望与要求定义,不被别人的价值观所定义,甚至不被自己头脑中对于自己的期望所定义。很多时候自己以为了解自己,其实这世上最大的误解就是自己;很多时候以为世界都欺骗了自己,其实是因为自己欺骗了自己。 面对自己,是个多么艰辛的难题! 然而不面对自己,又是多么大的困局! 慢不一定是坏事。很多过程是不能快的,甚至一定要慢下来。你若观察自然界的生长,万物都有其时,强夺不来,催逼不来,时候到了,自然开花结果,瓜熟蒂落。我奔跑了太久,思考了太多,哦厦门,听说你能让人慢下来。给我个空间好吗,远离这寸土寸金的鸽子窝,一下下而已,让我的身心灵可以自由地呼吸,让我的头连于我的心,让我自己听听自己的声音。 每个人,都需要空间。空间与时间,是伟大的启蒙者,治疗师,与预言家。 我的旅行还没有开始,然而我希望自己进入一个慢下来的状态,想想我快快快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我想让自己的心慢下来,毕竟人生的路还很长,毕竟这路上必有我要负的轭。曾经无数次想过去厦门,去鼓浪屿住上几天。这次自己挣了些零花钱,又有假期,终于圆了厦门梦。感谢Quinten的回复与介绍,感谢Tanizee种种理财法宝令我开窍,感谢Shan的帮忙,感谢脂肪球的游记整理和旅店推荐,感谢Tina的美食向导。你们令我感到很幸福,谢谢你们,我的朋友! 每年夏天,都是收获心情的季节。除去我内心的杂草,定睛仰望耶稣。难道我真是一个人旅行吗?不,其实我有陪伴,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君王,是我的良人,是主耶稣。我试图用很多东西填满我内心的饥渴,然而我做不到,不是饮鸩止渴,就是越来越渴。我真正需要的,是耶稣的温柔,是他的爱,是他的饶恕,是他一切。 我想远离很多很多,然而我真的不想远离我的主。 我主耶稣,请你陪我走,好吗?我渴想你的温柔,你的谦卑,我渴望被你的爱包围,那是多么大的恩典与福气!主耶稣,再次邀请你,在我的心中做王掌权。把我放在你的心里如印记,把我刻在你的臂上如戳记,你的爱情坚贞胜过死亡,众水不能熄灭不能淹没。 不知道自己会在那片大海与山间想些什么。我定的都是很有特色的单人间。这次去厦门,绝对不是暴走景点,我要一个人安静,慢慢地在海边,慢慢地喝咖啡,慢慢地上山,慢慢地在我漂亮的海景房间里,读些书,写些字,画些画,弹弹琴。 哦厦门,请让我慢下来。

Read more

亲历以色列6)夜宿犹地亚沙漠

人生有两条底线:生存的底线,欲望的底线。在这二者之间的一切,其实都是恩惠。很多烦恼是伴随着生活的累赘而来。为了衬托一个绝世漂亮的水晶托盘,换了一张古典的木茶几,随后换了一块雅致的地毯,后来干脆换了一套房子。为了衬托一个累赘,追求拥有下一个累赘。 何时我们能停下来,认真审视生命,究竟需要用什么来维持。物质,将我们提升,还是缒落。 在西亚北非广袤的沙漠和荒原,生活着一群贝都因人。这些阿拉人没有固定的居所,骆驼是财富的一切。哪里有水源,哪里有牧场,就去哪里。坚韧不拔,无拘无束,热情好客,不知是不是无忧无虑。没有过多的物质,却一样地婚丧嫁娶,一样地生生息息。 沙漠中远处的绿洲,是一个贝都因人的部落,也是我们晚上要过夜的地方。伟大与渺小,竟可以如此生动地体现。 这是沙漠之舟,周身奇妙地被造:其乳可以解渴,其肉可以充饥,其粪可以燃烧,其尿可以入药(一说是生发油),其皮可以做衣,其毛可以织布…… 贝都因男人多穿白色的衣裤,很宽松,想必一定凉爽。下了骆驼,他们为我们准备了烤烙饼,还有人拿着民族乐器在一旁弹唱,样子和发声原理有点儿像吉他。 晚饭非常的丰盛,味道也很独特。原本以为在这缺衣少食的沙漠,吃不上什么,没想到,无论色香味,绝对不逊色: 太阳西沉,整个犹地亚沙漠被笼罩在一派玫瑰色浪漫柔和的静谧中。安静到只听得到人畜的声音,风声,和自己的心声。 在这派浩渺与温婉中,我孤身进入沙漠漫步: 发现这里原是海洋,不知眼前的这一切,竟是多少岁月之久,千万年,或是上亿年: 沧海变桑田。很多的大蚂蚁在考古: 晚上睡觉的地方: 那个黄色的背包是我的,在睡袋中,一样温暖,一样安然。在绝对的安静与自然中,甚至更为香甜。有很多人拿着睡袋去了真正的沙漠过夜,就在万千的星宿下,在陆地里深埋的螺壳上。夜深的时候,有真的小狐狸跑来我们这里找吃的,吓坏了很多人,最后被人类吓走了。 晚饭后我们来自世界各地34个国家地区的基督徒聚集在星空下,用各自的语言歌唱圣诗《你真伟大》,仅就中国人而言,我就听到了广东话、普通话、闽南话的版本。我们彼此拥抱着,在篝火前,静静听着弟兄姊妹的歌声,那一刻,我对于“在基督里合一”的概念有了更深的认识。十字架是多么的奇妙,恩典与能力涌流。 睡前我摸黑再次走入沉睡的沙漠,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那么清晰的星星,那一刻,再次感到自己的渺小,和神造物的奇妙。仰望星空,我向上帝献上来自我心灵和诚实的祷告: 我在天上的父,你是何等的伟大!你的大能,何等丰盛地充满在宇宙中!感谢你的恩典,你对我无条件的大爱,你在我还做罪人的时候,就爱了我,又救我。虽然我屡屡得罪你,得罪人,屡屡令你失望,但是你却从没有撇下我做孤儿,你的信实、恩典、饶恕、管教,从没有离开我的左右。天父,是你让我的人生有了意义,是你让我知道我是谁,并且告诉我该往哪里去。我的一生愿意奉献给你,将我这卑微不配的器皿摆上,愿意让你牵我手,走前路,打美好的仗。天父,谢谢你的创造,谢谢你爱我。是的,我的天父,我爱你。祷告奉靠耶稣得胜的遵命,阿门! 欲浏览之前内容,请点击这里

Read more

亲历以色列 5)死海——万古的苍凉,永恒的美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委。”——《罗马书》1:20 死海,绝不是一派死寂。如果说没有水生植物和鱼类是一种万古的苍凉,那么在即便是在这苍凉中,死海有着绝世的永恒之美。 死海位于今天的以色列和约旦交界处,湖面海拔负418米,是地球上最深的咸水湖,最咸的湖,最低的湖。 作为旅客我们只是在死海里体验了一下,却没有机会看到它其他层面的美。以下这些照片来自曾经收到的一个presentation,全面地展现不为人所熟知的死海,美丽绝伦的死海。第一张照片上面有着制作者的资料。 最低的,最咸的,最奇妙的,最全心爱着的 何所看见,何所隐藏 反差?一致?——大自然的消遣 日积月累,永无止境 这岩歧,这质地 色,光,变 看到如此美妙的世界,不能不赞叹天父造物的奇妙!真是诸天述说他的奇妙,万物传扬他的手段。 来啊,我们要向耶和华歌唱, 向拯救我们的磐石欢呼。 我们要来感谢他, 用诗歌向他欢呼。 因耶和华为大神, 为大王,超乎万神之上。 地的深处在他手中, 山的高峰也属他。 海洋属他,是他造的;

Read more

亲历以色列 4)决胜以拉谷,漂流约旦河

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米开朗基罗·梅里西·达·卡拉瓦乔)最著名的画作之一是《手提歌利亚头的大卫》,现藏于佛罗伦萨一博物馆中。 这一天,我们来到了以拉谷(Valley of Elah),年轻的大卫战胜巨人歌利亚的地方。在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决斗,但正如大卫亲口所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命耶和华的名”。 “以拉谷,是以现金R.Lakhish河最北的一个支流Wadies-Sant 为中线的一条河谷,宽约2.5公里,西端起自迦特,东端止于伯利恒之北,长约30余公里,谷中有宽仅数米的小河床……是一条常年无水的旱溪。此河谷是自非利士平原通往犹大山地及耶路撒冷的三条主要孔道之一,具有非常重要的军事价值。……是重要的水果产地。” (简明圣经史地图解,梁天枢,2006) 今天的以拉谷: 对于这场决战,《圣经》这样记载到: 《撒母耳记上》第十七章1、4-11节:“非利士人招聚他们的军旅,要来争战;……从非利士营中出来一个讨战的人,名叫歌利亚;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头戴铜盔,身穿铁甲,甲重五千舍客勒。腿上有铜护膝,两肩之中背负铜戟;枪杆粗如织布的机轴,铁抢头重六百舍客勒;有一个拿盾牌的人在从前面走。歌利亚对着以色列的队站立,呼叫说,你们出来摆到队伍作什么呢;我不是非利土人么;你们不是扫罗的仆人么;可以从你们中间拣选一人,使他下到我这里来。他若能与我战斗;将我杀死,我们就作你们的仆人,服事我们。那非利士人又说,我今日向以色列的军队骂阵;你们叫一个人出来,与我战斗。扫罗和以色列众人听见非利士人的这些话,就惊惶,极其害怕。” 第45-51节:“大卫对非利士人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命耶和华的名,就是你所怒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神。今日耶和华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杀你,斩你的头,又将非利士军兵的尸首,给空中的飞鸟地上的野兽吃;使普天下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又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力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祂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非利士人起身,迎着大卫前来;大卫急忙迎着非利士人,往战场跑去。大卫用手从囊中掏出一块石子来,用机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额;他就仆倒,面伏于地。这样大卫用机弦甩下,胜了那非利士人,打死他;大卫手中却没有力。大卫跑去,站在非利士人身旁,将他的刀从鞘中拔出来,杀死他,割了他的头。非利士众人看见他们讨战的勇士死了;就都逃跑。” 经文中提到大卫使用了小石子,我顺手在地上捡了一粒,这里的石子儿都很圆,用于弹弓子果然理想。 还有一种不知名的紫花遍地开放,在蓝天与黄土中,很是鲜丽。每每看到令我啧啧称叹的奇趣大自然,我就感慨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动植物学家啊!这个希望要转嫁给老公或者孩子身上,嘿嘿。 大卫是合身心意的仆人。他靠着神争战,他晓得要全心依靠耶和华。面对巨人歌利亚,他讲出的话正是他内心的写照,没有恐惧,没有讨好,没有妥协。正如保罗后来在《罗马书》写到的:“神若是帮助我们,谁又能抵挡呢?” 难怪大卫写下这样的诗歌: 耶和华我的力量啊,我爱你! 耶和华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 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他是我的盾牌, 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

Read more

亲历以色列 3)马萨达——希律的狂想,犹太的悲壮

上一篇提到的大卫王曾经写下这样的诗篇: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穹苍传扬他的手段。 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 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 无言无语, 也无声音可听。 他的量带通遍天下, 他的言语传到地极。 ——《诗篇》19:1-4 耶和华是创造天地的神,我们是依照神的形象被造,所以人的一项重要能力就是创造。而马萨达正是建筑学上一项伟大的创造。 历史上有很多叫“希律”(Herod)的王,但是几乎没有一个不是臭名昭著。巩固修建马萨达的,是以残暴多疑闻名的暴君——以东人大希律王(Herod the Great),又称为“黑落徳王”,是罗马帝国在耶路撒冷的代理王。 他有过很多惊世的壮举。罗马皇帝亚古士督曾经说:“做希律的猪,好过做他的儿子”。为什么呢?他曾下令杀死自己的三个儿子,他处死了自己的太太米利暗。大希律王的嫉妒心极强,而且他对别人的猜忌已经到了毫无理性和缘由的病态程度。我记得有一篇刊登在某心理学著名刊物的文章就专门研究了他的心理问题,该文章的结论是他患上了非常严重的心理疾病,并且对旁人切实地造成了危害(请原谅source的模糊,但是我的确看到过那篇文章)。 他的又一壮举记录在《马太福音》第二章。当耶稣降生在犹太伯利恒之后,有三个博士从东方来朝拜耶稣。希律王知道后,就将伯利恒并四境所有两岁以里的男孩都杀死了。不过那时约瑟已经带着耶稣和玛丽亚逃到了埃及,直住到希律王死去。 他还有很多壮举,但是这其中我不得不深感佩服的是他在犹地亚沙漠演绎的浪漫情怀,他的想象力成就的杰作——马萨达(Masada)! 这是Wikipedia对于马萨达的概述,我就直接引用了: 馬薩達是猶太人的聖地,聯合國世界遺產之一。位於猶地亞沙漠與死海谷底交界處的一座岩石山頂,北距En Gedi約25公里。其東側懸崖高約450米,從山頂直下死海之濱;西側懸崖高約100米。山頂平整,呈便菱形,南北長約600米,東西寬約300米,周圍城牆長約1400米。通向馬薩達的自然道路都極為險峻,最主要的是東側的「蛇行路」(Snake

Read more

亲历以色列 2)远古的水道

我曾去过以色列的两条远古的重要水道:希西家隧道和华伦井道。后者是以色列国王大卫在希伯来王国时代攻取锡安的致胜所在。 大卫王是骁勇的战士,是英武的国王(1010-970 BC),是俊美的男子,是大有信心的王,是知错就改的王,是合神心意为神所爱的王。耶稣是大卫的子孙。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圣经》的《诗篇》记录了他大量的诗歌。《诗篇》的第23篇广为世界各地基督徒所喜爱。大卫是在逃避追杀的时候写下的这首诗,读来却丝毫没有恐惧绝望,却是赞美,相信,盼望与福乐。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 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 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大卫绝不仅仅是犹大的王,他是整个以色列的王。这一统一的过程虽然充满了艰苦与曲折,但因为是神所应许的,就必要依着成就。花必消残,草必枯干,唯耶和华的话定立在天,在他没有转动的影儿。 大卫受膏作以色列王的时候,除了犹大支派和约旦河以东,以色列大片的土地还在非利士人的控制当中。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耶布斯人正住在神所兴许的迦南地。那时的耶路撒冷,也在耶布斯人手中。 大卫决定将首都立在耶路撒冷,率兵前去。耶路撒冷建在一座山上,城门坚固又高大。根据旧约《撒母耳记》的记载,耶布斯人看见大卫,就讥笑他们说:“你们绝对攻不进来。我们就算只有瞎子瘸子也能阻止你们进攻!”

Read more

亲历以色列 1)初临圣城

以后的每一篇,请让我以祷告开始: 我的天父,假如你不在我身,我便不存在,绝对不存在。 一只瓶充满了你,并没有把你固定下来,瓶即使破碎,你并不散溢。你倾注在我们身内,但并不下坠,反而支撑我们;你并不涣散,反而收敛我们。 你并无亏欠于人,而更为之偿;你免人债负,而仍无所损。我的天父,我的生命,我神圣的甘饴,谈到你,一人能说什么呢?但谁对于你默而不言,却是祸事,因为即使这人谈得滔滔不绝,还和未说一样。 我的灵魂的居处是狭隘的,不相称你降来,请你加以扩充。它已经毁败,请你加以修葺。它真是不堪入目:我承认,我知道。 你是真理,我绝不和你争辩,我也不愿欺骗我自己,“不要让我的罪恶向自己撒谎。”我决不向你争辩,因为,“主,你若考察我们的罪孽,谁能站得住?” 我歌颂你,天地的主宰,我以我记忆所不及的有生之初和孩提之年歌颂你。 2007年在瑞典时候一直参加当地的华人团契。后来听一些台湾来的弟兄姊妹很兴奋地谈论去以色列的事情,并问我想不想同去。回去后我仔细看了瑞典Word of Life教会的具体行程安排,觉得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其实一切前期程序中最复杂的就是签证。不过以色列民族和中国自古有着深厚的友情,而且我的护照上没有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签证,所以虽然麻烦,但是还算顺利。位于斯德哥尔摩的以色列使馆是一排非常不起眼的房屋,但是戒备非常的森严。我几次前去递交资料,都是全身武装的保安亲自递进递出,我连他们的大门都没有接近过,远远地观望,远远地等待,远远地交接。虽然签证没有那么快办妥,但是团费机票已经缴付。我试过打电话给使馆的人员说明情况,他们很友善,也表示理解和愿意帮忙。所以直到我们从瑞典出发的前一天下午,我才收到以色列大使馆寄来的签证。一切凭着信心,一点没有慌张。 去以色列的安检非常的严格。必须提前三个小时check in.以方的工作人员一个一个地对我们进行“面试”,以貌似亲和随便的谈话形式嗅探丝毫的可疑。比如一位女警官问我喜不喜欢瑞典呀,来了多久呀,跟香港什么关系呀,为什么去以色列呀……在她满脸的笑容中我通过了她的面试。 在漫长的等待中,我们这群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中国人纷纷掏出了自己的护照。这三本放在一起,本是一场说不完的故事,有着复杂的情节和难以预测的结尾。 从斯德哥尔摩到以色列特拉维夫的机场只用了不到六个小时。飞机上的食物可能对于以色列人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对于我们来说确实是独特的味蕾体验。印象最深的是前菜,以色列全麦中空口袋大饼配鹰嘴豆泥酱(Hummus).由于味道太独特,乍一吃还以为这酱坏了——后来才知道是自己无知,细品便觉回味的甘香。也许外国友人吃一些中国的小吃也是这种感觉。回香港后有一次去中环的以色列餐厅吃饭,无意中又吃到了这个豆泥酱,方才知道原来这叫做Hummus. 那天以航的空中服务员是一位年轻的犹太姑娘和一位淳朴的犹太小伙儿。衣着朴素,没有丝毫的浓妆艳抹,非常的亲切,非常的自然。飞机上有一位旅客突然癫痫复发,他们也很熟练正确地进行了照顾。 终于飞机降临在了这片不寻常的土地。这是我刚下飞机时朋友给照的: 位于特拉维夫的机场非常现代,设施完备,干净整齐。我们随后上了巴士,在每一个座位上都准备了一盒当地的水果,热情地欢迎我们到来。其中样样鲜甜,甜得那么彻底那么幸福。我最喜欢的是以色列的大椰枣,不过吃多了牙真的会痛。 当天晚上在耶路撒冷的Crowne酒店我们享用了非常丰盛的欢迎晚宴,还有一位以色列的重要人物出席了讲话。同行的还有瑞典著名的歌手Carola,她同时也是基督徒。 酒店的附近的一条公路上有这样一片“绿洲”,这并不奇怪;在这片“绿洲”之中居然停了一部车——这就很是新鲜了。无意中回头,这街道旁边的铁栅栏上竟写着大大的“PEACE”,也许这是人们心中最诚挚的诉求。 以色列的纸币:

Read more

亲历以色列 0)行程

终于回到了我自己的网站,感觉竟然十分的久违,仿佛她不是我的。其实这里一直是最属于我的,让我感到最亲切,最舒服的。啊,竟是想念,深深的想念。 ~~~~~~~~~~~~~~~~~~~~~~~~~~~~~~~~~ 2007年6月随瑞典的教会去了以色列。这无疑是我旅途记忆中的巅峰。一直一直想把每一天的经历写下来,却一直一直提不起笔。总是怕不够圣洁,怕不够全面,怕不够精准。但是我现在还是决定开始写,无论我此刻的状态是什么,程度又如何。 我要记录,亲历以色列的点点滴滴。和撒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和撒那归于万王之王! 回忆之前的第一篇: Itinerary Day 1: Arrival at Ben Gurion airport, Tel Aviv Bus to the Crown Hotel

Read more

亲历以色列

亲历以色列 1.1)行程 亲历以色列 1.2)初临圣城 亲历以色列 2)远古的水道 亲历以色列 3)马萨达——希律的狂想,犹太的悲壮 亲历以色列 4)决胜以拉谷,漂流约旦河 亲历以色列 5)死海——万古的苍凉,永恒的美 亲历以色列 6)夜宿犹地亚沙漠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16)——散落巴萨的记忆

今天上班的时候得知悬挂了8号风球——这次是台风黑格比,所以早放工。据我观察,办公室里的人们对台风是非常有好感甚至期盼的。 我若不掀起回忆的面纱,它会不会永远将自己的真相隐藏?我将《小蒜在旅途》易名为《旅途,我沉默的回忆》,一来很多人误解我的工作是见天满世界转悠,我改个名字,表示是曾经的旅途;二来我的回忆当真沉默。每每坐在夜晚的安静中,回忆便暗涌,但它不出声。 巴塞罗那是个非常鲜活的城市,在上跳跃着米罗高迪毕加索。总之在巴萨的每一天我都新奇地张望,它地势的雄伟,情感的细腻,色彩的丰富。 普通的一条小巷,恬适、安静。阳光温柔又诚恳地散在我们身上,这是我们共同的午后: 黄昏,西班牙广场前的人们等待着日落后的音乐喷泉表演: 书摊里的老人,不理睬客人,仿佛这是他的书房,摆到了街上: 天色是那么温柔。那几条粉云是天空额前的几缕头发,当天空低头俯视大地时,她们就静静地,随意地飘着: 而这天使,默默守护着整个巴塞罗那城: 在巴萨西南高山的城堡上,理性、热情,与太阳: 大风还在猛烈地刮,回忆不能继续啦。无比的盼望冬天,哪怕是这里阴冷的冬天,我渴想被窝的温暖,围巾的温度,热牛奶的安慰。沉默的回忆在冬天,会更加的爽脆,叮咚作响吧!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3):挪威峡湾

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风秋雨愁煞人。今天踏踏实实下了一场秋雨,我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我一直最爱北京的冬天,我极度贪恋在冰天雪地中把自己严严实实包裹起来的温暖的呵护。吸到冷冷的空气,在心里却漾着温暖,听北风呼啸,看银装素裹,吃锅里的涮羊肉。下次回家,就是这个感觉了。 北京在开奥运会!——2001年申奥成功时,我无数次幻想、梦想、设想2008年的我是什么样子,到现在只记得自己很努力地想过,却不记得想到了什么。那时觉得什么都遥远,长大遥远,毕业遥远,成熟遥远,爱情遥远。现在又怎样呢?总之奥运不再遥远。奥运是一个绝佳的机会看人类如何运用上帝所赐的恩赐。我真的是一个后热的人。对于奥运的经历要过一阵子才回味得具体。 正如我对于旅游的态度。一年前的经历,我现在还在絮叨,而且将来还要接着絮叨。今天的照片是挪威峡湾——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以后还去。 我是独自去的挪威,那段时间的心情很复杂,现在我也不愿意回忆究竟都在复杂着什么。在奥斯陆的时候我去参观蒙克美术馆,看到他的呐喊,他的分手,他的吻,他的伤心。后来我独自从那里走回hostel,下了牛毛细雨,我没有带伞,即便有我也不会打。强烈的方向感使我穿过一片小树林,走过一道小河沟,后来又回到了大马路上。一路上没什么人,在欧洲一切都静悄悄,仿佛人们个个心思细密而娇柔,打扰不得。一路上我都用外衣裹着我的相机,他是我的朋友我的知己。不知为何奥斯陆阿拉伯人开的店非常的多,我在一家小卖部停下,问男店主要个塑料袋子,他很友好地给了我两个,还帮我包好相机。   我的行程是这样的,先到了奥斯陆,然后参加一个叫做“Norway in a nutshell”的形成,具体介绍如下:"Norway in a nutshell® takes you through some of Norway's most beautiful

Read mor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